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传说(下)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传说(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妮娅听了,愣了一下,脸上笑了笑:“巴尔船长不是说过了么?那些人以为我们有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图,所以一路追杀我们,想抢走宝藏图。”
唐杰点了点头:“难怪我们靠上去接弦肉搏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用魔法攻击我们,原来他们是想抓活的。”
妮娅笑道:“是啊,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以十倍于我们的力量,在我们P股后面追了足足两个多月,到头来却被我们反咬了一口,连船长都被抓过来当了人质。”
她瞄了唐杰一眼,轻声说道:“也幸亏有你,要不然,我们都要成了琼斯的俘虏了。”
唐杰笑了笑,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面什么滋味,很有点百感交集:“别说了,我乱得很!”
他定了定神,又问道:“那你们真的没有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图?为什么他们认定你们有?”
妮娅笑着摇了摇头,反问:“你知道什么是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么?”
“我咋知道?”
妮娅仔细盯着唐杰的眼睛,见他眼睛里面一片深邃的黑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作伪之色,她叹了一口气,道:“海盗王阿托斯,一百多年前七大海公认的海上王者,他的崛起如同这个世界最不可思议的神话传说。我刚刚六岁的时候,父亲便带我来到海盗王阿托斯曾经站立过的著名港口吉安,指着蔚蓝无边的大海,对我说:妮娅,你看着,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就是你需要去征服的战场!”
唐杰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哪有父亲这样教育自己女儿的?从小就打算将自己女儿培养成为一个女王?
大胡子还是一个女王控?
妮娅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是一边帮唐杰擦拭着腿脚,一边自顾自的说着:“我的父亲无数次以海盗王阿托斯的事迹来激励我,想让我将来也成为一个像阿托斯一样的海盗之王。”
“那阿托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具体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死了一百多年了,当年见过他模样的人,此时只怕也死得差不多了。不过,这个世界上就算远离海洋的大陆国家都听过他的赫赫威名,他的名字只要被人提及,便会令人悚然动容,闻之色变。”
“传说,海神提拉深爱着这个狂放不羁的海盗王,视之为自己的挚爱,对他厚爱万分,就连自己最珍爱的神器装备都给了他一个人。”
“当海盗王阿托斯他单身一人踏上大陆的时候,便会身穿海神提拉的神器套装,横行天下,鲜有敌手。可当他进入大海的时候,他便会驾驶着他无敌的战舰‘黑龙王’击败所有胆敢挑战他威严的敌人。”
“他的财富就算是天下最有钱的人也无法媲美,他的魅力,就算是最冷漠如冰山的女人也会为之倾心……”
妮娅侃侃的说着,像在讲述着一个神话故事。
“我靠!”唐杰听得呆了,一声长叹:“真是小母牛逛北极,牛逼到了极点啊……”
妮娅一呆:“什么?”
唐杰打了个哈哈:“家乡话,你别理我,继续说你的。”
妮娅奇怪的扫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海盗王阿托斯崛起极快,短短数年便横扫七大海,在海盗大会上被推选成为公认的海盗王。可是这之后,他拥有的财宝与神器遭到了各个海上强国势力的窥觑,他们联合起来,向海盗王发起了一次震惊世界的偷袭!”
“卑鄙,这么不要脸?”唐杰怒骂,可他这一激动,身上便忍不住又痛了起来,他龇牙咧嘴,哎哟叫唤了一声。
妮娅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我当初也和你一样,每次听我父亲说起这一段故事的时候,我便会义愤填膺。可现在长大了,海盗王阿托斯的故事也慢慢的淡了,便没有了这份心思。”
唐杰追问:“你就知道笑话我,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阿托斯在十三国联军的联合绞杀下,带领着他的舰队奋起反击,与联合舰队展开惊天动地的海战。那个时候,西西里海洋上漂浮着几千艘战舰,无数的人们为了海盗王的宝藏绞杀在一起,日月无光,海浪滔天。”
男人天性中便有强烈的好战因子,唐杰听得两眼发亮,热血沸腾,双拳紧握着说道:“再后来呢?”
