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险死还生
章节列表
第七章 险死还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和妮娅同时向上看去,却见巴尔身子飞扑出来,铁钩义肢紧紧的钉进了船身之中,另外一只手紧紧抓着妮娅的脚踝。
他哈哈大笑着,脸上粗犷的胡子仿佛每一根都在得意的狂笑,似乎在嘲弄着这暴怒的大海,讥讽着黑暗的天空!
“别松手!”巴尔大吼了一声,身子猛然间发力,手一甩,将唐杰和妮娅甩上了甲板!
唐杰和妮娅在空中齐齐的发出一声惊呼,然后重重的摔成一团,滚了个满地葫芦。
妮娅和唐杰两个人死里逃生,互相紧抱着倒在甲板上,剧烈的喘着气,惊魂未定。
她压在唐杰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传来,只熏得她浑身差点一软,脸上极其罕见的一红,一拳打在唐杰的胸口:“快起来!”
唐杰胸口吃痛,瞪了她一眼。
这女人怎么转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了?
由于已经降下了主帆,前帆也被威廉等人有惊无险的降了下来,海船虽然仍然颠簸晃荡,却已经是有惊无险。
唐杰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刚刚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现在想想只觉得一阵后怕。他打过无数的架,甚至参加过许多的武术大赛,可没有一次像眼前这样险死还生!
他刚才在危难关头将生死置之度外,反而浑身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和敢斗天地的豪勇之气,可当他此时成功降下主帆,逃离鬼门关之后,他只觉得自己浑身肌肉哆嗦着发抖,身子站都站不起来。
唐杰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身子不自觉的哆嗦着,他跪倒在甲板上,剧烈喘息着,一口又一口的深吸着气。
妮娅已经爬了起来,惊魂未定,可这个好强的女人吸了一口气,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身体的恐惧反应。
她看见身前的唐杰跪倒在甲板上,肌肉发颤,忍不住出言讽刺道:“怎么?刚才不是还很能逞强的么?”
唐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却见她浑身也在瑟瑟颤抖着,尤其是膝盖在打着颤,控都控制不住。
他又好气又好笑:“逞强的人,是你吧!”
说完,他用一根指头在她的膝盖下方的穴位上戳了一下。
妮娅只觉得膝盖一软,身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正巧跪在唐杰跟前。
唐杰大笑:“免礼免礼,爱卿平升!”
妮娅又羞又怒,伸拳便打。
唐杰双手一架,两个人手臂架着手臂,恰好像旧习俗中新人互相拜堂时的动作,唐杰忍不住又是一声哈哈大笑,拉着她一弯腰:“一拜天地……”
妮娅虽然不知道这个动作是啥意思,但是她看见面前这个男人脸上这笑容她便忍不住想一拳重重的轰在上面,打他一个万紫千红。
她努力想夺回自己的拳头,可唐杰顺着她手往后缩的力量一送,紧接着又是一拉,拉得她再次弯腰下去。
唐杰的可恶笑声再次在她的耳中想起:“二拜高堂……”
妮娅接二连三的被唐杰戏弄,她心中好容易对这个男人建立起来的一丝好感又瞬间崩塌,她怒不可遏,正要发飙,却见巴尔走了过来,目光炯炯,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唐杰顺着她的目光回头一看,略觉尴尬,松开了妮娅的手!
妮娅见机不可失,一拳打在唐杰胸前。
唐杰吃痛,啊的叫了一声,对妮娅瞪了一眼。
妮娅还要动手,却见巴尔喊了她一声,走了过来,她悻悻然放下拳头,眼睛狠狠刮了唐杰一眼,一扭头站到了一旁。
巴尔呵呵笑着,主帆和前帆一降,船只虽然仍然摇晃得厉害,可是已经却远不像方才那样随时有翻船的危险,他已将这暴风雨不放在了心上:“你们没事么?”
“没事,现在不活蹦乱跳的么?”唐杰笑着说着,可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那铁钩义肢上。
巴尔得意的对他晃了晃:“现在,你知道它有什么用了么?”
唐杰被巴尔的豪气所感染,哈哈一笑:“现在知道了,长见识了!”
他脸上笑容微微一敛:“你刚刚为什么来救我?”
巴尔正容道:“你刚刚救了我们所有人!我们海盗虽然杀人不眨眼,但是我们最重恩义!”
他一番话说的唐杰顿时动容,对这群海盗刮目相看,可紧接着巴尔的话便让他哭笑不得。
巴尔对唐杰眨巴了下眼睛:“更何况,我刚刚救的可是我的女儿,如果不是她抓着你的脚,也许我会让你掉进海里的!也许,你可以扭头去问问她,她为什么救你?”
唐杰吃了一惊,妮娅是他的女儿?
他笑了一笑,扭头学着巴尔眨巴眼睛的动作对妮娅笑道:“你为啥救我?”
妮娅一声冷哼:“别臭美了!我只是不想欠你一个人情而已!”
巴尔哈哈大笑:“你们两个人怎么一见面就吵个没完?像两个打情骂俏的青梅竹马!”
妮娅又羞又怒,一跺脚:“父亲!!你说什么呢!”
