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杀了我吧(上)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杀了我吧(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呕!”
瘦桅杆比尔一头扑到一个水桶跟前,胃里面翻江倒海,一阵狂吐。
他一把抱着水桶,脑袋几乎塞进了桶中,背脊一耸一耸,发出一阵呕吐声,身子像抽了筋骨一样,瘫在地上。
吐了一阵,比尔抬起头来,口中唾沫似拉丝一样,晶莹发亮,他有气无力的呻吟着:“我不行了,我要死了,你们谁来帮我一把?”
他扭头一看,却见船舷边上的水手们一字排开,扶着船栏杆一阵狂呕,这头吐罢,那头又起,此起彼伏,倒也巍然壮观。
看来,指望他们是指望不上了。
比尔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
“我,我来帮你……”
威廉摇摇晃晃,像一个喝醉酒的人,步履蹒跚向比尔走来,他走了几步,突然膝盖一软,跪倒在比尔跟前,哇的一声,吐了个五颜六色,七彩斑斓。
威廉呕了一阵,翻了一个身,不顾旁边污秽,仰躺在地上,仿佛瘫痪,丝毫看不见他之前战斗时的蛮勇模样。
大胖子喘着粗气,呻吟道:“我威廉跟着巴尔船长航海八年,见过无数风浪,穿越过无数险流漩涡,七大海我去过四个,就连最凶险难测的西西德里亚海我都平安无事的横渡过,想不到今天竟然载在这风平浪静的阿塔克海域!”
他声音带着哭腔,有万分懊恼与不甘:“我真是晚节不保啊!”
比尔一只手搭在他的身上,翻了他一个白眼:“别说了,我跟着巴尔船长航海的时间比你还长,整整十年!我啥风浪没见过?啥暴风雨没闯过?无论海神提拉是暴怒还是温柔,是疯狂还是平静,我都品尝过她的滋味。可是,没想到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被这个毛头小子给弄倒了!”
他伸出一只手,五指如钩,一声嘶喊:“我不甘心啊!!”
“你们两个混蛋,别废话了!滚过去点!”牧师霍恩满脸苍白,一只手捂着嘴,似乎随时都会喷薄而出,他踢了威廉和比尔一脚,含糊不清的骂道:“你们两个吐得这里一团糟,弄得我都想吐了!”
威廉和比尔对视了一眼,喘着气,坏笑道:“霍恩,别忍了,想吐就吐出来吧,吐出来就好了!”
霍恩瞪了他们一眼:“以后还想我给你们治疗伤口么?”
他话音刚落,突然间脚下的船只一个大转弯,船身倾斜,甲板上浮动的事物立刻向另外一边船舷滑了过去。
威廉和比尔在甲板上滋溜一声,也跟着滑到了另外一边,霍恩一时没抓住船舷,脚下一软,连滚带爬的摔到了另一侧船舷上。
这一摔,他忍了许久的呕吐之意却是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也趴在船舷上,加入了水手合唱团。
威廉和比尔看见他的模样,忍不住齐声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他有的水手摔得头晕目眩,终于忍不住了,死死的保住船舷的木栏杆,对威廉喊道:“威廉,快去和那个家伙说说,看在仁慈的提拉的份上,休息一会吧!”
威廉见有人比他还惨,心中快意了不少,也对他嚷道:“你自己和他去说吧,他可不是海神提拉的信仰者!”
水手们哭喊连天:“别管他信仰哪个神了,星空之神卡尔巴、月亮之神辛迪、太阳神修斯、天空之神拉斐尔、大地之神盖亚,什么都好,你他妈的让他快停下来,我胆汁都要吐光啦!”
威廉大笑道:“比伦谢尔,你不是一向自夸胆子很大的么?怎么这么快胆汁就吐光啦?”
叫比伦谢尔的水手破口大骂:“你这头猪,我今天就要看看是你先吐死,还是我先呕死!”
威廉笑了一下,刚要说话,突然胃里面一阵翻涌,又趴到船边上干呕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冲他回嚷着:“别自相残杀啦!留点力气一会爬回船舱吧!”
