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天翻地覆(下)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天翻地覆(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深沉的黑暗中,唐杰依稀听见一个声音在轻轻的呼唤着他,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在他的面前飘舞着。

这个身影有点像妮娅,又有点像他看见的玛利亚,她穿着一袭白衣,胸前挂着一串项链,项链上一枚透明的蓝宝石晶莹闪烁。

她伸出一只白皙的素手,缓缓的向唐杰的脸颊摸来。

就在她即将触碰到唐杰肌肤的时候,唐杰啊的一声,坐了起来。

他眼神空洞,呆在了原地。

我现在是在天堂还是地狱?

唐杰迷茫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阴暗的房间,窄小而家具凌乱,自己躺在一张又冷又窄的床上,下面垫着一床亚麻床单。

很好,这里不是天堂,天堂没这么简陋!

难道是地狱?

也不像啊,地狱难道还有单人间为我招待?

难道,我没有死?!

唐杰心中越发的惊疑,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却骇然发现自己胸口被刺穿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有一道淡淡的粉红色伤疤。

我的伤好了?

我昏迷了多久?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唐杰想起了他昏迷前看见的情形,那枚呼啸而至的陨石。

那又是怎么回事?

我被人救了?

我被谁救了?

唐杰脑海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像一个又一个的浪头,几乎将他淹没。

就在他茫然无措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吱呀一声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个人身材不算高大,穿着一身长袍,手里拎着一瓶酒,他看见了唐杰,愣了一下:“你醒得还真快!城西已经乱成一团了,天也快要亮了,码头很快就要被封锁,你赶紧离开吧!”

唐杰眼见这个人进来,他一惊之下,正要暴起,却陡然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定睛一看,却见这个人长着一脸拉茬的胡子,身上的长袍竟然是牧师长袍!

这不是霍恩又是谁?

霍恩!

他没死?

“怎么是你?”唐杰张大了嘴,拉长了声音,像看见了鬼一样,极为震惊的说道。

霍恩懒洋洋的斜倚在墙壁上,咕咚灌了一口酒:“怎么不是我?”

“你救了我?”唐杰满脸的不可思议。

霍恩哈的一笑:“你以为呢?除了我,谁能救好你身上那么严重的伤?你这个混蛋,浪费了我两张医疗卷轴,五千金币啊!!”

“那,那个流星火球?!”

霍恩一拍大腿:“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那张流星火球的魔法卷轴和提升行动速度的速度卷轴竟然花了我整整五万枚金币!你还我!!”说完,他一伸巴掌。

唐杰嘴巴从霍恩进门的时候一开始就一直合不拢,听完霍恩的解释,他吃吃的说道:“你为什么没有在海上淹死?”

霍恩嘿的笑了一下,收回手掌,咕咚又灌了一口酒,然后用邋遢的袖子擦了擦嘴角:“你别忘记了,我可是一名牧师!只要当时没有死,能够念咒,我就能治疗好自己!当然了,还得多谢你没有刺中我的心脏,又挑断了我的绳索!只要我没有死,我就有活下去的办法!”

说完,霍恩的目光饶有兴趣的盯着唐杰,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着:“你和巴尔不一样,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提到巴尔,唐杰突然间眼中涌出一股怒意:“你还有脸提?你为什么要制我们于死地?”

霍恩盯着唐杰,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一只手指着唐杰,摇着头,像是在嘲笑着唐杰刚才的话。

霍恩的笑声让唐杰越发的恼怒,他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拎住霍恩的衣领,怒道:“你笑什么?别以为你救了我,你就可以对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当然,今天晚上我救你,只是为了报答当初你在船上没有杀我的恩情而已。”霍恩将唐杰的手从衣领上掰开,他淡淡的笑了笑:“别着急生气,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唐杰目光不善的看着霍恩。

霍恩笑了笑,目光闪烁的问道:“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巴尔船长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你,你会怎么想?”

