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从天而降(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从天而降(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达姆城前方靠海,后方靠山崖,地形前低后高,极为独特。
位于达姆城北面的山崖,高约八十余米,嶙峋陡峭,山脚底下的海浪常年拍击,将青石冲刷得光滑无比,根本不可能有人能从那里攀爬上来,从背面进攻达姆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山脚下的海域,漩涡多如牛毛,暗礁多如繁星,大船靠不拢,小船开不进,就更不用攀爬山崖,选择这里作为进攻的路线了。
也正因为这样,达姆城的背面山崖虽然地理位置险要,但是却不驻任何守卫,只有当初达姆城刚建成的时候,皇帝陛下在这里驻扎过一百人的兵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守卫全部被撤除,只有一些平日里闲得无聊喜欢游玩的贵族少女们偶尔来到这里,远眺大海,附庸风雅,招蜂引蝶一番。
所以,当唐杰他们趁着夜色来到这里的时候,四周空旷寂静,一个人影也瞧不见。
唐杰最后一脚踩上这山崖崖顶的时候,已经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时间。
放眼望去,头顶上的苍穹星光闪烁,如一张极宽敞的黑幕,而在远处的杰拉仑狱将它魁梧的身躯隐匿在黑幕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棱角分明的轮廓。
辽阔的大海在这无边无际的黑幕中沉睡着,像极了一个被黑幕笼罩着的舞台,遥远的星光如同剧场的点点柔色顶光,将这片寂静的舞台渲染得山雨欲来,在舞台的下方,阵阵的拍打在岩壁上的浪涛声传来,更是将这种山洪暴发前的宁静渲染得呼之欲出。
唐杰并不知道,在今天晚上即将发生的一切,将是他辉煌人生中真正意义的成名第一战。
在这个黎明前静悄悄的夜色中,所有的一切有利的因素都站在了唐杰这一边,在这个晚上,他是被海神提拉独自私宠着的宠儿。
唐杰远眺着黑茫茫的前方,将右手的食指放在舌头上舔了舔,感受着山崖上海风的风力和风向,只过了一会,他的脸上便流露出满意欣喜的神色。
这是他从霍恩那里学来的测风术,也是他在这个异世界学会的第一项航海技术。
这种技术只有航海经验丰富的老水手才能掌握,尤其是在船上,海船本身顺风或者逆风航行时,船身自己的速度会使水手测试出来的风力有所差别,但像老巴尔那样的老水手,无论船速是多少,方向是多少,海风是多少,他只要伸指一试,立刻便能精准的测试出风向和风力。
唐杰做不到像他们那样精准迅速的测试风力,但他在固定不动的情况下粗略的测试出风力和风向,还是不成问题。
尤其是今晚,达姆城彻夜刮着南风,风力大约在五到六级左右,平常这也只算是中等的风力,对于海边城市来说,这种风力属于家常便饭。
但是到了这地势颇高的山崖上,风力便明显增加,猎猎海风吹在唐杰的身上,让他衣诀凛凛,头发根根在风中飞舞,更是平增了他几分信心。
今晚若是无风,或者刮的不是南风,那唐杰说什么也不敢和威尔斯打下这种事关生死的赌约,更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唐杰回头,对身后的威廉和比尔招了招手。
正在爬坡的威廉和比尔,身上背着三个巨大的风筝。
这种风筝呈简单的菱形,两侧宽,两头狭窄,中间以坚韧的榉木为十字支撑,表面蒙上一层结实的帆布。
这种用作风筝骨架的榉木是几乎每一条船都有储备的木头,它们往往被裁成一条条长方形放在船舱的储物室中,以备海战或者触礁时船舱漏水,水手们用它来封堵缺口时用。
这种榉木材质坚硬,纹理直,结构细,耐磨且不易变形,虽然从坚硬程度上来说,它无法适用于造船,但是用来堵船舱缺口,或者造一个巨型风筝,它的坚韧性却是绰绰有余。
至于风筝的帆布,则更加坚韧,普通的刀剑用力劈划都只能破开一道小口子,足见其强韧。
以这风筝的面积和质地情况来看,承载着一百多斤的重量,居高临下飞行出几十米远,是不成问题的。
威廉和比尔背着这三个风筝,一路一直在窃窃私语的讨论着,究竟唐杰要这三个奇怪的家伙来干嘛?
