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死战(下)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死战(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两边海船互相平行的时候,这种硬撼式的火炮对拼是最为残酷的。

它考验的是船员们在炮火中的忍受能力,考验的是船长在疯狂炮击中临危不乱的指挥能力,考验的是这条船上所有人的勇气与毅力!

这就像战场上两个人肉搏,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看谁的力量大,看谁的抗击打能力更强,看谁的意志力更顽强,能顶到最后的胜利!

胜者血流满面,体无完肤,败者丧身大海,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海战的血腥与残忍!

妮娅看见船侧弦的敌舰露出密密麻麻的大炮,她骇然回头,对甲板上的水手们大吼了一声:“炮击,准备躲避!”

唐杰立刻断然大喝道:“不!我们立刻转舵,不能与他们硬拼!!”

妮娅大声道:“可是船长大人,我们的船在转身的时候是没有攻击能力的!”

唐杰厉声道:“我知道!可我们现在是侧逆风,只要转过头了,就能顺着风逃开!妮娅大副,带领水手们把帆位调整好!左满舵!!”

妮娅被唐杰疾言厉色的一声大喝震得一呆,看着唐杰的面孔,忍不住有些痴了。

这个男人就像天生就为了这样的场面而生。

普通人置身在这样的情形中,早已经魂不附体,瑟瑟发抖。

可他呢?

他身上像是燃烧着熊熊烈火,炽烈得让人不敢接近,不敢直视!

似乎,他体内流淌的不是鲜血,而是沸腾的岩浆!

妮娅这一短暂的灵魂出窍立刻引来了唐杰的大声咆哮:“妮娅大副,你在发什么呆!你想害死我们吗!!”

妮娅猛的回过了神,她脸色坚毅如铁,此刻就算唐杰让她跳下船去凿穿那些海船,她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她像一头猎豹一样扑到了前帆的升帆索旁,一手抓着粗壮的帆索,控制着前帆的帆位,她胸膛中爆炸式的发出了一声响彻海船的大喝声:“一切为了船长!”

一切为了船长!!

船员们毫无保留的相信着他们的船长,用他们的生命来支持着他的每一个决定!

妮娅永远是这群人当中,冲在最前面的人!

这个震动灵魂的大吼声让唐杰的心灵为之一颤,握紧了舵盘的手都有些发抖!

整条船的性命都在他的手掌心之中,这是一种怎样的压力!

要克服这种压力,又需要怎样的魄力!

地狱号的大胡子巴尔看见唐杰的船突然向左一倾,他立刻明白了唐杰的意图,他张大了嘴,眼中流露出浓烈的震惊和感叹!

唐杰,你真是一个疯子啊!!

在对方全部打开炮舱的时候,唐杰的左满舵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当对方火力全开的时候,他自己的船则在扭头后退!!

战舰两侧的大炮是固定不能活动的,它们只有当船身侧过来对准对方的时候才能发挥威力,这也是为什么西西斯海防军即便是牺牲一艘战舰也要抢到“T”字型战法中那个横着的“一”!

海战中,谁当那个竖着的“1”,谁就意味着被动挨打!

任何一个海战经验丰富的人如果遇到了两边战船平行对轰的局面,他们都只能咬牙死扛,看谁先轰死谁!

可唐杰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却选择了左满舵,调头后退!!

这就像两个拳击手终于在擂台上面对面,准备硬撼的时候,一直绕圈子占上风的拳手却突然间转过了身,将后背露给了敌人!

西西斯的海防战舰的舰长们,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艘骁勇彪悍的海盗船,他们这一刹那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和老巴尔一模一样:这个船长,他疯了?

唐杰没有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老巴尔在地狱号上曾经为他讲解过的一些海战案例像走马灯一样的在他的脑海中走过,他此时心中冷静得像下了一场雪。

所有人都认为钻进死亡峡谷是必死之地的时候,他偏偏钻了进去,置之死地而后生,一举轰沉了两艘西西斯第一海防卫队最强的战舰。

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此刻调转船头是自己找死的时候,他却知道,如果正面硬抗,以地狱号和他的海船来说,是绝对扛不过这七艘战舰的!

无技术含量的炮火对轰,那才是真正的找死!

他果断的选择了转身逃走,放弃了自己辛辛苦苦抢到的“一”字型位置,而自己选择了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1”字型位置。

只有老巴尔才知道,唐杰这是一种死中求活,险中求胜的方法!