老巴尔在唐杰的心中是一个智慧的长者,慈祥的导师,他对自己的器重和恩情,唐杰铭感肺腑,要不然他也不会豁出了性命去救老巴尔。

一听霍恩这么说,唐杰像被人揭了逆鳞一样,他暴怒的扑过去,一把将霍恩凭空拎起:“你再在我面前诋毁巴尔船长一个字,我就把你揍成肉酱!”

霍恩像是没有听见唐杰的威胁,他面露讥讽之色:“哦?那你是不是也要拿绳子把我捆绑起来?然后用布团塞住我的嘴,让我无法说话?”

唐杰咬牙切齿:“你还想说什么?只要我在你的嘴里面再听见一个对巴尔船长不敬的字,我就砸碎你一嘴的牙齿!”

霍恩凝视着唐杰,他缓缓的摇了摇头,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巴尔啊巴尔,你不愧是海上之狐啊,竟然把这个年轻人哄骗得对你如此死心塌地!真是了不起啊!佩服,佩服!”

“你还说!”唐杰额头青筋暴起,拳头高高举着。

霍恩嗤笑道:“来,我问你,既然老巴尔问心无愧,他为什么要在甲板上堵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说一句话?”

“我问你,如果是我放跑了琼斯,那为什么我当时不跟着他一起跑,还要留下来等死?”

“我再问你,为什么那天晚上我去见了琼斯,被你看见,而又刚好那么凑巧的被巴尔船长也看见?巴尔船长为什么当时不抓住我,拆穿我?”

“我再再问你,为什么琼斯被抓住以后,巴尔一再的护着他,要知道,我们当时已经摆脱了追击,这个所谓的人质根本没有必要!”

霍恩的逼问像连珠炮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向唐杰砸了过来。

唐杰强抑着愤怒,冷笑道:“第一个问题,巴尔船长堵住你的嘴巴是怕你像现在这样,谣言惑众!”

“第二个问题,你如果跑了,岂不是正好坐实了你的奸细之名,而且你就无法继续跟着巴尔船长并伺机抢得阿托斯的宝藏图了?你抱着一丝侥幸才留下来的,对不对!”

“第三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巧合的事情!譬如今天晚上,你为什么这么巧合的碰到了我,又救了我?你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对不对!”

“第四个问题,海上发生的事情谁能预料得到?就像那一场暴风雨,说来就来,谁知道追兵什么时候到?留下一个人质,又有什么?”

唐杰的回答丝毫不慢,同样是一斧头一锤子的砸了回去,毫不示弱!

霍恩冷笑道:“答得好!好,这一切你都可以否认,那么我只问你一句最关键的!”

霍恩缓了缓,语气讥讽嘲弄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掠夺者号的船长琼斯,他是巴尔的亲弟弟?”

什么?!

唐杰只觉得自己像被人拿了一个铁锤,狠狠的砸在了脑袋上!

头晕目眩!

“这不可能!”唐杰脱口而出,大吼道“你有什么证据!”

霍恩冷笑着,他敏锐的察觉到唐杰眼中闪过的一丝迷茫和动摇,他毫不客气的继续将唐杰心中出现的这道缝隙撕裂得更大!

“你有没有想过,掠夺者号凭什么能一直跟在地狱号的后面?以地狱号的速度,以巴尔船长的能力,他想要甩掉掠夺者号,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告诉你,那是因为老巴尔手头上有阿托斯的宝藏图!他先是把自己的养子威尔斯支开,然后让毕赛留集中兵力去抓捕他,而他自己则带着海盗们在海上跟自己的亲弟弟玩起了苦肉计,一点一点的消磨掉自己船上的水手,直到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人!”

“哼,你以为那天夜里的暴风雨是我弄出来的?你错了,我既然能买得到魔法卷轴,那老巴尔同样也能!那夜的暴风雨,那是巴尔用一张魔法卷轴弄出来的!而且主桅杆上的那个升帆索死结,也是他打的!我为什么爬上去看?因为我走上甲板的时候,刚好看见巴尔从主桅杆上面下来,我起了疑心才爬上去看的!”

