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二虎相争(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二虎相争(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比尔看着唐杰冷笑着一步一步走过去,他又急又躁,飞快的扑到站在舰桥一直静静看着场上的老巴尔跟前:“巴尔船长,你难道想看着他们斗个你死我活么?威尔斯的性格脾气,你难道还不清楚?”
老巴尔目光炯炯的看着甲板上的唐杰和岸边的威尔斯,他微微一笑,不答反问:“比尔,你跟了这么多年,难道没听说过一种动物么?”
比尔讶道:“船长,我刚刚的话,你没听见么?”
老巴尔笑了笑:“海里面有一种极为凶猛的动物,叫做鳌鲨。鳌鲨的数量极少,常年在海上航行的海员有的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看见一次。但,就是这种数目极少的鳌鲨,却是海中的霸王!它每隔十年才生产一次,每胎最多只生下五条鳌鲨。在它生产的五条鳌鲨之中,母亲会将它们照料养育到三个月独立。再之后,这些鳌鲨便会被它们的父亲驱赶着互相残杀,如果有哪条鳌鲨不愿意互相残杀,企图逃走,那它们就会被父亲追上,毫不留情的咬死!”
“那些展开惨烈残杀的鳌鲨,最后只有一条可以活下来,而这条活下来的鳌鲨才被他们的父母允许出去自由的寻找并称霸属于它自己的海域!”
比尔听得呆了,吃吃的说道:“巴尔船长,你的意思是?”
巴尔转过头来,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以为谁都能那么容易获得我的地位,继承我的船,娶走我的女儿么?”
二虎相争,必有一死!
那活着的,才是我的继承人!
比尔嘴巴张得大大的,突然一把揪住巴尔的衣服:“唐杰他会死的!”
巴尔微微一笑,丝毫不介意比尔的冒犯:“你这么不相信他?”
比尔激动道:“不是我不相信他,而是他根本不是威尔斯的对手啊!”
巴尔呵呵一笑:“是么?恰恰相反的是,这一次,我想把赌注下在唐杰的身上。”
威廉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他低声道:“可是巴尔船长,威尔斯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养子啊!无论谁输谁赢,都不是好事啊!”
“唐杰也是我的孩子,在我的心中,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不分彼此。”巴尔笑了笑:“但是,你们以为鳌鲨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驱赶自己的孩子互相残杀的动物么?”
老巴尔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极为复杂的神情,让人看不出他究竟是在悲伤、痛苦还是兴奋、狂热:“事实上,这种事情,无论在哪里都屡见不鲜啊!庞德大陆的第一家族凯尔斯曼,他们家族的族长为了从众多的继承人中选出最优秀的人选,从小便教导他们互相残杀,然后从中选出最优秀的人。这样选拔出来的继承人,无论是在商业、政治、还是战争、武斗中,都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这才是凯尔斯曼在庞德大陆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所在!”
“我们是海盗,不是像凯尔斯曼那样的庞大家族,所以也没有他们那么复杂的方法!”巴尔缓缓的说着,声音听起来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酷“我只能通过最简单,最残忍的方法来选择我的继承人。”
“而且,在阿塔克海域,也许我巴尔的名字有一些人知道,但是在其他海域呢?要知道,海洋庞大得我们无法想象,在七大海各自称雄的海盗们比我巴尔强的,多得像这海里面的鱼!唐杰如果连这一关都闯不过,他还是趁早上岸做一个安分守己,终老一辈子的良民吧!”
比尔和威廉被巴尔的话震住了,他们像重新认识这位老船长一样,他仍然是那样外貌粗豪,但他们这是第一次发现巴尔原来如此铁血!
威廉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是劝不动你了!”
巴尔凝神看着他们两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答应你们,如果我觉得我下在唐杰身上的赌注赌错了,我会终止他们,并亲自送唐杰上岸的。”
比尔和威廉平日里和唐杰经常开玩笑,对唐杰感情颇深,他们关切的看向甲板。
妮娅紧紧的咬着嘴唇,看着站在船舷的唐杰,心里面急得像火燎一样。
她当然知道威尔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比这条船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这个男人的心狠手辣之处。
这也是为什么妮娅催促着唐杰带她上岸的原因所在,她不想一开始就让这两个男人对上,唐杰需要时间来成长,他绝对不是威尔斯的对手!
这个让她第一次品尝到爱情滋味的男人,绝对不能死在威尔斯的手里面!