“再后来,海神提拉为了他深爱的男人,在海洋上掀起了狂风暴雨。联合战舰在惊涛骇浪之中阵型散乱,而海盗王阿托斯却如鱼得水,他驾驭着无敌战舰黑龙王,带领着他纵横七海的舰队,势如破竹的杀进了联合舰队的阵型之中。”
“可是,海盗王阿托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当他的黑龙王闯进联合舰队的阵型中后,他身后的舰队却突然间背叛了他,让他成为了孤军深入的孤军。”
“无敌战舰黑龙王一刹那成了数千艘战舰,数万门大炮的众矢之的!那一瞬间,炮声震天,似乎要颠覆海洋,炮膛中爆发出的火焰将天空都染红了!炮弹夹杂着魔法,如倾盆暴雨一样像海盗王阿托斯扑来!在漫天的炮火中,在狂暴的海浪中,海盗王阿托斯面对自己部下的反叛,反而哈哈狂笑,他屹立在舰首,手中的长刀指着惊涛骇浪,一声大喝:黑龙王,前进!”
“好!”唐杰热血贲张,忘形之处,一拍大腿,却立刻痛得倒抽冷气。
妮娅看着唐杰龇牙咧嘴的古怪模样,不仅不笑,反而觉得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心中越发喜欢了几分,她看着唐杰脸颊上如刀削斧刻的线条,一时间有些出神发呆。
以前怎么没瞧出,他还是一个挺英俊的男人?
唐杰见她走了神,忍不住有些着急,问道:“说啊,往下说啊!”
两个人聊天聊到这里,完全忘记了方才的尴尬气氛。
妮娅回过神来,想起方才心中的心思,脸上一红,别过脸去:“往下的结果,你其实能够猜到的。”
唐杰愣了一下:“啊?海盗王阿托斯,他战败了?”
妮娅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没有人能在那种战场上幸存下来,没有人能在那样可怕的炮击与魔法攻击下生还,就算是号称七大海之王的阿托斯也不行!海盗王阿托斯当场战死,海神提拉眼见自己深爱的男人竟然身死,她暴怒之下掀起了高耸入云的巨浪,将联合舰队全部卷入了海洋深渊之中,就连阿托斯的无敌战舰黑龙王也不例外。”
“再之后,没有人知道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在哪里,也没有人再看见过海盗王阿托斯的无敌战舰黑龙王的踪迹。”
妮娅轻声说着,不知不觉中已是为唐杰擦干净了身上。
唐杰听了一阵唏嘘感叹,他问道:“那海盗王阿托斯的藏宝图又是怎么出来的?”
妮娅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是一年多前突然冒出的一个流言。在海洋上,到处都流传着海盗王阿托斯并未身死的消息,并相传阿托斯将他的宝藏藏在了海洋上的某处,然后留下了一张图,谁能找到它,就能成为继他之后的七海之王。”
唐杰皱着眉头想了想:“这不会是编造出来让你们互相残杀的诡计吧?”
妮娅赞叹的看了他一眼:“你说的倒和我的父亲一样,他也和你这样一个想法。但是,不管怎样,这个世界上的贪财之人数不胜数,更何况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实在是太诱人了,而且他死前来不及转移他巨额惊人的财富,将它们留在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哪怕是一个最卑微贫穷的乞丐,他得到了阿托斯的宝藏,也能变成一个富可敌国的一方豪强。这样一笔庞大的宝藏令无数人都为之疯狂,各个国家的海防卫队们纷纷对边防海境中的海盗展开了绞杀,逼问任何一个与藏宝图下落相关的海盗,拷打他们,审问他们,然后杀死他们。我们之前甩开的第三海防卫队也是这样。”
“原来如此。”唐杰点了点头“那我们既然已经摆脱了他们,现在这是要去哪?”
妮娅细心的用新绷带为唐杰将身上还未痊愈的伤口缠上,轻声道:“我们要去达姆。”
唐杰皱了皱眉头:“达姆?什么地方?”
