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逃亡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逃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阵海风吹来,毕赛留公爵站在杰拉仑狱的天台上,衣角在风中发出猎猎的声音,他居高临下,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燃烧的吊桥,注视着那个穿着厚重盔甲的三级魔剑士,血屠菲尔。
虽然他不懂任何魔法,也不懂任何斗气,但是他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
凭借着他丰富的阅历,敏锐的识人眼力,毕赛留很快就判别出血屠菲尔和那个黑头发年轻人,两者实力谁高谁低。
光是从表面上来看,血屠菲尔杀死这个黑头发的年轻人,就像拍死苍蝇一样,没有任何的悬念。
可毕赛留的心中却总觉得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横亘在他的心中,令他十分压抑。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也没有深究。
想不明白的问题,就先搁着,迟早有一天它自己会蹦出来,并且迎刃而解的。
只不过毕赛留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竟然这么快就有了答案。
“谢尔盖,你说几个回合能解决战斗?谁赢,谁输?”毕赛留笑了笑,对旁边双手插在胸口的疾风剑斗士问道。
谢尔盖不屑的看了一眼血屠菲尔,又更加不屑的看了一眼唐杰,哧的一声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三回合,菲尔胜!”
毕赛留呵呵笑了笑,刚要开口说话,却突然间看见吊桥上的两个人闪电一般接近,黑发年轻人像一头突然间发狂的猛兽,用一记重重的凌空侧踢和一记匪夷所思翻身踢将血屠这个庞然大物轰倒在地。
毕赛留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而谢尔盖狂妄的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异色。
紧接着他们看见的事情,却将他们从头到脚的震撼了!
他们看见这个看起来实力很弱的家伙,竟然用拳头活活轰死了血屠菲尔,那一下又一下沉重的击打声让他们的心脏都为之颤动!
尤其是唐杰连续几下重手所瞬间爆发出来的斗气,让谢尔盖这种狂妄的家伙都为之动容!
毕赛留看着这个黑头发的男人站在火光中,像野兽一样嚎叫,他恍然:原来我感觉到的阴影与不安,原因就在他的身上!
毕赛留微微笑了一下,对谢尔盖说道:“我真后悔刚刚为啥没跟你打个赌。”
“哼……”谢尔盖的预言被当场戳穿,他闷哼了一声,并不答话。
毕赛留有意为他在五级魔法师面前找回面子:“如果是你,能几回合杀死血屠菲尔?”
谢尔盖冷笑着:“像这样穿着沉重盔甲自以为是的笨蛋,一回合就足够杀死他了!”
“哦?血屠菲尔好歹也是一个三级魔剑士啊,怎么会这么弱?三级魔剑士和四级剑斗士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么?”毕赛留不解的问道。
谢尔盖嗤笑道:“公爵大人,既然连你都说这个穿着乌龟壳的蠢材是一个魔剑士,那请问,他的剑在哪里?”
“放着剑斗士最强有力的武器不用,却仗着自己的盔甲去和对手肉搏……”谢尔盖嗤之以鼻的给血屠菲尔盖棺定论“愚蠢之极!”
毕赛留不知可否,指着唐杰又问道:“那这个人呢?你怎么看?”
谢尔盖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沉凝的神色:“光看他的实力,简直比二级剑斗士还要不如。可他刚才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斗气,却像是四级剑斗士的必杀技,但我没有看到他的蓄力,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瞬间完成蓄力过程的……我很好奇!”
毕赛留呵呵笑着:“那如果是你和他较量呢?”
谢尔盖冷笑了一下,眼中射出一道轻蔑的目光:“我会让他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剑斗士!”
毕赛留哈哈大笑,拍了拍谢尔盖的肩膀:“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所以,关于你心中的好奇心,我只好说抱歉了!”
谢尔盖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毕赛留的意思。
毕赛留不再管他,只是扭过头,对身边另一旁的五级魔法师悠悠的说道:“杀了他!”