可妮娅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好,但是她却没有料到,他们刚刚靠岸,威尔斯便找到了他们!
虽然她刚才一直在和威尔斯谈笑风生,但是她的手一直紧握着,微微的颤抖显示出她内心的紧张,她的眼睛一直时不时的装作不经意的向甲板上瞄去。
而当她看见唐杰的身影出现在甲板上的时候,她心中便猛的一颤!
害怕什么事情,就会发生什么事情!
尤其是当她看见唐杰的目光越来越锐利,越来越冰冷的时候,她的心便越来越乱,越来越慌。
她希望唐杰装作不认识她,或者干脆离开她,越远越好,甚至她还希望自己从来就没有遇见过他!
都是我的错,我明明知道威尔斯知道了以后会对他不利,但我仍然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
万能的海神提拉,你为什么让我遇见这个男人,又让我爱上他呢?
按照平常的情况,妮娅最痛恨的便是那些逃跑的没种男人,可此时,妮娅为了保全自己深爱的男人,却又只希望他跑得越远越好!
但,这可能么?
如果唐杰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会爱上他么?
妮娅心中分明有一个声音在反问着她:“他不可能逃跑的!当初他打动你的不正是他那狮子一般勇猛无畏的性格么?”
妮娅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她的表情全部一点不差的落在了威尔斯的眼里,这个身高和唐杰一般,体格略瘦的男人眯着眼睛,目光森寒的看着唐杰说道:“妮娅,这是哪冒出来的杂碎?”
妮娅暗叹了一口气,刚想硬着心肠说,我不认识他。
可她红唇刚刚张开,便听见唐杰站在船舷上,一声响亮而刚硬的大喊:“妮娅!”
妮娅浑身一震,她抬起头来,看着居高临下的唐杰。
这个男人站在船舷上,逆着光,高大的身形轮廓似乎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他伸出手,充满了霸气与征服感的对她说了一句:“你是我的女人,到我身边来!”
妮娅刹那间被击倒了!
她所有的犹豫和惊慌,在这个如同铁塔一样的身影中,在这个如同钢铁一样强硬的声音中,全部飞灰湮灭!
妮娅突然破颜一笑,其笑嫣然,她挣脱了威尔斯强有力的手臂,一步一步的向唐杰走去,步伐坚定,目光充满了痴迷与爱恋。
这便是我爱着的男人啊!
如果他真的逃了,我还会爱着他么?
妮娅看着唐杰越来越近的面孔,她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是啊,他一定不会逃的,虽然他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威尔斯的对手,但他仍然带着桀骜而狂放的笑容,站在了她的面前,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她说:你是我的女人!
妮娅来到唐杰的面前,痴痴的看着他,她突然间有点想哭,却又忍住了,只是一笑:“傻瓜,不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你会死么?你让我以后怎么当大副啊?”
唐杰微微一笑,旁若无人的用手指背抚摩了一下她的脸颊:“没关系,我会帮你收拾那些不听你话的家伙们的!”
达姆港口的岸边上,威尔斯看着船舷边上的唐杰和妮娅竟然当他不存在一样,说着T情的话,他的五官全部挤在了一起,一张原本英俊的面孔顿时扭曲得像几根死死绞在一起的麻绳!
哪里冒出来的杂种,我在地狱号上开始航行的时候,你还在吃奶!
竟然敢和我抢女人!!
威尔斯眼角透出一股凶狞的杀气,浑身绽放出一股肉眼可见的橙色光芒,如同火焰,他缓缓念动着咒语,身上裸露出的肌肤渐渐浮现出一道又一道扭曲怪异的黑色魔法图纹,斗气和魔法交织在一起,就连他身旁的空气都产生出一阵滋滋作响的电流!
唐杰放开妮娅,深吸了一口气,浑身的斗气虽然比起威尔斯来说,气势远远不如,但是妮娅却知道,唐杰斗气的瞬间爆发力有多么的可怕。
唐杰毫不示弱,目光寸步不让的迎着威尔斯,两人目光如电,在空气中交织着,扭打着,只要对方稍微有示弱的意思,立刻便会引来对方的雷霆一击!
地狱号附近的工人们和商人们纷纷被这两个对峙的男人吸引了注意力,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向他们看去,这一传十,十传百,原本喧闹的达姆港顿时寂静了下来。
只有这两个男人如同角力的野兽一样,互相对视着,互不相让。
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