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绝处逢生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绝处逢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沃尔曼眼看着毕赛留在发呆,还以为他被刚才那一幕吓坏了,他忍不住提高了嗓门,再次大声问道:“毕赛留大人,我们在等待着您的命令!请您快下命令!”

毕赛留回过神来,头也不回的说道:“可这艘船的船长不是您吗,沃尔曼阁下?”

沃尔曼立刻回头大吼道:“调转船头,快点离开这个该死的漩涡!”

船帆发出一阵吱呀的转动声,海船硬生生的掉了一个头,缓缓的从旋涡中挣扎离开。

海上的漩涡就像暴风雨一样,它有固定的地方,但有时候也会突然间出现,如果不迅速离开,一旦被卷入进去,那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毕赛留逃离生天,他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反而一声喟然长叹。

暗自庆幸的沃尔曼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他有些不解的看着毕赛留,不明白他为什么得救了反而要叹气。

毕赛留却指着这个漩涡,对沃尔曼说道:“我在海面上三十多年,和各种各样的海盗打过无数的交道,什么样的海盗我都见过。可这样厉害的海盗,我却是第一次见到……”

毕赛留回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沃尔曼:“你知道我在这个人的身上想起谁了吗?”

沃尔曼摇头。

毕赛留缓缓的说道:“我想起了海盗王阿托斯!”

沃尔曼张大了嘴巴,心中很不以为然,他吃吃的说道:“可就算他再厉害,掉进了漩涡里面,也活不了命了。”

毕赛留摇了摇头:“我们走着瞧吧!”

……

唐杰一落入海中,刚张开口,又咸又腥的海水立刻便灌了进来,几乎在一瞬间便将他呛晕过去。

如果换了一个普通人,此时喝了一口水,只怕会越来越慌乱,越慌乱就越离死不远。

唐杰怀中抱着的魔法师便因为跌入水中的时候吃了几口水,又加上害怕慌乱,很快便晕了过去。

但是对唐杰而言,多年来习武培养成的大定力让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

他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顿时吓了一跳。

这片大海在外表上来看,无风的时候仿佛一块蔚蓝的巨大宝石,微风的时候,波光粼粼,水波荡漾,令人心旷神怡。

可谁能知道,在大海平静的时候,她温柔恬静的外表下,深藏着的是怎样可怕的深渊暗流?

唐杰这一看,却见黑暗无底的大海深处,隐约可以看见几条粗壮的黑色巨龙在蜿蜒蠕动着。

他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便是:龙?海怪?

但很快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想起老巴尔曾经对他说过的一些海上才有的独特现象。

譬如眼前的海中暗流与水底漩涡。

这种海底暗流和水底漩涡最是可怕,它们不是有生命有魔法的海中怪兽,但它们比任何强大恐怖的怪兽都要来得致命。

平时它们深藏在海中,在海面上根本发现不了它的位置,不管你经验多丰富的水手都无法发现它们的踪迹,但只要海中的浪潮、水温以及风力发生变化,它们便会冒出水面,像一张张巨大的恶魔之嘴,毫不留情的吞噬水手们的性命。

唐杰并不知道,他们之前看见的那个陆地岛屿,正是海盗王阿托斯所指的藏宝岛屿,可几百年来,这个岛屿在西西斯的伦琴海域没有一个人靠近登陆过,恰恰就是因为这座岛屿的周围,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各种暗礁与暗流漩涡。

大船只要靠近这座岛屿,便会被暗礁撞破船底,沉入海中;可如果乘坐小船,却很容易被四周隐秘难测的漩涡暗流给卷入海中。

曾经有不少渔民企图登上这座岛屿,可还没有靠近,船便沉了,吓得逃得性命的水手对此处敬若鬼神,大加宣扬。

可若仅仅是这样,沉船岛并不算得上是凶名赫赫。

玛塔公国的国王曾经不死心,决心想将沉船岛建成一座海上的军事堡垒,和西西斯互为攻防犄角。

可他派遣了他的皇家海军,装载着数千名水手和精通石工术的匠人,来到沉船岛附近的时候,却突然间遭遇猛烈的暴风雨,海洋上波涛汹涌,漩涡密布。

玛塔公国的皇家海军全部葬身在大海之中,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这一来,沉船岛凶名赫赫,远播四方,再没有人敢靠近。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来的人便越来越少,渐渐的被人所遗忘,连航线也渐渐被人忘记。

