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最后一课(下)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最后一课(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地狱号传来了最后一阵旗语,唐杰拉着妮娅,指着旗语大声问道:“巴尔船长说什么?你快告诉我!”

妮娅哭得泪流满面,声音哽咽:“巴尔船长,他说:记住我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即便是狮子也要懂得什么时候该放弃。”

“孩子,你给我记住!就算是狮子也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在杰拉仑狱中,老巴尔揪住唐杰的衣领,大声怒吼着“像我这样老迈的狮子,就应该被毫不犹豫的放弃!”

大胡子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唐杰被震撼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郁积在他的胸口,像压抑的火山,随时都会喷薄而出!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妮娅哭着扑到唐杰跟前,像个疯子一样,用拳头使劲捶着唐杰的胸口“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们闹成这样?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唐杰惨笑了一下,呆呆的说道:“妮娅,巴尔船长他这是不想拖累我们……想为我们争取一点逃离的时间。”

“逃离?”妮娅尖声大叫道“我们逃到哪里去?他们只需要一阵炮火就能击沉他,用的时间甚至不超过我们眨几下眼皮的时间!怎么可能争取到逃离的时间?”

唐杰痛苦极了,他有着一种浓重的罪恶感和负疚感,他觉得正是他逼问老巴尔的这句话导致了老巴尔的自杀式冲锋。

同时,他也知道,这一天对老巴尔来说,也是必然的。

他在杰拉仑狱负的伤,一辈子都不会好了,他就是那一头老迈体弱的老狮子,不复当年雄威。

唐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艘他熟悉的地狱号,一点一点的接近毕赛留的战舰,船首又尖又长的撞角就像一个突袭的骑士手中的长矛尖刺,狠狠的扎向对方的胸膛!

一面血红的骷髅旗帜在地狱号的桅杆上高高飘扬着,像一团永远不会熄灭的炽烈之火!

这艘海船伤痕累累,步履蹒跚,可表现出的气势却让比赛路座下的战舰为之震惊。

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打着让地狱号停下来的旗语,调转船头一退再退!

可是,地狱号仍然在前进着,百死而不旋踵!



直到毕赛留的战船上,突然飞出一个巨大的火球,重重的轰在了地狱号的船身上!

刹那间,地狱号发出一阵剧烈的爆炸,木屑横飞!

毕赛留甚至连老巴尔想死的自尊一点的机会都不给他!

老巴尔和他的地狱号,化作了一团火球,在大海上灰飞烟灭!

“不!!!”

唐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唐杰扑到船舵处,浑身颤抖着准备调转船头,像一个明知必死的骑士一样,和地狱号一起发起自杀式的冲锋。

唐杰他后悔,他愤怒,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陪着老巴尔一起去死,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什么别的方法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内疚与后悔。

可就在他手刚动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唐杰抬头一看,却是妮娅满脸是泪,她的声音充满了痛苦,可偏偏这个时候她却要装着很坚强的样子,反过头来劝阻唐杰这种自杀的行为。

“唐杰船长,你不能这样送死!”妮娅的眼泪滚滚而下“你不能让我的父亲死得没有意义!他牺牲了自己,只是希望我们能够活下去!你必须带着我们逃走!”

真是讽刺!

几分钟前他刚刚对它说过类似的话!

唐杰恶狠狠的瞪着妮娅,而妮娅却毫不退让的与唐杰对视着。

两人对视了一阵,唐杰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选择了退让。

唐杰面容扭曲,声音冰冷:“难道,我们就让巴尔船长白死了吗?难道,你以为毕赛留这样就会放过我们吗?难道你忘记了,他的身旁有一个五级的火焰魔法师,他的攻击距离是大炮的两倍远吗?我们如果想跑,这个魔法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将我们轰成粉末!”

妮娅惨笑了一下:“那我们该怎么办?”