毕赛留的声音优雅平淡得像在谈论着午餐的饭菜,他突然而来的冷酷命令让魔法师愣了一下。
这个浑身包裹在长袍中的魔法师举起一只手,也不见他念诵咒语,一团火球便在他的手掌之中凭空跳出,然后他手往上一抬,手中的火焰在空中停滞了一下,再突然间被猛掷而出!
“轰”的一声,吊桥顿时被轰碎!
中间一截断裂开来,两头火光熊熊。
唐杰仗着身手灵敏,躲开了这一击,可紧接着魔法师的火球接二连三的轰来,让他飞快的向吊桥的塔楼出口方向狂奔而去!
他每跑一步,身后脚下的吊桥就或者被烈火烧断一截,或者被火球轰碎!
唐杰像被人拿着一根火焰鞭子狠狠抽着P股,疯狂的向桥头跑去!
“啧,他倒挺能跑!”毕赛留笑了笑,他回头对身后毕恭毕敬等待着他命令的提督沃尔曼说道“巴尔我可以放走,但这个人不行!你一定要把他的人头给我拿过来!哼,我看你能跑多远!”
沃尔曼大声答应后,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谢尔盖有些诧异的看着毕赛留,似乎对毕赛留为何如此执着的取走唐杰的性命而不解。
毕赛留看见谢尔盖的目光,他笑了笑,解释道:“当初之所以不剿灭海盗巴尔,就是不想阿塔克的海域太过于平静。一尘不染的大海固然美丽,但也会让我这样的人失去皇帝的重视。巴尔虽然狡猾,但我如果想抓他,不过是举手之劳,所以我想抓还是想放,都无所谓。但这个人不一样,我看不透他,他是一个不在我掌控之内的未知因素,所以我必须要在这个因素扩大之前,除掉他!”
谢尔盖撇了撇嘴,他对这种政治权谋不感兴趣,他只对强者和战斗感兴趣,这也是为什么毕赛留会放心大胆的和他说这些话的原因。
毕赛留笑了一笑,对谢尔盖说道:“让我们再打一个赌吧,虽然刚才的赌约没来得及。”
谢尔盖挑了挑眉毛:“什么赌?”
毕赛留笑道:“让我们赌一赌这个家伙究竟能逃多远?”
……
逃!逃!!逃!!!
唐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痛恨魔法师这种无耻而可怕的存在。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令他恨之入骨的五级魔法师站在杰拉仑狱的天台上,朝他肆无忌惮的一个接着一个,狂扔火球,而他却半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这种无奈和无力感,几乎让唐杰抓狂!
这也是所有战士在遥远的距离碰见魔法师的一致感觉。
“操,老子以后一定要亲手杀了你!”被火球轰得如丧家之犬的唐杰狂奔到塔楼门下,转身指着五级魔法师所在的位置,一声咆哮。
可回答他的却是一枚像炮弹一样的火球,轰然扑来!
唐杰飞快一躲,只听见身后轰的一声,像经历了一场炮击,塔楼石屑乱飞,坚硬花岗石垒砌的圆柱形塔楼硬生生被轰出一个直径两米多的窟窿!
如果人被轰中了,下场可想而知!
唐杰看着那冒烟的洞口,眼见下一个火球又扑了过来,他心中发寒,不敢再多停留一步,尤其是当唐杰转身时,看见不远处的大道上,全副武装的守卫们举着盾牌和长枪轰轰而来,他脚下跑的步伐便更快了几分。
他固然勇猛果敢,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一味蛮干。
只身之力和这么多人火拼,那不是英雄主义,而是脑残行为。
从杰拉仑狱的正门塔楼到港口,距离颇远,中间要经过一片盘根错节的居民住宅区和两条主要的商业街道。
唐杰在逃亡的时候,苦中作乐,暗自得意的想着:好在自己找出了一条从杰拉仑狱到海港的最近通道,并在地图上勾勒了出来,也将这些线路深深的烙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要不然,在这座城市迷路被捉,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唐杰没得意多久,便看着黑茫茫一片的街道傻了眼。
这充满了异国风情的建筑物,在黑夜中看起来哪都一样,每一个转弯似乎都没啥区别,尤其是他名字记得死死的那些什么林克街道啊,阿扎里大街啊,现在看来,谁他妈的知道哪个黑胡同是林克大街,哪个黑漆漆的拐角是往阿扎里大街去的啊!!
