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挺身而出(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挺身而出(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心甘情愿的去死?谁又不希望有一群伙伴们冒着生命危险来营救自己?
当然,如果冒险的如果不是自己,那就更好了!
唐杰冷笑道:“是了,今天被抓走的不是你们自己,所以你们一个个可以当缩头乌龟,只要活下来就好!可是,你们就算能活下来又怎样?哪一天轮到你们自己被抓了,还想指望谁来救你们?”
“不管怎么样,活着才是最好的!”有一个海盗,怯生生的说道。
唐杰目光向他望去,只看得这个海盗不敢与他对视。
唐杰嘴角微微翘起,充满讥讽的说道:“是啊,活着就好!可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这一次没有救巴尔船长,就算你们活下来了,你们也会永远记得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海神提拉注视着你们,巴尔船长也会看着你们,你们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活在生不如死的愧疚之中,寝食难安!”
海盗们沉默了,目光中流露出沉思的神色。
妮娅呆呆的看着唐杰,她脸上的表情怪异之极,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可是,你想怎么救巴尔船长?你知道他关押在哪里么?”
唐杰看了她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柔色,他摇了摇头:“不,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有办法弄明白的!”
“哈!”亨利大声道“连巴尔船长关在哪里都不知道,你居然还痴心妄想去救他?你以为你是无所不能的海盗王阿托斯么?”
唐杰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可憎的家伙,心中只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他强按着心头的怒气,转过头对威廉说道:“达姆城的监狱在什么地方?”
“达姆城有两个监狱……”妮娅开口说道,她缓缓的走过来,目光迷离的看着唐杰“一个是在海军提督府的西南侧,是城内的监狱。而另外一个……我想我不说,大家都知道!”
海盗们倒抽一口冷气,他们当然知道妮娅指的是哪一个监狱,臭名昭著的杰拉仑狱!
唐杰看着周围一片倒吸气的声音,他有些不解,转过头去看着威廉,用眼神向他询问。
威廉苦笑了一下,说道:“杰拉仑狱是约克公国的监狱,它关押着这个王国几乎所有罪大恶极的罪犯,以及与国王作对的政治犯。它守卫森严,光是驻军就有三百人之多,而且这些守卫里面,有多达十名的二级剑斗士常驻,最最可怕的是,这座监狱的狱长是一个恐怖的三级魔剑士,监狱里面的人都管他叫做血屠菲尔。”
“唐杰,你认为巴尔船长会在哪个监狱里面?”妮娅看着唐杰,惨然一笑“毕赛留为了抓住巴尔船长,他追了我们整整两个月!他会随随便便的把巴尔船长关在一个普通地方么?”
唐杰深吸了一口气,他当然希望巴尔船长被关在一个防卫单薄的地方!
他满脸沉凝之色,转过头,对比尔说道:“比尔,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尽快打听到巴尔船长的下落,然后来告诉我,能办到么?”
比尔一挺单薄的胸膛,眼睛骨碌碌一转,大声道:“没问题,交给我好了!”
说完,他飞快的蹿出了水手室。
唐杰目送着他离去,沉着一张脸,若有所思。
亨利张大了嘴巴,看着唐杰理所当然的发号施令,他大声道:“你疯了?巴尔船长刚刚被抓,现在你又让他去送死?”
唐杰看着亨利,冷笑道:“你是用P股来思考问题的么?如果他们想抓我们,现在我们早就和巴尔船长呆在一起了!”
“可是,就算你知道巴尔船长在哪里,你又怎么去救他?我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八个十个海防卫队,而是近千名达姆城的正规海军!”亨利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个男人想要自己跳进火坑,却拉着他们一起陪葬!
唐杰大怒,他像拎小鸡一样拎起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挑衅他的家伙,狞声道:“你再啰嗦一句,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说完,一把将亨利扔在地上,再也不去看他。
亨利被唐杰这一吓,跌坐在地上,浑身忍不住的瑟瑟发抖,他只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刚才拎起他的时候,让他有一种面对野兽的感觉!
他不敢再多话,只是爬起来,后退到了水手之中,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唐杰。
唐杰当然不会在乎这样的目光,威尔斯的目光就已经足够让他自己提高警惕了,再多一个也没有关系!
唐杰看了看水手室里面的海盗们,不知不觉,他已经成为了身居正位,发号施令的人。
他大声道:“有没有人清楚的记得达姆城的城区情况,能不能用笔画下来?”
