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海船?贼船!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海船?贼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跌跌撞撞的在狭窄的船舱走道中跑着,身后追着一群阴魂不散的家伙。
在他身前有一些想拦住他去路的人狞笑着向他扑来,可都被唐杰一个闪躲腾挪便抛到了身后,然后和后面的追兵撞成一堆滚葫芦,各种各样的声音大喊大叫着。
“站起来,蠢材,你压住我了!”
“混账,是你缠住我的脚了,快松开!”
唐杰回头一看,看见身后人的狼狈模样,暗自一笑,可他得意还不到一秒钟,便看见妮娅手提长剑,已经怒气冲冲的追了上来。
他吓了一跳,赶紧扭头继续跑。
这船舱走道又窄又暗,只有前方不远处有一缕阳光照在木板地面上,仿佛天堂的自由之光,指引着唐杰的逃亡方向。
唐杰奔着这个阳光的方向跑了过去,沿着梯子爬了上去。
他爬到梯子的顶端,刚一冒头,便觉得一阵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睁不开眼睛。
唐杰不自觉的用手当着眼前,眯了眯眼,渐渐适应了这种阳光后,再慢慢睁开了眼帘。
他这一看,顿时整个人便呆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像一块一望无垠的巨大蓝色宝石,高悬在唐杰的头顶,纯净剔透之处,不见一丝一毫的杂色。
在这片天空下,四周是辽阔而无边际的大海,宽广得让人一眼看去,心旷神怡,心神俱醉。
大海,自由与博大的象征,恢宏与深邃的同义词。
唐杰只觉得自己置身在这片大海之中,渺小得仿佛一只蚂蚁,他被蓝天与大海簇拥着,人像机械木偶一样从船舱中爬了出来。
他呆呆的将目光从大海中收了回来,望向他脚底下的这条船。
这是一条中小型双桅帆船,它长约二十余米,一根主桅杆与前桅杆高高耸立着,结实的油布帆在风力的鼓动下张成一道充满了力量感的弧线。密密麻麻而又整齐有序的绳索被甲板上的操帆手拉扯着,他们光着上身,汗珠晶莹,被海风吹得结实如铁的古铜色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种阳刚的美感。
他们每拉一次绳索便会发出整齐而有力的号子,就连一些在甲板上,用刷子反复冲刷着甲板的水手们也跟着齐声高唱着。
“我们是海盗,凶猛的海盗!”
“左手拿着酒瓶,右手捧着财宝 !”
“我们是海盗,自由自在的海盗!”
“在血旗的指引下,威风八面,震动云霄!”
蔚蓝的天空,辽阔的大海,疾驰的海船,高扬的风帆,激情的汗水,嘹亮的号子,彪悍的男人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烈雄性荷尔蒙混杂在海水的空气中,像毒品燃烧着唐杰的喉咙,这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幅震撼灵魂的激昂画面,让唐杰从头到脚都被震惊了。
“我上了一条,船……”
他喃喃自语着。
他前方的舵手台上,一个头戴三角船长帽,留着棕色络腮胡的男人大声喊着,声音粗犷而极富磁性。
“左满舵!拉好帆索,调整帆位,你们这些懒虫,别让我们P股后面的家伙追上来,让他们知道,在这片海洋上面,没有人能比我们更快!”
水手们齐齐的一声发喊,浑身健壮的肌肉鼓胀而起,巨大的风帆渐渐的变动方向,紧跟着船也随之变化了航向。
唐杰身子随着船的运动而晃动了一下,他看着周围这些孔武有力,面目狰狞的水手们,呆呆又说了一句。
“还是一条,贼船……”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呐喊声:“他在这里,快,我就要抓住他了!”
“白痴,挪动你的P股,爬快点!等你抓到他,海龟都横渡西西德里亚海了!”
后面一阵噔噔的脚步声,唐杰回头一看,却见舱下的海盗们像衔尾追来的串葫芦,一个个从楼梯下面爬了上来。
唐杰环顾四周,除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就是这条船,难不成还跳到海里面去求生么?
那是求死!
唐杰苦笑了一下,这真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在这条船上和这么多孔武有力的水手们搏斗,这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目光飞快的在四周打量着,观察着地形与环境,在格斗中,对于地形与环境的观察至关重要,有时候脚底下的一颗小石头硌了脚,都能直接葬送性命。
身后的海盗们已经爬上了甲板,他们叫嚷的声音吸引了周围的水手们,纷纷向唐杰围了过来。
虽然唐杰格斗经验丰富,但并不代表他就是以一当N的超人奥特曼,在这艘上天无门,入地无方的海船上,唐杰一来没有可以腾挪闪躲的空间,二来晃动的海船非常影响他的平衡性,而这些熟识海战的海盗们则更加的如虎添翼。
唐杰心中暗自叫苦,却突然听见一声大喝传来:“吵什么?你们聚在那里干什么?都给我回去干活!”
赶来抓唐杰的海盗们一声大喊:“船长,这个家伙逃出来了!”
