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潜入(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潜入(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两个昏昏欲睡的狱卒当然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他们其中一个人不耐烦的从桌前抬起头来:“哎,你去看看,这哪来的耗子?吵死个人了!上次不是被菲尔大人养的猫给捉光了么?”
另一个人干脆头也不抬:“废话,你都能生下一堆不带枪的赔钱货,还不准人家耗子下崽么?”
“操,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家里面那丑女人尽给老子生女儿,我都后悔死了!咋当初就瞎了眼看上这么个娘们?”
“哧,当初是谁说的她P股大,好生育来着?现在好了吧,一堆女儿等着你养,以后有得你乐的!不过,话说回来,你家那个艾玛倒真长得水灵,真不知道你这个丑货是怎么生出来的?莫非是你家女人觉得你满足不了她,在外面找了个男人?”
“操,我杀了你!”
“哈哈,玩笑嘛,别生气!艾玛她多大了?十六了吧?成年了吧?也是到嫁人的年纪啦!我看着啊,小队长菲尔德大人好像对她有点意思,嘿嘿,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滚你的,我像是那种用女儿的幸福来换取提拔职位的人么?”
“得了,别清高了,你想一辈子在这个监狱里面发霉烂掉么?”
“别啰嗦了,我去赶跑那只老鼠好了吧?真受不了你!”
得胜的狱卒得意洋洋的说:“一老早这样不就不用听我念叨了么?”
唐杰和威廉听着这两个人没完没了的闲扯,心中等得发慌,此时见这个人终于走了过来,他们心中顿时一紧,身子微微伏低。
可唐杰的心中却不断回响着方才两个人的对话。
父亲死了,他的女儿们将来怎么生活下去?
那个叫艾玛的女孩,又会变成怎样?
正胡思乱想间,唐杰似乎又看见老巴尔站在他的面前,淡淡的笑着:“你要记住我给你上的第一课,孩子!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你的伙伴的!”
那些不能成为伙伴的人,就是我的敌人么?
唐杰心中一紧,拳头握得指甲都扎进了肉中。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生了一堆赔钱货的狱卒,一路骂骂咧咧的闻声找了过来。
他顺着声音找来的时候,睡眼惺忪的一看,却见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正满脸嬉笑的看着他,手还摆了一摆,向他打了个招呼。
可怜这狱卒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便突然间脖子一阵剧痛,他的脑袋被人硬生生的从前面扭到了后面,一个面孔粗豪的大胖子正满脸狞笑的对他咧嘴一笑!
另外一个守卫着铁门的狱卒隐约听见一些动静,他抬起头向甬道看去的时候,却见一个黑头发的男人,像一道疾厉的闪电,飞快的扑到了他的面前!
这个男人身子压得极低,背脊却高高的隆起,他脚在地上一蹬,那产生的强大爆发力,以及他身上块状的肌肉产生的蠕动流线感,让他在一瞬间想起自己曾经看见过的猎豹!
狱卒只见这个男人脸上不见任何一丝的表情,只有一双黑得发亮的眸子透着一股逼人的气息,似乎一个天生嗜血好战的恶魔!
这是他人生中最后看见的一幕。
唐杰为了不让这个狱卒示警,他几乎将自己最快的速度都拿了出来,从暴起到扑到近前,那当真是电光火石,快若迅雷!
他瞬间扑到狱卒跟前之后,抬手一掌,由下往上,像炮弹一样重重的轰在狱卒的鼻梁下段,只听见噗的一声,这个狱卒的鼻梁骨顿时被生生戳进颅腔之中,当场横死!
可唐杰却因为有了三级剑斗士那个教训,生怕这人没死透,万一出声示警,那他和地狱号的海盗们就要全军覆没在这个地方了!
所以他想也没想,立刻手立成刀,似刀劈斧削一样,重重的斩在了狱卒的咽喉上,将他的喉管和骨头斩了个粉碎!
威廉和比尔看着唐杰这一幕可怕的击杀,顿时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唐杰在死去的狱卒身上摸索了一阵,摸出一串钥匙,向地上这具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尸体投去了一瞥歉意的眼神。
比尔忽然一声低低的惊呼:“坏了!”
威廉和唐杰此时神经高度紧张,听见他的声音,顿时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
比尔见两人反应如此夸张,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忘记留一个活口问一下巴尔船长的下落了。”
两个人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威廉沉声道:“再抓一个活口问问就好了!”
唐杰用夺来的钥匙打开铁门,回头对威廉和比尔说道:“我走前,你们在后面!”
从铁门走进杰拉仑狱之后,唐杰还以为自己会遇到像树林一样挣扎摇摆的手臂,囚犯们一个个趴在铁笼前大声哭喊着冤枉。
可事实恰恰相反,走进杰拉仑狱的内部,这里面静得可怕,如同一片死寂的坟场!
