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潜入(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潜入(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就在唐杰踏出山崖,凌空翱翔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身子猛的一沉,一股向下拉扯的巨力传到他的手上,拉扯得他手指几乎一刹那间没有抓住风筝的骨架!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如果唐杰这风筝没有抓紧,那他掉进海里面,且不说他掉进海里面会不会淹死,单说这几十米的高度掉下去,摔在海面上和摔在平地上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电影里面动不动就从高空跳下山崖,然后在水中若无其事的游上来,那纯属扯淡。
如果是脑袋或者横摔在水面上,那这个人必死无疑!
而如果是双脚先入水,那巨大的冲击力将会使人在入水的那一刹那产生极强的冲撞感,甚至能导致人刹那间窒息眩晕!
而如果一个人在水中发生窒息和眩晕,那小命便已经丢了一大半!
唐杰手指这一松,他立刻便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要是掉下去,那绝对是一命呜呼!
好在他多年习武,反应极快,体内一股力瞬间发到手指尖,用力一抓,紧紧的将风筝握在手中!
但当他紧抓住风筝以后,紧接着又来了一个问题!
这种风筝想在空中滑翔,那一定要做得两边对称,左右受力一模一样,那才可以平稳滑行,要不然左边和右边面积不一样,受力不均匀,风筝便会左右摆动,甚至满天打转转!
要知道,这几个风筝是唐杰自己做出来的,急切之间能做出这三个巨大的风筝,已经是勉为其难,如果还能精细到左右完全一致,那才真的是天方夜谭了。
唐杰刚刚抓紧风筝便感觉到左边明显吃力严重,像有一只手在拉扯着他往左边倾斜,整个风筝便开始往左侧摆动,滑行轨迹立刻变向!
为了把自己拉回正确的滑行轨迹,唐杰右手便多用了些力拉扯风筝,以维持平衡。可当他右手一用力,风筝便不自觉的又开始往右倾斜。
威廉和比尔站在山崖上,只看见这个风筝远远看去,便像是打摆子一样,左左右右的来回摆动,他们两个人吓得浑身冷汗直冒,紧握着双拳,眼珠子瞪得似乎要从眼眶里面跳出来!
短短的五十多米距离,却长的好像天涯海角的距离!
唐杰觉得自己掌控着这个风筝,这情况就像极了他在地狱号的时候,老巴尔让他掌舵一样,风帆随意转动方向,而他要立刻感应到风力和帆向的变化,并随之做出改变!此时的他真是浑身每一根神经都绷到了极致,每一个细胞的敏锐感都放大到了极点,他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鼓胀,体内的气脉自动的在全身游走着,这些血气激荡着他体内的斗气,不自觉的沸腾翻滚!
唐杰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斗气像一波接一波的潮水在自己的体内蔓延着,涌动着,像是不断涨潮的海水,渐渐的汹涌澎湃,他的体内像是有用不完的力量,可以任凭他尽情挥霍!
这是他的师傅都没有达到过的境界,一个全新的境界!
唐杰虽然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可是一股又兴奋又刺激的感觉像电流一样走遍了他的全身,这种力量增长,达到另外一个新境界的狂喜感控制了他,让他在这空中翱翔的时候,恨不得放声大喊,才能一吐胸中的快意!
在这种全新的境界中,唐杰的身体敏锐得只要风筝有任何的受力不均匀,他便立刻能察觉的出,然后做出相应的改变!
五十米的飞翔距离,刹那间已经到了尽头,唐杰眼看自己要飞过头,双手突然一松,从离桥面只有两三米的空中落了下来,在身子接触到桥面那一刹那,在地上一滚,顿时将这股力量卸了个干净,平安无事的着陆。
唐杰着陆后,一阵海风吹来,他浑身冰凉,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是被汗浸得湿透了!
唐杰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感受着体内的这股潮水般澎湃的力量,他心中暗自感叹。
唐杰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然后仔细看了看左右,发现不远处塔楼上的卫兵背对着他,丝毫没有发现这里的异状,他便模拟着海鸥的声音叫了两声,这是他和威廉他们联系好的暗号。
威廉和比尔听见这声音,又惊又喜,险些跳了起来!
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比尔伸头看了看黑洞洞的崖谷,他深吸了一口气,拿着巨大的风筝后退了几步,想学唐杰的架势,可他一口气吸完,却忍不住牙齿得得得的打架,对威廉说道:“威廉,你过来抽我一下,让我冷静冷静!”
