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内奸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内奸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海上的每一个夜晚几乎都是相同的,尤其是阴雨天,顺着船舱的窗口向外望去,都是一片黑茫茫的景色,分不出哪是大海,哪是天空。
只有在月明星稀的时候,海上的水手们才能分清什么是浪涛涌涌的大海,什么是辽阔无边的天空。
由于傍晚的时候唐杰领悟了斗气发劲的技巧,他将妮娅送进她自己的房间后,竟然破天荒的没有进去和她缠绵,而是自己一个人来到了甲板上,趁热打铁,一次又一次的催动着体内的斗气,寻找这种发力的感觉。
像唐杰这样的好武的人掌握了一项全新的战斗技能,而且还是他平时小说里面看见的斗气,他哪能不乐此不疲,痴迷于其中?
他痴狂的状态简直比自己学巴尔船长教他的航海术还要深陷其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唐杰催动着体内的斗气,看见自己的双手竟然隐隐约约泛起一层金黄色的光芒,他这才狂喜而得意的停了下来。
“想不到,我竟然真的能学会斗气这种神奇的东西……”唐杰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的双手在夜空下微微泛着一层黄色光晕“也没想到斗气这种东西的原理倒和人的内力很像,只不过内力来源于人的气血经脉,而斗气则是从这种气脉提炼出来的,更纯粹的一股爆发力极强的气息。”
唐杰催动着体内的斗气,一直到他感觉到自己有些疲倦体乏,这才停了下来,手中的淡黄色光芒消失不见。
“看来这种斗气还很消耗体力。”唐杰若有所思。
不管怎么样,这几天所学到的东西,是二十年来都不曾学到的东西,唐杰上了十几年的学,却没有一天像这几天这样兴奋好学。
眼看着月亮已经斜挂在了天边,已经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时分,唐杰伸了个懒腰,终于准备回到自己的水手室,呼呼大睡。
他在这艘船上的地位超然,不需要干寻常水手的活儿,虽然他有时候会抢着和他们一起干活,一来不至于疏远了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来也可以多学一些甲板上的水手活儿。
他就算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睡到太阳下山,也不会有人管他。
唐杰一弯腰,爬下了甲板,走进了狭窄的船舱走道之中,当他走到自己水手室门口的时候,却听见走廊的尽头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说话声。
唐杰有些好奇,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却有些震惊的发现,这个声音,竟然是从关押着琼斯的房间中传来的。
在“掠夺者号”上的一战过后,巴尔妮娅他们在唐杰的帮助下,成功虏获了掠夺者号的船长琼斯,将他带上船后便一直关押在船舱尽头的一间小黑房中,除了每天有人给他送水送食物以外,其他的人倒也没有去找他的麻烦,尽管他的手下杀死了他们许多的兄弟。
这还多亏巴尔船长的交代,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护身符和人质,千万不能怠慢。若是不然,以威廉他们的性格脾气,只怕琼斯现在早变成了一堆烂肉。
可善待归善待,大胡子巴尔疾言厉色的一再交代,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私下里与琼斯接触,否则便扔到大海里面去喂鱼!
巴尔的威严,这条船上无人敢冒犯,可这又是谁,胆敢在这个时候,私下里去见琼斯?
他不要命了么?
唐杰强按着心头的疑虑,走到房门口,悄悄的往里面探了一眼,却见里面黑乎乎的,隐约只有两个人影,一个坐在地上,手被反绑了起来,正是琼斯,而另外一个站着,一袭长衣,却看不清是谁。
但唐杰虽然看不清这个人是谁,但是光从他脚踝边垂搭着的衣摆,唐杰就已经猜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霍恩!
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在这里?
他是在给琼斯疗伤么?
唐杰心中剧震,这个念头刚刚冒起,便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低低的说话声,却是琼斯怨恨的声音:“你别假惺惺了,我告诉你,事情为什么会闹成这样,你比我更清楚!当初我们说好的计划,为什么不执行?”
轰的一声,唐杰只觉得自己脑袋里面一炸,一个令他震骇的念头闪电般冒过!
霍恩与琼斯认识?
他们有勾结?
霍恩,是内奸!?
这个念头在唐杰的脑海里面嗡嗡作响,以至于霍恩压低了声音说了些什么,他都没有听得清楚。
自那场海战结束后,一些可疑的事情唐杰虽然没有多想,但毕竟心中扔有印象,他上船以后,所看到的点点滴滴,被这一句话串联起来,顿时让脑中渐渐清晰。
海战那天的夜晚,我在甲板上看见霍恩,记得他身上的衣服有着明显的擦痕,而妮娅也说过,在这个深秋季节,阿塔克海域的风向是不可能改变的,更不可能有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而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可以改变这一点。
那就是魔法师!
而霍恩,正是一个魔法师!
在暴雨的时候,我爬到桅杆上去松升帆结,却发现那是一个人为的死结,而霍恩衣服上又有明显的擦痕,很明显正是他爬上主桅杆将升帆结打成死结留下的痕迹!
