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穿越
章节列表
第一章 穿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缕阳光顺着唐杰的脚往上爬,越过他的胸膛,来到他的脸上,挠着他的眼帘。
唐杰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翻了一个身,想继续再睡,可是刚过了一会,他突然从迷糊中惊醒过来,陡然间睁开眼睛,像弹簧一样从地上坐了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由于动作过大,又浑身湿漉漉的,好像在水里面泡了很长时间似的,手指尖的皮肤都有些发皱,唐杰觉得自己不光脑袋隐隐发涨,太阳穴像被一匹烈马狠狠踢了一蹄子,突突突的乱跳,剧痛无比。
他的身上酸痛难忍,像被一列飞驰的火车撞了一下,随时都会散架。
唐杰看了看周围,却见自己身处在一间大约十几个平方的木房,四周棕黄色的墙壁上挂着带血的斧头、铁钩等武器,房屋的角落还有一个木案,上面剁痕累累,血迹斑斑,房间里面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
唐杰满头雾水,努力回想着自己最后的一丝记忆。
可他脑袋里面像是塞满了一团浆糊,我记得我好像被车撞了?
难道,我现在已经死了?
唐杰心中一凉,揪了揪自己的脸,痛得倒抽一口冷气。
很痛啊,我没死?
没死我怎么会在这里?
唐杰心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我被绑架了?
他神色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里面阴暗幽森,只有窗户中照进来一抹刺眼的阳光,反而越发的衬出这个房间的阴森。
在这个房间中,唐杰能够感觉得出脚下的木地板在不住的晃荡,自己好像在一条船上。
他挠了挠头:“我老爸老妈工资一个月加起来还过不了五千,哪个缺心眼的绑匪会绑架我?脑子被驴亲了?这不是找秃驴借梳子,找错对象了么?”
否定了被绑架的可能,唐杰又开始胡思乱想:“难道,我被人当猪仔给卖了?”
他一个人胡思乱想中,却突然听见咣当一声响,一个高大的男人踢开门,挺着啤酒肚走了进来,一眼看见他,大声吆喝道:“我们捞起的那个人,他醒了!他怎么就醒了?”
从他圆滚滚的啤酒肚后面拱出一个脑袋,一个又瘦又小的男人尖着嗓子说道:“我怎么知道?不过,他醒了又怎么样?”
唐杰看着面前的这两个男人,他愣住了。
这个肥胖得像啤酒桶成精一样的男人,他留着一头蓬乱如鸡窝的乱发,脸上黑乎乎的,似乎打从生下来就没有洗过脸。他穿着一身背带的长筒裤,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短衫,短衫外面胡乱套着一件棕色的外套,怎么看都像是抢来的一身行头。
隔得老远,唐杰都能闻到这个男人身上一股酸臭扑鼻而来,他身上这身抢来的衣服破了几个大洞,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像一条腌过的海带,无精打采的贴在他身上。
站在啤酒桶身后的矮瘦男人打扮倒跟啤酒桶差不多,只是个头很小,一张脸长得像土拨鼠变成了人,一双眼睛贼亮贼亮,乌豆一般的眼睛在眼眶中滴溜溜的乱转。
这两个人这身打扮,再配着他们狰狞的面孔,怎么看都绝非善类。
这两个人是什么人?
怎么这么一身打扮?
活像好莱坞电影里面的邋遢海盗?
难道,他们是在COSPLAY?
突然,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心脏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难不成,我穿越了?
唐杰脸上的表情极其精彩,他眼角抽搐了一下,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嗨,你们好!介意告诉我,这是哪里么?”
啤酒桶和瘦桅杆相互对视了一眼,各自拎起了一个桶,向唐杰泼去!
“哗啦”一声,唐杰躲都来不及躲,一桶冰冷的海水把他淋了个透湿,虽然他已经是透湿了。
他重重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水,吐了几口唾沫:“OK,当我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可是,你们为啥在水里面放盐?呸,呸,苦死我了!”
啤酒桶哈哈大笑:“这样才正好,省得我一会烤的时候再放盐!”
唐杰摸不清楚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面前这两个家伙又一脸横肉,一副孙二娘模样,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见这个啤酒桶发笑,自己也跟着打哈哈,套着近乎:“你们一会烧烤?能不能分我一点?正好,我肚子有点饿。”
啤酒桶和瘦桅杆面面相觑,突然间狂笑了起来:“有趣,真是有趣!这还是个很有幽默感的家伙!”
