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思索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思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对于唐杰来说,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比眼前更让他觉得离奇的事情了。
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然后莫名其妙的遇到了一群海盗,还莫名其妙的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海战厮杀。
回想起唐杰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他便忍不住有些感叹。
他杀人了,而且是用一阵近乎震撼残忍的方式杀了一个强大可怕的对手。
唐杰想着当时的情景,在脑海中看着那个满脸血腥,狰狞而又杀气腾腾的黑发年轻人,唐杰觉得自己像在看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可偏偏那个人就是自己。
妮娅觉得唐杰是为了她而杀死了那个三级剑斗士,可是唐杰自己心里面很清楚,他是为了自己。
在这个世界,在这群人里面,唐杰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强者为王的铁血法则。
不杀死他,自己就要死在那里。
生与死的抉择,让唐杰体内的兽性爆发了出来,又或者说,让他最真实最原始的一面,在这个异世界**裸的亮出了锋利的獠牙。
“当时我们都以为你或不下来了……”妮娅的目光与唐杰一触,像触电一样,将目光移开“幸好牧师霍恩及时用治疗术把你救了下来。”
唐杰想起那个好酒的牧师霍恩,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是吗,那我真该好好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妮娅摇了摇头:“不,真正救你的,是你自己。”
“我?”唐杰用捆得像腊肠一样的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妮娅返过身,在身后一个脸盆中取出一块用温水浸泡的毛巾,在唐杰的额头上的细汗轻轻擦拭掉:“霍恩说,他的半吊子治愈术只能让你不会立刻死去,要想活下来,必须要靠你的求生意志。”
妮娅看着唐杰浑身包裹严实的绷带,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惜:“任何人,伤成你这个样子,只怕都会活不下来吧……”
一个普通人,如果长时间不锻炼,突然间剧烈运动起来,之后必定会浑身脱力,酸痛无比。像唐杰这样,在遭遇了暴风雨的袭击之后,又突然遭遇海战,在这样剧烈的格斗过后,他的大血管没有爆裂而死,已是万幸,当时唐杰昏迷时,身上的小血管根根爆裂开来,浑身浴血,模样极其可怖。
再加上他被一个五级魔法师释放出来的火球重重轰中,浑身如同被火燎一样,几乎成了一块焦炭,没有几块皮肤是完整的,那种惨状让地狱号上的每个人都以为唐杰必死无疑。
可在霍恩尽人事的为他施展完治疗术之后,他们竟然发现这个生命力顽强得堪称可怕的黑发年轻人竟然一点一点从死神的手掌心里面挣扎着爬了出来。
比起他杀死三级剑斗士来说,这样的奇迹更让他们这些成天在刀口上打转的人为之震撼与敬畏。
浑身血管爆裂,肌肉高度受损,全身严重烧伤,这样的伤居然都活了下来,这得多大的意志力与求生意念?
“在霍恩施展治疗术的时候,巴尔威胁琼斯,让他命令掠夺者号的官兵们不得再次追赶他们,这才带着我们逃离了他们的追击。”妮娅微笑着,眼睛里面流露出浓重的谢意“多亏了你把他们船的主桅杆给踢断了,要不然,他们还是有办法吊在我们P股后面追上我们的。”
“后面的事情怎么样了?偷袭我的那个魔法师呢?”唐杰想起那个背后偷袭他的魔法师,忍不住有些恨得牙痒痒的。
妮娅叹了一口气:“别去想他了。就算我们抓到了这个五级魔法师,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唐杰怎么也没想到,妮娅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啊?!”
他怒道:“这个家伙险些杀了我,难道我就这么算了?”
妮娅又叹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他是魔法师,受到魔法公会的保护,如果你杀了他,可能会招来更多魔法师的追杀的。而且,我们又是海盗,不会有人来保护我们的……”
唐杰眼中闪过一丝怒意,牙齿咬得咯嘣直响,他闷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只是将这件事埋在了心里面。
他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但却也不是一个有仇不报的君子。
在他的字典里面,还没有吃了亏要打落门牙和血吞的道理。
这件事,迟早还回去!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唐杰和妮娅同时转头看过去,却是巴尔和霍恩走了进来。
大胡子船长精神很好,只是经历了这样一次战斗之后,地狱号损员有点太过于严重,他的眼神有点阴郁。
但是,当巴尔一眼瞧见唐杰,眼中的阴郁便深藏了起来,他哈哈大笑,声音震得房间里面的桌椅都有些颤动。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肯定死不了!”巴尔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胡子像钢丝一样随着他两颊的肌肉抖擞着。
霍恩仍然是手里面拖着一个酒瓶子,满头乱发,嘴角含着微笑的走了过来。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唐杰,呵呵一笑:“赞美海神提拉,恢复得挺快!”
