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境界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境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穿过狭窄而昏暗的船舱走道,来到一个窄小的门前,他身旁的啤酒桶威廉把门推开,不怀好意的扫了他一眼:“进去吧!”
唐杰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就这个地方?这就是你们说的特等舱?”
这是一个连站都站不直,蹲都蹲不了的超小房间,它很像部队里面用来惩罚犯过者而特制的小黑屋。
人关在里面就连转身都很困难,整个房间只有不到一米四高,想钻进去必须弓着身子,进去了又直不起来,如果想直起身子就必须蹲着。
在这样的房间里面,一个正常人只要关上一个小时,就会痛苦得哭天喊地,如果关上一天就会濒临崩溃的边缘,如果关上两天甚至三天……
唐杰用脚趾头想一下就能够想象得出在这样的房间里面关着,会是一种怎样的折磨与痛苦。
看来这些人对他的确是盛情款待啊。
威廉露出又黑又黄的牙齿,粗大的手掌有意无意的在他腰间别着的一把斧头上摸了一下,狞笑道:“如果你不愿意住这里,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更好的地方,保证宽敞得你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他身旁焦不离孟的瘦桅杆也咯咯笑着,活像一只偷吃了隔夜粮的老鼠:“大海,那里足够宽敞!怎么样,要换一个特等舱么?这艘船只有这两个特等舱,你想要哪个?”
唐杰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怒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自认为自己可以将这两个家伙打趴下,可是他就算能把这里所有人都打趴下,他又能如何?
他能一个人开动这条大船?
他在这片大海上知道往哪里去?
唐杰虽然平时外表温和随意,但是他心思颇为深沉,人极聪明,在这样的重要关头上,他从来不轻举妄动。
他翘了翘嘴角,不无讥讽的说道:“看来我以后有必要歌颂一下你们这样热情好客的传统了。”
威廉看见他出乎意料的弯腰走了进去,哈哈大笑:“等你以后有命活着再说吧!”
“嘭”的一声,枯朽的木门将船舱外昏暗的光线给阻隔开来,只剩下一个窄小的透气窗中漏进来几丝光亮,照在唐杰的脸上,阴晴不定。
唐杰从一醒来便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莫名的险地,这里的人彪悍而凶狞,他完全弄不清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究竟在一个怎样的世界,尤其是与妮娅的一番搏斗,让他见识到他以前只有在电影里面才能看见的东西。
斗气?
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唐杰弯腰缩在这个房间中,憋屈了一会,发现身子姿势别扭,很不舒服,他又换了几个姿势,都让人十分难受。
他心中不爽无奈之下,干脆在这个小黑屋中一边扎起了马步,一边想着事情。
那她所发出的斗气,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发力原理?
如果这个世界有斗气,那会不会有魔法?
一想到这里,唐杰便觉得心头火热了起来,之前受到的屈辱都仿佛飞到了九霄云外,恨不得立刻学会魔法,然后像电影中的那样,变成一个呼风唤雨的魔法师。
唐杰心有所想,脸上便忍不住带出了表情,喜笑颜开,如果不是这个房间实在是让人伸不开手脚,他只怕已经手舞足蹈起来。
他身子刚一动,头便撞在了船舱的木板上,惊得他从幻想中回过神来,他苦笑着揉了揉脑袋,自言自语:“想这些没用的干嘛?还是想想现在怎么脱身吧!”
眼下的情况,只能是暂时先忍辱负重,等上了岸,再等机会逃跑,在这艘船上面,在这片茫茫大海上面想要独自逃生,无异于痴人说梦。
而在这群海盗周围想保全自己,不仅需要委曲求全,还需要在必要的时候展现出自己不容轻犯的实力。
唐杰苦笑了一下,早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他在过去习武时就更加多下点功夫,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他由于从小打架,可以说是当地警察黑名单上的老熟人,学校里面的老师也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可以想象的是,像他这样的学生,自然不会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家伙。
唐杰的父亲在他高三高考的那一年,将他五花大绑的一顿胖揍,勒令他不准再在学校外面惹是生非,一定要考取一个好大学,以后才能找一份好工作。
当年父亲的破口大骂仿佛历历在目:“我不管你跟谁学的功夫,但你以为你能打一辈子架么?你以为你活在旧社会么?就会几下拳脚功夫,你以后靠什么生存?打架能当饭吃么?你哪一天被人打死了,我们怎么办?”
