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重创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重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声杀气腾腾的喊杀声震撼了掠夺者号上的每一个人。
方才杀声震天,沸腾如滚水的甲板,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掠夺者号的官兵们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盯着这个满脸血腥狰狞的黑发年轻人,在他们看来,三级的剑斗士强大得简直高不可攀,可一个强大的三级剑斗士竟然死在了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发年轻人之手。
这怎么可能?
不光是他们,就连巴尔和妮娅也瞪大了眼睛。
无论是巴尔还是妮娅,他们都没有想到过唐杰竟然能够面对着强大的三级剑斗士,一击而胜!
舰队长琼斯也是震惊,嘴里面痴痴的念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倒在船上的巴尔在霍恩用光明神术的治疗下,伤势已经好转了许多,虽然内伤难愈,不至于完全恢复战力,但他已经可以活动自如,尤其是在他们仍然身处险地的情况下,巴尔能够重新站起来,这至关重要!
就在掠夺者号所有人都被唐杰所震慑的时候,巴尔对身旁的妮娅和威廉打了一个眼色,他们齐齐的一声发喊,像闪电一样向舵手台的琼斯扑了过去。
甲板上的官兵们被唐杰打落了胆,舰队长琼斯又失去了近身保护,当巴尔、妮娅以及威廉三个人同时逼近后,琼斯毫无疑问的被当场擒下。
巴尔将手中的长剑搭在了琼斯的脖子上,一声大吼:“都把手中的武器丢下!”
这一声吼,像惊雷一样,震得官兵们心头一跳,纷纷不自觉的转头向他们的舰队长琼斯看去。
唐杰也将杀气腾腾的目光转到了琼斯的身上,似乎只要他开口说一句继续抵抗的话,他便会化身为杀神,大开杀戒。
琼斯看见这冰冷狰狞的目光,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忙对着甲板上官兵们嘶喊道:“听见他的话没?快点丢下你们的武器!”
甲板上一阵叮当作响,官兵们群龙无首,将武器丢了一地。
巴尔持剑的手用了点力,示意让琼斯走下甲板,拦在他跟前的官兵们也一个个盯着他,不甘心的让开一条路。
他走下甲板的时候,看了一眼一旁从惨烈战斗开始便一直沉默不语的魔法师,巴尔看着他略微颤抖的袖口,微微一笑,走了下去。
琼斯被巴尔带下了舵手台,在黑暗的雨夜之中,唐杰这才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这个人大概中等身高,脸颊削瘦如同狐狸,两眼深陷,眼神惊恐之中深藏着一种难以言语的阴鸩与刻度,这种目光在黑夜的闪电中被唐杰恰好捕捉住,让他心头顿时一颤,仿佛看见一条毒蛇对他丝丝吐信。
为什么我感觉这阶下囚不是他,而是我?
唐杰看着琼斯这目光,心里面不自觉的冒起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
地狱号上的海盗们经过一番恶战,此时仍然幸存的寥寥无几,只剩下七八人而已,他们围聚在一起,周围全是官兵们紧逼的眼神,越发的显得势单力薄。
对于这些海防军来说,没有什么比船长被掳走更让他们觉得耻辱的事情了。
琼斯在巴尔的剑下脸色煞白,但是他走到船舷的时候桀桀一笑:“你们以为抓住了我就万事大吉了么?别做梦了,我的人会在你们后面一直追着你们,直到你们全部被抓进大牢之中!然后,我会亲手为你们套上绞绳,然后把你们一个个绞死在我的面前!”
他哈哈笑着,声音如同夜枭一样在夜空中传了出去,和风雨声混杂在一起,说不出的阴鸩。
“别废话了!”妮娅恶狠狠的一拳打在琼斯的小腹,痛得他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蜷缩了起来。
唐杰一声冷笑,他突然间脚底一蹬,闪电般扑到掠夺者号的主桅杆旁边,他紧握手中的匕首,猛的对着结实坚硬的主桅杆用力一划!
锋利的匕首借着唐杰这股力量在主桅杆上一掠而过,然后唐杰一个转身,翻身一记力大招沉的侧踢,重重的踢在了这根结实不亚于硬石的主桅杆上。
轰的一声,掠夺者号的官兵们只觉得浑身一颤,脚底下的船像被人狠狠撞了一下,紧接着,一阵可怕而呜咽的吱呀呀声传来,令他们骇然色变!
主桅杆轰然倒塌!
官兵们一阵头皮发麻,惊叫着在甲板上作鸟兽散,有的官兵们躲避不及,被高大的主桅杆硬生生的压在身上,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远远的送出去,听起来格外刺耳。
这种海船上用的主桅杆经过风吹日晒,生产的时候又经历过造船师一次又一次的打磨,其坚硬程度堪比生铁。
若是换了平时,唐杰就算是踢一百脚,踢一千脚也踢不断它。
可唐杰此时浑身的潜力已经在生死关头发挥到了极致,他手中的匕首又是削铁如泥的利刃,这一刀一脚之下,顿时放倒了掠夺者号的主桅杆,震慑住了这些心有不甘的官兵们。
就在唐杰踢断主桅杆的时候,剩余幸存的海盗们已经借着钩索,从掠夺者号重新荡回了地狱号上。
巴尔和妮娅同时异口同声的大喊道:“唐杰,快回来!”