只要地狱号翻了船,他和琼斯就能轻而易举的追上巴尔他们,然后他们所做的就是平息风浪,然后捞起他们这一众落水狗就行了!
唐杰虽然性格豪迈直爽,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傻瓜白痴,他虽然不工于心计权谋,但并不意味着当一切线索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看不出这一切的前后端倪。
只是唐杰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里应外合的内奸,为什么竟然是救过他命的霍恩呢?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唐杰虽然与这艘船上的妮娅、威廉等人产生了矛盾,又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暴风雨和海战,但是在其中,他所感受到的是这群海盗们那令人热血沸腾的无畏斗志和他们与巴尔共进共退的团结精神。
尤其让唐杰感触极深的,就是这群海盗们简单而又豪爽,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格与脾气。
这是一群可爱的伙伴们,这是一个能让人迅速产生归属感的团队。
唐杰喜欢这群家伙们,他也喜欢这个团队。
可是,在今天,在这个时候,唐杰终于发现,原来满天灿烂的阳光下,还是会有太阳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霍恩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是因为那个子虚乌有的藏宝图么?
唐杰越想越是心凉,越想越是难受,他已经把自己看成了这条船上的一份子,看成了这个团体的一部分,霍恩背叛了这个团队,就相当于背叛了他!
更何况,平日里,这个嗜酒如命,懒洋洋,脏兮兮的牧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唐杰脑海里面正翻江倒海时,却听见关押琼斯的房间中传来了脚步声,霍恩要出来了。
唐杰一惊,立刻伸手在旁边一间储物室的房门上一推,门是紧锁的!唐杰想也不想,手上斗气发出,将门闩上的铁链生生扯开,飞快的闪了进去。
几乎是在唐杰刚刚轻手轻脚的掩上了门,琼斯房间里面便走出了一个人。
唐杰从门缝中一看,却见昏暗的灯光照在一张络腮胡脸上,不是霍恩又是谁?
唐杰心中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待霍恩东张西望一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才走了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
回到自己的房中,唐杰躺在冰冷的床板上,听着房间里面其他水手如雷鸣一般的鼾声,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一直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唐杰才经受不住睡意的侵袭,陷入了梦乡。
可他没睡多久,便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船舱之中大喊大叫:“琼斯逃跑啦!琼斯逃跑啦!”
唐杰悚然一惊,火烧P股一样,蹭的一下坐了起来,飞快的穿好衣服鞋子,扑出了房门,却见比尔尖着嗓门窜来窜去。
船舱里面已经热闹得像一锅沸水,海盗们一个个吵吵嚷嚷,又愤怒又激动。
唐杰一把抓住他,问道:“怎么回事?琼斯怎么会逃跑的?”
比尔大声道:“早上克亚去给那个混蛋送早饭的时候就发现,他的房门已经打开,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而船上的救生船也少了一艘,肯定是已经跑了!”
这个时候,威廉也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拳头捏得咯嘣直响:“如果再让我抓到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把他揍成肉酱!别以为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就算了!”
唐杰心中念头飞闪,一定是霍恩把他放跑了!
混蛋,我昨天晚上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看住这个琼斯!
都怪我!!
比尔看着唐杰脸色阴晴不定,面沉如水,有些惊疑的问道:“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唐杰摇了摇头,拍了拍比尔的肩膀:“船长知道了么?”
他话音刚落,比尔还没有回答,便听见大胡子巴尔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他的船长室传来:“唐杰,到我这里来!”
船长室比普通的水手室要小,但是由于只有船长一个人居住,便显得宽敞了许多,唐杰一进门,便看见一张书桌的旁边是一张叠得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床铺,在铜黄色的木质墙壁上,挂着一副盔甲和一面盾牌,盾牌之中穿着一把短柄护腕长剑。
房间中摆设不多,但处处显露出一股精悍别致之气。
老巴尔站在房间之中,没有戴船长帽,露出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显得有些精神不佳,他看见唐杰进来,用眼神示意让他把房门带上。
待唐杰关上了门,一老一少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没有开口,房间里面的沉默在走廊中的吵闹声中越发的显得压抑。
过了一会,老巴尔开口道:“外面的事情,你已经听到了?”
唐杰点了点头,嘴唇张了张,却欲言又止。
巴尔目光一闪,笑了笑:“你想说什么?还是,你知道了什么?”
唐杰心中一震,目光与巴尔一对视,却见这个平日里温和慈祥的长者,此时目光锐利如刀,似要一眼将唐杰的内心看透。
唐杰在巴尔目光的逼迫下,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将昨天晚上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只是没有将心里面的一些揣测全部说出来。
巴尔听得入神,他古铜色的面容上无惊无喜,不见半点波澜,显然已经是见惯了无数风浪。
他听唐杰说完,抬起头来,长吁了一口气,拍了拍唐杰的肩膀,微微一笑:“好孩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嗯?”唐杰有些不解。
巴尔笑了笑:“昨天晚上你看见霍恩与琼斯私底下相会,对么?”
唐杰点了点头,巴尔冷冷一笑,说道:“我就在你的身后!”
唐杰大惊,背上忍不住寒毛倒竖!