唐杰死死的盯着毕赛留的战船,话音冰冷得像万年寒冰:“传我的命令,挂白旗。靠近他们十米距离以后,我会冲到毕赛留的战舰上去。”

妮娅张大了嘴:“你准备最后肉搏决胜负吗?这样也好,毕竟炮战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唐杰摇了摇头,面色阴沉:“不,只有我一个人去,我如果能抓住毕赛留更好,如果抓不住,我一个人也好脱身。你们看见我上了毕赛留的船以后,就立刻调头!让所有的水手都上甲板,炮舱不要留人了。一会你来掌舵,一定离开的速度要快!”

妮娅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情,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唐杰的胳膊:“不,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送死!”

唐杰用手将妮娅脸上散乱的金色发丝拨到她的耳后,脸上凶狞的杀气渐渐消失,他笑了笑:“别傻了,我怎么会去送死?别忘了,我还没有吃掉你呢,我怎么舍得死?”

妮娅用力摇着头,哭道:“不,你一定不会回来的,我不答应,我绝对不答应!”

唐杰温柔的笑着:“你不是和我说过,海神提拉喜欢勇猛无畏的船长,并视之为自己的宠儿吗?我不会死的,我是海神提拉的宠儿嘛!要对我有信心!”

妮娅双手死死的搂着唐杰:“那是父亲说给我听的故事,不能当真的,你会死的,不要去啊!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不能再失去你了!”

唐杰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他猛的将妮娅推开,脸色如铁,厉声道:“妮娅大副,这是命令!我作为一名船长命令你,执行这个命令!!”

妮娅浑身一震,她眼睛痴痴的看着唐杰,脸颊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张了张嘴,丰润的红唇颤抖了一下,声音苦涩之极:“是……的,我的船长……”

唐杰凝神注视着妮娅,用手抚摸着她如瀑的金色长发,温言说道:“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去执行命令吧,妮娅大副。”

“是的,船长!”妮娅强忍着泪,哽咽难言的走下了船舱。

唐杰深吸了一口气,他转头看着地狱号沉没的海面,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在地狱号沉没的地方,仍然有漩涡在旋转着,船的碎片在这个漩涡中旋转着,渐渐消失不见。

唐杰看着这个漩涡,抓着船舵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抓紧,手指用力得发白。

老巴尔想给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可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轰沉了。

毕赛留船上那个五级的火系魔法师,实在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

想起这个杀死巴尔的火系魔法师,唐杰便恨得咬牙切齿,脸色阴沉,眼中喷火。

必须要想办法拔掉这个钉子,要不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走!

海上的魔法师就是他们的天敌!

“唐杰!你疯了?”

威廉从妮娅那里听到消息,从炮舱中钻了出来,他扑到唐杰的跟前,双手抓住了唐杰的衣领,大声吼着:“巴尔船长死了,现在你是我们的船长,是我们的头儿,你也想去送死吗?”

唐杰看着面前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的威廉,他笑了笑,拍了拍威廉的两只手:“威廉,还记得我们在达姆吗?”

威廉看着唐杰镇定的表情,不自觉的松开了手:“当然记得,你想说什么,船长?”

唐杰转过身,看着毕赛留的战舰,淡淡的笑了一下:“在达姆的时候,我当初说要去救巴尔船长,你们就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可是我依然办到了!”

威廉张大了嘴巴,张口结舌:“可是,这是不一样的!你刚才没看见吗?巴尔船长连靠近都没有靠近毕赛留,就被这个杂种击沉了!!”

唐杰听到这里,心中的愧疚感和负罪感再一次扼住了他的咽喉,他忍不住怒道:“是,你也看见了那一幕!难道你就不想为巴尔船长报仇吗!”

威廉脸上一下涨得紫红,他大声道:“报仇不是要去送死!我们是海盗,不是骑士!只有留下自己的命,才能有机会报仇雪恨!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明白吗?”

甲板上的水手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看着唐杰和威廉大声争吵着,他们目光绝望的看着不断逼近的敌舰,一种压抑而令人窒息的气氛笼罩在海船上。

比尔在一旁,一会看看威廉,一会看看唐杰,他突然插了一句嘴:“别吵了!唐杰船长,你有什么计划吗?”