妮娅在一旁接道:“巴尔船长的船长室里面有!”
她看着唐杰不解的目光,解释道:“巴尔船长每去过任何一个城市,他都会把这个城市的城区分布图详细的画下来,上面不仅标明每一条道路还标明每一个岗位和炮台的地点所在。”
唐杰又惊又喜:“快拿来让我看一看!”
妮娅犹豫了一下,盯着唐杰轻声道:“我可以去拿,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如果比尔打听到巴尔船长关在城区的监狱之中,那我们就随你去救巴尔船长,如果巴尔船长被关在了杰拉仑狱,那你绝对不能去救他!”妮娅一字一句的说着。
唐杰也犹豫了一下,他没有回答妮娅,反而问道:“为什么如果关在杰拉仑狱就绝对不能去救他?”
妮娅惨笑了一下,说道:“因为杰拉仑狱落成了两百三十多年,除了守卫,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它是一座孤零零悬在达姆城旁边的孤岛,由一条吊桥连接着达姆与杰拉仑狱。杰拉仑狱所在的海岛,漩涡众多,暗礁遍布,海船根本近不了边,水性再好的人下去了,也只能去见海神提拉!想进入杰拉仑狱,就必须从吊桥的入口进去,而在吊桥的关口处,驻扎着整整八百名全副武装的卫兵,我们就算再多出一倍人,去了也是一个死字!”
唐杰听得呆了,他苦笑了一下:“听起来好像挺吓人的!你去把地图拿来再说吧,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办法的!说不定,巴尔船长并不是关在那里呢?”
妮娅心中也和唐杰一样,在绝望中抱着一丝希望,有谁不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平安无事的归来呢?
不一会,妮娅取来了地图,唐杰接过一看,却是一张鹿皮的毛毡地图,上面用炭笔画着达姆城的城区地图,虽然笔画略粗,但是精细的巴尔将这座城的要害战略位置、主要街道、港口两处的塔楼守卫情况、炮台位置、角度全部清楚的标在了上面,让人一目了然。
如果不是知道老巴尔这些海盗是在逃亡,唐杰简直以为老巴尔想要攻打这座城市!
唐杰面色凝重的看着这张地图,脑海中思绪飞转如电。
一时间,房间里面静极了,墙壁上昏黄的油灯照得唐杰棱角分明,脸上线条仿佛钢铁浇铸,一时间让妮娅看的有些痴了。
水手室里面的海盗们没有一个敢大声出气,他们生怕打搅了这个男人的思路。
而亨利他们这些人则用一种嘲弄和讥讽的目光看着他,在他们看来,这个男人不过是在装腔作势,在为自己博取威信,他怎么可能拿出什么好办法?
无论是防守相对薄弱的城区监狱,还是守备森严的杰拉仑狱,去冒然救人,下场只有一个!
死!
城区监狱的防卫再薄弱,也有一百多名守军,而且营救只要稍有败露,就立刻会招来附近驻扎的近千海军,等待他们的,将是倾巢覆灭的下场!
杰拉仑狱就更不用说了,想在那里救出人来,这简直比只身横渡西西里海更加不可思议,更加天方夜谭!
亨利冷笑了一下,我就看你一会怎么下台!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比尔始终没有任何的音信,船舱中焦急等待的海盗们坐立不安,他们一度以为比尔也被抓起来了!
可风声鹤唳的等待了一阵,却又没有看见任何守军要来抓他们的迹象。
就算是唐杰,他也觉得自己的神经仿佛一根上满了弦的发条,随时都会绷断!
只有威尔斯一改上船时张扬的姿态,一直将自己藏在阴暗的角落中,嘴角含着阴冷的笑容,窥觑着每一个人。
唐杰已经无暇去思虑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间转变态度,不再咄咄逼人的对付他,他现在只想下一秒钟立刻就看见比尔,不让自己再这么不上不下的悬着!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深夜。
船舱外的一轮明月当空高挂,月色在焦急的海盗们看来,无比的清冷。
就当唐杰都以为比尔不会再回来的时候,这个瘦小如猴的男人,终于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
虽然我不知道贵宾榜上那五百P是谁帮我投的,但是,我仍然很感谢这位行善不留名的好童鞋!
百拜,做个深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