唐杰看这两个家伙笑得前仰后合,自己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有些傻傻的跟着他们一起笑着。
三个人莫名其妙的笑了一阵,啤酒桶从身后取出一把宽大的尖刀,森寒的利刃晃得唐杰眼睛一花。
啤酒桶用拇指噌噌的刮了刮刀刃,笑道:“你真是有趣,我都有点舍不得你了!”
唐杰对他这句话的潜台词没有丝毫察觉,他哈哈笑了笑:“是吗?我朋友都这么说我,对了,我叫……”
他话还没完,却见啤酒肚突然一刀向他脖子剁来!
这一刀,带起一阵风声,极为凌厉!
若不是唐杰多年习武,打小就喜欢打架,对于技击格斗的躲闪已经成了条件反射,这一刀就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他心中大惊,想也不想,猛的一弯腰,一个铁板桥,这把刀贴着他的鼻子擦了过去,这冰冷的刀刃刮得他背上寒毛倒竖,浑身冷汗淋漓!
唐杰借着铁板桥的动作,身子往后一倒,一个驴打滚,在地上往后翻了几步远,站了起来,又惊又怒的说道:“你干什么?”
啤酒桶没有料到面前这个家伙竟然躲过了方才那一刀,他愣了一下,咧嘴一笑,露出一嘴黄牙:“别挣扎了,不杀你,哪里来的烤肉吃?妈的,这海上连一只鸟都抓不到,老子嘴里面淡得都快冒烟了!”
唐川吓了一跳,这两个家伙竟然吃人!
他眼角抽搐了一下,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涩声道:“你们刚才说的烧烤,指的是我?”
瘦桅杆从怀中取出一张细网,咯咯笑着:“当然!你可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要吃自己肉的人,我会记得你的,有趣的家伙!”
唐杰看着瘦桅杆和啤酒肚两个人一左一右,挡住了他躲闪的空间与去路,夹行而来,他忍不住心中暗骂。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吃香的喝辣的?轮到我穿越却是被人吃?
不过,坐以待毙不是唐杰的作风,他好歹也算是从小打架长大的,在全国的比武大赛上,也拿过不少奖项,各种斗殴与格斗的阵仗他都经历过,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打架?
Who怕who啊?
唐杰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微蹲,双足微曲,足尖点地,重心压得极低,背脊微微耸起,整个人像一头随时会跃起的狮子,怒视着面前的两人。
他身子突然间一动,整个人像要往后疾退,引得瘦桅杆与啤酒肚也不自觉的被牵引的加快了脚步,然后他陡然间后退变前进,整个身子全部蜷成了一团,足尖发力,像炮弹一样,刹那间从两个人的人缝中钻了过去!
啤酒桶和瘦桅杆只觉得眼前一花,他们手中的家伙不约而同的向这个人影招呼着过去。
唐杰从他们中间穿了过来,回头一看,却见啤酒桶身上罩着一张网,而瘦桅杆则对着啤酒桶大喊大叫:“混蛋,你看准了啊,你差点砍到我了!”
啤酒桶粗着嗓门大声道:“白痴,快把你这张破网拿开!他要跑了!”
唐杰嘿的笑了一下,他方才从这两个人身前掠过的时候,有几个机会可以下手重创他们,但是唐杰没有,因为他拿捏不准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在怎样一个环境当中。
唐杰虽然穿越前只是一个多年习武的学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一个只是喜欢凭借武力一味蛮干的人,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不喜欢把事情做绝。
唐杰拉开门,从这个房间中逃出来,却看见船舱的走廊上正好走下来四个打扮粗犷,面目狰狞的男人。
这四个人看见他,一时间没回过神来,都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他。
唐杰心中暗自叫苦,脸上笑了笑,打了一个招呼:“Hi!”
他笑容刚刚挤出来,便听见啤酒桶的大嗓门从船舱中传了出来:“快,快抓住他!”
唐杰暗骂一声,扭头就跑!
身后的男人们堪堪回过神来,齐齐的一声发喊,尾随着唐杰的脚步便追了过去。
唐杰方才一眼便发现这四个家伙肌肉结实,孔武有力,身上疤痕累累,显然是身手过硬的强手,在这样狭窄的空间,而且还是颠簸不定的一艘船中和他们PK,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所以,他头也不回,在船舱中被撵得到处跑,他一路跑一路撞着船舱中的门,可惜大多数都是紧闭着的,躲都躲不进去。
Fuck!给老子开扇门让老子躲躲啊!!
