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从天而降(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从天而降(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一间充满了恶臭与潮霉气味的阴暗房间。
一面的墙壁上挂着一盏火光如豆的油灯,另外一面墙壁上,锈迹斑斑的铁窗中吹来的阵阵海风将这幽暗的细小如豆的火光吹得闪烁飘摇。凹凸不平的花岗岩石块上爬满了暗绿色的青苔,毛茸茸的连成一片,让这两面墙壁看起来像极了一个长满了恶疮的老人。
毕赛留的脸被这忽闪的火光照得明暗不定,他脸上深邃的皱纹让他看起来像一截枯老的树干,他目光如炬的看着前方一个身材极为魁梧的男人,双眉紧皱,深深的烙出一个川字。
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叫做克里斯.菲尔,他是杰拉仑狱的监狱长,一个恐怖的三级魔剑士。
说他恐怖,并不完全指的是他的实力,而是他残忍嗜血的性格。
这个男人天生就喜欢虐待他的犯人,拷打花招层出不穷,其血腥暴力之处,简直令顽石都不忍目睹。
自从毕赛留将巴尔交给他严刑拷打之后,这个男人的眼中就流露出浓重的病态和狂热目光,像是蚂蝗闻见了血腥味。
雄壮如狮的巴尔被上下左右四根绳索吊在半空中,浑身被扒得赤条条的这些绳索是血屠菲尔用尖刀扎穿他的手腕,然后从中穿透而过。
下手的时候,菲尔刻意避开了巴尔手腕上的血管,让他不至于大出血而死。这个精于刑狱的男人,曾经连续拷打一个犯人整整十天,最后被拷打的人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肉体上布满了蛆虫苍蝇,却仍然没有死去!
这些犯人落在了其他狱卒的手里面,可能同样是严刑拷打,****,但他们到头来总算可以死一个痛快。
可如果落在了血屠菲尔的手里面,那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血屠菲尔从他任监狱长开始,就一直保持着一个记录。
在他的手里面,从来没有不开口说话的人,从来没有他想问而问不出的问题,就算是钢铁铸成的人都会融化!
菲尔长着一张方脸,鹰目狮鼻,不笑的时候,他脸上并不让人觉得可怕,但他只要咧嘴一笑,脸上的肉像褶子一样堆积起来,顿时像一张破布被人揉了一下,他脸上的每一个器官都会透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绽放出一种令人胆寒的狰狞!
血屠菲尔抖了抖手中的皮鞭,嘴巴上裂开一条缝,嘿嘿的笑了一下,面带得意的看着面前他精心准备的作品。
巴尔被吊在空中,穿透他手腕的绳索撕扯着他的血肉皮肤,让他痛得死去活来,因为痛苦他的身子便使劲扭曲挣扎着,可他越挣扎,穿透自己手脚的绳索便撕扯得越厉害!
手腕上的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流淌下来,触碰到他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顿时刺得巴尔又是一阵剧痛,身子一阵剧烈颤抖,手腕一受力,穿透的绳索便像锯齿一样噬咬着他的伤口,又刺激出更多的鲜血。
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
血屠菲尔甚至不需要更多的动手,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的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巴尔在他面前痛苦的挣扎。
一般来说,一个普通人只要这样被他吊上一会,就会崩溃!
在菲尔的手中,意志力最坚强的男人也只坚持了不到一格沙漏的时间,可这个巴尔却已经坚持了足足五格沙漏的时间了!
老巴尔越是坚持,菲尔越是兴奋,他有的是时间和这个老人磨。
但是毕赛留却没有。
对于毕赛留来说,每一滴沙子落在沙漏里面的时间都弥足珍贵!
毕赛留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目光紧紧的盯着巴尔。
虽然他抓住了巴尔,但是搜遍了巴尔的身上也没有找到任何一张纸片,更不用说什么阿托斯的藏宝图了。
这说明这只老狐狸并没有把藏宝图带在他的身上。
这么重要的东西他竟然不随身带,那会放在哪里?
交给自己身边最信任的人?
不可能,这只老狐狸唯一信任的就是他自己!
藏在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了?
不可能,这只老狐狸敢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扔在一个自己眼皮底下看不见的地方?
