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二虎相争(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二虎相争(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哟呼!”海盗们或大笑,或怪叫,或吹着尖锐的口哨,一个个兴奋异常。
威廉更是和几个平日里要好的水手搭着手,唱起海盗之歌,在甲板上跳起舞来,而比尔则爬上了主桅杆,脱下裤子,迎风撒起尿来!
这风和日丽的天气,甲板上的海盗们满头雾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下雨,结果抬头一看,顿时又笑又骂。
老巴尔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们,一声大喝:“别胡闹了!比尔,准备降帆,威廉,你去收锚,卡特,你带几个人去梆好帆索,谢尔,你们几个把绞盘固定好!今天晚上,你们只有三漏(海上计时单位,相当于三小时)的时间,深夜的时候我们就要离开,可别在娘们的肚皮上睡过头了!船可不等你们!”
水手们齐齐的一声发喊,笑着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巴尔站在舵手台上,叉着腰,大声道:“还有,你们谁要是上了岸敢惹事,暴露了我们的身份和行踪,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顺风船的速度奇快,很快地狱号便到达了达姆港。
这艘在阿塔克海域颇负盛名的地狱号,它如果不升起臭名昭著的海盗旗的时候,看起来与寻常商船没有任何的差别,所以当它进港的时候,都是挂的商船的名号停靠在达姆的商业港口。
水手们熟练的做着各种靠岸后的工作,巴尔则第一个上岸与前来查询的海防官沟通。
达姆的商业港口为了吸引众多商人前来停泊和投资,采取的是极为宽松的海防措施,在这里,只要交钱,除了海盗船和军用船,任何船只都可以停泊,只需要根据船只的大小和吃水深度来交付停泊费就可以了。
老巴尔交付了两枚银币和伪造的商队证件之后,海防官递来一张准泊证,便转身离开了。
甲板上的水手们互相望了一眼,暗自欢呼了一声。
他们只要不暴露自己的海盗身份,在这里玩乐将不会有任何人来管他们,只要他们付钱。
唐杰在水手室中,透过窗户向外面的港口望去,果然见到四周帆船林立,有小到帆板的海舟,也有大到如城堡的巨型商业用船,尤其是不远处,一艘靠在一旁的一艘三桅横帆海船,它看起来比地狱号整整大了三倍,船身以红白色线条为主,光鲜明亮,虽然是一艘商业用船,但是船首用来自我防护的船首炮被擦得锃亮,黑洞洞的炮口充满了威慑力,看起来无比威武。
港口处忙着从商船上卸货的码头工人们在纷乱忙碌着,像一群勤劳而繁忙的工蚁,他们**着古铜色的上身,在烈烈的太阳下,流淌着黄豆大小的汗珠,或扛着货包,或拉扯着船只的纤绳,呼喊出整齐而嘹亮的号子。
“这便是达姆港了么?”唐杰看着这些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景象,心中又是好奇,又是兴奋,想起自己过一会便能看看这个异世界的城市港口究竟是什么样子,而且还能看看这个世界的“娱乐城”是个啥模样,唐杰便有些兴奋得按耐不住。
他走出了房间,爬上了甲板,却有些惊讶的看见方才还兴奋若狂的威廉等人,此时一个个面沉如水的站在甲板上。
唐杰惊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你发什么呆啊?”
威廉扭头一看,目光炯炯,欲言又止。
唐杰越发的不解,顺着这些水手们的目光一看,他顿时只觉得像有一道雷重重的劈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呆若木鸡!
只见妮娅脸上充满了灿烂的笑容,正在和一个个头高大,身形英挺的男人站在港口的岸边谈笑风生。
这个男人的手搭在妮娅的肩膀上,自然得像一个老情人,而妮娅也不觉得丝毫有什么不妥,只是听着男人的声音,呵呵笑着。
一段处于热恋中的感情,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坚不可摧的东西,它能让热恋男女彼此为对方付出自己的生命;可一段处于热恋中的感情,它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稍有风吹草动,便能产生摧毁一切的风暴!
“他是什么人?”唐杰像是在自言自语,他觉得自己的嘴里面又苦又涩,嘴角抽动了一下,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是在潇洒的笑,可惜他的笑容看起来却让周围的水手们嘴里面像嚼了一个黄莲。
比尔出奇的没有搞怪,他站在唐杰身边,叹了一口气:“他叫威尔斯……”
唐杰猛然低下头,眼神锐利的盯着比尔:“你们认识?”
威廉拍了拍唐杰的肩膀:“当然,老交情了!他跟着巴尔的时间,可比这条船上的任何一个人的时间都早!”
唐杰有些讶然:“你说什么?比妮娅的时间还长?”
威廉笑了笑:“他是巴尔的养子,被巴尔捡回来的时候他只有三岁,他跟着巴尔已经整整十八年了!”
“十八年……”唐杰一惊,这个人是巴尔的养子,那一定是巴尔最亲信的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为什么不在船上?”
比尔在一旁接话,道:“两个月前,船长就和威尔斯商议好了决定分兵两路,分别引开毕赛留的追击,分水路两路逃脱,当初约定的地点就是达姆。”
唐杰看着威尔斯和妮娅谈笑的情形,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冷哼一声:“那之前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威廉叹了一口气:“你也没问啊,而且,你又和妮娅……”
唐杰厉声追问:“我和妮娅怎么了?关这个什么事?”
