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亡命赌博(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亡命赌博(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威尔斯一拍桌子,他从腰间抽出长剑,一只手握住锋利的剑刃,一抹,鲜血流出。
他将血滴在桌面上,眼睛盯着唐杰说道:“我们的鲜血与海神提拉共同见证了我们之间的赌约!”
唐杰毫不犹豫,从身旁海盗的腰间抽出一把弯刀,在手心中一抹,然后将血滴在桌面上:“当着海神提拉的面,你敢发誓你不会出卖我们么?”
威尔斯哈哈狂笑:“巴尔船长怎么说也是我的父亲,我出卖了他,你认为这条船上的水手们会怎么看我?我将来还怎么服众?”
唐杰冷冷一笑,一字一顿的说:“你敢发誓么?”
威尔斯脸色一变,他面露狞色:“你真的是一个让人痛恨的家伙!”
他冷哼了一声:“我对海神提拉发誓,如果我出卖了巴尔船长,就让我遭受这个世界上最严厉最痛苦的折磨,生不如死!”
“好!!”唐杰一声大喝“我相信你!”
威尔斯冷笑道:“现在,可以把你的计划说一下了吧?”
唐杰点了点头,如果威尔斯不给他添乱的话,那他的确要松一大口气!
他指着平铺在桌面上的地图,说道:“杰拉仑狱虽然守卫森严,但是它也并不是毫无破绽!只要我能从这里飞过去,就能从背后杀死守卫吊桥的卫兵!”
“在巴尔船长的地图上,这里虽然外面有两队卫兵在沿途巡逻,但它的攻破关键点并不是和这些卫兵硬碰,而是守卫在警铃旁边的区区三个卫兵!”
唐杰指着地图上的杰拉仑狱吊桥所在的地方,目光炯炯有神,精光四射:“杰拉仑狱的附近驻扎着大量的卫兵,但只要不惊动他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而我们只要干掉这三个塔楼负责示警的三个卫兵,就能轻易的拿下吊桥关口!”
威廉听得入神,忍不住说道:“说来倒是容易!可吊桥关口的塔楼有五米多高,全部是花岗岩建筑而成,爬都爬不上去,而且,三个塔楼互成犄角,塔楼上面的卫兵相隔又远,怎么杀?”
唐杰看了看威廉和比尔,微微一笑:“所以,我需要两个伙伴和我一块去!”
威廉苦笑了一下:“我们是海盗,只会游泳,可不会飞!”
唐杰神秘莫测的对他打了一个眼色:“放心,我会让你也飞起来的!”
他点了点地图上的吊桥,继续说道:“只要我们杀死了这几个卫兵,就可以静悄悄的占领吊桥,从中间切断达姆城和杰拉仑狱的联系!然后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潜入到杰拉仑狱之中!”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杰拉仑狱之所以极难侵入,就在于他的旁边驻有重兵,只要警铃一响,这些重兵就会将这个吊桥守得水泄不通,无论是谁闯进了杰拉仑狱之中,都会变成瓮中之鳖!
可如果真能拔掉这几个哨兵的话,杰拉仑狱那就会变成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少妇,除了里面的狱卒,将不会有任何的防范。
可问题是,这三个哨兵各成等边三角形的犄角,视野互相重叠,无论是前放还是左右哪个角度有人靠近,他们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唐杰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他异想天开的提出要从上面飞过去,在后面进攻,拔掉这三根钉子!
威廉比尔想来想去,觉得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们怎么逾越那五十多米的天堑?
他们忍不住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说的我明白了,但我想知道的是,我们怎么飞过去?“
唐杰胸有成竹的笑了笑,对比尔说道:“比尔,船上还有剩余不用的风帆布么?”
比尔道:“有!”
“给我弄三块风帆来,每块要有两米长宽!”
比尔应道:“没问题!”
唐杰转过头,对威廉说道:“船上有结实的木杆和绳索么?”
威廉哈的一笑:“船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木杆和绳索!”
“那就好!”唐杰点了点头,对旁边的海盗们问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一旁听得目瞪口呆的海盗们此时回过神来,有人看了看角落里摆放的沙漏时钟,下面流沙已经累积到了刻度表数字三的位置,说道:“现在是三漏的时间了!”
唐杰有些郁闷,三漏到底是多久?
他只好又问:“那离天亮还有多久?”
这个水手又回答道:“还有五漏的时间!”
唐杰觉得自己快抓狂了,忍不住咆哮道:“具体是多久?”
这个水手觉得很委屈:“五漏的时间很具体嘛!”