唐杰心中怦然一跳,眼神不自觉的瞅了一眼妮娅,却见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极其罕见的红晕满脸,英气中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巴尔看着他们的模样,得意的摆了摆自己的铁钩义肢,站在甲板上大吼道:“活着的兄弟们出来说句话!”
“威廉,我还活着!”啤酒桶紧紧扶着舵盘,苍白着面孔大声道。
“比尔,我也还活着!”比尔伸出了脑袋,他竟然仗着自己的身形瘦小,躲在了一个固定在甲板上面的铁桶之中!
“赞美海神提拉,霍恩,我也还活着!”霍恩手举着一瓶酒,咕咚灌了一口,仍然穿着一身整齐的牧师服,虽然身上已经湿得长长的衣摆滴答落水。
紧接着其他在海难中幸存的水手们也大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巴尔环顾了一周,船上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个水手,一场风暴让他们损失了十三个兄弟!
若换了其他人,一定深陷这失去兄弟的痛苦与悲伤之中,可是巴尔却叉着腰,哈哈大笑着:“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你们这帮祸害,要活多久才肯死啊?”
他一句话便驱散了船上所有的惊恐畏惧,悲伤难过的情绪,海盗们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
“船长,你不死,我们怎么舍得死啊!”
“是啊,巴尔船长,你都活得好好的,怎么着也轮不到我们啊!”
在黑茫茫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一阵大笑声在这满天的风雨中清晰的回荡着。
他们刚刚仿佛经历的不是一场可怕的风暴,而是一场狂欢盛宴!
唐杰置身其中,看着这条船上置生死而不顾,与天斗,与海斗的勇猛海盗们,他忍不住心头滚烫火热!
这一刹那,他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候是这样的羡慕他们,这样的羡慕这群单纯的人们!
你能够在经历了同伴生死之后,仍然如此豪迈的大笑么?
你能在遭遇了这样沉重的挫折之后,仍然毫不气馁的前进么?
唐杰扪心自问。
也许我不能,但是,他们能!
巴尔站在甲板上大笑着:“兔崽子们,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我们作恶太多,海神提拉不肯收留我们,让我们为那些回归提拉怀抱的兄弟们唱一首歌吧!”
水手们大笑,各自回到甲板上的各个岗位,有的忙着将甲板上的水扫出去,有的则忙着整理绞成一团的帆索。
他们一边忙碌着,一边高声唱着海盗之歌,就连妮娅也在跟着放声高歌。
“我们是海盗,凶猛的海盗!”
“左手拿着酒瓶,右手捧着财宝 !”
“我们是海盗,自由自在的海盗!”
“在血旗的指引下,威风八面,震动云霄!”
唐杰听着这歌声,虽然旋律不见得有多悠扬动听,可是在这些粗豪的海盗们齐声放歌下,唐杰只觉得这音律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豪迈与热血,他听着这个旋律,忍不住也跟着大声唱了起来。
巴尔大笑,用力拍着唐杰的肩膀:“孩子,唱得不错!你刚才的表现非常出色,我已经很久没看见你这样的年轻人了!勇敢果断,泯不畏死,你是一个天生的海盗!!”
这一场患难下来,这条船上的水手已经把唐杰看成了自己人。
唐杰也笑着耸了耸肩膀:“既然是这样,那是不是可以为我换一个特别船舱?要知道,我住的那个地方,实在是有那么一点点狭窄!”
巴尔哈哈一笑:“怎么?那群混小子为难你了?我真该踢他们的P股!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人了,谁敢不同意!!”
他最后一句话是放大了嗓门对着甲板上所有的水手们吼的,却见这些彪悍的水手们齐声“呼”的一声大喝,用一种敬佩和感激的目光回看着唐杰。
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不是唐杰方才冲上去降下主帆,他们这里所有人都要葬身大海!
“嘿,我早说过他不简单!”比尔用胳膊肘拱了拱威廉的肚子,得意洋洋,似乎唐杰是他发现并捞上来的。
威廉瞪了他一眼:“你用**说的这句话么?我怎么没听到过?”
比尔白了他一眼,嘟嘟囔囔:“我早说过,我早说过的……”
他像是想起了一件事情,鬼鬼祟祟又惴惴不安的对威廉道:“威廉,你说他会不会想起咱们对他的事情,来报复我们?”
威廉一脚踢了他一个踉跄:“又说屁话!在海神提拉的怀抱里,几瓶朗姆酒下去,就算是天大的仇恨都能化解!实在不行,老子给他赔礼道歉,让他把我也在那里关上一天,总可以吧!”
比尔嬉皮笑脸的一笑:“那感情好,顺便帮我把我那一份歉意也赔上吧!”
威廉一声怪笑,顿时和比尔纠缠在了一起,两个人笑闹着,引起周围的水手们纷纷取笑。
唐杰微笑着看着他们,身旁的巴尔脸上的笑容却渐渐的凝固了起来。
他目光冰冷的看着狂风暴雨的黑暗苍穹,像是在想着什么。
妮娅在一旁轻声道:“爸爸,你在想什么?”