字字诛心,一针见血。
唐杰高中时代飞扬跋扈,惹是生非的性格被父亲这一顿狠揍给硬生生的压抑了下来,他老老实实的收拾起了性子,乖乖的抱起书本。
好在他本来就很聪明,不到一年的昼夜苦读中,居然让他真的考上了一个大学,当然,是一流加一流,二流的。
从小打架的唐杰居然考上了大学,家里面的父亲和母亲欢喜得挂起了鞭炮,为他庆祝。当唐杰满脸堆笑的接过手中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埋藏了起来,似乎外面噼啪乱响的鞭炮不是在庆祝他上大学,而是在庆祝他与以前的日子在做一个彻底的告别。
上了大学后,荒废了将近一年的功夫唐杰也没有再拾起来,因为以他的实力足以震慑这个学校任何一个不长眼的混混,实在没必要再去练习了。
而且,现在的这个社会和世界,根本不需要一个好勇斗狠,飞扬跋扈的好斗者。除了哄骗一下花痴女生,增加泡妞成功率,他功夫练得再高也是没用,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学会怎么适应这个繁华忙碌的世界。
到处都是装着一脸斯文的男男女女,于是,唐杰为了融入社会,他与过去的自己隔离开来,将自己自我封印了起来。
直到一天放学,他在马路上突然遇到了一场车祸,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便已经身处异地。
不过好在唐杰本就是一个天性乐观,随遇而安的人,此时身处不测险地,他想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曾经丢下的功夫重新捡起来。
唐杰清楚的记得,他那个莫名其妙的师父曾经告诉过他:内家拳中,想要在境界上更进一步,必须要有三个重要环节,一是勤学苦练,常年不辍;二是要有悟性和天赋,有些人习武三年便能成为一个技击高手,而有些人习武一辈子也不过是花架子一个;三是需要机缘巧合。
这三点中,唐杰有两点都符合,他天赋之高,就算是待他最刻薄的师父都为之赞叹。
只遗憾的是,他从一年多前,武艺便有些生疏了,虽然仍然保持着水平,但始终没有再前进一步。
所以,他现在想要重新捡起以前的功夫,可谓是难上加难。
万幸的是,他毕竟自幼习武,基本功打得极为扎实,此时再捡起来的时候,可以按图索骥。
在这样的房间中,如果换了一般人,关上一阵子,早就叫苦连天了。
可换了唐杰,他却恰好借起这个机会开始练起功来。
唐杰闭着眼睛,渐渐放空思绪,不再想周围的事情,他扎着马步,身子在船行驶的漂泊节奏中跟着上下起伏,左右摆动。
他习武多年,马步早已经扎得有了火候,能够一次连续扎上几个小时而没有半点疲劳。
扎马步,是每一个习武者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艰苦锻炼过程,因为他锻炼的是一个格斗者最基础的技击环节。
平衡!
唐杰清晰的记得,他的老师曾经对他说:无论在什么地方,一切的格斗技巧都是建立在控制自身平衡,破坏对方平衡的基础上的。
只有先控制好自己身体的平衡,人才能够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打击对手,同样,只有在破坏了对方平衡的情况下,一个格斗者才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这样自己才能乘虚而入尽情的击打对手而不需顾忌对手的反击。
而这一切的平衡来源于两个点。
左腿与右腿!
任何一个格斗者,如果两腿力量不发达,便好像一棵树的根部有问题,不管它长得多大,有多么的参天,最终还会是一棵病树,只要一铲子照着它的根一撅下去,它便会倒!
无论是唐杰修习的赵氏内家拳,还是各种中国的各种技击流派,都信奉一句话。
万力从脚起。
唐杰前面之所以不敢和这些凶猛的海盗放对搏杀,一来是因为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又人生地不熟;二来也是因为他是在一条行驶的海船上,摇晃颠簸的甲板让他根本站不住脚,又哪里敢放开手脚搏斗?
许多习武初学者将扎马步视为洪水猛兽,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可怕最恐怖的惩罚。
正常人扎一个马步往往过一分钟便会浑身抖如筛糠,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
而一个修炼多年的习武者,则往往一个马步能扎上几个小时,甚至更长,他们坚持的时间是正常人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这并非这些习武者的腿部力量或者他们的承受能力比这些正常人要大上几十倍,几百倍,而是他们掌握到了一种独特的方法。
扎马,往往有死马和活马的区别。
初学者扎死马,浑身上下不动,全身肌肉紧绷,身子颤抖,乳酸高速分泌,往往只一两分钟便要崩溃,扎上五分钟就生不如死。
而唐杰此时扎着马步,脚心窝空,脚趾像树根一样紧绷着,抓着脚底下的地板,身子每一块肌肉却都放松着,感受着脚下传来的大海波浪涌动所传递而来的力量。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适应,身子会与这股海浪的力量产生相反的应力,可渐渐的,随着他身上开始慢慢的滚动一股热流,他浑身的肌肉就像有了生命一样,开始随着这波浪的涌动而涌动,似乎他皮肤下的肌肉也变成了大海的波浪,一股又一股的力量从大海传递到海船,再传递他的脚板,然后脚板又将这股力量传递到他的身上。
他整个人仿佛与这股力量融为了一体,浑身暖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在这种奇异的环境中,唐杰很快的便进入了入定的境界。
这是他平常习武,往往修行十次才能找到一次的境界。
他是一个天生好动,而且心思活络的人,让他定在一个地方死练,那真是要了他的小命。可如果把他丢到一个充满了惊险与刺激的环境中,他往往能够让人惊喜,屡有突破。
像现在这样一个新鲜而又险象环生的地方,他很快便进入了“入定”的境界,对外界的任何情况都毫无察觉。
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啤酒桶威廉和瘦桅杆比尔走到唐杰所在的小黑屋旁,威廉低声笑着:“嘿,你说那个家伙,他现在该成啥样了?会在哭么?”
