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算计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算计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西西斯的摩尔大街,这个以海产品商业贸易为主的海港大街上四处弥漫着一股特有的海腥味,到处都可以看见商贩们在各自的店铺中卖着海鲜以及各类商品。

这条街横贯东西,它的入口在东面,毗邻着西西斯海港,与海港旁边繁华的酒吧街相接,它的出口在西面,毗邻着西西斯另外一个繁华的丝绸与珠宝贸易大街,哈斯大街。

已经是快到傍晚的时分,摩尔大街上越发的热闹,忙碌了一天的商贩们大声叫卖着自己的商品,各种口音各种叫卖声交织在一起,显得很是喧闹。

在这条大街上,一个老人、三个男人以及一个身穿着黑色长袍的魔法师站在一起,时分扎眼,引得摩尔大街的顾客和商人们纷纷侧目。

“西西斯,被神遗忘的海上明珠……”毕赛留站在西西斯的摩尔大街上,看着周围的繁华与喧闹,微微笑着“又来到这个厄运之地了。不知道是比他们先到呢,还是比他们后到?”

他旁边的沃尔曼提督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男人由于放跑了唐杰,他一方面深怕毕赛留的怪罪,又怕毕赛留不再答应将五级魔法师转让给他的事情,于是他一咬牙之下,将达姆城第二海防卫队的旗舰伪装打扮过之后,便和毕赛留一起来到了玛塔公国的西西斯城。

他作为达姆城的地方提督,私自带领战船越境前往其他国家,这个消息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了,奏报给国王陛下,他轻则立即丢官,重则斩首丢命!

可俗话说,每一个人的天性中都有着强烈的好赌因子。

沃尔曼为了把这个五级魔法师弄到自己的手掌心中,可谓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赌了上去!

毕赛留笑了一下,没有解释这个“厄运之地”的来源,他只是回过头,对谢尔盖和他身旁的五级魔法师微笑着说道:“你们以前来过西西斯没有?”

谢尔盖仰着头,嗤笑了一下:“这个被神遗忘的堕落之地,谁愿意来?”

五级魔法师仍然浑身笼罩在魔法袍之中,只是他像是十分好奇,一双眼睛藏在黑色的袍子之中四处打量着四周。

毕赛留毫不介意谢尔盖的狂妄,也不介意这个魔法师对他的问题置若罔闻,他笑道:“走吧,我带你们在西西斯四处看看。只不过,这里不是约克公国,可能没有达姆那么方便,你们尽量不要惹事就好了!”

“尤其是你……”毕赛留回过头,看着一个面目阴鸩的男人,淡淡的笑着“威尔斯阁下,如果看见你的老熟人,可千万别冲动坏了我的大事!”

威尔斯浑身像笼罩在寒冰之中,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就连谢尔盖和五级魔法师都不愿意站在他的身旁。他目光冰冷,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尊敬的公爵大人,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么?一旦拿到阿托斯的宝藏,黑龙王归你,财宝归我,巴尔归你,唐杰嘛,哼,他是我的……”

说到唐杰这个名字的时候,威尔斯咬牙切齿,拳头都握得发抖,恨不得将这个人立刻碎尸万段。

毕赛留笑了笑,他拍了拍威尔斯的肩膀:“威尔斯阁下,忍耐,要学会忍耐。记住,胜利永远属于那个最能忍的人!”

威尔斯狞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毕赛留看了看身边的四个人,他呵呵一笑:“走吧,我们四处逛逛!来到西西斯,又怎么能不去绿色森林酒吧呢?”

沃尔曼在旁边陪笑着说道:“毕赛留大人说的难道是绿色森林酒吧的玛利亚么?”

毕赛留挑了挑眉毛:“哦,你也知道玛利亚?”

沃尔曼笑呵呵的说道:“在海上经常来往西西斯的人,谁不知道玛利亚的名字?”

毕赛留仰着头,哈哈大笑了起来:“连你都知道,那就更要去看看了!”

他和沃尔曼一路说说笑笑,谢尔盖、威尔斯和魔法师三个人在后面各自保持着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

就在绿色森林酒吧遥遥相望的时候,毕赛留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沉,他猛的一拉身旁的沃尔曼,将身形藏在一个拐角处。

在毕赛留身后的谢尔盖、威尔斯和魔法师三个人的反应都很快,很快的藏好了身形。

沃尔曼有点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毕赛留盯着两个人影,冷冷的笑了一下:“众神眷顾!我看见了两个老熟人!”