威廉自己也觉得腿肚子发酸,他走过去,抬起蒲扇一样的巴掌,重重的一巴掌下去,只打得比尔做一阵陀螺般的乱转!
比尔只觉得自己一阵头晕目眩,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使劲摇了摇头,待清醒了一点,便怒不可遏的对威廉咆哮道:“你这个混蛋,不会轻一点么?”
威廉吃吃的说道:“我,我也紧张啊,不自觉就用了那么大的力!要不然,你也打我一下?让我也清醒清醒?”
比尔狞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说完他往自己手掌上吐了口唾沫,摩拳擦掌,抬手重重的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这清脆之极的声音远远的送了出去,威廉觉得自己牙齿险些被扇飞了,腮帮子似乎都肿了起来!
他也怒了:“你他妈的还真能下手!”
比尔嬉笑道:“怎么样?还紧张吗?”
威廉愣了一下,歪着头:“咦,好像是不紧张了!”
比尔哈哈一笑:“我也不紧张了!那我就先走一步啦!”
这座连接着达姆城和杰拉仑狱的吊桥长二十余米,由于这里的卫兵们认为不可能有人能从后面潜入到这座吊桥上来,所以,它连最基本的照明灯火都没有。
唐杰只需要将自己的身形藏在黑暗中,便不会被塔楼上的卫兵发现。
他并不知道威廉和比尔这两个活宝在山崖上面的情况,他提心吊胆的在吊桥上等了一阵子,心中暗自替威廉和比尔担心着急,生怕他们掌握不好风筝的力道,而出现意外,那可就真让他内疚一辈子了!
但唐杰很快便发现,他这种担心纯属多余。
威廉和比尔航海十余年,他们的操帆技术和掌舵技术比唐杰精湛得不知道哪里去了,说起掌握这种力量的平衡,这两个人只要战胜了恐惧,那绝对是驾轻就熟的能手。
首先飞过来的是比尔,他对风筝的驾驭精确到他降落的时候竟然是稳稳落在吊桥上的!
唐杰只看的有些呆了,心中又惊又佩:果然姜是老的辣啊!
可接下来的威廉,他虽然也精于力量的掌握,但他有一个大大的险情!
他太重了!
威廉落下来的时候,还差了吊桥一截,好在他落下的时候,双手飞快的扒住了桥沿,身子重重的装在吊桥的侧面,像沙包一样发出一身沉闷的响声!
唐杰和比尔又惊又骇,一边张望塔楼的卫兵,一边七手八脚的将威廉拽了上来,却见这个啤酒肚喘着粗气,险些口吐白沫,嘴里面呢喃着说道:“朗姆酒,我的朗姆酒在哪里?快,快让我喝一口!”
唐杰和比尔紧张的扭过头,看了看塔楼的卫兵,显然这些卫兵并没有将这里的动静当一回事,疏于防范的他们只是扭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吊桥,便又转过了头去。
比尔松了口气,他翻了一个白眼,从身后取出一个随身的小酒瓶递了过去。
威廉闻见朗姆酒的香味,顿时像猫儿闻见了鱼腥味,双手闪电般夺过了比尔手中的酒瓶,一仰头,喉结翻滚,骨碌碌喝了个底朝天!
比尔低低的一声惨叫:“你这个混蛋,给我留一点啊!!”
威廉朗姆酒喝下肚子,顿时生龙活虎起来,他爬了起来,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角:“放心,回去你想喝多少我都请你!”
比尔一瞪眼睛,跳起来去掐威廉的脖子:“我现在就要!你给我吐出来!”
喝下肚子的酒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威廉梗着脖子,粗声道:“你再等会,我尿出来给你!”
比尔气得头晕眼花,正要尖声大骂,却见唐杰突然扭头,疾言厉色的对他们一声低喝:“安静点!”
唐杰刚被他们打捞上船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自然得不到海盗们的任何敬意。可随着他在暴风中的惊人表现和在海战中一战立威的行为,让海盗们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浓厚的尊敬。再加上老巴尔的刻意栽培,唐杰已经颇具威势,一言一行中隐隐透出一股不可轻然冒犯的威严。
更何况,唐杰方才境界增长,此时一声低喝,身上的气势也随之水涨船高,威廉和比尔只觉得方才那一刹那,面前似乎立着的不是一个黑发的年轻人,而是一个雄威凛凛的雄狮!
比尔和威廉顿时噤若寒蝉,互相瞪了一眼,悻悻的松开互相揪着的手,嘴里面同时嘟囔道:“回去再找你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