比尔面色发绿,他一只手扒着霍恩的衣领,呻吟道:“霍恩,伟大的霍恩,万能的霍恩!我不行了,快点施展你的治疗术救救我吧!”
霍恩脸色苍白如灰,苦笑道:“别开玩笑了,天底下哪里有治疗呕吐的治疗术!我又不是萨满或者神术师,会嗜血术和天使光环魔法。”
比尔反问:“嗜血术和天使光环能治疗呕吐?”
霍恩白了他一眼:“废话!嗜血术能让一个人变得狂乱而不知任何感觉,天使光环能够让一个普通人拥有神灵般的战斗力,你说呢?”
比尔眼前一亮,嘴里面念念有词:“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任何感觉……”
说着,他突然拿起一个木桶,拼命往自己的头上撞去。
一旁的威廉大讶,一把拉住他:“你在干什么?”
比尔哭丧着个脸:“我只要把自己撞晕了,就没有任何感觉了,别拦着我!”
威廉一把将他手中的木桶扔飞,怒道:“真没出息!”
比尔哭天抢地:“天啊,杀了我吧!”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水手们也纷纷喊道:“也杀了我吧!!”
比尔一脸悲愤的望着威廉:“你竟然连我求死的权力都要剥夺么?”
威廉从身后摸过一把用来敲铁钉的大钢锤,正色道:“不,我只是想告诉你,用这个敲脑袋比较合适!”
比尔表情凝固,他干笑了两下,涩声道:“别当真,别当真,我随便喊喊还不行么?”
……
唐杰双手掌着船舵,双眼远眺,身姿挺立,像一尊铁塔一样立在海风之中。
他敞着衣服,衣角猎猎如旗,**的胸膛被海风吹拂着,阳光照在他的肌肤上,折射出一种力与美的光芒。
站在他不远处的妮娅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迷上了航海的男人,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当她看向手握舵盘的唐杰时,她的目光是多么的温柔,多么的脉脉。
而双手插在胸口的巴尔则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时而凝神看着唐杰,时而注视着妮娅。
从巴尔开始教唐杰航海术起,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这个黑头发的年轻人不仅在战斗时能够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战力,他在航海方面所展露出的狂热喜爱与高超天赋,更是让巴尔震惊。
由于巴尔有感于时间的紧迫,以及不知何时会追上来的追兵,他从一开始便对唐杰进行着填鸭式的教学方法,在一开始不经任何的理论教导便把他丢到了一艘船最重要的位置,让他在大海的波浪中去学习,去累积经验。
老船长在一旁像倒竹筒一样,倾囊教授着他三十多年来丰富的航海经验与阅历,他甚至不管唐杰听没听进去,有没有记住,他只管一股脑儿说,唐杰一边手忙脚乱的操纵着舵盘,一边听着老船长的金玉良言。
他没有时间和精力来一字一句的吃透,唐杰只能强硬的将它们全部记在脑海里面,这样他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都无时无刻的不在捉摸回想着老船长说过的每一句话。
老巴尔为唐杰推开了一扇门,唐杰这只旱鸭子便一个人扑进了浩瀚无边的大海,欢快的扑腾着。
他像痴迷了,疯狂了一样,整个人都钻进了老巴尔带给他的航海世界。
这个前世连海都没有下过的男人,此时脑海里面回想的全部都是横帆、纵帆、三角帆、逆十字水手结、满月结、升帆结、半帆迎风、满帆顺风、钩链战法、海面纵深大迂回战法等等航海名词。
只是,他自己痴狂了,灵魂飞天了,地狱号上的其他水手们便遭了殃。
唐杰连续掌了四天的舵,地狱号便跳了四天的舞。
整条船像一个得了痢疾的病人一样,颤抖战栗着,扭曲前行,船上的水手们被唐杰折腾得哭天喊地,呕吐不绝。
对于威廉、比尔这样的老水手自然见惯了风浪,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凄惨。
但是海上的风浪,来的快,去的也快,极少有一条船连着几天都在暴风雨中颠簸起伏的情形。
威廉和比尔能在一整天的暴风雨中,泰然自若,但如果是一连四天,都被一阵乱抛乱甩,那试问又有谁能受得了?