当初约克公国的国王赫拉蒂姆二世,在修建达姆城的时候,国家的北方正面临着庞德帝国的大军压进,西面则面临着腓特烈七世的远洋海军。
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赫拉蒂姆二世大胆放弃了达姆城的港口,将达姆城内部修成了一个盘根错节,星罗密布的巷道要塞,他准备引诱腓特烈七世的海军登陆,进行惨烈的巷战肉搏。
可赫拉蒂姆二世虽然雄才大略,不甘心屈服于外来侵略,但是面对强大而不可一世的庞德帝国,约克公国内部的贵族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而背叛了他们的国王。
可怜的赫拉蒂姆二世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自己得意的达姆城竣工,就被王后毒死了。
庞德帝国因此完成了东大陆的统一,帝国的开国皇帝克里扎一世下令将达姆城的巷道要塞进行重新修建,所有的军事设施都被清除一空,森严的巷道要塞便不复存在。
只不过,虽然推倒拆除了所有的鹿柴和内城城墙,但是这些巷道和碉堡一样的房屋却保留了下来,随着日后庞德帝国的大量移民,无数被帝国放逐的难民们来到这里重新安家。
达姆城的居民区便成了一个棋盘迷宫一样的地方。
唐杰看着这夜幕下盘根错节的巷道,听着背后传来的一阵密密麻麻的追捕脚步声,急出了一身的汗。
他去杰拉仑狱的时候走的是去往山崖的另外一条路,可他此时从杰拉仑狱的正门出来,却不认识道,不知道走了!
囧!!
唐杰一咬牙,看准了港口的方向,选了一条颇为狭窄的胡同,一脑袋便扎了进去!
这条街道两旁是高低不平的民房,一些听见整齐脚步声和疾厉大喝声的居民们亮起了灯,悄悄的将门窗拉开一条缝,露出一双双充满恐惧和警惕的眼睛,越发的让唐杰无处藏身。
仗着自己的身手敏捷和敏锐的观察力,唐杰飞快而又隐蔽的在明暗不一的街道上飞奔着,他身形压得极低,每一下奔跑,脚尖着地,寂静无声,可蹬起来的时候,一发力,身子却暴蹿出一截的距离,像极了一头猎豹。
唐杰狂奔了一阵,躲在一个阴暗的拐角之中,偷偷回头看了一眼举着火把的追兵,重重的喘着粗气。
这一夜的厮杀,尤其是方才和血屠菲尔的一场绞肉战,几乎已经浪费了他所有的力气,此时再一阵不要命的奔逃,他只觉得自己的肺像塞了一个滚烫的红碳,快要炸了!
好在唐杰这一阵奔逃,甩开了追兵们的一截距离,在确认自己稍微安全了一点之后,唐杰一颗剧烈跳动的心刚要放进胸膛,便听见身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唐杰顿时浑身寒毛炸开,他猛的一下翻身,身形扑起如猛兽,一个翻身劈,手立成刀,带起一阵风声,向来人劈去!
可唐杰手刚要劈在来人身上的时候,却发现这是一个怀中抱着木头罐子的少女,她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唐杰,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看着劈来的手刀,竟然一眨不眨!
唐杰猛的收力,手刀停在少女的鼻尖,他尴尬的笑了一下:好在没有真打下去,要不然她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少女像是已经吓呆了,只是紧紧的抱着怀中的罐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唐杰,那湛蓝色的眼眸中透着一股天真无邪的纯真之色,让人不忍伤害。
唐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有着一头棕黑色的长发,长着一张鹅卵形的面孔,五官清秀俏丽,身材大约只有一米六不到,还没有长开,一身单薄的亚麻平民衣服下,幼小的身躯略带一些少女的弧线,透着一股稚嫩却又十分诱人的气息。
唐杰对她温和而善意的笑了笑:“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叫艾玛,我来为我的父亲送早饭的……”
女孩眨了眨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声音清脆,让人不自觉的想:她再长大一点,一定是一个绝色美人吧?
