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投名状(上)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投名状(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跟在巴尔的身后走上了甲板。
地狱号仍然在乘风航行,但是平日在甲板上忙碌的水手们此时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纷纷聚在甲板上交头接耳。
经过上一次海战过后,地狱号上巴尔的手下不包括唐杰的话,仅仅只剩下十人,连打理船只的最低水手数都不够,好在海船只要航行起来,仅需要一名经验丰富的舵手便能让它继续航行下去。
但这种危险之极的孤航绝对不能遇到任何的风浪和变故,否则,光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海上暴雨便能让这艘船葬身海底,因为舵手不可能分出另外一个人去降帆操帆。
哪怕就算只是十个人,这也是极为窘迫的水手数。
一艘船不仅需要开动,还需要后勤,需要保养,更何况他们是海盗,需要维持一定的水手数来保证自己的战斗力。
在唐杰昏迷的时候,巴尔靠岸用重金补充了十名水手,这才让地狱号上面的水手看起来不至于过少。
这些新补充进来的水手们全部都是混迹在码头酒馆中的老水手和老油条,在他们看来无论是民船还是海盗船都是一个样,只要谁付钱给他们,他们就为谁干活,更何况巴尔船长的佣金颇为丰厚,自然不缺人手。
新来的水手们得了大副妮娅的命令聚集在甲板上,一个个眼神来往,窃窃私语,他们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偶尔有个别消息灵通的人,也并不知道这即将发生的事情对这艘地狱号意味着什么。
他们没有参加过那一场海上逆袭,没有体会过丧失伙伴的痛苦,所以他们自然也不会像地狱号上的老水手们一样,一个个怒火中烧,咬牙切齿。
唐杰眼睛一扫,便发现这艘船上的水手们分两边站立,一边是巴尔的老部下,一边则是新补充进来的水手们。
巴尔的老部下们群情鼎沸,握紧了拳头愤怒的大喊:“是哪个混蛋放跑了琼斯?”
“海神提拉在上,不能让科尔、克罗斯他们白死啊!我还等着用他的血来祭祀他们的海上亡灵!”
“这个杂碎在我们P股后面追了六十多天,马上就到达姆了,我正要好好款待他,怎么说跑就跑了!?哼,我向海神提拉起誓,就算他跑到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他!”
“抓出这个奸细,杀了他,把他碎尸万段,送到海里面喂鱼!”
这愤怒的声音打破了海洋的平静,这些对巴尔忠心耿耿的水手们一改平日里散漫嬉笑的作风,他们一个个**着满是刀疤的上身,满脸狰狞,五官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充满了一股暴戾之气,他们手中的钢刀与巨斧摩擦得锃亮,在阳光下折射出一股刺人的寒光,杀气腾腾!
他们可以容忍丧失亲朋好友的痛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忘记这种痛苦。
这种抑压在心中的情绪,突然间爆发了出来,整艘地狱号上充满了浓烈的仇恨气息。
如果琼斯现在还在,他只怕已经被这些老水手们的目光碾成了粉末。
唐杰看了看这些水手,却没有发现霍恩的身影,心中一惊:难不成他也和琼斯一起逃了?
正疑问间,甲板上的水手们见他和巴尔一起走了上来,老水手们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双目赤红的问巴尔究竟谁是放跑琼斯的内奸。
巴尔走到众人中间,他德高望重,在阿塔克海域素有盛名,无论是老水手还是新水手对对他极为服气。
老船长双手在空中虚按了一下,将众人激昂的情绪按了下来,待四周寂静无声了以后,才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一百年前,海盗王阿托斯的部下们背叛了他,让他陷入了十三国联军的重重包围,最终壮烈战死。海神提拉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死于背叛,她在暴怒中掀起了可怕的海啸,吞没了十三国的联合舰队,后人称之为提拉之怒。”
“从此以后,海神提拉对她的信徒们说:我能容忍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贪婪与丑恶,因为我是博爱而仁慈的海神;但我唯独不能容忍的丑陋行径就是,背叛!只要犯下这个罪行的人,就算他躲到地狱的最深处,我也会手持审判之戟将他杀死!我的任何信徒在面对背叛者的时候,都能享有我赐予你们的力量与权力去诛杀那些万恶的败类!”
