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天翻地覆(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天翻地覆(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昏黄的油灯摇曳着惨淡的火光,将斑驳的墙壁照得若隐若现。

艾玛使劲咬着嘴唇,洁白如贝的牙齿将她的嘴唇咬出一丝丝鲜血,她瘦弱的胳膊死死的撑着身前一个巨大的身躯,棕黑色的头发散乱在她的额前,只有一双愤怒和绝望的眼睛在头发丛中燃烧着。

席勒咧着嘴笑着,他像一只魁梧的棕熊,裸露着身子,黄褐色的胸毛在他的胸前糅杂成一团,就像它主人的眼睛一样,蕴藏着一股淫邪的气息。

席勒的力量很大,他一只手将艾玛紧紧的按住,另外一只手伸到她的裙下去撕扯着她的内裤。

“别挣扎了,你父亲都死了,你还指望着谁能来保护你么?”席勒狞笑着,森寒的牙齿上垂下的涎水让他看起来像一头发狂的野兽“看看你的妹妹们,你想让她们和你的父亲一样,变成一堆没有人理会的烂肉么?”

这一句话像利剑一样刺中了艾玛的心,她扭过头,含着泪水看了一眼跪在墙角的妹妹们,她们当中最大的也不过十二岁,最小的才有六岁,在席勒手下卫兵们的恐吓下,她们一个个瑟瑟发抖的蜷缩成一团,泪流满面。

特伦尔.西亚死了,艾玛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失去了父亲这个保护屏障,席勒变得无所忌惮,这些天他天天带着手下们来骚扰着这一户孤儿寡母们,周围的邻里看在眼中却敢怒不敢言。

接连几天的骚扰,席勒看见的都是艾玛冷冰冰的眼神,他终于按耐不住了,他决定霸王硬上弓。

他虽然没有多大的势力,但是却足以威吓这一家孤儿寡母们,就算硬上了这个清秀动人的少女,也不会给他惹来多大的麻烦。

席勒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他的每一次呼吸所喷吐出来的气息都让艾玛觉得恶心无比,她稚嫩的胸膛快速起伏着,眼中却倒映着她的妹妹们那惊恐的眼珠。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艾玛长长叹了一口气,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

席勒方才一直为这个少女的倔强和顽强而头痛,此时一看这个少女竟然放弃了抵抗,顿时大喜,一只压着她的手便松了开,去解自己的裤子。

艾玛闭合的眼帘轻轻颤抖着,她的脑海中有无数的画面不断交织着,从小到大,父亲的一言一笑,甚至是和母亲的大吵大闹,以及自己照顾着妹妹们的场景,都像走马灯一样飞快的走过。

只有当失去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父亲死了,这个家完了,我也完了……

艾玛在心中惨笑着,她脑海中的画面如电光火石一般飞速的跳跃着,就在这些画面走完的时候,她的眼前突然间跳出一个人影,如黑夜般神秘的头发,如大海一般深邃的眼睛,魁梧健壮的身躯,他机敏如风,迅猛如电,像一头荒原上凛然不可侵犯的雄狮屹立在她的眼前。

他的黑色头发就像狮子的威武鬃毛,在风中凛凛飘舞,像是一个深深烙进了艾玛灵魂的烙印,烫得她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艾玛惊恐万分,我为什么会想起他?

虽然艾玛从别人的口中打听到她那一夜遇到的黑发男人正是劫狱的唐杰,她的父亲也正是因为他而死,她现在的境地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而造成的。

他是一个魔鬼,他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艾玛的脑海中有一个深仇大恨的声音疯狂的嘶喊着,你还救了他,你救了你的杀父仇人!

可她的脑海中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幽幽的叹息着,不会的,不会是他,他也救过我,他的眼神那样温和,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勇武过人,怎么会是一个杀死我父亲的万恶魔鬼呢?一定是有另外一个人杀死了他,他是无辜的。

少女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撕扯成了两半,几乎疯狂,可她睁开眼一看的时候,却见席勒刚好脱下他的裤子,艾玛浑身一抖,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膝盖用力照着席勒下面一顶!

“啊!!”