威廉看了看唐杰,嘴唇蠕动了一下,叹气道:“威尔斯从小就喜欢妮娅,这件事我们所有人都知道。”
唐杰冷冷一笑:“他喜欢妮娅又怎样?”
威廉低声道:“唐杰,我们知道妮娅喜欢你,你也喜欢妮娅,我们都很替你高兴。但是,你最好还是不要让威尔斯知道你和她之间的事情才好!”
唐杰嘴角一翘:“哦?这是为什么?”
比尔拉了拉唐杰的衣角,尖着嗓子小声道:“唐杰,我们都喜欢你,不喜欢威尔斯。因为他是眼睛长得比天还高,心眼长得比针尖还小的男人,曾经有一些新上船的水手想追求妮娅,结果都被他杀了扔进了海里面,我们都敢怒不敢言。”
唐杰冷笑道:“所以,他如果知道妮娅喜欢我,他一定会杀了我?巴尔船长难道不管这些事情?”
威廉叹了一口气:“巴尔船长固然不允许船员们在船上发生任何的打斗。但是,威尔斯是一个三级的魔剑士,他比巴尔船长厉害得多,老船长又怎么管得住他?”
唐杰目光如鹰如隼的盯着岸边的威尔斯,他冷冷道:“三级魔剑士又如何?上次的三级剑斗士不也被我干掉了么?”
比尔苦笑着说道:“唐杰,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
“一个三级的魔剑士可以轻松的同时杀死两个同等级的剑斗士!”
唐杰大惊,猛然扭过头来:“什么?!”
他虽然学会了斗气,但是将这些斗气运用在实战中,和一个三级剑斗士在对等情况下死战的话,如果对手不轻敌,那胜负只在五五之间,若是同时对付两个三级剑斗士,那绝对是凶多吉少!
“魔剑士为什么这么厉害?竟然能轻松的同时杀死两个同等级的剑斗士?”唐杰瞪大了眼睛。
比尔张大了嘴,像看天外来客一样看着唐杰,他不理解这些魔法和斗气的常识唐杰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
威廉在一旁解释道:“魔剑士指的是那些又精通斗气,又精通魔法的剑士。有些魔法感应能力强的天才剑斗士往往会选择修炼一些辅助型的魔法和念咒速度快的杀伤性魔法,来提高自己的战斗力,譬如增加身法速度的疾风术,增加力量的力量术,增加抗击当能力的石化术,还譬如能够治疗自我伤口的治愈术。”
“你想想,在战斗中,一方是不会任何魔法的剑斗士,一方则是可以为自己施加辅助魔法和自我疗伤的魔剑士,哪边的战斗力比较强?”威廉目光中透出一丝畏惧的看着威尔斯“在战士公会中流传着一句话:剑斗士遇见了魔剑士,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战死,另外一种是逃亡;但无论剑斗士选择哪种选择,都不丢人,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在同等级的情况下,魔剑士是剑斗士和魔法师的天敌。”
唐杰倒抽一口冷气,他当然知道,在双方等级对等,实力大约对等的情况下,任何一方多出一丝强项,都有可能导致战局的倾斜。
更何况魔剑士能够有如此多的辅助杀手锏?
比尔看着唐杰一脸震惊的表情,轻声劝道:“唐杰,我们知道你现在的斗气实力大概比老船长要强些,也知道你没有任何斗气时都杀死了一个三级剑斗士。但是,你真的不要和威尔斯起冲突,他心狠手辣,绝对不是那个三级剑斗士可以比的!”
唐杰看了看他,突然讥诮的一笑:“所以,你们觉得,如果这个威尔斯知道了我和妮娅的关系,一定会来杀了我,而我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敢点头,也不愿摇头。
唐杰嘴角高高翘起,说不出的桀骜,他眼睛中射出一道锐利如刀如枪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这个平日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平易近人的男人,在这个时候流露出了一股浓烈的战意。
就在唐杰目光锐利的盯着威尔斯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发现了这道看着他的如电目光,他也向唐杰看来。
唐杰远远看去,却见这个男人深目鹰鼻,虽然长相英俊,但是目光阴鸩,锐利之极!隔得老远,唐杰被威尔斯的目光一扫,他竟然有一种被蛇咬了的感觉,背上发寒发凉!
这个男人,很强!!
威尔斯眼睛扫了一眼跟前眼神复杂的妮娅,另一只手轻轻搭在自己身旁的佩剑剑柄上,他面无表情,眼神却充满了不屑与高傲。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重重一撞,顿时像爆出了火花,周围空气的温度似乎都上涨了许多!
妮娅远远的看着唐杰,张了张嘴,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甲板上的水手们纷纷感觉到这股压抑的气氛,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一个个看一眼唐杰,又看一眼威尔斯。
海港上海鸟鸣叫声和码头工人们的号子一声接一声的传来,可地狱号上的人们却寂静无声。
空气凝重得似乎冒出一点点火花便会产生剧烈的爆炸!
和心胸度量无关,和尊严勇气无关,这只是两头雄性野兽为了争夺同一头中意的雌兽而展开的角斗。
就算雌兽再怎么不愿意,再怎么倒向另外一边,也无法阻止这种血腥角斗的展开。
因为,同一块领地上面,容不下两头狮子!
这是一种最原始的角力,这是一场最原始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