就算是老船长巴尔,也被折腾得有些面色发白,如果不是他每天偷偷吞服一些强酸性的酸梅,只怕他的下场也不比威廉比尔等人来的潇洒。
地狱号上,除了唐杰以外,唯一不受任何影响的人,便是妮娅。
原因很简单。
唐杰把他的所有心神都放在了钻研学习以及体验航海技术上面,所以他根本感觉不到船只的摇晃与颠簸。
而妮娅,她则把她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只要她手中稍微一空,她的目光便会不自觉的向唐杰瞧去。
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之处,他的举手投足都与她所见过的男人不一样,这个黑头发的男人像是从天而降,打乱了妮娅的生活,打破了她坚强包裹的外壳,同样也打动了她一直坚强骄傲的心灵。
他分走了父亲对我的宠爱,他夺走了父亲寄托在我身上的梦想与希冀,他甚至还抢走了我在这条船上拥有的威严。
可是,为什么我却一点也不生气?
为什么我看见他沉溺痴迷于掌舵航海时的样子,我的心里面便觉得甜丝丝的?
为什么当他站在舵手台上,像一尊永不被击倒的雕像一样,迎着海风,衣诀飘舞时的时候,我看他一眼便觉得心跳如鼓,脸颊烧红?
妮娅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呢喃着,她能感觉到自己在一个名叫爱情的网中越陷越深,越来越不可自拔。
老巴尔干咳了一声,将妮娅从痴痴的注视中惊醒了过来。
妮娅有些不自然的看了巴尔一眼,见他一脸为老不尊的对着自己笑着,她不愿被自己的父亲这样看着,没事找事的说道:“巴尔船长,他还要跟我学斗气呢,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她话音刚落,突然间甲板上面哀嚎的水手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翘首企盼的看着舰桥上的妮娅,仿佛看见天空之神拉斐尔降下的天使,眼中隐见泪光闪动。
巴尔打了个哈哈:“你自己问他吧!只要他同意,我没有意见!”
妮娅走到唐杰身旁,喊道:“唐杰!”
没反应!
妮娅大声道:“喂,呆子!”
还是没反应!
妮娅有些生气,双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喇叭形状:“喂,装聋作哑的白痴!”
仍然没有反应!
妮娅气结,扯着唐杰的耳朵,大吼道:“喂,你这头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蠢猪!!”
这声音又尖又响,刺得一旁的巴尔都忍不住龇牙咧嘴。
唐杰却是一脸茫然的转过头来,啊的应了一声:“怎么了?哪打雷了?”
妮娅一脸呆囧,说不出话来。
唐杰奇怪的看着她:“你找我有事么?”
妮娅觉得自己被打败了,浑身充满了无力感,这个男人一头扎进了巴尔带给他的世界,无论是谁都拉不出来。
她手按着额头,一副头痛的模样:“你今天不打算休息一下么?你不是还想和我学斗气么?”
“啊,是啊!我都忘记这件事了!”唐杰一拍脑袋。
妮娅叹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终于想起这件事了?”
唐杰哈哈一笑:“我都着魔了,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
妮娅心中有些不悦:“那你还想不想学了?”
“学,当然想学!”唐杰笑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妮娅摊开双手:“随便你啊,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唐杰用力点了点头:“那好,就今天吧!”
“万岁!”甲板上面传来一阵欢呼声,水手们互相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唐杰顿了顿,一个大喘气,接着说道:“等我再航行一会,我刚刚找到了一点窍门,让我再练练!”
“啊?!”
甲板上刚刚还在欢呼的水手们集体石化!
他两天前就说他找到了一点窍门!!
威廉和比尔等人哭着抱成一团,不约而同的一声大喊,歇斯底里:“杀了我吧!求求你了!”
唐杰看着甲板上一片哀鸿遍野,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转过头去,奇怪的问妮娅:“他们怎么了?丢了贵重东西么?”
妮娅强忍着笑,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

=========================================================================
清早起来,更新一下,双手合十,向海神提拉祷告:主啊,赐给我多多的鲜花,多多的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