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最后一课(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最后一课(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很欣赏他们的勇气……”毕赛留将单筒望远镜放下来,语气略带戏虐的沃尔曼说道。

沃尔曼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可惜在大海上,在绝对的压倒性实力面前,勇气是没用的!海盗毕竟只是海盗,他们成不了气候!不是么,毕赛留大人?”

毕赛留笑了笑:“这你可就说错了,尊敬的沃尔曼阁下。巴尔是只老狐狸,不到最后关头,你永远不知道他的底牌是什么!”

“可他再狡猾,还是会载在您的手上,对么?”沃尔曼笑着。

毕赛留呵呵笑了一下,他看了看旁边的威尔斯:“这要感谢威尔斯阁下,还得感谢老巴尔很好的训练并培养了你。你简直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他想做什么,你全部预料到了!真是了不起!”

威尔斯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毕赛留大人,就算没有我的帮助,您也会抓住这个老混蛋的,对么?他逃不出您的手掌心!”

毕赛留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真是令人诧异的话,威尔斯阁下!你的学习速度真让我惊讶,难道说你已经准备好成为约克公国光荣的海军一员了?要知道,我以后可不会亏待你的!”

毕赛留一行人能死死的咬住巴尔,威尔斯在其中居功至伟。

他是老巴尔一手栽培出来的养子,老巴尔的思维习惯,行事风格,他都一清二楚。

沃尔曼眼红的看了一眼威尔斯,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日后指不定就会借着毕赛留这棵大树爬入约克公国的政界与军界。

我熬了这么多年才熬出一个提督,他算什么东西,靠着出卖与卑鄙就能获得我辛辛苦苦一辈子才能得到的东西?

沃尔曼恶毒的腹诽着,脸上却带着祝贺的笑容:“威尔斯阁下,希望以后能和你一起共事,我相信这将会是我的荣幸!”

威尔斯出乎意料的没有表现出一种小人得志的神态,他只是摇了摇头,脸色阴沉的盯着不远处的两艘残破的海船,语气充满了怨恨:“多谢您的美意,毕赛留大人以及沃尔曼提督,我之所以帮你们,是因为我想亲手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然后,我要亲手杀死唐杰那个杂碎,剥开他的皮,撕裂他的肉,砸碎他的骨头,然后在他面前将他的肉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沃尔曼听见这怨毒之极的诅咒,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一个疯子。

毕赛留却像感觉不到威尔斯的疯狂与病态,他呵呵笑着:“是么?你这么恨这个叫唐杰的家伙?可惜啊,他不是我的人。”

沃尔曼在一旁赔笑道:“是啊,真可惜,这种人怎么就能被老巴尔所用呢?”

“不,他不是任何人的手下,谁也驾驭不了他。”一旁的疾风剑斗士谢尔盖突然插了一句话。

毕赛留回过头,目光炯炯:“哦,你这么说,我倒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谢尔盖凝神看着不远处战船上唐杰的身影,缓缓的说道:“我和他交过手,我能感觉得到!他的身上有一种野兽一般的感觉,一种绝对不会被驯化的兽性。谁也驾驭不了这个家伙,他也不会让任何人驾驭他!”

毕赛留深深看了一眼谢尔盖,赞许的点了点头:“你比我想象得更聪明!我也这样认为!”

谢尔盖嘿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毕赛留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沉淀下来:“所以,一会这个家伙必须得死!他就算沉入了海中,我也要见到他的尸体!”

沃尔曼在一旁张大了嘴:“尊敬的毕赛留大人,他不过只是一个海盗而已,用得着您这么高看他吗?”

毕赛留摇了摇头:“不,不是我高看他,而是他给我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我讨厌这种感觉。”

沃尔曼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大人,一会我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他们的战舰,只需要一次齐射,就会完蛋的。”

毕赛留将目光悠悠的望向唐杰所在的海船,突然一笑:“你说,面对这一场他不可能获胜的海战,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唐杰在想些什么?

就算是注视着他的妮娅也不知道答案。

她痴痴的看着舵手台的唐杰,这个黑发飘舞的男人,他形单影只的站在只有船长才能站的位置上,一动不动,神情凛冽,如同一尊雕塑。

他在想些什么?

身为船长,在面临一场不可能获胜的战斗,他能想些什么?

妮娅心中不断的猜测着,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唐杰此时心中想的却是:

如果没有穿越,那我现在会在干什么?

我会在大学中混过那些无聊的日子,然后碌碌无为的走完我的一生?

然后娶一个老婆,结婚生子,然后看着自己的孩子走上自己曾经碌碌的人生道路?