霍恩将手中的酒瓶递到唐杰的跟前,笑道:“尝一口?”
唐杰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妮娅手快如风,劈头就把酒瓶子抢了下来,不客气的呵斥道:“你疯啦,他还没好,就让他喝酒?”
霍恩打了个酒嗝,顿时让房间里面满是刺鼻的酒气:“喝点酒能好得快一点。”
妮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将酒瓶塞进他的怀里面:“留着自己喝吧,酒鬼!总有一天你会醉死在大海里面!”
霍恩看了看一旁的巴尔,和他一起哈哈笑了起来。
巴尔摇了摇头:“这女人哪,就像大海,说变脸就变脸哪!得罪不起,走吧!”说完,他目光炯炯的在唐杰脸上扫了一眼,微微一笑,带着霍恩走了出去。
妮娅被巴尔的眼光看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烫,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没事就快出去,别打搅病人休息!”
巴尔笑着和霍恩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大胡子转过头,一本正经的对唐杰说道:“孩子,你伤还没好,可别任着性子由着她来,身体要紧。”
“啊?”唐杰哭笑不得。
“滚!!”妮娅气急败坏,手在身上摸出一把匕首。
巴尔哈哈大笑,将门关上,门板笃的一声钉上了一把匕首,嗡嗡作响。
在海上,极少有女海盗,可谓是万里无一。
像妮娅这样,父亲是海盗,“子承父业”的女海盗可谓是绝无仅有。
她从小跟着这群彪悍的男人们在大海上漂泊,性格打磨得坚强好胜,她是船长的女儿,自然没有什么不长眼的海盗来找她的麻烦,但却没少被这些海盗们开荤段子玩笑。
只是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实力的增强,在船上威望的提高,慢慢的就连开她荤段子玩笑的海盗都渐渐绝迹了。
此时,她突然又被人开起成人玩笑,自然恼怒异常,又何况,这个人还是她的父亲?
唐杰看着妮娅的脖颈上都羞红了一片,脸颊上粉红如同朝霞,像一朵盛开的蔷薇花,骄傲不羁而又美艳异常,心中不禁怦然一动。
妮娅转过头,看着满脸异色的唐杰,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唐杰哑然失笑,想起他见到妮娅时,看见她缠胸的情景,目光忍不住向她的胸口飘去。
妮娅瞧见他的眼神,越发的羞怒,拳头举了起来,想挥拳便打,但一看到唐川这副“活木乃伊”模样,怕是中了她一拳就会浑身散架,便又放下了手,高耸的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跺了跺脚便向门口冲去,身后传来唐杰一阵哈哈的大笑声。
唐杰这一笑,只觉得浑身如万刀加身,剧痛无比,刚想呻吟一声,却瞧见妮娅冲到门口,一拉开门,咕咚一声,倒葫芦一样摔进来几个男人。
威廉、比尔等人摔在地上,哎哟直叫唤,特别是瘦小的比尔被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压在最底下,骨骼几乎被压断,他尖声大叫着,像一直被老鼠夹夹住了尾巴的老鼠。
“你们这些混蛋,快起来,我要被你们压死了!”