“约克公国的边防重镇,两个多月前,我父亲知道琼斯他们要开始追杀他们的时候,便定下了计划,只要到了这里,再往南行驶几天,就能到另外一个公国了。那个时候,约克公国的那些官老爷们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那要走几天?”
女人很奇怪,当她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像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松树一样,会对一个问题死缠不放,可她发现事实和她想的不一样的时候,便又会对之撤除所有的防备,毫不保留。
就像妮娅之前认定了唐杰是一个形迹可疑的奸细,她便对他处处提防,疾言厉色。
可当她打消了疑心之后,便变得细心体贴,知无不言起来,完全是两种极端。
妮娅说道:“大概要走二十多天呢,你安心养伤,等我们到了达姆以后,你的身体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由上岸了,我们不会拦你的。”
唐杰发现妮娅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有些黯然,他心思聪敏,哪里会猜不到她的心意?
只是他此时并没有想好自己未来究竟何去何从,不敢接这个女人的话,只得支支吾吾,应付了过去。
妮娅见他没有回话,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
唐杰不忍见她难过,便笑着说道:“达姆离这里很远么?为什么要走二十多天?”
妮娅道:“并不算很远,如果走顺风航线,大概十天就能到。可是我们现在是众矢之的,不敢走海上的商路官道,如果这个时候碰到了约克公国的海防卫队,那就完了。所以,我们绕出一个很大的弯子,偏离航线的行驶。”
唐杰多少也玩过大航海时代,他知道在风帆动力时代的海洋上,固定的航线都是根据风向来测画出来的,只有在航线中,一艘船才能达到最快的速度。若是偏离了这条航线,风向一变,那船的速度便会严重削弱。可能四五天能到的航程,需要花费一倍甚至几倍的时间。
两个人聊着,想着未来可能的分离,忍不住有些沉默。
唐杰歪着脑袋想了一阵,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凉,低头一看,却见在两个人的聊天中,原本性质勃勃的小唐杰此时也趴着睡着了,窗外一阵海风吹来,唐杰伤势未愈,还没有缠上绷带的身上便有点熬不住这样的海风。
他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了一眼妮娅,却发现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下面看。
唐杰被这目光看的如坐针毡,干咳了一声。
妮娅看着这唐杰的身子,忍不住呆了,不自觉的问道:“你说,男人下面为什么和女人不一样啊?”
妮娅虽然身经百战,是一个在男人堆里面长大的“老”水手,可是没有人告诉过她这其中的原因。
迷迷糊糊中,妮娅竟然天马行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问出这么一句话,唐杰瞠目结舌!
“啊?!”
妮娅听见唐杰吃吃的一声喊,她顿时醒过神来,刹那间满脸通红,她手足无措,捂着脸冲了出去,奔跑的时候还把木盆给踢翻在地,却浑然不觉。
唐杰看着狼狈而逃的女人,他哭笑不得,用手打了打小唐杰,轻声骂道:“你个家伙,你老子我身体还没好呢,你倒是精神百倍!”
他手这么一拨弄,脑子里面却想起妮娅性感而窈窕的身材,下面忍不住又蓬勃而起,唐杰又好笑,又好气,一把捉住小唐杰,轻喝道:“快点给老子睡觉,别捣乱了,小心老子脾气来了去练葵花宝典!”
他话音刚落,却见妮娅突然又冲了进来,正好看见他手抓着小唐杰的样子。
唐杰和妮娅目光一对。
囧!!!
唐杰指手画脚,吃吃的说道:“那个啥,我不是,我不是在……你别多想,真的别多想啊,我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啥啊?
妮娅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
妮娅冲出门后,想起还没有为唐杰缠上下身的绷带,木盆也丢在房间里面没拿,这又昏头昏脑的转回来,谁料一眼看见这样的事情?
妮娅只觉得自己脑袋里面嗡的一声炸开,想也不想便立刻一个转身,逃命一样的逃出了房间。
唐杰欲哭无泪,海船上的窗户中吹进来的一阵海风吹得他身上嗖嗖的发凉。
喂,别走啊,我TMD还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