巴尔沉声道:“我在这片大海航行了三十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在这个季节这片海域中,是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飓风与暴雨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妮娅心中也觉得奇怪,她总觉得这一切的事情是因为这个黑发男人上了船以后便开始的,所以,她忍不住扭头望了一眼唐杰。
唐杰一见她这目光,顿时恼道:“死女人,你又想说什么?”
妮娅毫不示弱:“我只是看你一眼,你紧张什么?难道是做贼心虚?”
唐杰气得笑了出来:“我做的哪门子的贼?我怎么知道这是为什么发生的?我从生下来开始,这还是第一次坐船出海!”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妮娅和巴尔顿时张大了嘴看着他,像看见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置信的事情。
“你,你说的是真的?”巴尔吃吃的问。
“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妮娅结结巴巴。
唐杰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这有必要骗人么?”
巴尔和妮娅同时对望了一眼,齐齐的倒抽一口冷气!
一个普通人,如果是第一次登上海船出海,即便不碰到大风天气,在海中航行的颠簸起伏便足以让他晕船呕吐,就算是强悍的剑斗士与魔法师都无法避免,战力与勇气都会因为晕船而狂跌。
可他们回想起唐杰在暴风雨中,那像树根一样深扎在甲板上的双腿,想起他那敏捷有力攀爬绳索时的身手,那在惊涛骇浪中谈笑自若的豪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象得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第一次出海!!
巴尔和妮娅悚然动容!
“他一定是一个天生的海盗!”巴尔像是在打量着一块无价瑰宝,喃喃自语。
妮娅目光中闪烁着难以言语的光芒,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眼神又是敬佩又是嫉妒。
自打她有记忆开始,她便跟着父亲在海上漂泊,她十几年锻炼出的力量与海上技能,这个男人竟然与生俱来!
唐杰被面前这两个人的古怪目光看的浑身不自然,他自己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我怎么了?第一次出海很丢脸么?”
巴尔哈的一笑:“你要是都丢脸,我们都该跳海了!”
唐杰笑了笑,正要接话,可他的目光不经意间在船尾处一扫,却见远远的天线中突然间一亮,似乎有人在那边点了一把火,烧得乌黑的天际一刹那通红。
紧接着两团流星似乎从天边发射而来,越来越高,划过黑暗的苍穹,留下两道火红的轨迹。
唐杰目瞪口呆,指着这两个流星:“这是什么?”
巴尔和妮娅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妮娅顿时一惊,寒毛倒竖,她一声厉吼:“炮击!!快转舵!!!”
巴尔却像是中了定身咒,浑身都都凝固了,他瞪大了眼睛,声音微微有些发抖:“不,这不是炮击……”
妮娅看着这两个流星飞快的向他们扑来,大声反问:“这不是炮击是什么?”
巴尔声音低沉:“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大炮能打这么远!从它们飞行的轨迹上来看,这最少是三、四海里以外打过来的!这是魔法师的杰作……”
唐杰在一旁仰着头,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两团越来越近的火球,他毫不怀疑这两个火球打在船上,这条船会像破布一样被撕扯成碎片。
他大吼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巴尔的震惊只是一刹,他回过了神来,冷冷一笑:“P股后面的敌人追上来了!不用慌,他们只是在吓唬我们!”
船上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两个汹汹而来的火球。
唐杰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能清楚的看见这个直径足有一米多的火球翻滚的烈焰和它拖拽的火光残影!
甚至,唐杰能够感到一阵扑面的热浪滚滚而来,压得他毛发都卷了起来,呼吸也为之一窒!
唐杰陡然间瞪大了眼睛,他人生中第一次在这样恐怖可怕的力量面前感到了无助与渺小!
就算在刚才的风暴海浪中,他仍然可以面无惧色的搏天斗地。
因为,他知道他的对手是天地,是大海!
他就算被天地埋葬,被大海吞噬,他也虽败犹荣!
可是,当他看见这两个可怕的火球狂扑而来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他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界是多么的渺小!
同样都是两个胳膊两条腿的人,可一个魔法师就可以在如此遥远的地方轻而易举的杀死他,而他却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唐杰之所以自幼习武,正是因为他体内流淌着天生好胜的血液,无论干什么事情他都不喜欢输,只是因为他活在他那个时代的时候,无数现实生活的束缚压抑了他这天生好斗勇好弄险的性格,以至于他变成了一个外柔内刚的男人,只有在关键的时候他才会爆发出他体内压抑着的野兽灵魂。
“说真的,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唐杰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着,因为恐惧和害怕,也因为屈辱和愤怒,他紧握着双拳 “我讨厌束手无策的感觉,我讨厌茫然无助的感觉,我更讨厌还没打就失败的感觉!!”
熊熊燃烧的火球从天而降,像两颗流星划破了黑色的天空,也同样照亮了唐杰的灵魂深处。
我来到异世界了,这里,有会斗气的海盗,还有强大的魔法师。
而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冥冥中,唐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像有一种不知名的火焰在燃烧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他的经脉血管中奔腾游走。
似乎,他的体内一个被一直束缚压抑的灵魂缓缓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