“老巴尔的计划本来是和琼斯一起密谋着全部葬送掉他们各自的部下,造成两船人同归于尽的假象,这样就可以切断所有的追踪线索,那个时候,谁都以为他们死了,可任谁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已经偷偷的溜去找藏宝图了!”

“可惜,老狐狸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有想到,他竟然遇到了你,而你则全部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但是,他将错就错,发现你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材,便开始努力的培养你,扶植你。可是,你以为他真的是想将你培养成他的继承人和女婿么?”

“别做梦了!!”霍恩的声音听起来残忍极了,他大声吼道“看看威尔斯吧!他跟了老巴尔整整十八年,他得到了什么?正因为他也知道藏宝图的消息和下落,所以他被老巴尔毫不留情的陷害并且抛弃了!你?你不过是老巴尔手中一枚留着防身的棋子而已!他一来需要你去帮他抵挡可能出现的风险,以及威尔斯的怒火与仇恨!”

“老狐狸果然料中了,他落难的时候,你果然奋不顾身的冲进了杰拉仑狱,把他救了出来!他在你身上下的筹码,一下就全部收回了本!巴尔啊巴尔,你真是好手段啊!”霍恩哈哈大笑着。

“这,这不可能……”唐杰身子晃了晃,他的脑海中乱成了一片,他眼睛赤红,像一头野兽一样盯着霍恩,目光可怕之极“巴尔船长难道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会陷害么?”

“这不可能?”霍恩嗤笑着“为什么不可能?哼,在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面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难道不想想,老巴尔连他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相信,他凭什么又会相信你这个才上船十几天的毛头小子呢?”

“可是,他还亲手买了一条船送给我,他把他的亲生女儿妮娅都交给了我、还把威廉和比尔都一起托给了我,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对我更好的人吗?”唐杰大声怒吼着,拼命反驳。

“哈,你以为这是对你好吗?你这个蠢材!你也不想想,自从你把巴尔船长从杰拉仑狱救出来以后,地狱号上的水手是听你的话多,还是听他的话多?如果你当时想夺权,只怕老巴尔就只能乖乖的拱手让出地狱号的船长位置了!”

“他买条船送给你,不过是为了防止你控制他所有的水手,你被他从地狱号上放逐出来了,蠢材!巴尔只小小的用了一个手段,你就被他耍得团团转,你还对他感恩戴德!至于威廉和比尔,这两个家伙已经是你的嫡系铁杆了,他们对你比对巴尔船长更亲,所以也被巴尔从地狱号上放逐出来了!你还以为你得了一个便宜?”

唐杰脸色铁青,他紧握着拳头,浑身发抖:“那妮娅呢?”

“妮娅?嘿,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她如果知道她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出卖了,你说她会有什么想法?”霍恩冷嘲热讽着“醒醒吧,别被巴尔卖了,你自己还茫然无知!”

唐杰只觉得自己脑海中嗡嗡乱响,像有人在他的耳边敲了一口大钟。

那个和蔼的大胡子,竟然是这样卑鄙无耻的一个人?

那个教我航海之术,领我走进大海世界的男人,竟然是在利用我?

这个豪迈如雄狮一样的巴尔船长,他竟然一直在想方设法的陷害他的所有伙伴们?

他从头到尾的一切都是在演戏,都是假的?

一个人可以阴险城府到如此地步么?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唐杰喘着粗气,他实在是无法接受霍恩的这些话,可他的理智告诉他,霍恩的话隐隐约约听起来很有道理,而且很符合逻辑!

但无论是老巴尔,还是眼前的霍恩,他们两个人当中,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那个人是谁?

我该相信谁?

唐杰头一回在这个世界感觉到,原来大海不光有激昂壮阔的巨浪波涛,同样还有诡诈阴险的漩涡暗流!

===================================================================

唔,初二了,今天就一更了,明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