威廉等人本想等着巴尔船长出来之后再去探望一下唐杰,可没料到脸皮奇厚的大胡子居然开起自己女儿的玩笑,一时间惹得他们这些人浮想联翩。
常年在海上享受不到福利的海盗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笑容暧昧,纷纷凑在了门上,做起那听墙角的事情。
可他们才将耳朵凑上去,却不料妮娅羞怒的从房间中冲出来,把门拉开,一下摔了他们一个滚葫芦。
威廉等人抬起头来,一脸赔笑,眼睛却贼兮兮的不住往唐杰的身上扫去,似乎想观察出一点见不得人的端倪。
妮娅看着他们,目瞪口呆,可很快便反应过来,拳头如下雨,又羞又恼的捶向他们。
“都给我滚,回到你们各自的位置上去!”妮娅拳打脚踢,威廉等人抱头鼠窜,狼狈而逃。
被压在底下惨叫的比尔如蒙大赦,大嚷着拍着身上的灰,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
可他刚站起来,头一抬,便看见妮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个拳头越来越大的向他的眼窝扑来。
唐杰听着门外船舱走道中传来的一阵阵比尔的惨叫声,和妮娅追逐的喊骂声,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这一笑,浑身痛得更厉害了。
真是痛并大笑着。
唐杰笑了一阵,心中因为初到异世界的惶恐不安与死战之后的后怕之心,全部随之消散而去。只是他心中虽感欢快,但他身上却是痛得连想哭的心都有了,可偏偏一想起方才那一幕,他便忍俊不禁。
这群海盗们,他们刚刚经历了最惨烈的厮杀,全船减员一半有余,可当他们从战斗中生还了以后,便又像从来没经历过这些战斗一样,依旧开朗乐观,享受着每一秒钟带来的快乐与欢愉。
他们不会为过去的那一场战斗而感到后怕么?
他们不会为死去的同伴们难过么?
可是唐杰却在他们的脸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悲伤与痛苦,仿佛他们已经看透了生死,看透了离散,在这些悍勇却又简单的男人身上,他看见的只有一种只有大海才独有的豁达与豪迈。
唐杰渐渐的脸上的笑容沉淀了下来,只剩下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是一群简单而可爱的家伙们啊!
想到这里,唐杰觉得自己似乎对这些海盗们又更增添了几分认同感,毕竟再没有什么感情比战场上生死搏杀而缔结的战友之情更来的真挚了。
随后的几天,唐杰能够从威廉等水手的眼中,清晰的看出,他们对他的感恩之心与崇敬之情。
海洋上的法则非常简单,那就是强者为尊!
强者接受弱者的仰视与崇拜,这是这个世界的不二法则!
稀里糊涂的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并稀里糊涂的卷入了一场战斗之中,唐杰人生中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震惊了地狱号上的每一个人,他成了这条船上公认的最强的强者。
就像巴尔坚定不移的认定: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他们天生就与众不同,有些人注定要在最危急的环境中,最绝望的境地中,扶泰山于将倒,挽狂澜之将倾!
尤其是在唐杰昏迷的时候,威廉等人在甲板上闲聊,经常会聊起唐杰在狂风暴雨中,手提鲜血淋漓的头颅,满脸狰狞,震动灵魂的那一声大吼:“杀!”
霹雳闪电,杀气腾腾,似乎历历在目!
“啧啧,我航海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哪个人天生杀气就这么重!”水手们纷纷感叹。
但是,只有唐杰自己才知道,那一场战斗他之所以能够一战而胜,当中的机缘巧合,难以复制。
第一,他的对手见他不懂魔法,不通斗气,心中大意轻敌,这才中了唐杰的杀招,被当众斩下首级。
第二,这种生死关头骤然间进入的“雪崩”境界,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找到的。它虽然是唐杰少小修炼的内家拳中一种发力的境界,但更通俗一点来讲,这更是唐杰所能在自身体内挖掘出的最大潜力。
换句话说,虽然人有时候潜力爆发能够让人力大无穷,骁勇善战,但是他的潜力也就仅限于此了,毕竟人力有时尽,在对手大意疏忽的情况下,用自身打下的格斗基础毙杀三级剑斗士,这已经是他的极限所在了。
而且,如果这个三级剑斗士还活着的话,再让他们打一次,那死的必定是唐杰。
光凭这个三级剑斗士前面硬扛他两下重手却并无重伤,唐杰就知道这些会斗气的剑斗士,他们的抗击打能力绝对不是他赤手空拳能应付的。
现在他和这群海盗们一起杀了那么多海防官兵,如果这些人追杀上来,再遇到这样的剑斗士,该怎么办?
战斗既然结束,危险既然远离,该是好好想想自己怎样才能在这个世界更好的活下来的时候了。
唐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深思。

====================================================================================
闲说两句话,那啥,童鞋们有空的时候也帮唐唐投投花,浇浇肥嘛。
顺便点一下收藏啥的,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