艾玛?这名字有点耳熟……
唐杰想了想,觉得自己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便放弃了,他双手捉着艾玛的肩膀,指了指那些举着火把的守卫说道:“我被一群坏人追杀,你能告诉我去港口是哪个方向么?”
艾玛眨了两下眼皮,回身指了指背后。
唐杰大喜,脸上露出怪叔叔的萝莉控笑容:“好孩子,哥哥疼你!”
说完,唐杰转身便向艾玛指的方向跑去。
可唐杰跑了几步,便听见身后的守卫已经追到了,他们举着火把吆喝着,踢开每一户人家的房门。
唐杰心中一紧,立刻转身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
有两个守卫来到唐杰所在的胡同中,却看见艾玛怯生生的站在原地,那种少女的稚嫩与胆怯充满了令人犯罪的原始冲动,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暗自打了一个眼色,脸上露出一丝淫笑。
这些守卫们军纪极差,平日里本来就是达姆城的一霸,吃饭喝酒从来不付帐,在街上调戏姿色不错的平民妇女,那更是家常便饭。
像今天晚上这样的事情,那是少不了要闯入民宅,借着搜寻犯人的机会,大肆搜刮一番,一些管不住老二的兵油子们还会趁机奸**女。
唐杰只听见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和扭打挣扎声传来,他心中惊疑,悄悄探出头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只见艾玛被两个卫兵死死的压在身子底下,一个拼命的按住她的双手,另外一个将艾玛的腿顶开,一只手压着她乱扭的腰,另外一只手撕扯着自己的裤子!
艾玛死死的咬着牙齿,一双大大的眼睛充满了惊惧,她虽然遭到侵犯,但她双手保护的却不是她的衣服,而是她手中的罐子!
这个倔强的少女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声呼救,直到唐杰两下力如战斧一般的重劈,将这两个卫兵砍翻,她才浑身脱力一般软了下来。
唐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微微凸起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一双透明如水晶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唐杰,像在看天上明亮的星星,带着几分尚未消散的惊恐与迷茫。
“你为啥不呼救?”唐杰不解的低声问道。
“我,我……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给我的父亲丢了脸。”女孩的声音轻微,如同遥远的海风。
“蠢材,你刚刚差点被**啊!”唐杰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孩子,竟然觉得丢父亲的脸比自己的贞洁更重要?
“没关系,我会找机会踢他们下面的。”艾玛淡淡的说着,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眼中的惊惧与恐慌渐渐恢复平静,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小心翼翼的揭开怀中的木头罐子,看见里面的饭菜没有被打翻,这才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一刻,唐杰只觉得眼前的少女这一笑,真如夜色下悠然绽放的水兰花,恬静而美丽。
她年纪虽然幼小,但是身上却透着一股平民草根特有的淡定与坚强。
唐杰无法想象这样的女孩子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大的,他带着怜悯和敬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继续自己的逃亡。
艾玛看着唐杰的背影离开了两步,她突然轻声喊道:“哎,那个……”
“嗯?什么事?”唐杰回过身。
艾玛抱着木罐子走到唐杰的身旁,拉了拉唐杰的衣角:“去海港不能走那里,那是个死胡同……”
“啊?!你刚刚不是说走那里么?”唐杰大讶,像重新认识艾玛一样,仔细打量着她。
“我骗你的……”艾玛面不改色的说道。
唐杰一阵郁闷,他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给耍了!
艾玛丝毫不在乎的看着唐杰责怪的眼神,她走到另外一个黑乎乎的转弯处,歪着脑袋看着唐杰:“你要跟着来么?”
唐杰苦笑了一下,跟了上去……
======================================================
顺利到家,今天一更,5500字章节,顺便厚着脸皮继续要花。
另外,打个广告,推荐一本书《通灵宝鉴》,蛮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