唐杰在心中大骂着,突然间他肩膀在一扇门上一顶,这扇门竟然开了,他人一个趔趄,人便冲了进去!
人在船上,重心很难控制,即便是唐杰这样马步功夫极为扎实的人也不例外,他这一个趔趄,奔进房几步才止住了身形。
他刚站稳,便立刻扑到门口,将房门的门闩上好,然后一眼瞧见旁边有一个木桌,他双手拖着木桌,发出一阵吱吱刺耳的声音将木桌拖到门口,作为障碍物挡住了门。
唐杰拍了拍手,暗自松了一口气:“活见鬼,我这到底是在哪里?”
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回头一看。
他这一看不打紧,顿时像石化了一样呆在原地,两眼暴突,喉结翻滚,半天吃吃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见,这个房间中,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站在房间中,她**着上半身,手中拿着一截缠胸的白布,用同样瞠目结舌的表情看着他。
房间靠墙的一面小窗户中照进来一缕金色的阳光,像舞台上的一道顶光,正好打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照亮了她性感的小麦色肌肤,让她看起来像一尊雕塑大师手下的顶级雕像,身上每一处弧线都显得明暗分明,层次清晰,曼妙的姿体在这一眼看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销魂与迷醉。
唐杰和这个女人互相对视着,两个人都像是活见鬼一样的表情,谁都说不出一句话。
整个房间安静极了,就连唐杰身后的人见他闯进了这个房间,都没有再继续追过来。
这尴尬而又暧昧的寂静,让唐杰觉得眼前似乎幽幽盛开了一朵蔷薇花,暗香浮动。
这个女人的长相如何,唐杰没有细看,他眼中只有这个女人结实而平坦的小腹,和她高耸坚挺的胸膛,以及她小麦色的肌肤,这具线条优美的躯体在他的眼前和脑海中款款婀娜,盈盈摇曳,直到他目眩神迷。
这样的情形,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的香艳。
只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唐杰一点也不觉得香艳了。
误打误撞的唐杰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每当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钟,这个女人的杀气便多增加一分。
这股杀气有如实质,让唐杰觉得如针芒在背,额头上冷汗滚滚而下,他喉结翻滚了一下,涩声道:“我,我走错房间了,这就出去!”
他唯恐这个女人在背后给他一剑,一路倒退着走到门口,小心翼翼,满脸讪笑的将桌子吱呀呀的推回到原位,然后赔笑了一下,打开门闩,准备出门。
可就当他转过身,准备出门的时候,却突然间听见脑后一阵劲风传来。
他脑袋往旁边一偏。
“笃”的一声响!
一把匕首钉在门上,嗡嗡的晃动着。
唐杰吓了一跳,回头强笑道:“好准……”
“一点也不准,我没扔中!”女人已经从方才的震惊与尴尬中回过了神来,她冷冷的扫了唐杰一眼,似乎当他不存在一样,用长长的白布将自己的双乳紧紧包裹好,然后一撩脑后的金色长发。
这一刹那,金发如瀑,根根细丝在窗户照进来的阳光中飘舞着,折射出一种极美的光芒,唐杰觉得这个女人的风华顿时满室生辉,不可方物!
女人胸口缠上了紧紧的白布,将她高耸的胸膛紧紧缠成了一片白茫茫的山丘,那白布与肌肤之间密不透风的紧绷质感,让唐杰不禁觉得这样的缠胸实在是一种暴殄天物的行为。
女人走到房间的墙壁上,取出一把插在盾牌内侧的长剑,极为潇洒的比划了几个姿势,淡淡的说道:“我的父亲教导我,想当一名伟大的海盗王,必须要有宽广如大海一样的胸怀。所以……”
唐杰一听,心中大喜:“是是,所以,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女人抬起眼帘,似乎没有听见唐杰的话:“所以,我遵从我父亲的教诲。你想留左眼,还是右眼?”
这句话刚刚说完,这个女人的身上便散发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令唐杰脸上笑容一窒!
唐杰能够在这个女人脸上的神情中察觉到,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且她手持长剑挥舞的娴熟姿势能够表明,她是一个经历过战斗,见过血的女人!
妈的,她到底是谁?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