席勒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他捂着下身,从床上翻滚了下去,在地上像发疯了一样拼命打滚。

艾玛咬着牙齿,飞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奔到墙壁的一角,掀开了一面挂在墙上的草席,从一个破洞中爬了出去。

这原本是她父亲把她和妹妹们关在家中,不让她们出门,她们偷偷挖出来的一个小洞,刚好只够一个少女钻出去的大小,大人却无法钻出。

艾玛从这个洞中爬了出来,脸上虽然不见有什么惊恐畏惧的表情,可是她的眼中却充满了害怕和畏惧。

她刚才的那个举动,只是下意识做出来的反抗动作,她没有想过这之后的事情会是怎样。

但是这一切此时再想,已经晚了。

艾玛的家中传来了席勒卫兵们惊恐的询问声和席勒的怒吼咆哮声:“把她给我抓来,我要亲手撕碎她!!”

艾玛浑身一抖,不敢再有任何停留,她光着脚丫子,飞快的在青石路面上奔跑着。

达姆城的天空,月明星稀,清冷的月光照在这个瘦弱少女的身上,像一个黑暗而空荡的舞台,只有一道顶光追打在她的身上,她是那样的孤零无助。

不知不觉中,艾玛已经泪流满面,可她却强忍着声音没有哭出来。

在她看来,哭泣和哀嚎除了会让她的敌人们认为她软弱可欺以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她的身后,席勒的卫兵们叫嚷着追了上来,他们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像是索命的厉鬼一样,紧紧的揪住了艾玛的心!

跑,跑,跑!

艾玛只能拼命的跑,她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跑到哪里去,究竟又能跑到哪里去?

她只是感觉到后面的追兵离她越来越近,他们急促而剧烈的喘息声似乎就在她的背脊后面,可艾玛却只能拼命的奔跑着!

就在这些卫兵快要抓住艾玛的时候,突然间街道旁边的巷子中奔来了一辆四驾马车。

艾玛一眼看见这辆马车,想也不想,立刻向这辆马车扑了过去。

驾驭着马车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看着这个女孩像发疯一样朝他扑来,顿时吓得使劲一拉缰绳,连声道:“吁……”

这四匹高大的骏马奔跑的力量何止几千斤,却竟然被他一只手拉扯得倒立了起来,在空中踢了踢马蹄,发出一声嘶鸣,整辆马车顿时一滞,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中年男人看着艾玛,怒不可遏的破口大骂:“混账,找死吗!!”

艾玛眼眶中满是泪水,她抬眼看了一眼这个马夫,那种梨花带雨的可怜与哀婉真是我见犹怜,何况老奴?

马夫浑身的怒火顿时减了三分,语气也软了许多:“你难道不知道你刚才这样会被马踩死的么?”

他还要再说,艾玛身后的追兵们也赶到了。

这些追兵们一看,眼前这辆四驾马车,每一匹马都是白色的高头大马,通身上下找不到一根杂色毛发,神骏之极,光是价钱就最少要五百枚金币。像这样的马,换了平常人得到了一匹便足以夸耀四方,奉为掌上明珠,视若珍宝。

可眼前这些骏马竟然被用来拉马车!

而且,一次还是四匹!

谁奢侈得这么没有天理?

追兵们脑子有点转不过弯,眼睛再看向那个马夫,却发现他虽然是一介马夫,但是他身上穿的却是绫罗绸缎,手中的马鞭把柄上竟然镶嵌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红宝石,在夜色下闪耀发光!可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他的打扮,而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与眼神。

那是一种桀骜不羁,蔑视一切的高等贵族气势,尤其是他的眼神,凌厉而充满了威压,这是一种常人学不来装不会的眼神。

它的主人一定经历有着非比寻常的背景和实力,它才能够如此凛然逼人!

一个马夫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

这是什么人?

追兵们傻眼了!

“卡尔,发生什么事情了?”

车厢中传出一个温软如玉的声音,让人觉得像在大冷天饮了一壶温暖的甜酒,浑身舒畅,口鼻生香。

马夫卡尔收回凌厉如刀的眼神,回身恭恭敬敬的对车厢中的女人说道:“夫人,有一个女孩冲撞了马车,后面有一些追捕她的卫兵……您看?”