唐杰站在船舷,在狂风暴雨的夜晚,他的身形如同一座铁塔,威风凛凛。
他冷笑着看了身后这群已经彻底被他打落了士气的官兵们:“看你们还怎么追!”
他刚转过身,抓住钩索准备荡回去的时候,却突然间看见巴尔和妮娅的脸上流露出浓重的惊恐之色。
妮娅一声尖叫:“不要啊!”
唐杰一愣,还没来得及回头,只觉得身后突然间一阵炽热的气息扑来,他身子猛的一震,像被一辆疾驰的高速列车狠狠撞中,整个人飞在了空中,翻了一个转,眼睛的余光一瞥到掠夺者号的舵手台上,那个五级的火焰魔法师手中余焰未尽的红光一闪而过。
唐杰这一瞥之后,身子重重的撞在了地狱号前桅杆上,妮娅和巴尔等人的人影在他眼中黑压压的飞扑过来,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黑暗,无边的黑暗。
四周传来的嗡嗡声如同一个漩涡,紧紧的将唐杰簇拥在其中,像浪潮一样,时而潮起,时而潮落。
在这颠簸的浪潮中,唐杰觉得自己的身边又像燃起了一团炽烈的火焰,和周围的潮水一起将自己包围了起来。
毒辣的火苗噬舔着唐杰的皮肤,让他觉得自己仿佛万仞穿身,如置火炉,痛得生不如死。
他呻吟着,扭曲着,痛苦得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爆炸开来。
在这水深火热的剧痛之中,唐杰隐约听见有人在轻轻的念诵着咒语,然后一双冰冷的手轻放在他的额头上,让他浑身的热力顿时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这双手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让唐杰浑身炽热的剧痛和燥热的折磨一点一点的减弱,如春风细雨。
紧接着,唐杰又陷入了朦胧而又深沉的黑暗之中。
只是这一次,在黑暗之中唐杰再也没有被痛苦所折磨,他只是朦朦胧胧听见有两个人站在他的身旁,声音低沉的说着话。
“他怎么样了?”
“死不了。”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的体内我感应不到任何的斗气与魔力。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战胜那个三级剑斗士的,很神奇。”
“我也很震惊,但是,要知道海洋上从来不缺乏奇迹。”
“你说的倒也对,不过,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么?”
“决定什么?”
“决定选他作为你的继承人?”
“我在甲板上第一眼看见他从船舱里面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好了!这你还用多问?”
“你真疯狂,居然把赌注下在一个陌生人身上!”
“不疯狂的海盗,不是好海盗!而且,海盗本身就是一个疯狂的赌徒,做不到大胆下注,他就注定没有出息!而且,我的眼光一直就比你好,你难道不承认么?”
“承认,我当然承认!只不过,他们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却把所有的东西给了这个陌生人,你怎么安抚你的手下?”
“嘿……”
最后接话的声音低沉的冷笑了一下,如寒冰一般让朦朦胧胧听见这段话的唐杰心中一凛。
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说话的是谁,可是无边的黑暗再次涨潮,将他吞没,再次陷入昏迷。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唐杰看见了自己穿越前一个又一个的亲朋好友从自己身边经过,他伸出手大喊大叫,想呼唤他们,却只能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走过,半点也唤不动他们回头看自己一眼。
尤其是当唐杰看见自己的父母最后也从自己身边经过,走向那未知而无边的黑暗的时候,他拼劲了全身的力量,大喊大叫,想扑过去抓住他的父母,问问他们究竟要去哪。
可是当他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中间有一个无形的墙阻隔了他们,将他们分割成为了两个世界。
任凭唐杰如何撕心裂肺的大喊,都无法让墙那一边的父母听见一丝一毫。
唐杰正心中无比积郁痛苦,想要嘶声狂吼之时,却突然间听见了一丝声音幽幽传来。
“这是你选择的生活,狮子不应该被囚禁在牢笼之中,你属于这里,你属于这个世界!”
唐杰突然间抬头,却发现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白纱的女子,猛一看,她身姿绰约如同东方仙境的凌波仙子,可是当她嫣然一笑时,唐杰又突然间觉得这个女人身上充满了西方的典雅气质,宛如西方神话中的飘渺神女。
唐杰与这个女人一对视,刹那间,天地失色,万物无声!
这个女人雪白的胸口上佩带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心型蓝色宝石,这颗蓝宝石镶嵌在一根做工极其精细的金项链中,灼灼然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似乎天地间都失去了颜色,这个世界的一切色彩精髓全部凝聚在这个流光溢彩的宝石之上!唐杰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只能听见这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声音。
唐杰不自觉的已是痴了,他缓缓的站起来,伸出手想要去触摸这个女人,触摸这块宝石。
可当他手刚刚触摸到这块蓝色宝石的时候,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他的身旁空气猛的一震,像一个水蓝色波纹在这颗宝石的周围不住的扩散开来,唐杰被紧紧簇拥在这波浪之中,似一叶小舟,女人的身影在波浪中荡漾着,渐渐的飘散,消失…
“不要走,我到底在哪里!你又是谁!!”
