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海盗的逆袭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海盗的逆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两个汹涌的火球撕裂了昏暗的天空,穿透了狂风暴雨的黑幕,火浪滚滚,炽烈燃烧,它们像狂奔的野兽一样扑来,在即将撞到船身上的时候,两个火球突然间变了方向。有一个轰的一声落在他们的船尾海面上,激起一股粗大的水柱,另外一个火球则掠过主桅杆,重重的轰在了船首海面上,又激起一股冲天的水柱。
船上猛然间爆发出一阵震天的欢呼声!
妮娅如死里逃生一样,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没打中!”
唐杰握紧了拳头,沉声道:“不!他们不是没打中,而是故意不打中!”
妮娅吃了一惊,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巴尔拍了拍她的肩膀:“孩子,他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故意没有打中!刚才那只是在告诉我们,从船尾到船首,都是他们可以任意攻击的范围!言下之意就是,只要我们想逃跑,就会被立刻毁灭!”
妮娅听得只一呆,便立刻对甲板上面大声庆祝自己逃过一劫的水手们大吼着:“别庆祝了!快把大炮推上来,水手们进船舱,打开炮舱,把火药搬出来,但愿它们还没有湿得很厉害!哈林顿,你在干什么,快点调整撞角,检查所有的钩索!”
巴尔面容严肃,拍了拍妮娅的肩膀:“不用麻烦了!在大海上,魔法师的攻击距离是大炮的两倍远,我们的炮还没有打到他们,他们的魔法师已经把我送到海里面喂鱼了!”
“一旦我们表现出任何敌意,他们就会轰碎我们!”唐杰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黑暗天幕。
巴尔看了唐杰一眼:“你不仅勇敢果断,还很聪明!不过,只要我们不逃跑,他们是不会轰碎我们的!”
“为什么?”唐杰反问。
巴尔笑了笑,却不说话,他转过了身想要离开,却被唐杰一把拉住。
唐杰目光直视着巴尔的眼睛:“巴尔船长,请问,我现在算是你们的人么?”
巴尔哈哈一笑:“当然,我的孩子,当你奋不顾身把主帆降下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
唐杰目光紧逼,显得有些咄咄逼人:“那巴尔船长,你是不是有些事情还没有告诉我?”
巴尔微笑着:“哦?譬如什么事情?”
唐杰沉声道:“这些追我们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追我们?”
巴尔笑了笑,狡猾的反问:“孩子,也许我该先问问你,你究竟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会漂在海里面?”
唐杰一听这个问题便觉得头痛,他正色道:“巴尔船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可我觉得,我究竟从什么地方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风雨同舟,不是么?”
巴尔笑着用铁钩拍了拍唐杰的肩膀:“孩子,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海盗,他们是专门围剿海盗的海防军,就足够了!”说完,他笑了笑,离开他向甲板上的舵手台走去。
唐杰愣在原地,这是什么鬼答案?
说了不和没说一样么?
他正要大声追问,却突然听见妮娅在身后沉声说道:“约克公国的第三海防卫队,卫队长兼舰队长琼斯,二级的剑斗士。如果我刚刚没有猜错的话,在我们背后的那条船,应该就是他的旗舰,三桅秃鹫级战舰,它的顺风航速和逆风航速都比我们稍弱。可这是约克公国第三海防卫队最快的一艘船,照我们航行的速度来看,只有它能够在我们的后面跟这么久,并且在暴风雨天气中追上来!”
唐杰道:“这么说来,我们只需要对付一条船,情况好像还不算很坏?”
妮娅看了他一眼,像在看一个对海战与航海一窍不通的傻子,她接着说道:“琼斯的旗舰叫做掠夺者号,而三桅秃鹫级战舰,它的船身长是我们这种双桅飞鱼级战舰的两倍,宽和高是我们的一倍,它所装载的大炮数目也是我们的两倍,船装水手数是我们的三倍……”
唐杰就算再不懂海战,也知道这是一场身体瘦弱的少年和体格魁梧的壮汉之间的战斗,双方就战舰的实力而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妮娅嘴中冒出来的一串冰凉数字让唐杰忍不住心中发寒,当他听见最后一个船装水手数的时候,他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甲板上的海盗们,心里面粗略数了一下数量。
在经历了一场海难之后,只有不到二十多人的数目,他颇为自嘲的笑了笑,很有点苦中作乐的意思:“还好,他们也只有六十多个。我一个人最多能收拾十个,你呢?”