想到这里,唐杰忍不住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感慨万千。

可我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就一定要做一点什么,我也一定能做一点什么。

这一路来,我不断的战斗,不断的厮杀,不断的挑战自己的极限。

可一切,就到此为止了吗?

我连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世界都没有弄清楚,我连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都没有搞明白,我甚至连霍恩的话是真是假都没有辨别真伪。

难道我的旅途就这样打止了?

想到这里,唐杰忍不住又想起了霍恩的话,以及老巴尔在离开时留下的话。

“孩子,我会告诉你答案的,但在这之前,让我们忘记这些,先应付眼前这场战斗吧!”

老巴尔的话在唐杰的耳旁不住的回响着,可是霍恩的话像毒蛇一样不断的舔舐着他的心,让他无法完全静下心来。

他们两个人,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说谎的会是谁?

我可不想就算死了还是一个糊涂鬼!

所有人都以为唐杰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他坚硬刚强得像钢铁岩石,没有人可以击倒他,没有人可以打败他。

可是,唐杰毕竟是一个人,一个年纪还很轻的年轻人。

他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思想。

在这场绝无胜算的战斗开始之前,唐杰的思绪已经无法控制了,他无法忍受自己最信赖,最尊敬的一个人被人斥之以卑鄙小人。

唐杰脑海中天人交战,激烈得无以复加,他突然转过头,对妮娅大声道:“妮娅,帮我升旗语!”

妮娅吃了一惊,她不理解唐杰为什么突然在战斗即将开始的时候打旗语,但她仍然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唐杰的命令:“船长,你想打什么旗语?打给谁?”

唐杰面沉如水:“打给巴尔船长,就说:他欠我一个答案!”

妮娅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唐杰,站在船舷显眼的位置上,飞快的打出了旗语。

打完旗语以后,妮娅转过身,大声的问着唐杰:“唐杰,为什么要打这样的旗语?你和我的父亲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了?”

唐杰沉着脸,摇了摇头。

妮娅走到唐杰身旁,大声道:“有什么事情,往后放放,男人之间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吗?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

唐杰笑了一下,笑容说不出的苦涩:“妮娅,难道你认为我们能在这场战斗中幸存下来吗?”

妮娅一呆,眼神黯然,没有说话。

唐杰指了指气势汹汹,不断逼近的五艘敌舰:“如果只是之前那三艘战船,我们还有赢的机会和可能。可是现在,毕赛留他们追上来了!带来的不仅仅是两艘崭新的战舰,更是敌人重新高涨的士气,更何况,在毕赛留的身旁,还有一个五级的魔法师!此消彼长,我实在是想不出我们有什么可以一战而胜的办法了!”

唐杰痛苦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只能走到这里了,我是一个无能的船长,真抱歉让你失望了,妮娅!”

妮娅爱怜的用手轻轻抚摸着唐杰的脸颊,碧绿色的眼眸中深情脉脉:“不,我为你骄傲,唐杰!我航海十二年,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船长!就算是能和你一起战死,也是一种至高的荣誉!”

唐杰叹了一口气,他拍了拍妮娅的肩膀:“地狱号的旗语传来了,你帮我看看是什么意思。”

妮娅勉强笑了一下,她转过身,看见旗语愣了一下,惊疑的说道:“巴尔船长说:这就是我的答案。”

她转过头,满脸不解的看着唐杰:“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唐杰双眉紧锁,正疑惑不已的时候,却见地狱号突然间缓缓调转了船头,以一种必死绝杀的姿态,如同一个冲锋的骑士,向毕赛留的坐船冲了过去!

“不!!”妮娅顿时明白这个举动的含义,她一下扑到船舷旁边,凄声大喊着“父亲!不要啊!”

唐杰只觉得自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了,浑身发抖!

老巴尔似乎在他的眼前对他笑着说着:孩子,这就是我的答案!

他是在以死明志!!

唐杰只觉得一团火似乎在胸口突然炸开!

炸得他头发根根倒竖,炸得他浑身热血沸腾!

他紧握着拳头,不断的发抖,这一刹那他脑海中的愤怒与悔恨像一个扑天的巨浪一样将他淹没!

他站在舰桥上,他的胸膛中喷薄而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化成了一声带着颤抖的呐喊:“巴尔船长,我相信你,你快回来啊!!”

可地狱号的船头再也没有调转回来,它吃水极深的船身稳稳的划开两条笔直的水浪,像战场上一个垂死的战士,依然不屈的向他的敌人发起最后一次冲锋,必死的冲锋!

==========================================================

章节弄错,不好意思

下一章定时更新,2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