一声大喊,唐杰猛然坐了起来。
呼吸急促,额头满是细汗。
他睁大了眼睛,发现自己被包裹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木乃伊,身处在一间颇为宽敞的木房之中,四周家居摆设,倒是有点眼熟。
等唐杰看见妮娅一脸狂喜的看着他的时候,他顿时明白过来:我在妮娅的房间里面。
“我怎么会在这里?”唐杰苦笑了一下,想挣扎着下床。
可他身子刚动,却发现浑身肌肉痛如刀绞,血管里面像藏了无数根尖针,拼命的扎着他。由于他方才突然坐起的剧烈动作,他浑身紧紧包裹着绷带又渗出一丝丝的鲜血。
唐杰皱了皱眉头,将这令人疯狂的剧痛硬生生的忍了下来,额头的青筋暴起老高。
妮娅看见他这个样子,心中不忍,轻柔的扶着他,让他平躺在床上,轻声道:“你在我的房间里面,别乱动,你身上的伤刚刚开始长肉,有好几天不能下床呢。”
唐杰看着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她之前勇猛彪悍,如同母豹的模样依稀在目,可妮娅此时却嘴角含笑,目光温柔的看着他,态度转变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唐杰好不适应。
她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革质短衫,丰满的胸膛尽管被绷带缠得很紧,但是仍然勾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尤其是她金发披洒在肩膀上,窗外的阳光照在如瀑长发,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晕,她的皮肤虽然常年在大海上经历风吹日晒,呈现出小麦一般的颜色,可是她的肌肤细腻,如粉脂腻理。
想起她战斗时的模样,唐杰只觉得眼前的玉人英气中透出一股女性独有的柔媚之气。
妮娅站在床边,微微俯下身来,仔细检查着唐杰身上的伤。
妮娅被绷带紧紧缠住的酥胸轻轻的压在唐杰身上,让他感受到一种坚挺的柔软触感,女人身上天生的荷尔蒙气息又扑面而来,让唐杰一时间如同百爪挠心,心中异样。
他穿越前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柳下惠,交过的女朋友也不在少数,这样女人带来的异样冲击让他脑海里面不免有些胡思乱想。
只是,他感觉到他身上原来的衣物全部都被除去了,到处都是缠得严严实实的绷带,就连下面那话儿也像缠胸一样被紧紧的缠住,想要膨胀却苦无空间。
唐杰心中叫苦之时,不免暗骂自己,刚刚脱离危险,便起了这种心思,这也算是蝎子拉屎,天底下独(毒)一份了,难怪他穿越前那些狐朋狗友一口一个牲口的称呼他。
妮娅靠得离唐杰极近,倒是没有他那么多的龌龊想法,只是极为关心的看着他:“你安心养伤,别多想,他们已经追不上来了。”
原本彪悍的女人变得吹气如兰,唐杰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吃吃的说道:“我身上的伤?”
妮娅微微一笑:“你被那个魔法师的火球术击中之后,我们都以为你活不下来了……”
唐杰猛然想起自己在掠夺者号被那个魔法师偷袭的情形,不免有些心有余悸,想来他被这个火球术击中的时候,身子像炮弹一样横飞出去,却恰恰撞在了地狱号的桅杆上,如果不是这么一拦,只怕早就跌入海中,喂了鲨鱼了。
当时神勇威猛,倒是因为他已经置生死于度外,此时生还了下来,再细想想当时的情形,不免让唐杰脸色有些发白,心中后怕。
目不转睛盯着唐杰的妮娅却只是觉得这是人失血过多之后的症状,并没有发现他的后怕。
在她的眼里,这个黑头发的神秘年轻人大概是她遇到过的最疯狂最勇敢的男人了。
他不会一丝一毫的斗气和魔法,却敢徒手和一个强大的三级剑斗士战斗,并且一战而胜,硬生生的将他们这一船的海盗都从地狱的生死边缘拉扯了回来。
每一次看着唐杰因伤昏迷沉睡时的情景,妮娅都会觉得这个黑发年轻人的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朦胧如同晕环。
妮娅当然不会再把唐杰当成一个奸细,如果他是一个奸细的话,那他一定是天底下最顶级的奸细。
可是,天底下有舍命来救他们的奸细么?
妮娅痴痴的看着唐杰的脸庞,她当然记得自己被那个三级剑斗士的斗气重创时,倒在他怀里重伤吐血的情形。
他当时像一个勇猛无畏的骑士一样,发疯般的冲了出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个强大而恐怖的对手格杀!
他是为了我而这么做的么?
妮娅不止一次的转动过这个念头。
她目光盈盈,秋波流转,又落在了唐杰黑色的眼眸上。
他的头发为什么是黑色的?眼睛为什么也是黑色的?
深邃如同星空,浩瀚如同大海。
万能而无所不知的海神提拉,你能否告诉我,他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