威廉大概知道唐杰所在的世界和他们不一样,便对唐杰说道:“如果从太阳刚升起的时间开始算,沙漏走到六漏的位置,太阳大概就在我们头顶了!”
唐杰恍然,原来一漏相当于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现在离天亮还有五个小时!
唐杰沉吟了一会,说道:“时间不多了,我们要尽快赶时间!威廉、比尔,你们去把我刚才说的东西拿来给我!其他人一会一起帮帮我的忙!”
水手室里面的海盗们轰然应诺。
“那我应该做些什么?”威尔斯微笑着说道。
唐杰心说:你不在我背后害我就谢天谢地了。
但他仍然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可以带一些人,一旦发现我们救出巴尔,就在城西放火,吸引守军的注意力,这样我们就可以趁乱逃脱!”
“哦?城西离杰拉仑狱可远的很,我们怎么传递消息?”威尔斯反问。
“从这里,举火把为号!”唐杰点了点杰拉仑狱旁边的山崖“今天晚上没有雾,可视度很高,在山崖上的火把只要晃动一下,就算在城西几百米的地方,也是能看见的!如果实在不行,就点堆火!”
威尔斯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唐杰:“你倒是想的很周全!好吧,我这就去安排!”
唐杰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真希望你是真心实意想救出巴尔船长!”
威尔斯不答,只是仰头哈哈一笑。
两人商议完毕,威廉和比尔便一同出了船舱,唐杰则看着威廉和比尔离去,他深吸了一口气,强按着剧烈跳动的心脏。
没有谁天生就能干这种事情,他方才之所以挺身而出,是因为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握着,更不愿意看见妮娅失去自己的父亲,而自己失去一个恩重如山的导师!
他此时缓过气来,却看见妮娅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她咬着嘴唇,嘴角隐见血丝,目光极为复杂。
妮娅嘴唇动了动,声音湿哑:“唐杰,你跟我来!”
说完,她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唐杰愣了一下,在她后面追了上去,一直跟进她的房间。
两个人进了房,妮娅一转身,抬手便是一巴掌,恶狠狠的向唐杰扇来!
唐杰反应极快,手指紧紧的将妮娅的手腕握住,挡下了这一巴掌,他满脸讶然的看着面前的妮娅,她泪流满面,眼神痛苦。
妮娅这一巴掌被唐杰挡了下来,她使劲挣扎着想将手抽出来,尖声道:“你放手,你快放手!!”
唐杰被妮娅这个举动弄得脑袋发懵,他愣道:“妮娅,你怎么了?”
妮娅哭喊道:“你放手!让我把你扇醒过来!!”
唐杰莫名其妙:“什么扇醒过来?”
妮娅见唐杰不肯放手,便发疯了一样对唐杰拳打脚踢,咬牙切齿:“你为什么要去杰拉仑狱?你为什么要去送死!你为什么要和威尔斯打下那样的赌?难道你不明白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么!!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你还要自己去送死,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说完,妮娅照着他握住她手腕的手,狠狠一口咬下!
唐杰爱怜的看着妮娅,像是感觉不到手上的剧痛一样,只是将她温柔的抱在了怀中,另外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言不发。
妮娅狠命咬了一阵,却发现唐杰并没有还手,她抬起眼帘一看,却看见这一双深邃如同大海一样的黑色眼眸,正温柔的注视着她。
妮娅如被雷电击中,顿时松开牙齿,扑到唐杰的怀中,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不能再失去你啊!
唐杰紧紧搂着妮娅,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妮娅,你所做的一切,我当然知道!”
妮娅泪眼朦胧的抬起头:“那你为什么还不理解我的苦心,为什么还要自己去送死?难道你不知道就算你潜入到杰拉仑狱之中,等待你的将是十名二级剑斗士和一名三级魔剑士么?你这是送死啊!!”
唐杰笑了笑,他的笑容似春风一般温暖,抚慰着妮娅剧痛的心灵:“傻瓜,我不会有事的!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妮娅当然不相信他的话,只是死死的搂着唐杰的腰,哭道:“我不让你去,我不让你去!父亲被关在了那里,肯定是活不了了!你怎么不为我想想?如果我再没有了你,你让我怎么办?你到底爱不爱我?”
