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决断(上)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决断(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过得很快,唐杰由于本身体质极佳,又得到过霍恩的法术治疗,再加上妮娅的悉心照料,他身上的伤势恢复得很快,一些结壳结疤的地方已经开始脱落,露出新鲜红嫩的白皙皮肤。
唐杰躺在床上不能下床,每日只得躺在床上感受着体内的气脉游走,回想着当日一场死战之中所领悟到的各种收获。
同时,他也在想着一个问题:究竟将来要何去何从?
来到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并不像搬家那样简简单单,说能开始新的生活就能开始新的生活,说能放下旧的过去,就能放下旧的过去。
初到异世界的惊恐慌张已经渐渐退去,一场惊心动魄的海难与大战也已风平浪静,当大海不再波涛汹涌,不再充斥着喊杀声的时候,平静祥和的海风便会带着唐杰的思绪,放飞万里。
我该怎么办?
又或者说,我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想干点什么?
唐杰睁开眼睛,目光望向窗外一轮残缺的明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已经是他醒来后的第五天夜晚了,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有很大好转,虽然仍然不能进行激烈的格斗,但是下床走动已经是没有问题了。
他缓缓的挪动身体,走下了床,想找一件衣服披上,却发现自己穿越来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早就已经被妮娅洗的干干净净放在了一旁,叠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
唐杰笑了笑,没想到妮娅心思如此细腻。
这些天妮娅不避男女之嫌一直在照顾他,这让他的心里面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船上了衣服,推开了门,来到了狭窄的船舱走道之中。
上一次他来到这条船舱走道中的时候,是被人一路追赶,最终成了阶下囚。可这次他站在这里的时候,却是这条船上众人仰慕的座上宾,大英雄。
人生境遇之奇妙,莫过于此。
唐杰笑了笑,摇了摇头。
地狱号本身就是一条双桅飞鱼级的战舰,它的船身并不很大,尤其是船舱之间的走道修得十分狭窄,仅仅供2个人并排行走。
虽然水手们每日擦洗保养,但是仍然能够看得出这条船经历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就连船舱内的木质墙壁上都透着一股棕黄色的沧桑磨砺,舱壁上挂着的几盏油灯更是将船舱照得昏黄不定,随着海船在海浪中的起伏而发出摇曳的火光。
唐杰经过水手室,从虚掩的门中望了一眼,却见水手们大多都已经熟睡,里面传来的鼾声滚滚如雷,令唐杰直摇脑袋。
爬出船舱,来到甲板之上,顿时一阵清爽的海风扑面而来,将他紧紧拥裹在怀中。
唐杰有十余天没有下过床,出过房门,更别提来到船面上看看星空下的大海。
一眼看去,浩渺而闪烁的星空下,大海辽阔无际,让人根本看不见前方与后路,似乎举目一望,哪里都是一样的景色。只有一个接一个的波浪涌动着,扑打在船身上,发出一阵阵的波浪声,哗哗作响。
唐杰觉得自己就像身下的这艘船,不知道前方在哪里,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往何处,他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大海无边无际的宽广,是大海神秘莫测的威严。
上一次的暴雨海战时,可层想过大海会安静温柔得像现在这样,如同一个幽幽处子?
唐杰长吁一口气,久不下床,浑身似乎都积郁了一股令他沉闷之极的废气,他伸了伸拳脚,只觉得体内有一股跃跃欲试的力量在躁动着,血液在加速的流淌,似乎长时间囚禁在马厩中的马匹,想要奔腾驰骋,嘶鸣呐喊。
呼,一拳击出!
左拳在前,五指发时虚握,在力量达到尽头的时候,瞬间握实,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最强的力量;右手在后,五指张开,如同一闪虚掩之门,随时防备对手的反攻,见招拆招。
双脚错步,反踏半月,每一步都随着每一拳而踏出,每一步似乎都踏在海浪涌起的巅峰,借着这股力,将拳上的力量数倍发出。
唐杰修炼的赵氏内家拳套路极少,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几个拳架子,各门各派都不足为奇。但,若论起赵氏内家拳的独特之处,当年教唐杰拳法的老头子得意的竖起两根手指,说了两个字:发劲!