比尔笑道:“也许尿裤子了!”
“让我看看我们的客人现在怎么样了。”威廉嗤笑着。
两个人吃吃的对视笑了一阵,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威廉俯下身子,将眼睛凑到门缝中,看了看,他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起腰来,使劲揉了揉,然后又凑到门缝中看了一眼。
比尔看着他满脸怪色的再一次直起腰,他心中无比好奇,使劲推着他:“让开,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他个头矮小,倒是不用像威廉那样身子弯得像个虾米,只是微微蹲了一下便将里面看的一清二楚。
他这一看,顿时人也像威廉一样呆住了。
两个人站在门外互相对视了一眼,声音古怪,异口同声道:“他竟然在睡觉?”
他们两人呆呆的站在门口,挠了挠头,满头雾水,不得其解。
“这,这真是太奇怪了,我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在这样的地方睡觉!”威廉张大了嘴巴,像看见海洋上出现了海怪一样。
“看样子,我们好像捞起来了一个怪人……”比尔喃喃说着,很快就兴奋了起来,他拉扯着威廉的胳膊说道“威廉,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威廉想起这个古怪而神秘的黑发青年方才戏耍他的样子,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我才不想知道他是什么人!”
他目光扫了一眼小黑屋,嗤笑道:“只不过是在装神弄鬼而已,走吧!饿他几餐饭,他就没这个心思玩这一套了。”
威廉与比尔走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杰才慢悠悠的从入定中醒过来,他体内的气血在他入定的时候游走了几个周天,浑身充满了鼓胀感,这正是马步扎得极佳时出现的气血充沛的表现。
他从入定中醒来后,不自觉的想活动一下手脚,可刚刚一动,便发现自己在这间坐不下,站不直的房间中无法舒展身体,他正不耐中,肚子也传来一阵咕咕的叫声。
“这群混蛋,把我关在这个破地方也就算了,难道还打算饿死我么?”唐杰心中暗怒,他伸手推了推门,却听见一阵门闩响。
他使劲捶着门,大声喊道:“有没有人啊!”
可回答他的却是船舱中隐约传出的笑闹声与嘈杂声。
把我关在这里,你们在一旁狂欢纵乐?
一群混蛋!
唐杰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他发现这扇门虽然闩得死死的,但是门板的质地显得潮湿而松软,并不像船身橡木那样坚硬。
他将手在房间里面,用肘尖抵着身后的船舱木板,指尖刚刚好可以接触到身前的门板,他突然笑了笑:“这不是让我练寸劲么?”
他吸了一口气,指尖轻轻触碰在门板上,他突然间手握成拳,接着指尖弯曲的一寸空间陡然发劲!
“嘭”拳头击打在门板上,发出一声大响,惊得唐杰心惊肉跳,生怕海盗们听见。
他竖着耳朵听了一下,却发现没有任何的异状,走道中传来的声音依旧喧哗如故。
唐杰稍微放了放心,他凝神屏气,将指尖触碰在门板上,又是一拳打出。
门仍然是一震,却依然不破。
寸劲是拳法中一种极为刚猛极高明的短距离发劲拳法,它的力量不来源于拳,甚至不来源于手,而其根劲来源于脚。
万力从足起!
唐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浑身松空,他感受着脚底下海浪所传递而来的力量,他浑身的肌肉蠕动着,似乎也在跟着海浪而翩翩起舞。
这股波浪的力量被他足底敏锐的感受到,扑捉到,然后他借着这股力量,突然间足部发劲,力量层层推进到他的大腿,然后送到他的腰部,又汇聚了强大的腰腹力量送到手臂,送到手腕,然后送到拳面,像雪崩一样爆发出来!
这是赵氏内家拳的发力境界,雪崩!

==========================================================================
为答谢投俺贵宾票的血丝童鞋,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