记在自己的脑袋中了?
这是毕赛留想来想去,只觉得这个答案最可靠。
如果是这样,那就只能撬开这只老狐狸的嘴了。
可毕赛留在达姆城多呆一天,他的行踪便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万一他要从巴尔手中夺取藏宝图的消息泄露了出去,那他将会遇到灭顶之灾!
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足以令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疯狂!
一个想当富家翁的人得到了它,那阿托斯多年搜集的金银财宝能让他从一个一名不文的无名小卒,变成富贾天下的超级富翁;一个想成为世界顶级强者的人得到了它,那海神提拉的神器能让他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生命,变成俯视苍生大陆的超级强者;而一个想纵横大海的人得到了它,那无敌战舰黑龙王则可以助他变成海上当之无愧的王者!
试问,天底下有谁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
毕赛留不行,天底下比毕赛留更有权势,更有力量的人更不行。
因为人一旦有了力量,有了财富,有了权势,那么他们所追求的则是更加有力量,更加富有,更加有权势!
人的欲望永无穷尽!
毕赛留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他举起了一只手,轻声说道:“我有几句话和老朋友说,尊敬的菲尔狱长,能给我们之间留一点私人的空间么?”
菲尔咯咯一笑,声音又低又沉:“当然可以,尊敬的毕赛留阁下!不过,您可要小心,不要让这头蠢猪的血弄污了您高贵的衣服!”
血屠菲尔笑了笑,倒退着走出了这间牢房。
铁门传来“咣”的一声响,毕赛留回过头,走到巴尔的身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伸出一只手,在老巴尔的伤口上抹了一下,食指和拇指沾了一点鲜血,他搓了搓,又放在嘴里面尝了尝,然后呵呵笑道:“连你的血都带着一股浓重的海腥味!真不愧是在阿塔克海域纵横了三十多年的海上之狐,琼斯.巴尔啊!”
老巴尔被吊在空中,由于他断了一只手,另外一只铁钩义肢被绳索拉扯着,并没有被戳出伤口,所以他听到毕赛留这句话的时候,老巴尔突然间睁开眼睛,双目赤红,像一头要择人而噬的猛兽一样,拼了命想要用自己的铁钩义肢去攻击毕赛留。
可老巴尔身子刚动,另外一只手便传来一阵让他几乎眩晕的剧痛,他厉声惨叫着,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与怒吼。
毕赛留面不改色,他只是专注的端详着巴尔狰狞扭曲的面孔,像是在欣赏着兽笼中的野兽在做困兽之斗。
毕赛留微笑着,他的举止和吐字用词优雅得像一个宫廷礼仪的教师,让人感觉这里应该是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皇宫,而不是这样一个恶臭阴森,血腥可怕的牢房。
“我们打交道这么多年了,你深知我的为人,我也深知你的为人。所以,那些虚伪的客套话和场面话,我看以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情,就不必了,你说对么?尊敬的巴尔船长?”
老巴尔渐渐的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他喘着粗气,嘿嘿的笑了一下:“是么?照这么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种见面方式,换一个地方更好?”
毕赛留拊掌大笑:“好啊,老朋友见面,再来点十年香的白兰地,那就更妙了!”
老巴尔也哈哈大笑:“那你还在等什么,还不把我从这个鬼地方放下来?”
毕赛留微微一笑:“那可不取决于我啊,尊敬的巴尔船长!是愿意当我的座上宾,喝着十年香的白兰地呢,还是愿意呆在这个地方变成一堆腐烂的臭肉呢?选择题的选择权握在你自己的手里面,看你怎么选择了?”
老巴尔重重的喘着气,他眼中流露出浓重的讥讽嘲笑的神色:“毕赛留,你认为如果真有海盗王阿托斯的藏宝图,我还会被你抓到这里来么?我为什么不直接去取出阿托斯留下的神器,直接送你去见海神提拉?”
“啧啧,尊敬的巴尔船长,刚刚我还在夸你聪明,怎么你这么快就进行自我否定?”毕赛留摇了摇一根手指,同样也用一种充满了讥讽与嘲弄的眼神看着巴尔“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傻瓜?”