讨论来讨论去,始终不得其解,两个人这才作罢。
眼看马上要到山顶,威廉喘了口粗气,对比尔说道:“我说比尔,你到底是怎么打听到巴尔船长下落的?这个问题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答案,你该不会是自己猜的吧?”
比尔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么?蠢材!”
威廉赔笑道:“比尔,看在海神提拉的份上,告诉我吧!”
比尔得意洋洋的看了威廉一眼,摇头晃脑的说道:“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
“当唐杰让我去打听巴尔船长下落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一个海盗,上哪里去打听船长的下落呢?总不成满大街,一个人拉一个的问吧?”比尔说。
“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你是从哪问出来的?”
“嘿嘿,你不是我,所以你肯定想不出来,我是怎么问到的!”比尔卖足了关子,见威廉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他,这才说道“你想想啊,有什么地方,是这个城市所有消息最集中,流通得最快的地方?”
威廉歪着脑袋想了一阵,摇头道:“想不起来!”
比尔踢了他一脚:“你这个笨头笨脑的猪,这都不知道?半年前我们还一起去过的!”
威廉恍然:“啊,碧海蓝天!”
比尔得意的说道:“你终于明白过来了!你想啊,碧海蓝天那个地方,上至达姆城的贵族老爷们,下到海港上的贫民码头,什么人没有?你想要什么消息没有?只要你兜里面有钱,就没有问不出的消息!”
“兜里面有钱……”威廉反应了过来,瞪着比尔说道“你这家伙,平常小气得连一个铜板都死抠,今天怎么突然间大方了起来?你花了多少钱?”
比尔脸上露出肉痛的神色:“也没花多少,也就五百枚金币……”
威廉一脸震惊,五百枚金币快可以买一艘单桅小船了,这可是比尔一生所有的积蓄啊!
“你把你存的钱都花完了?”威廉失声道。
比尔一脸苦笑:“是啊,我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了,要不然,你支援我一点,让我也有一点养老钱?”
威廉一脚踢过去:“滚开,我哪有钱给你?”
比尔笑嘻嘻的躲开:“也是,每次嫖女人,你都把钱花干净,哪里存得住钱?”
威廉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比尔,我还有点钱,要不然我先给你?”
“你还真有钱?我小看你了嘛,威廉!”比尔讶然,随后又摇了摇头,他用眼神瞟了瞟前方不远处的唐杰“你以为我会让我的钱白白花掉么?”