唐杰回头,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你们的囚犯!”
这个海盗毫不示弱,又一眼瞪了回来:“噢,那你又是什么?”
“一个奸细!”妮娅手提长剑,从船舱中来到甲板上,看着唐杰冷冷说道。
唐杰暗道:“奸细?我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我奸谁啊我?”
周围的海盗们纷纷大喊:“把他抓起来,砍成八段,丢到海里面去喂鱼!”
唐杰苦笑:“真是一群好客的家伙们!”
“闭嘴,嘴硬的小子!趁着你还没有尿裤子,快点祈祷吧!”啤酒桶手持着尖刀大声吼着。
“对,杀了他!快杀了他!!”嗜血好战的海盗们兴奋得狂吼着,船上一时间乱成一团沸粥。
“统统给我闭嘴!”巴尔站在舵手处,一声大吼“你们都给我闭嘴,一群吵杂的乌鸦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们的P股后面还有朋友在赶着我们呢,你们想被他们狠操P股蛋子么?”
啤酒桶对于唐杰方才的逃脱耿耿于怀,他大声道:“可是船长,他怎么办?”
巴尔上下打量了一眼唐杰,又看了一眼面沉如水的妮娅,饶有兴趣的笑了笑:“竟然能从你和妮娅的手中逃出来?有点意思,看样子,我们的客人有点来头啊。”
他对妮娅招了招手:“妮娅,把他给我带过来!”
妮娅点了点头,将长剑收回剑鞘,对唐杰冷冷看了一眼:“听见了?不用我请你吧,尊敬的客人?”
唐杰听见她语气极其不友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能拒绝么?”
他穿过两旁围观的水手,走上船层的楼梯,来到了船长巴尔的面前。
巴尔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有着黑头发黑眼睛的男人,他大约一米八零的个头,体格健壮,长相虽然算不上英俊,但是一张国字脸充满了阳刚之气,浓眉大眼的相貌,很是阳光。
巴尔发现,当人第一眼看见唐杰的时候,往往会被他嘴角经常挂着的笑容所吸引,这是一种不羁而懒洋洋的笑容,让人看了温和可喜,觉得他一定很平易近人,性情温和。可是,当你的目光向上走,看到他那棱角分明的眉宇,便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外表和气,内在刚烈的男人。
阅人无数的巴尔极其敏锐的察觉到,在唐杰这温和的微笑下面潜藏着一个极其狂野的灵魂,这样的男人很像一头喜欢匍匐在树荫下睡懒觉的雄狮,平时从来不展露威严,只有到关键的时候才会露出他勇武的一面,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当巴尔仔细打量着他的时候,唐杰也在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相貌粗豪的男人。
他头戴着一顶黄褐色的革质三角翻边帽,它的边缘因为时间与风吹雨打的关系,有些茸茸边和穿孔,看起来破旧不堪,可这艘船上只有他一个人戴着这顶三角帽,这就说明,它是一种地位与身份的象征。
只有船长才能佩戴的三角帽。
这个男人断了一只手,铁钩义肢看起来很是吓人,他脸上长满了又长又硬的胡子,粗豪得像一个莽汉,可是唐杰能够从他身上一丝不乱的衣衫和他那双锃亮得像镜子一样的黑色高底皮鞋上可以发现,这是一个注重细节,十分细心的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年过四十,但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中散发出来的光芒比这里所有的年轻人都要锐利。
“可是,为什么海盗,断了手统统都是装上一个铁钩义肢?”唐杰目光落在巴尔的断手上,心中闪过一个疑问。
巴尔察觉到他的目光,举起自己的铁钩义肢晃了晃:“它让你觉得害怕还是好奇?”
盯着一个残疾人看他的义肢,这显然是一种很没有教养的行为。
唐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年轻人……”巴尔也笑了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海上漂浮?你住在什么地方?”
唐杰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却突然听见笃的一声,巴尔船长拿出一枚金币,一巴掌将它拍进了结实坚硬的船沿栏杆上,他笑道:“如果让我发现你在说谎,我会把你的脑袋塞进你的P股里去!”
唐杰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枚嵌入木质栏杆的金币,他用手试了试这木头的硬度,坚硬堪比钢铁,他心中暗自心惊:“这个人好大的力气!”
他听见巴尔的话,苦笑道:“可我怎么觉得,就算我说了实话也没有好果子吃?”
巴尔扫了他一眼:“不说你怎么知道?”
唐杰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叫唐杰,来自中国,至于为什么我会漂浮在海上,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醒来的时候,就在你们船上了……”
“唐杰?古怪的名字!中国?那是什么地方?”巴尔眯了眯眼睛,追问着。
唐杰笑了笑:“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
巴尔笑了笑:“为什么我没有去过,甚至听说过?”
唐杰笑了一下,不无讥讽的说道:“这个世界很大,一定有一些你没有去过,甚至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对么?尊敬的,船长大人?”