老巴尔冷冷一笑:“这个世界上把你头老狐狸当傻瓜的人,他自己才是真正的傻瓜!”
毕赛留呵呵一笑:“如果这算是称赞的话,那我就笑纳了!不过,既然你认为我不是傻瓜,那你就应该明白。既然你能在我们这边安**的内应,那我也能在你那里安**的内应!一报还一报,很公平,不是么?”
老巴尔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沉淀了下来,他目光阴冷的注视着毕赛留:“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你把他怎么样了?”
“放心,他和你一样的狡猾,早就溜掉了!”毕赛留笑道:“所以,藏宝图的事情就不要再糊弄我了,我可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巴尔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毕赛留,过了一阵子,他才突然一笑:“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过来点,我告诉你!”
毕赛留顿时心中狂喜,他终于肯说了?
老狐狸内心激动如浪涛滚动,可脸上却是半点不露声色,他微微将头倾过去,微笑着说道:“喔,我洗耳恭听!”
老巴尔咯咯一笑,在毕赛留的耳边笑着说道:“你们喝的白兰地口感太柔,度数太低,那是娘们才喝的酒,真正的男人,应该喝朗姆酒!”
毕赛留脸色一变,他当然知道巴尔是在借两种酒对他冷嘲热讽。
一来讽刺他像一个娘们,二来告诉他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想让我开口,没门!
毕赛留再也保持不住他的绅士风度了,他恶狠狠的瞪了巴尔一眼:“你是想等我把你的尸体挂在城门上,你才知道后悔么?”
巴尔哈哈狂笑:“就算我真的有藏宝图,我要告诉了你,那才真的是自己找死哪!”
毕赛留被他说中心事,他本就打算一问出藏宝图的下落,就立刻将所有与这些事有关的人全部除个干干净净,老巴尔当然也不会例外。
毕赛留笑了笑,重新又恢复了他的贵族气派:“好吧,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和菲尔狱长呆在一起,我这就请他回来和你小聚一下!如果你和他在一起呆得烦了,不妨告诉我,我先出去喝一杯茶。失陪了!”
毕赛留转过身,自己走出了牢房,脸色立刻变得阴沉难看,双拳紧握,咬牙切齿。
这是一种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宝物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却始终拿不到的感觉,这让他几乎抓狂!
“毕赛留大人……”一个轻轻的呼唤声将毕赛留惊醒,他立刻换回了一副平易近人的温和面孔,看着说话的人。
这说话的却是达姆城的海军提督沃尔曼,他正弯着腰,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谄媚之色,双手递过一封信。
毕赛留扬了扬眉毛,奇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沃尔曼笑道:“毕赛留大人,这是有人声称一定要亲手送到您手上的信,请您亲自查看!”
毕赛留接过这封信,却见封口处滴了几滴红蜡,然后用手指掐了一个印子,以示并未拆封。他打开信封,只见里面孤零零的躺着一张小纸条。
毕赛留将纸条取出,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沃尔曼混迹官场,当然知道毕赛留这个人城府极深,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可此时他竟然如此按耐不住的大笑,却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不仅沃尔曼提督感到诧异,就连血屠菲尔也扬起了眉毛,一副不解的样子。
毕赛留笑着将手中的纸条撕碎,对他们说道:“尊敬的沃尔曼阁下,尊敬的菲尔狱长,我杰拉特.安达.毕赛留公爵,有一点小小的请求希望你们能够帮我办到!”
沃尔曼提督和血屠菲尔互相对视了一眼,各自心中都疑惑万分,但他们仍然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毕赛留大人!可不知道您的请求指的是什么?”
毕赛留脸上笑吟吟的说道:“晚上我们会有客人来访,还请沃尔曼阁下和菲尔狱长配合我,好好招待他们一下,行么?”
原来是这么小小的一件事情!
沃尔曼和菲尔同时恍然:“乐意之极,尊敬的毕赛留大人!”

=======================================================================
抱歉,睡过头了……
今天就一更了,过十二点再更一章,明天双更……
打个广告:仗剑异界 一贱在手 天下我有,请看《仗剑异界》http://yy.17k.com/book/40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