妮娅并不接他的话,只是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他:“听着,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也不是简单的玩数字游戏!双桅飞鱼级战舰的满载水手数是六十七人,我说的三倍指的是满载水手的数量。在追击过程中,我们已经严重减员,而掠夺者号却毫发未损!他们的船上至少有两百个装备精良的战士!”
两百对二十!!
唐杰倒抽一口冷气,心惊肉跳!
妮娅缓缓的抽出腰间的佩剑,用手指擦拭着剑身上森寒的剑刃,她看也不看唐杰,道:“你身手不错,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你肯定没杀过人!所以,我送给你一句忠告……”
她目光紧紧的盯着唐杰的眼睛,极其认真严肃的说道:“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你的身手和勇气都值得我尊敬。但是,我建议你躲进船舱去,等战斗结束了再出来,如果我们赢了,那等我们到了下一个港口,我们会放你离开。如果他们赢了,你就说你是被我们绑架来的商人。听明白了么?”
虽然知道妮娅是为自己好,但是唐杰心中却异常不爽,他哈的一声笑:“你的意思是,让我躲在一旁看热闹?”
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发出一阵嘎巴直响的声音:“这种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
妮娅并没有反驳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一会紧跟在我的后面,我会保护你的!”
唐杰强逞口舌之利,嗤笑道:“到头来可别变成我保护你啊!妮娅小姐!”
妮娅原本已经回过头,她听见唐杰这句话,突然间扭过头来,声音如同她手中的长剑一样冰凉锐利:“牙尖舌利是杀不死人的,唐杰先生!马上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战斗!刚才的暴风雨,只是战斗前的热身罢了!”
唐杰看着妮娅,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她和在房间里面,以及方才在甲板上的表现完全两样,仿佛只有遇到真正的战斗,她才会认真起来,她才会施展出自己全部的力量。
这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浑身绽放出浓烈的杀气,让站在一旁的唐杰如针芒扎着皮肤,让他忍不住为之凛然色变!
唐杰的格斗经验绝对不比妮娅少,但是就像妮娅所说的那样,他那些格斗,都是在各种规则限制下的格斗,又或者只是街头的斗殴罢了,又哪里与人真正生死相拼过?
技击格斗与亡命搏杀,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前者,就像是奥运会的射击冠军,而后者,则像是军队中杀人无数的狙击手。
两者同样都是神枪手,但若是放到了实战中,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后果。
唐杰看着妮娅杀气四溢的背影,忍不住心中暗自凛然。
“伙伴们!”巴尔船长走上了舵手台,一声大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此时,海上的风暴减弱,海浪也不像之前那样汹涌,天上的暴雨也在渐渐的变小,只有天边翻滚的阵阵闷雷一阵阵传来,似乎即将爆发战斗的战场上一阵又一阵低沉的鼓点,一下又一下的撞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沉甸甸,一股力量蓄积着,随时都会爆发。
巴尔望了望甲板上的水手们,平日里朝夕相处的伙伴们此时只剩下不到了二十个人,他心中悲痛,可是作为船长,他脸上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表现出来。
他笑了笑,缓慢而低沉的说道:“有些人认为我们是一个软柿子,可以随便捏,随便吃!所以,他们在我们P股后面追了我们整整六十七天,看看你们的周围,少了多少熟悉的面孔?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们给我们强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他们说,我们得到了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图,还说如果我们不交出宝藏图,就将我们赶尽杀绝!”巴尔的嘴角带着浓烈的冷笑“伙伴们,告诉我,我们要不要将海盗图交给他们?”
彪悍的海盗们高举着手中的斧子、弯刀、长剑,大声怒吼着:“不给,不给!就算是死也不给!”
“对,就算是死也不给!!”巴尔哈的一声大笑“就算是杀死我们,我们也不交出藏宝图!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海盗王阿托斯的藏宝图!!”
“这些血口喷人信口雌黄的官老爷们,他们平日里剥削惯了贫苦的穷人,想诬陷谁就诬陷谁,想欺负谁就欺负谁!终于,他们找到我们的头上来了!海盗王的宝藏图?哈,我们要有这个东西,还在海洋上面跟他们捉迷藏干什么!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取出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去花天酒地?我们在这里苦兮兮的淋雨吹海风干什么?为什么不去抱着漂亮雪白的娘们胡天酒地?”
巴尔一挥手臂,狂态毕现“这些用**说话的混蛋们,现在又仗势欺人的逼上来了,我们已经被他们逼得没有任何退路了,伙计们,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杀了他们!!”
“和他们拼了!!”
“让这些尝尝我们的厉害!!”