艾玛一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突然一个激灵,一下跪倒在马车跟前,不停的磕头,额头撞得青石地板咚咚发响:“求求你们,带我走吧,我能做很多事情,求求你们收留我吧!”

女孩的声音哀婉带着哭腔,她瘦弱的身躯像是一株寒风中摇曳的小白花,令人心生不忍。

车厢门口的吊珠门帘处,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它柔若无骨,透着一股撩人的性感与妩媚,丰腴得令每一个看见它的男人们心中怦然一跳:这只手就已经如此魅人,这个女人又会长得什么样子?

女人撩开了珠帘,只看了一眼艾玛,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品评着这个女孩,她突然一笑:“让她上来吧,这个女孩,我收下了……”

卡尔顿时看向艾玛的眼神都变了,带着一股叹息和同情,他心中微微一叹,对艾玛点了点头:“你听见没有?夫人让你上去。”

“哎……”追兵们喊了一声,心中憋屈得慌。

你们是什么人啊?当我们不存在啊,在我们面前说带走人就带走人?

卡尔不待他们说话,只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他等艾玛爬上了马车之后,冷哼了一声,一抖缰绳就要离开。

这些追兵们顿时急了,这样就让艾玛跑掉了,回去还不被席勒剥皮啊?

一个胆子大的大声问道:“大人,还请大人不要为难我们,哪怕是告诉我们名讳也是好的啊,这样我们也好回去交差!”

“是啊,大人,您行行好吧!”

追兵们在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认为,这驾马车的主人非富即贵,一定不是他们这样的小虾米可以惹得起的主,纷纷哀嚎了起来。

卡尔冷笑了一下,凌空甩了一鞭子,架着马车飞快离去,声音却清晰的传来:“你们连伯爵夫人的马车都不认识?那就活该受罚!”

“伯爵夫人?”追兵们面面相觑,却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呸,什么伯爵夫人?这么嚣张?就算是毕赛留公爵也没有这样的派头!”

“就是啊,伯爵比公爵还低上两级哪,她嚣张个什么?”

追兵们愤愤的说着,一个弱弱的声音插了进来,硬生生的打断了他们的话:“我在想,她不会是凯尔斯曼家族的那个伯爵夫人吧?”

方才还忿忿不平的追兵们,顿时噤若寒蝉!

他们想起那辆马车的逼人富贵之气,和那个马夫的惊人气势,顿时腿肚子都有些发软。

伯爵的确比公爵低上两级,但是毕赛留虽然是约克公国的公爵,而那个女人却是庞德帝国的伯爵!

庞德帝国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拥有最强大的军事实力,但是这个帝国的经济运转和经济命脉却不是把握在国王的手中,而是把握在一个家族的手中!

这个家族正是凯尔斯曼家族!

凯尔斯曼家族随便出来一个看门的管家,他说的话就比任何一个下属国的伯爵都要顶用三分!

“艾玛被凯尔斯曼家族的人带走了……”追兵们呆呆的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可是,大名鼎鼎的凯尔斯曼家族,大名鼎鼎的伯爵夫人,到一个小小的达姆城来干什么?”

一股淡淡的麝香弥漫在马车之中,冰冷的月光透过马车的珠帘照在了一个女人的三分侧脸上,衬得她肤白如雪,肌肤细腻如同绸缎凝脂,她另外的七分脸藏在黑暗之中,优雅的踞坐着,浑身山下透着一股神秘而高贵的气息。

艾玛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惶恐而紧张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马车飞快的奔驰着,很快艾玛便透过珠帘看见她已经从她曾经的家门口经过。

她张了张嘴,想让马车停下,可她一眼看见家门口像小河一样缓缓流淌出的殷红鲜血,她的嘴巴又紧紧的闭了起来,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眼泪在眼眶中不停的打着转儿。

她的家完了。

她的人生也完了。

艾玛知道,当一个名叫唐杰的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中时,她平凡而平淡的世界已经崩溃了,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以后该怎么办?

==========================================================================

二更完毕,洗洗睡啦,顺便伸手找童鞋们要点鲜花,新年图个吉利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