阿托斯选择这里作为藏宝地点,正是看中了它人烟罕至,根本没有渔民商船以及军队战舰敢靠近这里,更别提登陆上岛。

而这座沉船岛附近的漩涡暗流之所以极其可怕,就在于它就像一头活着的海中巨龙,平时匍匐在海底,寂静无声,一有风吹草动,它便疯狂扭动,制造出无数的漩涡。

唐杰刚一落水,由于气息混乱,体内的斗气不自觉的便沸腾如火,这种斗气激起了海中的水流,向四周散开一阵一阵的猛烈波纹。

这波纹扩散到暗流处的水流位置时,虽然劲力已经很小,但仍然刺激到了这股暗流。

唐杰一只手抓着魔法师的手腕,另一只手努力在水中划着,拼命想向海面游去。

可很快,海底这股暗流越流越快,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用力拉扯着他的身形,反而将他将他往海底拉去!

唐杰骇得脑袋上的头皮几乎都要炸开,他肌肉鼓胀像磐石一样,身体中的斗气如同洪水,四处奔腾冲撞!

他现在斗气已经初见,配合他的武学底子,拳脚之中力量大得惊人,一拳头能硬生生的砸烂生铁,可他现在浑身力量在海中根本无从借力,大海中至柔的水像一根根极软的棉丝一样缠住了他。

唐杰被这股力量拉扯着,不断向海底沉去,身子在旋涡中快速的旋转着,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他痛苦得想放声大嚎,可越是下沉,四周的压力越大,他根本张不开嘴,连眼睛也睁不开!

他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攒在手掌心之中,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拼命撕扯着他的身体,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无数的小刀用力切割着,痛不欲生。

海洋,平静时温柔如处子,可暴怒时疯狂如同野兽!

“大海之威,竟然如此可怕吗?”唐杰渐渐的失去了神智,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会死在这里吗?妮娅他们怎么样了?”

海底的漩涡暗流,寂静无声,但它的恐怖骇人之处却远远超过了狂风暴雨。

唐杰无意中触发了暗流漩涡,力量巨大的水流簇拥着他,渐渐的奔涌向海底幽暗无光的深处。

……

黑暗,无边的黑暗。

四周寂静得仿佛冥河的河畔,只有一阵阵清晰的水珠滴嗒声回荡着,嗡嗡作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杰的眼皮颤了颤,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缓缓睁开眼帘,只见自己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洞窟吊顶,满是竹笋型的融石,石尖上密布着珊瑚与贝壳,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些竹笋型的融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衬着黑黄色的石壁,猛一眼看去,就像星辰密布的星空,令人迷醉。

唐杰眨了眨眼皮,慢慢的动了动手脚,发现身上一阵剧痛,显然自己并不是在地狱或者天堂。

他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我现在这是在哪里?

他强忍着浑身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溶洞之中。

这个溶洞颇为宽敞,一眼看去,大概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地面上的岩石遍布,大石磊着小石,上面覆盖着青苔和嵌入岩面的贝壳珊瑚,颜色清晰,由暗到浅,层次分明,显然是涨潮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唐杰站在原地,发现这个溶洞就自己身旁由一片幽蓝黑暗的水面,而其他地方则全是岩石,毫无去路。

他歪着脑袋想了一阵,实在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便不再多想,尤其是当他一眼看见那个身穿黑色魔法师袍的魔法师竟然就在他身旁五米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的躺着,唐杰心中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都是这个杂种杀死了巴尔,害得我现在落在了这个鬼地方!

唐杰立刻奔了过去,一声怒吼:“操,死了没有?”

这个魔法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了。唐杰一把将魔法师翻过身来,一只手揪住了胸口,另一只手握成全头,正要一拳打下,把他轰成肉泥!

可他定睛一看,却突然间愣在了原地。

面前这个魔法师长着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脸颊处略微带一点可爱的婴儿肥,皮肤细腻白嫩如同牛奶,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左右。

她眼帘虽然紧闭,但修长细密的睫毛轻轻匍匐着,精巧秀气;小巧如同鹅卵的鼻子圆润精致,似乎一件首饰中最明亮完美的宝石;一张樱桃小口,红唇紧紧的抿着,粉嫩鲜红,在溶洞顶部散发着的淡淡柔光下,透着一股晶莹剔透的光芒,让人心生疼爱。

唐杰呆住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在他印象中万恶的魔法师,竟然是一个女孩,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