一间隔着一间的监狱被墙壁隔断,在墙壁上挂着的油灯将这个长长的监狱长廊分割得明暗分明。牢笼中笼罩着的浓重黑雾,依稀可以看见或蜷缩成一团,或姿势扭曲的人影轮廓。
这些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牢房中的囚犯们,他们听见了脚步声也没有一个人爬起来观看,更没有一个人大喊大叫的喊冤。因为他们在这种人间地狱早已经绝望,对于生存不报任何的希望。
唐杰触目惊心的看着这些牢房中,那一双双冰冷死寂的眼睛,荒芜得像一片没有一丝生命的荒原戈壁,这种无声无息的绝望像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捏住了他的心脏!
唐杰突然想到,像巴尔船长那样的人,如果哪一天也变成了他们这样,那又会是什么情形?
他心中又惊又骇!
巴尔船长到底在哪里?
我一定要救他出来!
穿过长长的监狱长廊,当唐杰以为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却发现又突然多出一个转弯这个转弯是一个回旋型的楼梯,盘旋而上。
让唐杰三人惊骇的是,他们迎头便碰上了两个手持火把进行巡视的狱卒!
这一照面,唐杰立刻暴起,照着跟前一人,当头便是一记重手似战斧一样劈下,轰在这狱卒的脑门上,这人挨了这重重的一下,脑门上塌陷了一块,眼睛翻白,口鼻流出鲜血来,像一条垂死的鱼一样,倒地抽搐。
威廉和比尔的反应也不慢,两个人立刻将这个人捂嘴的捂嘴,扭手的扭手,三下五除二便将他制服。
唐杰将手中的匕首在这个狱卒的眼前晃了一晃:“快说,巴尔船长在哪里!”
这狱卒眼神惊恐,拼命挣扎,只发出一阵呜呜呜的声音,却不说一句话。
比尔踢了威廉一脚:“白痴,还不松手!你捂住他嘴,我们还问个屁啊!”
威廉这才反应过来,一张蒲扇一样的手微微松开一条缝隙,只待这个人开口大叫便立刻再捂上。
这个狱卒也极为灵光,一点也不废话,拼命的用眼神扫着身后的螺旋形楼梯:“在,在三楼顶头的牢房里面!”
唐杰低喝道:“钥匙在哪里?”
狱卒哆哆嗦嗦的用眼神扫着自己的腰:“在我的腰上,左边开始数,第三个钥匙!”
比尔手飞快的将这串钥匙一股脑儿取下,找到他说到的那片钥匙,得意的晃了晃:“找到了!”
唐杰点了点头,用手中的匕首柄重重的磕在了这个狱卒的脑袋上。
这狱卒哼也不哼便晕了过去。
方才两下杀人,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唐杰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可现在眼前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还手能力,唐杰却再也无法下手杀他,毕竟他不是一个天生的冷血杀人魔王。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颇有些不以为然。
唐杰勇猛善战,足智多谋,正是船长的好人选,只可惜还是有点不够心狠手辣。
但唐杰既然已经决定放过这个人,那威廉和比尔也不好再下手杀掉此人,毕竟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唯唐杰马首是瞻。
三个人按照狱卒指点的路,一路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三楼顶端的牢房。
唐杰摸到了古铜色锈迹斑斑的牢房门前,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手一推,这沉重的铁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吱呀声,一阵恶臭扑鼻而来。
唐杰眼睛往里面只扫了一眼,顿时便产生了一种想强烈呕吐的欲望。
这个房间约莫只有二十几个平方,一面墙壁上插着一个火把,火光将凹凸不平的墙壁照得棱角清晰,上面清楚的烙着碧色的血迹,甚至还有指甲深深**花岗岩中的碎片!
这四面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刑具,上面的锯齿血迹斑斑,似乎从来不曾擦拭。
这里的主人似乎刻意保留着它的暴戾与血腥,并把它们当成收藏品一样,在这里罗列成琳琅满目的凶器博物馆!
唐杰只吸了一口气,这股浓厚得像血浆一样的血腥气息和刑具上森寒的冰冷气息便浸入了他的肺腑之中,冻得他手脚发冷!
巴尔船长就关在这样的牢房中?
唐杰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走了进去,眼睛在房间的四处搜寻着,想寻找巴尔船长的下落。
他目光刚一转,便见一个人影猛扑过来,一股森寒锐利的气息直逼他的咽喉!
唐杰反应极快,手腕一翻,顿时将这人的攻击横扫开,然后右手成刀,照着这偷袭他的人当头劈下!
可唐杰手刀即将斩在这个人头顶上的时候,他却借着铁窗外清冷的月光看清楚,这个人,正是巴尔船长!
===================================================================================
二更完毕,大喊一声:饿要咸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