妮娅在一旁怒道:“注意你的语气!站在你面前的,是整个尼尔西亚海洋最伟大的海盗,琼斯.巴尔船长!”
巴尔看了妮娅一眼,笑了笑:“是阿塔克海域最伟大的海盗而已。”
妮娅看了他一眼,恭恭敬敬的说道:“船长,在我的眼里,您就是最伟大的,没有海域的区别!”
唐杰听着妮娅对巴尔的话,不知怎么突然间心中微微有些泛酸。
断了手的家伙还老牛吃嫩草……
巴尔哈哈一笑:“妮娅,现在可不是拍马屁的时间!”
他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唐杰:“听着年轻人,我没有功夫听你在这里瞎扯,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我就丢你进海里面喂虎鲨!”
唐杰脸上也挂着微笑,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听着,欧吉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你不肯相信那是因为你的判断出了问题,而不是我的话有问题。”
巴尔有些惊讶,似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看起来肌肤细腻,容貌稚嫩的年轻人竟然有当面顶撞他的勇气,他失笑道:“你在威胁我?又或者说,你认为,你能杀死我?”
唐杰笑着,声音隐隐带有金石之音:“不,在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有一句古话,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你想把我丢进海里面,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发誓……”
“狂妄!”妮娅铮的一声拔出长剑,剑尖指着唐杰。
巴尔伸出他的铁钩义肢,将妮娅的剑拨开,目光炯炯的盯着唐杰,突然哈哈一笑:“有趣,当真有趣!很久没有看见这样有趣的人了。既然能够上我的船,那就说明我们有缘,反正我现在麻烦很多,不在乎多你一个。”
他对妮娅笑了笑:“妮娅,一会带我们的客人去船舱,给他安排一个特等舱,可千万别亏待了他。”
巴尔又对唐杰道:“大概还要过十天,我们才能靠岸,所以,在这十天中,只好委屈你这个神秘的客人先屈居一下了。我这里没有芬芳的鲜花,没有舒适柔软的大床,甚至没有多余的洗澡淡水,有的是腥咸的海水,永远也用不完的海水,还有长剑和大炮,以及脾气暴躁的海盗们。”
“另外,我个人友好的建议你,性格强硬的神秘客人,没事不要到甲板和船舱里面四处乱逛。我的水手们脾气可不像我这样好,万一他们生气了,瞒着我把你丢到海里面去,我可不会掉过头去救你的!”巴尔笑着,眼神在唐杰身上一扫而过,转过身,一只手把着舵,不再回头。
妮娅张大了嘴巴,大声道:“船长大人,你不能这样相信他!他是个奸细!”
巴尔头也不回,笑道:“哦,你怎么知道?听着,妮娅,带他去他的房间,这是命令!”
妮娅忿忿不平的瞪了唐杰一眼,恰巧唐杰正好也向她看来,两个人对视一眼,唐杰扮了个鬼脸,气得妮娅跺了跺脚,站在舵手台上对着甲板下面的啤酒桶大声喊道:“威廉,带他去船舱,给他安排一个特等舱。”她回头剜了唐杰一眼:“千万别亏待他!”
唐杰苦笑。
千万别得罪女人啊!
啤酒桶威廉呆了一呆,似乎没有想到这个被他们从海里面打捞起来家伙,方才还是案板鱼肉,竟然一下变成了客人,他大声道:“可是……”
妮娅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没有可是,快去!这是命令!”
妮娅将怨愤成功的传达到了啤酒桶威廉的身上,以至于不仅威廉,甚至整个甲板上的水手都用一种莫名的敌意看着唐杰,似乎恨不得下一秒钟将他撕成碎片。
唐杰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野兽丛林,四周的目光扎得他很不舒服。
但不管怎么样,总比被人丢下海,或者拼个你死我活要好。
妮雅看着唐杰身影,转过身低声对巴尔道:“我们正在逃亡,船长大人!这个时候收留这么一个身份不明的家伙,很不明智!”
“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么?妮娅?”巴尔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在这艘船上,没有人敢质疑您的决定。”妮娅低下头,低声道。
巴尔回过头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孩子,回答我,还觉得我曾经对你说过什么吗?要想当一个优秀海盗王,必须……”
妮娅不等他说完,接着说道:“必须要有无畏的灵魂,锐利的眼睛,疯狂的冒险精神,强大的战力,以及……”
巴尔微笑着接着她的话说道:“以及,一颗宽广如同大海的心。要记住,我的孩子,不要因为一个人得罪过你,就因为怒火而蒙蔽了你的眼睛!”
巴尔的眼光投向渐渐走下甲板的唐杰:“海盗是天生的赌徒,而今天我下的决定,将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赌注。以后,你会明白的……”
妮娅低头沉思着,轻轻的说道:“是的,父亲。”
巴尔道:“我说过,在这条船上,要喊我巴尔船长!”
“是的,巴尔船长……”妮娅抬起头,目光看向唐杰,眼神捉摸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