老巴尔出乎众人意料的,不从谁是叛徒说起,反而说起了一百年前大家耳熟能详的事情,但没有一个人会对巴尔的话产生质疑,因为他说话时的语调与仪姿能够产生一种强烈的震慑力和吸引力,他总能通过一段简短的演讲来征服人心,激励人心,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任何事情。
他天生适合做一个政客和演说家,而不是一名海盗。
唐杰心中暗自感叹。
虽然说的不是大家最关心的内容,但大家都知道巴尔船长这些话的言下之意是什么,这就像一个开场白,紧接着就要说到正题了。
果然,老巴尔见他的开场白起到了作用,让每一个人都屏气凝神的听着他说话,便继续说道:“半个月前,我们在常年信风不变的阿塔克海域遇到了一场可怕的海上风暴,在这次海上风暴中,我们损失了一半的伙伴们,可随之而来的一场海战中,我们与一直追在我们背后的第三海防卫队交战,在付出了惨痛的伤亡之后,我们俘虏了掠夺者号的船长琼斯。”
甲板上静极了,就连海鸟似乎都感觉到地狱号上的凝重压抑气氛,远远的便避开了。
新水手们听着巴尔的只言片语,却在其中隐约看见了那一夜的惊心动魄,他们屏住了呼吸,静静等着巴尔的下文,老水手们想起那一夜的惨烈战斗,忍不住拳头紧握,咬牙切齿。
就连唐杰想起那毕生难忘的一夜,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再看去的时候,却见巴尔几乎微不可查的对他笑了笑,点了点头,似乎在感谢他那天晚上的勇猛与无畏。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几个问题……”巴尔话语一转,嘴角流露出一丝杀机四溢的冷笑“我在阿塔克海域航行了几十年都没有见到过信风突然转变风向,更别提出入起来的海上风暴,为什么这一切会突然发生?”
巴尔手指一指,指着唐杰说道:“为什么当我们果敢无畏的唐杰爬上主桅杆,想要在暴风雨中降下主帆的时候,却发现有人将主桅杆上的升帆索打了一个死结!?”
“啊?!”
无论是新水手还是老水手,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片哗然!
海上航行,遇见了暴风雨,如果不第一时间降下满帆,那顷刻间便有船毁人亡的危险,是谁如此心肠歹毒,想要赶尽杀绝?!
老水手们一个个鼓噪了起来,睚眦欲裂,一直有些漠不关心的新水手们也被这句话震惊了,一个个感同身受,悚然动容,纷纷应和。
巴尔见群情激奋到了极点,他点了点头,一声大喝:“把他带上来!”
话音刚落,甲板上二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船舱入口处望去。
首先出来的赫然便是妮娅,她一张俏脸冷若冰霜,极美的眼中透出一股浓烈的愤怒与杀气,她走出来之后,用手一拉身后的绳索,厉声道:“出来!”
说完,踉踉跄跄的跌出一个人,一身神职装,络腮胡子,潦倒而邋遢,不是霍恩那又是谁?
这!
甲板上的水手们顿时呆住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恶毒阴险的内奸叛徒,竟然是平日里经常一脸嬉笑,和他们谈笑风生的霍恩?
甲板上一些机敏的老水手们从一开始便看不见霍恩的身影,便心中起疑,只是他们与霍恩交情极深,这才没敢多往深处想,此时看见霍恩被妮娅五花大绑的拉了出来,这真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
啤酒桶威廉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
比尔尖声道:“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正好是他当夜班!”
巴尔对唐杰点了点头:“唐杰,把你知道的都告诉他们!”
唐杰知道这是巴尔借着这个机会扶植他在水手们心中的地位,点了点头,便将自己那天晚上在甲板上遇见霍恩,看见他身上衣服有攀爬后留下的摩擦痕迹,又昨夜在走廊中看见霍恩夜会琼斯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就算疑心再重的水手也觉得唐杰十几天前才刚刚上船,与霍恩又平日无仇,更何况霍恩还救过他的命,按常理来说,唐杰没有任何理由去诬陷霍恩。
水手们听完唐杰的诉说,疑问尽去,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霍恩乱刀砍死,发泄心中的愤恨!
“巴尔船长,让我杀了这个畜生!”
“让我来,我要把他的肠子挖出来,把他的心挖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
“不,让我们每个人在他身上割一刀,看究竟割多少刀他才会死!”
海盗们对待自己的伙伴固然是热情洋溢,可他们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便会流露出最凶残的一面。
尤其是他们面对自己人的背叛时,这种凶残将无以复加。

============================================================================
出门送我家娘子回娘家去了,差点忘记更新,抱歉抱歉!
祝各位元旦快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