唐杰转过头,看着毕赛留的战舰,沉声说着:“我的计划是,挂白旗,降半帆,打旗语告诉毕赛留,我们向他们投降,但只允许他这艘战舰靠拢,其他战舰不许靠近。一旦他们靠近过来,我便会登上他们的战舰,想办法抓住毕赛留,再用一次蛇吞象战术!”

比尔张大了嘴巴:“可是,船长,这种诈降的战术,我们刚刚用过一次了!毕赛留这只老狐狸怎么可能会上这种当?”

唐杰嘴角翘了一下,露出一个讥诮的笑容:“他一定会上钩的!因为我的手里面有他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妮娅、威廉和比尔异口同声的追问道。

唐杰默然不语,将藏宝图取了出来,递给妮娅,说道:“妮娅,这是巴尔船长托我转交给你的。”

妮娅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张昏黄的毛毡卷轴,惊疑不定:“这是?”

唐杰对着妮娅撒了谎,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对妮娅说出实情。

一个父亲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能信任,这是一种怎样残酷的事实啊!

妮娅能承受的了吗?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目光立刻被这张边角卷毛的毛皮卷轴吸引了,他们当了多年的海盗,对财富有着一种天生的敏锐力。

唐杰讲藏宝图递给妮娅,缓缓的说道:“这就是海盗王阿托斯的藏宝图……”

“什么!?”妮娅、威廉和比尔同时大声惊呼。

“这不是一个不可以相信的流言吗?”妮娅捧着藏宝图的手颤抖着,声音也颤抖着。

这一阵子被接二连三的追杀,都是因为海盗王阿托斯的藏宝图儿起,但妮娅一直认为他们是被冤枉诬陷的,她的父亲也这样告诉他。

可现在她竟然从唐杰那里得知,原来巴尔船长果然有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图!

而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威廉瞪大了眼睛,看着妮娅手中的藏宝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比尔的眼珠子则在眼眶里面滴溜溜的转着,他的眼神中深藏着一股疑虑,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了,难怪我们这一路毕赛留追着我们不放!想必毕赛留和巴尔船长的心思是一样的,这种事情,人越少知道,越好吧?”

随后他又不解的看了一眼身后甲板上的水手们,低声道:“可是,唐杰船长,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个藏宝图就是块烧红的木炭,谁拿谁烫手啊!以后还要怎么隐瞒?”

唐杰叹了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怎么可能还谈得上隐瞒?你见过能包住火的纸吗?先过得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比尔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唐杰船长,一会你就算登上了毕赛留的船长,如果抓不住他,你怎么办?你怎么回来?我们又怎么逃走?”

唐杰笑了笑:“我既然让你们这么做,我就一定有办法!我只问你们一句,你们相信我吗?”

妮娅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唐杰:“当然,船长大人!”

威廉沉声道:“从你把我从杰拉伦狱的铁门底下救出来开始,我的命就是你的了,唐杰船长!”

比尔笑着接道:“还有我!”

唐杰看着他们,心里面暖洋洋的,他笑了笑,无比感叹:“不,伙伴们,是你们救了我!如果没有你们,我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更不可能成为这条船的船长!”

“现在,在我们的面前有一个无法翻越的强敌,我必须击倒他,我们才能活下去!所以,我必须拥有你们全部的信任!”唐杰目光紧紧的盯着妮娅等人“一旦我上了船,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们都要迅速的逃离,往我们之前看见的那个岛上逃!不要管我!听明白了没有?”

“可是……”妮娅大声道。

唐杰双目圆睁,一声断然咄喝,打断了她的话:“没有什么可是,我不会有事的!”

唐杰这一声震得妮娅他们说不出话来,张了张口,看着唐杰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妮娅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而决然,她看着唐杰:“我知道了!我会在岛上等你的,不管是一年还是十年,还是一辈子!”

唐杰目光渐渐变得温柔,他用手摸了摸妮娅的金色长发:“妮娅,等着我回来!”

=================================================

定时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