在海战中,人人都想当那个掌握进攻主动权的“一”,没有人愿意当那个被动挨打的“1”!

可有的时候,横着的“一”与竖着的“1”是相互转换的,攻守之间的逆转,只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

而且,身为竖着的“1”的海船,想逃跑的话,则可以借着顺风的海风,飞快的与敌舰拉开距离,从敌舰的炮火攻击范围逃开!

当这艘逃走的船拉开距离的时候,敌舰如果要追,就必须跟着它一起成为竖着的“1”,那么敌舰也会跟着失去炮火打击能力!

而在这个时候,逃走的战舰如果突然再一次左满舵的话,那这艘战舰将重新抢到掌握进攻主动权的“一”字型位置!

可这一切都是唐杰的设想,要让这一切的理论成为现实,必须要看两点。

第一,唐杰他们调头的船速够不够快!

第二,他们能不能在即将到来的猛烈炮火打击下逃出他们的炮火覆盖范围?

舵盘被唐杰向左打到了底,船身严重倾斜着,发出一阵低沉的吱呀声。原本与敌舰平

行的船首,渐渐的与对方成了一个九十度的直角。

就在唐杰调转船头的时候,西西斯第一海防卫队开炮了!

密集的炮火倾盆暴雨一般向唐杰他们扑来!

唐杰只觉得耳边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天摇地动!

被炮弹轰烂的船板木块像流弹一样四处横飞,一些水手被炮弹击中,立刻化作了一蓬血雾,哼都没哼一声便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烂肉,还有一些水手虽然没有被炮弹击中,但是却被横飞的木板削断了手臂,倒在血泊中疯狂的翻滚,大声惨叫哀嚎着!

三桅狮鹫级海船像是被一团烟雾笼罩着,炮舱中的水手们有的捂着耳朵大声尖叫着,声音瞬间被隆隆的炮声埋葬,唐杰和妮娅等人在甲板上弓着身子,在这恐怖的炮火中紧紧的咬着牙关,死死的承受着火炮的凶猛侵袭!

他们只觉得这一阵炮火,时间长得像世界末日!

这一阵炮火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他们突然觉得周围的炮火开始变得稀疏起来的时候,他们明白过来:他们已经成功的闯出了对方的炮火覆盖范围!

虽然成为了挨打不能还手的“1”,但是由于船的受弹面积也减小了许多,唐杰的战船虽然被炮火覆盖,船首几乎打烂,但是最重要的船腹却没有受到重创,而且奇迹般的,船的前后以及主桅杆全部幸存了下来!

唐杰从舵手台上直起身子,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这艘战舰,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船首的船首炮已经不见了,又长又尖的船首被轰得稀烂,如同一个酒鬼的酒糟鼻,甲板上的水手们有的支离破碎,有的辗转哀嚎,船舷破破烂烂到处是洞,甲板四处起火到处是坑!

唐杰看着自己的海船眨眼间变得如此惨状,心中又痛又恨,他咬牙切齿的一声大吼:“都还活着吗!!”

妮娅第一时间大声应道:“大副妮娅,我还活着!”

威廉紧接着大吼道:“操帆手威廉,我还活着!”

其他的水手们纷纷应和着,被一阵乱炮打散了的士气渐渐凝聚起来。

唐杰脸色如铁,声音透着一股冰冷的金石之音:“都还活着就好!现在,该轮到我们狠揍这些杂碎了!!”

说完,他哗的一下转动舵盘,一声大喝:“左满舵!调整帆位!炮手准备炮击!!”

这艘冒着浓烟的三桅狮鹫级海船在碧蓝的海面上突然间船身一停,硬生生的再一次横了过来!

而这些追来的西西斯海防军则骇然的看着这艘战船凶狞的露出他们的大炮!

这就像战场上一个在逃跑的骑手,突然间一个转身!

手腕一抖,一把大杆舞出缤纷乱眼的樱花,狠狠的向对方的咽喉扎去!

回马枪!

后退,有时候是为了更凶狠的打击对手!

海风吹来,蔚蓝的海面波光粼粼,这艘伤痕累累的战舰横在海面上,大炮全部推出了炮舱,冷冷的注视着身后惊恐骇然的战舰。

这种暴怒的沉默压抑得令人窒息!

衔尾追来的西西斯战舰手忙脚乱的掉转船头!

唐杰一声冷笑,手在空中重重一挥!

“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