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血色斜阳(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血色斜阳(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海风徐徐的吹着,蔚蓝的大海波光粼粼,斜阳漂浮在海平面上,将远天浸染得一片炽烈的火红。

一艘残破的三桅狮鹫级海船在海面上步履蹒跚的行走着,它的船身千疮百孔,前后桅杆全部断裂,只有主桅杆依然不屈的屹立着,在风力的吹拂下,鼓胀的船帆满是硝烟,残破得像一面猎猎飞舞的大旗!

船舷上炮坑遍地都是,平日里打蜡擦得又明又亮的甲板此时变得一片乌黑,到处是烈火灼烤的黑黄之色。

如果有水手看见了这条船,一定会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的感叹:这艘船究竟挨了多少炮弹啊!

在它的身后,是一艘更加惨淡的双桅飞鱼级海船。

地狱号的主桅杆被炮火打断了,只剩下前桅杆残留着,风帆也被烧了一个大窟窿,船速一直提不起来。更可怕的是,地狱号的船舱底部多处受损,在船员的拼死抢救下,总算是没有让它沉掉。

但地狱号的船身吃水已经极为严重,似乎下秒钟便会沉入到海底。

这两艘船,一前一后的缓慢行走着,在这片斜阳照射下的海平面中,就像两个在战场上死战而存的战士,他们残破的身躯散发着一股不可轻犯的威严与气势!

这是只有经历过真正血战的战士才能拥有的气度!

在他们的身后,远远的吊着三艘战舰,从高高挂着的旗帜来看,这是西西斯第一海防卫队的战舰。

时间过去了两天,唐杰就与这些阴魂不散的家伙们整整厮杀纠缠了两天。

两天的厮杀,海盗们筋疲力尽,船身受损极为严重,水手减员接近二分之一!

即便是妮娅、威廉和比尔这样的老水手,他们都没有经历过如此程度的海上消磨战。他们这样久经风浪和战斗考验的人都有点打熬不住,一个个靠在幸存的船舷上,眼睛空洞的望着蔚蓝的天空。

这两天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场噩梦。

他们拼死拼活的在海上与西西斯第一海防卫队纠缠厮杀着,以寡击众,硬生生用两艘海船拼掉了对方多达七艘战船,而他们自己虽然受到重创,但毕竟一艘海船都没有被击沉。

这种战绩,如果让海军的正统军官们知道了,一个个要羞愧而死。

唐杰依然屹立在舵手台上,他像是这艘船唯一一个不会被击倒,唯一一个不会被击垮的男人。

一路拖拖打打的海战中,哪怕战况再激烈,战事再惨烈,也会有几个水手得到轮休,妮娅、威廉他们也不例外。

但唯独唐杰没有!

因为他是船长!

他的肩膀上担负着这条船所有人的性命安危,其他人可以休息,可唯独他不行!

唐杰知道,这艘船的水手们都是用金钱雇来的,他们之所以一直能和他死扛到现在,一来是因为有妮娅、威廉以及比尔等人的震慑,但最主要的是因为他这个船长一直顶在了炮火的最前线!

即便是炮火最凶猛的时候,炮弹就在唐杰的身旁落下,他都没有眨过一下眼睛,没有挪动过一下脚步!

唐杰的海船没有悬挂任何旗帜,但当他屹立在舵手台上的时候,这艘船上的所有水手眼中便多了一面凛冽的旗帜!

两天生与死的战斗中熬下来,唐杰的脸颊削瘦,眼眶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可他的目光却越发的凌厉逼人,他之前还像一块有待雕琢淬炼的黑铁,可此时,他整个人像脱胎换骨,背脊笔挺得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削瘦的脸颊仿佛刀削斧刻,坚硬之极的钢铁线条将他的脸颊勾勒得棱角分明!

妮娅站在唐杰的身旁,她举着单筒望远镜看了一会身后的敌舰,然后转过头来对唐杰摇了摇头。

“这些胆小鬼,打又不打,走又不走,搞什么鬼!”唐杰咬着牙齿,太阳穴暴起几条青筋。

西西斯第一海防卫队在这场海战中算是被唐杰打废了,旗舰被击沉,舰队长被击毙,多达三分之二的战舰被击沉,剩余的三艘战舰也多半带伤!

在唐杰近乎疯子一般的跑打战术下,衔尾追击的西西斯海防军在第一次回马枪式的炮击中便损伤惨重!

当头的星晨号被密集的炮火击中了弹药库,当场爆炸!

这种爆炸甚至波及到了它临近的两艘战舰,横飞的木板像镰刀一样割裂了两艘战舰的主桅杆!

