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暗香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暗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面前手提长剑的女人不断逼近,唐杰从惊艳中回过了神来,他脸上笑了笑:“其实,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我想说的是……”
他话没说完,这个女人突然间一个纵步,手中长剑像毒蛇出洞一样,照着唐杰的眼睛疾刺而来。
锐利的破空声让唐杰心中一凛,他脑袋一偏,脚下飞快,身子像陀螺一样滴溜溜转了个圈,转到了一旁,他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我想说的是,你身材不错,为啥要这样缠着它?”
女人听见唐杰油嘴滑舌,嬉皮笑脸的话,心中大怒,手中的长剑突然间冒出一股金黄色的光芒,这个女人一声大喝:“死吧!”
她身子陡然间停顿了一下,像在蓄积着力量,然后一刹之后,她一挥长剑,一道肉眼可见的淡淡黄色光芒像钢鞭一样从这把长剑中甩出,往唐杰身上抽来!
唐杰大骇,毫无形象的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这道长剑中发出的斗气狠狠的刮着他的背脊掠了过去,抽打在坚硬的木质墙面上,深深的陷进去一道剑痕。
唐杰只觉得自己背上火辣辣的疼,眼前这个女人又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古怪的伎俩,竟然能够发出那样的剑气。
他瞪着眼睛,看了一眼裂痕深深的墙壁,又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金发女人,失声道:“你刚刚那是什么?剑气?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可能有剑气这么武侠这么玄幻的东西?我靠,我不会真的是穿越了吧?”
女人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听不懂他的话,她此时自己心中也很是惊讶奇怪,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够连续两次躲避她的攻击?
她的实力好歹也算是一个二级的剑斗士,在这艘船上,除了老船长巴尔,就数她实力最强,像刚才那样的一击“斩龙”,换了船上的其他人,绝无躲开的可能。
他到底是什么人?
女人抖了抖手中的长剑,这把剑身细窄,酷似西洋剑的长剑抖了一下,发出一下嗡嗡声,她冷冷的说道:“站起来!”
唐杰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他穿越前七岁开始习武,自幼便好勇斗狠,在他穿越前的城市中,那些混社团的大小混混们提起他唐杰的名字,无人不闻之色变。
凭借着颇为丰富的PK经验,唐杰知道自己遇见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强敌。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但是他唯一知道的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她绝对不是他那个世界,那些整天只知道追求明星,追求时尚,虚荣浅薄,整天无病呻吟的非主流小女生。
她虽然体态窈窕,金发碧眼,相貌艳丽,但是唐杰能够在她的手中的长剑中闻出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她眼神冰冷彪悍得像一头嗜血的猎豹。
唐杰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渐渐严肃,他手伸到胸口,解开扣子,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结实的肌肉与宽广的胸膛。
他嘴角翘了翘:“听着,我不打女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会让你打我!”
女人看着他的动作,一开始还以为他举止轻薄,心中越发的恼怒,可眼见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之后,拧成了一条绳状,握在两手之中,用力扯了扯,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响,像一条鞭子。
女人愣了一下,突然间哈哈大笑:“你想干什么?拿手中的破衣服和我战斗么?你是在故意博取我的同情么?”
她手中长剑一震,上面淡淡的金黄色光芒顿时消失:“你赢取了同情分,我不用斗气欺负你。”
斗气?
唐杰心中越发的觉得古怪,刚才那个就是斗气?
Shit!
我真的穿越了!!
他手中湿漉漉的衣服像鞭子一样低垂着,似乎一条沉睡的蟒蛇,随时都会勃然暴起,他脚下绕着面前的金发女人开始转圈,笑了笑:“多谢你的淑女风度,如果你能放我出去,那我就更感激不尽了!”
女人也笑了笑:“当然可以,除非你自己把两只眼睛挖出来!”
唐杰惊道:“刚才不是还说只要一只眼睛么?”