原来方才老巴尔一直是在试探他!
唐杰吃吃的说道:“这么说来,你也知道霍恩他……”
老巴尔微微一笑,反问道:“孩子,你上船多久了?”
唐杰想了想,说道:“已经整整十六天了!”
“呵,你上船才十六天,便能发现内奸是谁……”老巴尔嘿的一声冷笑“难道我这个在这艘船上活了三十多年的老东西比你还不如么?”
唐杰身子一震,目光震惊的看着巴尔!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霍恩他在海上掀起风浪,爬上主桅杆把水手结打成死结的事情,我在海战一结束就想明白了。”老巴尔目光中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只不过,当时你身受重伤,其他人也大多有伤在身,我们需要霍恩的治疗术来我们疗伤!而且,我手头上没有证据!”
“所以,你一直在忍,一直在等!”唐杰恍然大悟,心中想起老巴尔平日里不动声色,一如往常的笑容,他忍不住喟然而叹!
什么叫城府?什么叫心机!
“眼看就要到达姆城了,只要到了达姆城,我就会杀死琼斯,彻底斩断约克公国对我们的追踪线索。霍恩也终于忍耐不住了,他以为在这条船上,有任何风吹草动的事情,能瞒得过我的眼睛?”老巴尔的声音中透出一股冷峭的讥讽之意。
“所以,霍恩怕琼斯临死前把他供出来,这才放跑了琼斯?”唐杰心思聪灵,一点就透。
老巴尔赞赏的点了点头:“他不自己跳出来,我还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下手?
唐杰心中百感交集,再看向老巴尔的目光时,已经带了一丝陌生和敬畏。
老巴尔人老成精,当然知道唐杰这样的目光中包含了什么,他并不愿意与唐杰就此产生隔阂,他笑了笑,面容重新变得温和,他长叹了一声:“孩子,我航海三十多年,经历过无数的风浪,看过了无数的人心,哪能没有防人自保的心思?我前几天一直在教你航海之术,但那些都只是技术,你可以向任何经验丰富的水手学会。而我今天要给你上的一课,则是其他人教不了你的!”
老巴尔微微靠近唐杰,在他的耳边,声音低沉的说道:“海神提拉曾说过,她会宽厚仁慈的对待每一个信徒,但是绝不会姑息任何一个背叛者。我们海盗也是如此!”
“我们会对敞开胸怀接纳每一个我们所认可的朋友与同伴,但如果有人胆敢背叛我们,我们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决不放过!”
“今天,我要给你上的第一课,那就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成为你的伙伴,也不是每一个伙伴都会心甘情愿的与你风雨同舟到底!”老巴尔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吃过许多亏,但幸运的是,总算没有因为这个而丢掉性命!”
说完,老巴尔扬了扬自己的铁钩义肢,他语气平淡,但唐杰却分明从中听出了腥风血雨,听出了恩怨情仇。
“海盗王阿托斯因为自己部下的背叛,当场战死,只留下了一段轰轰烈烈的传说。而我因为自己最信任的一个伙伴的背叛,丢掉了一只手臂!”巴尔微微一笑,以一种充满了长者睿智与沧桑的语气,缓缓而叹“在大海上航行,没有心机和城府,怎么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活得了这么久?”
老巴尔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唐杰,那眼神充满了赞叹、欣赏与爱才之意:“你是我五十多年来,遇到过最富有航海天赋和战斗才华的男人!你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对平淡世界的厌倦,充满了对未知生活的渴望,充满了对财富与激情的向往与野心!你对美酒、美女、财富以及自身强大力量的追求是永无止尽的,你是一个天生的海盗,我绝不会看走了眼!”
“所以,我不希望你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巴尔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今天喊你进来,并不是为了试探你,而是想给你的海上人生上第一堂真正的教学课!”
巴尔笑了笑,突然一改沉重的语气,略微调侃的说道:“你以后的路还很长,如果你不尽快的学会成长起来,我的船,我的女儿又怎么能放心交给你?”
唐杰听得有些呆了,心里面有感动,有茫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如果有一个人,他对你另眼相看,将自己的家财托付给你,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你,你会怎样?
唐杰心中感叹:那不就是吕老丈人看刘邦么?
自己是不是刘邦,唐杰自己也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内心对巴尔的感激当真不是用语言可以来形容的。
他穿越来的时候就漂浮在海上,如果不是巴尔,他早就在海上淹死了!
如果不是巴尔,自己又怎么会这么快的认同这个世界,这么快的拥有一个让他有强烈归属感的团体,让他拥有这么多可爱而单纯的伙伴们?
自己光棍一个来到这个世界,如果不是巴尔,自己又怎么会在短短的十几天内成为这艘船的未来继承人,又怎么会获得妮娅的芳心与青睐?
想到这里,唐杰一声长叹,他本来还想着为霍恩这个救命恩人求求情,纵然不杀他,给他一条船,在海上听从天命,让海神提拉来决定他是死是活,那也是好的。
但是此时听了巴尔的一番话,唐杰心中知道,霍恩的命是绝对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