“兄弟,看看他,他比巴尔船长年轻多了,也比我们厉害多了!以后跟着他,还会害怕饿肚子么?笑话,我航海十几年,看个人的眼力劲都没有么?”比尔一脸得意,像是投资了一笔有赚无赔的好买卖。
就像巴尔所说的,每一个海盗都是天生的赌徒,他们的体内流淌着赌徒式的鲜血。
有时候他们不下注,是因为没有碰到值得他们下注的赌局,而当他们一旦下注,便是倾其所有,把他们能赌的一切全部押进去,要么输得连命都没了,要么赢得盆满钵满。
在地狱号上,巴尔无疑是最出色的赌徒,他几乎在一开始就在唐杰身上下了注,在唐杰经历了第一场战斗之后,巴尔更是将所有的赌注都下在了他的身上。
比尔和威廉紧随其后,只不过,比尔下的是他所有的财产储蓄,而威廉则下的是他的命。
威廉也看着不远处唐杰的身影,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一夜的惨烈海战,唐杰那如铁塔一般的身影像投影一样在他的眼前出现。
“比尔,你说他怎么懂得这些东西?”威廉奇怪的问道。
“你是指什么?”比尔歪着脑袋。
“这些进攻的战术,和匪夷所思的侵入方法?”威廉指了指身后的巨型风筝。
比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东西,也许你更应该去问他自己。”
威廉看了看唐杰,耸了耸肩膀:“算了,这家伙现在的眼睛锐利得像一把刀,我光是被他看一眼,都背上发毛!我可不敢问。”
他们两个人越走越近,这几句话却被唐杰依稀听了个清楚。
唐杰心中笑了笑,心想:你们玩过盟军敢死队的话,你们也会……
虽然心里面颇为戏虐的这样想,但是唐杰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切可不是游戏,更不可能读档重来,他的计划能不能成功,唐杰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
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情,换了平常,那是打死他也不敢做。可他心里面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后路可以退了,就算抛下巴尔,威尔斯也会成为他的拦路虎。如果自己委曲求全,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离开妮娅,离开这条船,那他接下来的生命中将烙满了耻辱的印记,无论他以后怎样擦洗都无法抹去。
临阵脱逃绝对不是唐杰的性格,迎难而上才是男儿本色!
唐杰站在崖边,感受着猎猎的海风吹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威廉和比尔说道:“一会我先下去,你们看我的示范,模仿我飞翔过去的方法。千万要记住,双手要打开并且抓稳风筝的两侧架子,不要害怕!越怕越容易出事!”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只觉得面前的唐杰像一个老辣的刺客,这种场景似乎司空见惯。
比尔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唐杰,你好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情?”
唐杰愣了一下,苦笑道:“你们别提醒我啊,我好不容易才忘记这一点!我这是第一次啊!”
“啊?!”威廉和比尔傻眼了,他们走到山崖边上,看了看黑洞洞的海面,似乎下面有一只看不见的怪兽在等着他们,只要他们一跌下去,便将他们无情的吞噬!
威廉和比尔一阵头晕目眩,险些一P股坐在地上。
这两个久经风雨,身经百战的海盗也忍不住心里面打起了退堂鼓,腿肚子像闹痢疾一样,一阵乱抖。
“你竟然是第一次?那,那你不怕?”比尔觉得嘴里面像嚼了一口的黄莲,我怎么这么傻乎乎的就跟他去冒这个险?
在水手室里面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还以为他精于此道,谁想到竟然和我们一样是头一回!
如果知道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杀了我也不跟着来啊!!
唐杰猜到他们心里面想什么,他自己也紧张万分,但却一点也不能表露出来,他不同于威廉和比尔,威廉和比尔有后路可以走,但是唐杰没有。
他已经被逼近了绝境,而当一个人身处绝境的时候,他往往能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事情!
“怕?”唐杰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笑了笑“怕解决不了问题!如果你们怕的话,可以现在先回去,我不会怪你们的!”
威廉和比尔眼角同时抽动了一下,嘴角如同提线木偶一样,往上拉扯了一下,算是挤出了一个笑容,但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我,我们,不不不不,不怕……”
唐杰笑了笑,他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如果你们想回去,那就回去;但既然来了,那就别再多想后果,跟着我来吧!”
说完,唐杰退后了几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口气比他以往任何一次呼吸都要深,都要足,他的胸膛高高的膨胀起来,像是要容纳这片大海,像是要拥抱这片天空!
紧接着,他重重的吐出了这口气,脚步重重的踏在地上,一步,接着又一步!
他双手紧紧的抓着一张宽大的风筝,迎着满天的繁星和当空的皓月,在凶险幽深的山崖边猛的一蹬脚!
疾烈的海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肋下生风长出了一双翅膀,唐杰的身形在威廉和比尔的眼中,似乎一刹那间变成了一只展翅腾飞的雄鹰!
腾飞!
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