沃尔曼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却见一个黑头发的年轻人和一个长着一脸棕红色络腮胡的男人走在一起。

大胡子走路有些一瘸一拐,但他相貌豪勇,眼神炯炯,明亮而锐利,一股海上特有的豪强气息,让人丝毫无法因为他的脚而轻视他半分;而黑头发的年轻人,他肌肤不像多年航海的水手那样粗糙黝黑,身材魁梧,体格健壮如狮,尤其是他身上坟起的肌肉群,像是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沃尔曼张大了嘴巴:“这不是……”

毕赛留嘿的笑了一下:“真是巧啊!”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威尔斯两眼赤红,牙齿咬得咯嘣直响,正要上前一步,却见一把剑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谢尔盖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再动一下,我就杀了你!”

威尔斯浑身一惊,他竟然不知道这把剑是什么时候搭在他肩膀上的!

他甚至没有听见他拔剑的声音!

疾风剑斗士谢尔盖的速度竟然这么快么?

都说剑斗士之间,每一级的差距就像天和地那样遥远,我本来以为我这个三级魔剑士,就算没有四级剑斗士厉害,也最少能够自保!

可现在看来,我竟然连他出剑的速度都察觉不到!!

威尔斯只觉得自己浑身如坠冰窖,这把剑刺得他肌肤发寒,他本就是一个极端自傲的性格,此时被一把长剑架住了无法动弹,心中真是恨得吐血!

毕赛留回头看了一眼,对谢尔盖摆了摆手:“收回你的剑!威尔斯阁下不是已经答应过我,不会任性的对么?”

毕赛留看着威尔斯,皮笑肉不笑的笑着,他的眼神并不算锐利,但是却让威尔斯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

谢尔盖冷哼了一声,铮的一下收回了剑,威尔斯仍然没有看清他是怎么收剑的。

威尔斯看着毕赛留,脸上挤出了一个笑,他低下头来,眼中的阴毒之色却浓郁得有如墨汁!

沃尔曼看着巴尔和唐杰走进了绿色森林酒吧,他回过头,对毕赛留问道:“公爵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冲进去抓住巴尔?”

毕赛留沉吟了一会,他点了点头,却又立刻摇了摇头:“巴尔这个老东西不用担心,他玩不出什么新鲜花样!可是这个黑头发的家伙,却总让我浑身不舒服!我得想办法把他给除了!”

说来很玄,毕赛留只要一看见唐杰这个人,想起这个人在吊桥上和码头上做所的一切,他就觉得如鲠在喉,心里面像压了一块大石,十分难受。

其实按理来说,狡猾的海上之狐琼斯.巴尔才是他的真正对手,这个年轻人虽然勇猛,但是要想在这场夺宝大战中最终胜出,凭借的并不是武力,而是权谋与智力!

从这个年轻人的表现来看,他在权谋和智力完全不能和他毕赛留相提并论,根本不配做他的对手。

可为什么我还是为这个年轻人担心呢?

沃尔曼也觉得很奇怪,他问道:“公爵大人,他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罢了,哪里值得您的挂念?他就算再厉害,难道有谢尔盖大人厉害?”

毕赛留淡淡的笑着,他摇了摇头:“不,尊敬的沃尔曼大人,你要记住一句话!永远不要让那些不可控制的因素扩散在你的面前!这个年轻人虽然现在还很弱,很不起眼,但是他让我想起一个人,我一定要把他扼杀在襁褓之中!”

沃尔曼讶然:“您想起谁了?”

毕赛留抬眼睨了沃尔曼一眼,没有答话,他只是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来,对谢尔盖说道:“你有绝对的把握,单对单把这个家伙除掉么?”

“有!”谢尔盖冷冷一笑“不过,会引起多少人注意,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毕赛留笑了笑:“没关系,我会给你们找一个好地方的!”

毕赛留的目光向绿色森林酒吧看去,他已经想好了一个圈套,就等着唐杰自己跳进来,而且他知道,以这个男人的性格和脾气,他一定会跳进来的!

沃尔曼在听了毕赛留的计划之后,他张大了嘴:“他会那么傻么?自己来送死?”

毕赛留嘿的笑了一下:“光从这个家伙的眼睛就可以看得出,他就是那种绝对不会等着别人来打他的人啊!这个家伙如果发现有机会,他一定会主动反击的!”

就在毕赛留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在西西斯大街上忙碌的人们,他们并不知道,一场空前浩大的夺宝之战将在这里拉开序幕。

这场由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引起的大战将由西西斯这个风眼开始,逐渐的向整个海洋,整个大陆不断的蔓延,直到所有的国家,所有的种族都卷入到这场波澜壮阔的战役!

达姆,不过是这场大战的热身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