面对近乎瘫痪的活靶子,唐杰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他手下的炮手在他的怒吼命令声中将这两艘战舰轰成了废渣!

就在又惊又怒的细细斯海军奋起还击,想用猛烈的炮火将唐杰的海船轰沉的时候,唐杰再一次迅速调转船头,顶着炮火,飞快的逃离了他们的炮火攻击范围。

杀红了眼的细细斯海军立即调头便追!

唐杰故技重施,再一次施展回马枪,又一轮凶猛而精准的炮击,再一次击沉了一艘三桅秃鹫级战舰!

这一次,剩余的西西斯震惊了!

他们眼前的海盗船在炮火中饱受创伤,似乎随时都会沉没,可这个奄奄一息的敌人总能在不断的拉扯运动中找到对手的弱点,然后突然暴起,一口咬死一个敌人!

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

在这场海战中,海盗们几乎被拖垮,可西西斯海防军却已经被唐杰打破了胆。

官兵们不知道这群海盗到底还有多少余力,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战胜这些海盗。

想起刚出港时,十艘战舰在海面上耀武扬威的情形,再看看他们现在孤帆远影,形单影只的惨状,剩下三艘战舰的船长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接到的提督命令是让他们拖出这些海盗,并没有一定要求他们抓住并击沉他们,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和这些疯子拼命呢?

西西斯海防军其实只需要再大着胆子,上前一轮炮轰,就能将他们他们的海船彻底击沉,可他们唐杰这群海盗在海战中展露出来的凶悍气势给吓住了。

他们只敢远远的吊在后面,不敢再冲上来和唐杰他们拼命。

妮娅听见唐杰的话,她声音轻微的叹了一口气,十二年来,这是她遇到的最惨烈的一场海战了。

“唐杰船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妮娅痴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对他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

唐杰沉默了一会,缓缓的沉声道:“说实话,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能睡死过去。我浑身痛得像快要散架了,脑袋里面像有一个人在用铁锤拼命的砸我。我,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妮娅!”

妮娅爱怜看着面前的男人,他能做到现在这一切,已经极其不可思议!

对于一个海战菜鸟来说,以二敌十,这已经是近乎神迹般的战绩了!这是唐杰所能做到的极限,不可能要求他做的更多了!

妮娅心中痛得像被人揪了一把,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摩了一下他脸颊上的伤口:“疼吗?”

唐杰看着妮娅,锐利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温柔:“刚才还很疼,你摸了以后,就不怎么疼了。”

妮娅强笑了一下:“那我再多摸几下?”

唐杰将妮娅抚摩他脸颊的手捉在手心之中,轻轻笑了笑:“别呀,留着以后慢慢摸,你还怕我跑了啊?”

妮娅见眼前这个男人在经历了死战,在这种绝境之中仍然能和她微笑着说些软言细语,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敬佩,她痴痴的笑了笑:“唐杰,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唐杰愣了一下。

“后悔上了我们的海盗船?后悔成为一名被海防军不断追杀的海盗?”妮娅目不转睛的盯着唐杰,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唐杰呆了呆,但随即脸上便微微一笑:“后悔?我当然后悔!”

听着唐杰说的这么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妮娅觉得自己如坠冰窟,浑身发抖,她惨笑了一下,眼泪水在眼眶里面直打转儿:“你果然会后悔了……”

唐杰哈哈大笑了一下,将嘴巴凑到了妮娅耳边,轻声道:“我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早点吃了你……现在想吃也来不及了,以后见了海神提拉她老人家,一问,我在这个世界还他妈的是一个光荣的处男!太丢脸了!”

妮娅一句话被唐杰打入地狱,又一句话被唐杰捧到了天堂,这一惊一喜之间,心情落差之大,真是外人无法想象。

妮娅破涕一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喉咙哽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以前觉得唐杰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喜欢耍贱,开些下流玩笑,可现在看来,妮娅终于明白,这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他来到了大海上,毫无保留的释放着自己。

他喜欢一个人,就会**裸的表达出来,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不管周围是什么场合;他憎恨一个人,就会用拳头狠狠的打低他,不管他有什么背景,不管他是不是比自己强。

他哭,他笑,他喜,他怒,都**裸的表现在他的脸上,绝不掩饰!

他天赋卓绝,勇猛善战,在他一颗坦荡的狮子之心中还深藏着一份细腻温柔的体贴。

这样的男人,我怎能不爱?

================================================================

9点前还有一更,投贵宾票的朋友,唐唐很感动,十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