女人道:“鉴于你刚才的表现,我反悔了,决定再追加一只眼睛。”
“Fuck!”唐杰暗骂了一声,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容“如果我一只眼睛都不肯留下呢?”
女人待他话音刚落,突然间提步上前,手中长剑横挥,撕裂空气,向唐杰的脸上抽来。
这一剑若是劈中了,唐杰怕不是脸要被削成上下两截,从此变成裂口男。他虽然算不上英俊,但也不愿意变成这样的怪物,唐杰脚下一退,堪堪躲过这一剑,然后紧接着脚后跟一发力,身子向弹簧一样迎了过去。
女人冷笑,脚踵一旋,身子向后一转,一来拉开了与唐杰的空间,而来接着这股旋转的力量,她手中的长剑猛然一刺,速度更胜之前,只要唐杰跟着扑上,那这一剑,必中无疑!
可是,唐杰方才那一扑,只是虚招,他身子只是做出了一个向前扑的动作,并没有真的扑过去,他只是想试探出这个女人出剑的极限速度。
他手中的湿衣服并不像这个女人想象的那样,是当鞭子用的,事实上,他如果能拿一条沾着水的粗绳,也许会更有杀伤力。
但是这件衣服,对于眼前这样战力强横的女人来说,它抽在她身上,不过是给她搔痒罢了。
它唯一的作用就是:空手入白刃!
唐杰的目光紧紧盯着女人手中的长剑,从这把长剑两旁剑刃处闪烁的光芒可以看出,它很锋利,但还达不到吹毛即断的程度。
他笑了笑,手中的湿衣服开始慢慢甩动:“我认为,女人不应该舞刀弄剑,她们应该温柔一点……”
女人哈的一笑,突然一剑刺出:“譬如温柔的杀死你?”
唐杰身子一侧,躲过这一剑,手中的湿衣服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好吧,既然你不肯听我的劝告,那我今天会给你上一课。”
女人冷笑道:“你?”
她手中的长剑突然化作毒龙,昂然抬首,凶猛的向唐杰的咽喉咬去。
唐杰眼中的瞳孔突然间缩小,他手腕一抖,手中的湿衣服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发力,像一条怪蟒一样,紧紧的缠在了这把长剑之上。
女人吃了一惊,手腕一拧,像用长剑两旁的刀刃将缠住剑身的衣服给绞烂。
可惜的是,布料沾了水以后,其韧性将成倍增加。
唐杰晃了晃手指:“啧啧,第一课,出招不能太单调,全部都是直来直去的招数,很容易被人摸清规律。”
他手一用力,手中拧成麻绳的衣服一抖,这股力量传到女人的手腕中,只让她手心一热,手中的长剑被带的脱手而飞,笃的一声叮在墙上,剑身晃动,嗡嗡乱响。
女人张大了嘴巴,握剑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手中的长剑竟然被人用这样的方法给卸掉。
她不能明白,这个男人连斗气都不会,为什么偏偏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招数?
我们打捞上来的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普通的遇难者么?
唐杰拍了拍空空的手,笑了笑:“现在好了,你没了武器,我也没了武器。我们两个人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一下了!”
女人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你到底是谁?”
唐杰打了一个哈哈:“多好的问题,也同样是我想问的。你是谁?”
女人冷笑了一下:“是我先问你的!”
唐杰笑了笑:“我叫唐杰,你呢?”
女人皱了皱眉头,暗自念了几遍唐杰的名字,在脑海中实在是搜寻不到跟这个名字任何相关的内容,她道:“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唐杰道:“没关系,你现在听说了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眼睛之中警惕而逼视的目光越来越锐利:“你是毕赛留的人么?”
唐杰愣了一下:“毕赛留?哪根葱?嘿,我刚刚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仍然对他的问话置若罔闻:“嗯?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唐杰见他接二连三无视自己的问题,忍不住怒道:“死女人,我才不管这个毕赛留是什么东西,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了三次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看着他,突然破颜一笑,这一笑,真有如冰山化冻,春风拂面:“既然你不是毕赛留的人,那就好说了。至于我的名字,你可以猜猜?”