海盗们疯狂的咆哮着,这六十多天不断的逃亡所挤压下来的怨气一下子被巴尔点燃了释放出来!
整条船眨眼之间便变得杀气腾腾!
巴尔的铁钩义肢用力往栏杆上一砸,发出铮的一声响,铿锵有力:“那还等什么?伙计们,把我们的旗帜升起来,升半帆,靠上去,接舷,肉搏!!”
“杀!!!”
海盗们怪叫着,发出野兽一般的呼喊怒吼声,他们的声音随着海浪送出去老远,在昏暗低沉的黑色苍穹中回荡着,像一群最疯狂的战士发起的冲锋声!
唐杰站在甲板上,呆呆的看着这群连脸上的汗毛都绽放出疯狂杀气的海盗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十个人打两百个人……”唐杰喃喃自语“真是疯了!”
妮娅听见他的话,回过头,淡淡的说道:“我的父亲曾经对我说,一个不疯狂的海盗,不是好海盗!”
唐杰看着她那淡定而习以为常的神情,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在这样的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眼前这种令人窒息的大战前的压抑气氛,对她来说,不过是闲庭信步,微风拂面而已。
“升起我们的旗帜!!”巴尔一声大吼,主桅杆上面高高飘扬起一面黑底的血红骷髅旗帜!
就算是在黑暗的天空中,唐杰仍然能够清晰的看见它在狂傲不羁的飘扬着,炽烈猩红,像一团来自地狱深处的鲜红火焰!
巴尔站在船首处,拔出自己的随身佩剑,指着前方,大声吼道:“用我们的剑,告诉他们,谁是阿塔克海域最不容侵犯的人!”
“我们!”
“用我们的刀,告诉他们,谁是阿塔克海域最勇猛的海盗!”
“我们!!”
“用我们的血,告诉他们,谁是阿塔克海域的王!”
“我们!!!”
海盗们的战意已经被巴尔撩拨到了沸点,现在就算是巴尔让他们立刻跳到汹涌沸腾的大海中,游泳到敌人的战舰上去战斗,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巴尔的大胡子根根像钢丝一样坚硬挺拔,船顶的旗帜在风雨中猎猎飞舞,他昂然疾呼:““地狱号,前进!!”
“杀!”
海盗们齐齐的一声发喊!
就连妮娅也跟着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声,这个容貌艳丽,金发碧眼的女人,她此时像一头嗜血的雌兽,杀气腾腾!
唐杰置身在这群海盗中,他觉得自己像掉进了地狱血池,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充满了血腥气与硝烟气。
他的肌肉微微颤抖,呼吸渐渐加快,四周浓重的杀气压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他体内的血液一点一点的加速流动,慢慢的沸腾……
在巴尔的操舵下,唐杰瞪着眼睛,渐渐能看清楚一条飘扬着金色火焰旗帜的海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地狱号上的海盗们见到了这条船,反而一个个安静了下来,不再呐喊,他们紧握着手中的武器,死死的看着不断逼近的掠夺者号,眼神阴鸩而充满了疯狂的战意。
整条船安静得吓人,只有黑色苍穹下凄厉呼啸的风雨声,以及每一个人沉重的呼吸声。
唐杰漆黑的瞳仁中清晰的映着一条满载着士兵的三桅战舰一点一点的扩大,掠夺者号上的一名喊话兵冲着他们挥舞着胳膊大声叫喊着,让他们把战舰停下来。
可是,唐杰瞳仁中这个喊话兵的身影越来越大,连他惊恐骇然的表情唐杰都看的一清二楚。
突然间,唐杰浑身一震,脚底下的船只传来一阵剧烈撞击后的晃动,轰隆隆,一道闪电将苍穹与大海瞬间照得同名透亮,时间仿佛在这一刹短暂的停滞了一下,雨滴在半空中凝固定格着,每一个海盗们的脸上都都被照得发白,透着一股金属般的坚硬质感!
缓缓,一滴水滴打在森寒得发凉的刀刃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叮!
仿佛平静的沙场上突然响起的号角,地狱号上的海盗们齐齐的一声发喊,他们各自拽着钩索,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像沙场上的骑士们发起冲锋一样,从空中荡了过去,身形如电,气势如虹!
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在唐杰的耳畔中响起。
“杀!!!”
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肉中!
战斗,开始了……

===============================================================================
广告时间:一个平凡的少年。两只桀骜不驯的凶兽。相依相恋的爱人。过血换命的兄弟。缔造了一段不平凡的传奇。敬请观看《兽王召唤师》http://yy.17k.com/book/35691.html?17pos=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