当老巴尔决定将女儿身上寄托了十余年的希望转移到唐杰身上的时候,妮娅的人生目标也随之转移了。
她之前活着,只是为了完成父亲的愿望,成为一名海盗王,这是她唯一的人生目标。
而当巴尔把希望寄托在唐杰身上的时候,妮娅也跟着转移了她的人生目标,那就是陪在唐杰的身边,帮助他,看着他完成这个她所完成不了的目标。
可在这个过程中,妮娅发现自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对于绝大多数的女人来说,爱情就是她们的一切。
不巧的是,妮娅正好也是这种女人!
不同于那些喜欢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女人,妮娅只要认定了一个男人,那就算是地狱,她也会跟着他一同前往!
这也是为什么妮娅宁愿自己承担那放弃父亲的骂名,也要帮助唐杰的原因所在!
更何况,她爱的这个男人,和她的人生目标渐渐的重叠在了一起。
可以说,如果妮娅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再失去了唐杰的话,那她的人生将失去所有的目标,将不会再有任何意义……
唐杰又不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他哪里会不知道怀中的妮娅为她做出了怎样的牺牲?
他微微一笑,对妮娅轻声说道:“妮娅,我当然爱你!”
妮娅惨笑道:“爱我那为什么还要去送死?”
唐杰笑了笑,说道:“正因为爱你,所以我才不愿意让你以后的日子永远活在痛苦之中!正因为爱你,所以我才不愿意让你以后变成一个没有父亲的女人!我不希望我爱的妮娅,以后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看不见笑容,你明白么?”
说完,唐杰故意板了板脸:“难道你不知道你不笑的时候有点丑么?”
妮娅听了这话,有点想笑,可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被一只无形的手碾成了粉末,和着她的泪水化作了细流,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紧紧缭绕,永不消散!
她的魂,她的心全部都被这个男人彻彻底底的俘虏了!
妮娅咬着嘴唇,一双极美的深蓝色眼睛中,泪水不觉涌出,她痴痴的注视着唐杰,却突然间痴狂的向唐杰吻去,她拙劣而又生疏的吻着唐杰,柔软的香舌癫狂之极的向唐杰嘴中钻来,似乎要把她的一切都给他。
妮娅知道,以后的人生中,她都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的男人了。
妮娅浑身滚烫,眼神迷离,在绝境中,女人一旦动情起来,那爆发出来的烈焰可以吞噬任何束缚!
妮娅在唐杰耳边轻声的呢喃:“唐杰,要了我吧……”
她抓着唐杰的手,按在自己丰满坚挺的胸脯上,流泪道:“你不是很喜欢它么?你不是一直想摸它么?”
说完,她腰扭如蛇,使劲将自己柔软的身子向唐杰的怀中挤去,似乎恨不得从此和他融为一体。
唐杰微微一笑,将贴在妮娅胸口的手收了回来,轻轻的抚摩着她柔顺的金发。
妮娅一呆:“你不喜欢我么?”
唐杰用手指刮了刮妮娅又直又挺的鼻子:“傻瓜,我喜欢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喜欢你的每一根毛发。但是,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呢!”
他将妮娅从怀中扶了起来:“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么?你看上的男人就这么差劲么?”
妮娅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她看见唐杰这充满征服感的霸道目光,便忍不住低下头来,轻轻应了一声:“嗯……”
唐杰笑道:“那就在这里乖乖的等我,天亮之前,我一定会把巴尔船长带回来的!”
妮娅摇了摇头,她用手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抹干,然后用一根头绳将自己的长发扎了起来,露出修长的脖颈,显得精干洗练,一改方才儿女情长的颓态。
唐杰讶然:“你也要和我一起去?”
妮娅又摇了摇头,她对唐杰缓缓的说道:“我得帮你去盯着威尔斯!我们必须得去提防着他!”
唐杰沉吟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如果当他救出巴尔的时候,面对可能出现的追兵,那个时候威尔斯如果再和他起冲突,或者背地里下黑手,那才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威尔斯既除掉了巴尔,又除掉了他,那可真是一石二鸟!
在另外一边,刚才人满为患的水手室中空荡荡的,只有墙壁上挂着的油灯散发出的淡淡灯光在默默的摇曳着。
这昏暗的火光照在两个人的脸上,似乎给他们蒙上了一层黑纱,越发的显得幽暗阴森。亨利急急的对威尔斯说道:“威尔斯,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为什么我们要冒这个险?”
威尔斯看着他,冷冷的一笑,说道:“你觉得他有可能活着回来么?”
亨利摇了摇头,但他又道:“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他要真的救出了巴尔船长……”
威尔斯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你认为我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么?”

=======================================================================================
唔,和我的编辑沟通好了,更新照旧,向童鞋们造成的困扰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