唐杰看见眼前的女人嫣然一笑,一股说不出的妩媚扑面而来,他忍不住心中一荡:“啊?让我猜?这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却见这个女人突然间脸上涌出一股杀气,人像一头猎豹一样扑了过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么?白痴!!”
她一拳轰来,力量极大,一点也不像一个女人,便是比之男人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杰怒笑,不退反进,一下抢进了女人的怀中,手掌在她的胳膊肘上面一推,顿时将她的拳头推得从自己的额头上擦了过去,而他自己则贴着女人顺着这股力量倒了下去,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令她无法动弹。
女人发疯一样拳头向他打来,唐杰一只手一个,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无法再动。
唐杰怒道:“你有病啊,我跟你有仇么?干什么非杀我不可?”
女人瞪着眼睛,怒视着他,身子不停的挣扎扭动着:“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这暗室之中,两个人贴得极紧,唐杰**着上身,而女人的胸口缠着紧紧的白布,两个人肢体纠缠,肌肤摩擦,女性荷尔蒙与男性荷尔蒙所催生出来的激情气息令两个人突然间都有一种触电一般的感觉。
唐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胸膛所紧贴的地方是多么的柔软而富有弹性,他看着身子下面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忍不住一呆,仿佛痴了。
女人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被面前这个男人压得还不了手,还落得一个如此尴尬的情景,她忍不住脸上飞起一片红晕,歪过了头,咬着牙齿:“你如果再不起来,我就对海神提拉发誓,我就算把灵魂祭献给她,也一定要取走你的性命!”
唐杰手上的力量渐渐小了一点,他低声道:“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起来。”
女人闷哼一声:“妮娅……”
唐杰松开手,缓缓站了起来:“妮娅么?很不错的名字!”
妮娅也站了起来,胸膛不住的起伏,死死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唐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多漂亮的一个女人,为什么一定要打打杀杀呢?”
妮娅盯着他,冷声道:“我不是女人!”
唐杰张大了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妮娅的胸膛:“你怎么可能不是女人?”
妮娅怒道:“从一出生开始,就没有人把我当一个女人!”
唐杰叹了一口气:“不把你当女人的男人,一定都是瞎子!”
妮娅咬牙切齿:“我最恨你这样油嘴滑舌的男人!”
唐杰举起两只手,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好,我油嘴滑舌,你心狠手辣,我们两个扯平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只能表示抱歉,对于你想要我的眼睛,真的恕难从命!我刚刚穿越,还要用它来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女呢!挖了它?我靠,多可惜啊!”
穿越?什么穿越?
妮娅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在唐杰不注意的时候,眼角在墙上的长剑上扫了一眼。
唐杰倒退着缓缓走到门口:“你看,我现在出去,什么也不会跟别人说。我当我没有进来过,你也当我没有进来过,我们大家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看怎么样?”
妮娅笑了笑:“好啊,听起来好像不错!”
她突然间飞一般扑到墙壁处,一把拔下长剑,身上斗气怒然勃发:“可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所以,纳命来吧!!”
唐杰又惊又怒:“Fuck!真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女人!”
他看着妮娅身上的斗气,心中隐隐发寒,飞快的转身,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唐杰身形刚刚冲出门,转弯进了船舱走道,便听见身后一声大响,一道斗气狠狠撞在他刚刚所在的地方,木板碎裂!
一些横飞的木刺扎进他的肌肉中,令他又痛又惊,心中砰砰乱跳。
而在船舱另外一端,一直等待他出来的海盗们见他逃了出来,纷纷一声发喊:“他在那里,快抓住他!”
唐杰低声骂了一句,扭头就跑。
他身后清晰的传来妮娅的怒喝声:“把他给我抓住,我要把他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