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投名状(下)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投名状(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看着这些平日里脸上永远挂着嬉笑的海盗们,此时一个个脸上的五官因为愤怒都紧紧的绞在了一起,面目狰狞如同魔鬼,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向霍恩看去。
只见这个男人在众人嫉妒愤恨的目光中站得极稳,他的嘴被塞得严严实实,无法说一句话,而让唐杰觉得惊讶的是,这个男人即将面对死亡,他竟然眼神一丝畏惧的神色都没有,反而是充满了不屑和讥讽。
“你在为他叹息?”唐杰身旁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他扭头一看,却见妮娅眼睛明亮的看着他。
唐杰摇了摇头:“不,我只是觉得奇怪!”
妮娅反问:“有什么好奇怪的?”
唐杰轻声说着,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海盗们激愤的声音中,只有靠在他身旁的妮娅才能听见:“霍恩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背后的指使人是谁?难道也不审问一下?”
妮娅冷笑了一下:“你刚来,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霍恩两个月前上的船,而琼斯的追踪也是从他上船以后开始的,这样说,你明白了么?”
唐杰恍然大悟:“船长当时发现了么?”
妮娅冷哼道:“父亲一开始就对他起疑心……”
唐杰忍不住打断她的话:“那为什么还让他上船?”
妮娅叹了一口气:“因为在我们海盗要想招揽一个会治疗术的牧师,实在是太难了!你知道如果我们有一个牧师,会少死多少伙伴么?”
唐杰有些默然,过了一会才道:“那他那天海战可以不用救你们的啊,只要不救你们,琼斯不是可以照样抓住你们么?”
妮娅赞赏的看了唐杰一眼:“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的父亲,我父亲说,牧师懂得治疗术,固然很了不起,但是他们被我们剑斗士侵入到十步范围之内,那便是一个死字。你想想,当时他就在我们旁边,我和威廉当时毫发无损,他又怎么敢翻脸?”
唐杰啊了一声,想起魔法师不善近战这件事情。
他想想老巴尔在霍恩刚上船的时候便起了疑心,这一路来两个多月隐忍不发,谈笑如常,让人看不见丝毫的破绽,只等霍恩自己按耐不住露出了马脚,这才以雷霆之势将他拿下!
隐忍了这么久才发难,这种忍耐力当真了得!
唐杰喟然长叹:“巴尔船长真厉害,佩服,佩服!”
妮娅抿嘴一笑,她那冷若冰霜的笑脸在唐杰面前如春雪般融化:“我父亲说你才是真正的厉害,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却心思聪敏,反应极快,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唐杰笑了笑:“船长真看得起我!”
他话音刚落,便见巴尔船长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唐杰,上来!在风暴和海战中,都是你救了我们,应该由你来亲手处死这个叛徒!”
唐杰万万没有想到,巴尔竟然当众说出这么一句话!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顿时呆在了当场!
虽然他出卖了我们,他放跑了琼斯,他是一个应该千刀万剐的叛徒,可,可是,他毕竟救过我的命啊!
如果没有他给我施展治疗术,我早就已经死了!!
唐杰的身旁递过来一把森寒锋利的匕首,正是那一日妮娅曾经借给他砍断升帆索,斩下剑斗士头颅的匕首!
妮娅似乎已经料到会是这样,她轻声道:“杀了他,唐杰!”
周围所有的水手们都用手中的武器用力剁着甲板,发出强有力的节奏,如同鼓点,他们大声道:“杀了他,杀了他!!”
唐杰觉得这种声音像一个漩涡浊流,簇拥着他,包裹着他,让他头晕目眩。
他昏昏沉沉的拿起妮娅手中的匕首,看了看周围这些海盗们激愤狂热又期望的目光,唐杰脑海里面突然间闪过一个词:投名状!
只要我杀了他,我就会彻底被他们认同了……
唐杰心中突然间亮如明镜,手中紧握着的匕首被他用力的五指握得满是细汗。
他出卖了我们,我应该亲手杀了他!
但是,他毕竟救过我的命啊!
唐杰脑海中天人交战!
“孩子,你在犹豫什么?”巴尔看出了唐杰的迟疑,他一只手拍了拍唐杰的肩膀,沉声道:“今天,我再为你上第二课!”