各门各派的拳法之中,修炼发劲的方法各有不同。
有的以修炼外力筋骨而求刚猛发劲,有的则修炼内力而求阴柔发劲。有的人,一拳打出来,岩石碎裂,是为外劲,而有的人,一拳打出来虽然并不能徒手破石,但是打在人的身上,肝肠寸断,是为内劲。
唐杰清楚的记得老爷子说过,求外力者,虽然修炼到了至高境界,一样可以从至阳中领悟到至阴的力量,但是这样的修炼方法太过损耗身体,月盈易亏,人到了三四十岁便会一身伤病,是为不取;而求内力者,往往身骨不如外家强健,抗击打能力较弱,在真正的格斗中很是吃亏。
所以,老爷子说,内外兼修才是王道。
练了十年拳,唐杰练过的招式实在是屈指可数,在拳术上更加如此。
每天除了扎桩练根力以外,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平拳、刺拳、左右勾拳等最简单的出拳技巧上感受到全身发力的境界。
这一练,就是十年。
脚掌贴地,如老树盘根,也如巨人安泰从大地中源源不断的吸取力量,当唐杰站在原地的时候,他气息下沉,全身松软如棉,身子不自觉的便会有一股力量从头到脚压到脚掌之下,然后他脚趾与脚跟紧窝成弓形,像弹簧一样,将这股力量迅速的反弹回来。
这力量,从脚趾传到脚踝,从脚踝传递到小腿、大腿、胯骨、腰部、腹部、胸口,然后再传递到肩膀、大臂、小臂、手腕最后再传送到拳面,浑身上下几百块肌肉的力量叠加在一起,爆发出的杀伤力,可怕之极!
这便如同雪山山顶一开始跌落的一个小雪球,刚开始细小微不足道,可随着不断的翻滚叠加,这个雪球越滚越大,从小雪球变成大雪球,从大雪球变成一场可怕的雪崩!
这便是赵氏内家拳的独特发劲技巧,雪崩!
说起来简单无比,但是做起来却难得令人无法想象。
全身上下几百块肌肉在一瞬间完成一个波浪式的能量传递,中间只要有任何一个关节稍有差错,便会功亏一篑,力量大打折扣。
唐杰穿越前一直无法参透“雪崩”这个境界,若不是唐杰穿越后身置险地,又面对生死搏杀,发挥了体内最大的潜力,他只怕一辈子都与这个境界无缘。
唐杰一拳打出,感觉到自己不仅能够从平地上抓力而起,还能够从海浪中借力而发,躺在床上半个月,如今下床稍展拳脚,这中间的畅快感,实在是难以为外人道。
他打了几拳,力大招沉,功夫比之那场战斗时有所长进,可唐杰却摇了摇头,他仍然感觉到自己如果再遇到那样的三级剑斗士,十有**还是凶多吉少。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唐杰皱着眉头,在原地站定了,陷入了沉思。
“你在这里干什么?身体好些了?”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唐杰的深思。
他转过头,却看见妮娅的金发在海风中微微飘舞,脸上虽然不见笑容,可眼神中的目光却带着关切与温柔之色。
唐杰笑了笑:“今天是你在甲板上当值?”
妮娅转头看了看舵手台上的水手,她笑了笑:“不,今天不是我当值。我只是有点睡不着,上来看看而已。”
唐杰看着她,张了张口,忽然很想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想不到晶晶姑娘你也睡不着啊?
如果对方是一个妙人,一定会装模作样的说:是你,臭猴子?
于是,一段阴差阳错的因缘便有此展开。
可惜的是,妮娅肯定不明白这句话的妙处何在,而这个世界自然也不可能有大话西游这样的对话。
唐杰想到这里,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在以前那个他熟悉的世界,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异世界之中。
他苦笑了一下:“你也睡不着啊?我也是,我上来走走,应该没有关系吧?不会再把我抓起来吧?”
妮娅想起刚遇到他的时候,把他当奸细对待的情景,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她叹了一口气:“我父亲说,男人的胸怀应该像大海一样宽广,你觉得呢?”
唐杰笑道:“这么说来,倒是我小家子气了?”
妮娅抿嘴一笑:“谁说不是?”
两个人哈哈一笑,并肩走到船尾,唐杰双手撑在船舷上,看着黑茫茫的大海,有些出神。
妮娅由于几天前和唐杰发生过极为尴尬的事情,弄得她几天不好意思见他,哪怕见了也是板着个脸,不敢与他说话。
她今晚本来并不想惊扰他,可一见他在船上练了几下拳,出拳架势很是独特,引起了她的兴趣与注意,便上前交谈了起来,此时见他站在船边望向大海时的表情又十分的萧瑟寂寥,心事重重,她心中更是忧心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妮娅试探性的问着。
唐杰叹了一口气,他转过身,背靠着船舷坐了下来,然后用手拍了拍旁边,示意让她也坐下来。
“我在想我以前的世界,我以前的家……”
“世界?家?”妮娅的眼睛在星空下显得神秘而明亮,她眨了眨眼睛,等待着他的下文。
深夜的星空下,清冷而孤寂的月光总会让人放开心防,倾诉着自己的往事。
唐杰笑了笑:“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妮娅被唐杰问得有点突然,她想了想,学着唐杰的样子坐了下来,双膝卷起,抱膝而坐:“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最果敢最不要命的男人。”
唐杰哈哈一笑:“你是第一个这样夸奖我的人,你真能安慰我。”
妮娅眉毛一扬:“我向海神提拉发誓,我绝对没有安慰你的意思。”


=========================================================================================
推荐一本很有意思的书:这个世界上没有强者!收集他们的情报,找到他们的弱点,就可以掌握他们的生死!
《异世情报官》http://www.17k.com/book/40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