“如果你真想当一名海盗王,那就要谨记:永远不要宽恕背叛你的人,否则,你将永远没有忠诚的伙伴与部下!”巴尔声音如铁锤一样,字字打在唐杰的心上。
唐杰眼神一定,猛一咬牙,一声大吼,脚下发力,噔噔噔快步上前,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捅进了霍恩的胸膛!
霍恩猛的一震,看着唐杰的目光流露出强烈的惊讶之色,他一个翻身,带着胸口直没入柄的匕首,跌入了海中,激起一阵浪花,迅速消失不见。
甲板上的水手们看着唐杰亲手杀死了霍恩,纷纷安静了下来,他们一个个走到船舷看着霍恩消失在海面,狠狠的吐着唾沫,然后用力在唐杰的胸膛上捶了一拳,然后重重的拥抱了一下,他们或笑或骂,用各自的方法来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好样的,唐杰!”
“下手真快,便宜这个杂种了!”
“你他妈的怎么不多砍他几刀,就这么快就结束了?”
“是啊,我还想扒开他的肚子呢,这个杂碎!”
唐杰心中长叹了一口气,接受着海盗们发自内心的接纳,他知道,从此以后他被彻底的被他们所接受了,他也彻底的打上了海盗的烙印。
唐杰接受完所有海盗们的祝贺之后,呆立在甲板上,有些发呆,巴尔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背,温言道:“人生中,总有一些事情你要去经历的,打起精神来,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呢!”
唐杰苦笑了一下,今天的事情比他第一次真正的战斗还要来的印象深刻。
之前他是杀一些不认识的人,那些人想杀他,所以唐杰便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
可他刚刚杀的是与自己朝夕相处,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霍恩,而且这条船上第一个对他好言好色的人,便是这个霍恩!
两者同样是杀,但感受却天壤之别!
巴尔走后,妮娅发现唐杰有些闷闷不乐,她知道唐杰还在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便轻轻抱了他一下:“别多想了,他罪有应得!”
美人在怀,吹气如兰,唐杰心中的窒闷也被冲淡了许多,他看着船尾淡淡的水纹,轻轻叹了一口气。
妮娅笑道:“你叹气干嘛?是在心疼那把匕首么?”
唐杰也笑道:“你真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妮娅皱了皱鼻子,咯咯一笑:“呸,我才不要当蛔虫,恶心死了!”
唐杰见左右无人,突然涎着个脸,捉着妮娅的手:“真这么恶心?我这里有条更大的蛔虫,你要不要看看?”
妮娅脸上绯红一片,用力挣扎出来,捣了唐杰一拳:“你又来了,旺我好心安慰你!色鬼!”
唐杰看着妮娅气鼓鼓的走进了船舱,他哈哈一笑,目光又看了一眼船尾。
方才妮娅其实猜错了,唐杰叹气的并不是那把匕首,而是霍恩!
唐杰在匕首将**霍恩心脏的时候,借着自己魁梧的体格将众人视线拦住,匕首**他胸口的时候不仅挑断了他身上的一根绳索,便偏了几分,没有正中心脏。
唐杰毕竟不是一个冷血的杀手,他无法做到杀死这样一个救命之人而面不改色,他同样也无法顶着巴尔和妮娅的期望,去救这个万恶的背叛者。
所以,他只能按照自己的准则,选了一个看似折中选择。
霍恩并没有被刺中心脏,一时还死不了,他身上的绳索被唐杰挑开,应该也不至于淹死。
但是,他漂浮在海中,没有救生船,没有食物和淡水,鲜血会在海中扩散开来,引来可怕的鲨鱼和食肉鱼类,他的下场也不见得比死在唐杰手里好多少。
说虚伪也好,说伪善也罢,唐杰向来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他不喜欢按照别人的标准来行事,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导师巴尔,哪怕这个人是他喜爱的女人妮娅。
他自己有自己的一套处世准则,并会严格的按照自己的准则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在前世,无论传授他武艺的师父还是他的班级老师给他的评语惊人的相似:胆大包天,肆意妄为,我行我素,特立独行!
唐杰将望向船尾的目光收回,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霍恩,你是死是活就交给海神提拉来决断吧!”

===================================================================
祝大家新年快乐!
过去的一年,不高兴的不愉快的不哈皮的,统统都过去了,在新的一年,让我们大吼一声:
是金子总会发光,是菊花总会绽放,让我们在YD的一年,接着YD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