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阿加莎的盘算 (上)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六章 阿加莎的盘算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愣了一下,心里面的感觉很古怪,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能陪在身边,想必就算是去地狱,那也如同天堂一般快乐。可问题是,这个奥克塔薇尔显然是没有死心,仍然把他当成了阿托斯。

被一个漂亮的女人认成另外一个男人,还被当成他的替代品,这对于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一件事情。

唐杰显然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他很想拒绝,可他看见奥克塔薇尔那淡然而又沉静的神情,他笑了笑:“我如果说不行,你也还是会跟着去的,对吗?”

奥克塔薇尔沉默着,并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唐杰的话。

唐杰叹了一口气,:“你如果想跟着我,就必须要听我的。”

奥克塔薇尔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沉静下来了,她的身上充满了一种庄重典雅,令人不敢直视的高贵气质,她反问:“听你的?你是指什么?”

唐杰看了一眼一丝不挂的奥克塔薇尔,目光在她完美的脸庞和完美的身躯上扫过,他干咳了一声:“首先,你得先给自己找上一身衣服穿着,还有,你不能把你的脸露出来。”

奥克塔薇尔微微有些奇怪:“为什么?”

唐杰也反问道:“你想让那些看见你面貌的男人们发狂吗?他们看见你这样一个女人在我的身边,会给我带来麻烦的!”

红颜祸水,大概指的就是奥克塔薇尔这样的女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概指的就是唐杰这样的男人。

如果唐杰现在有阿托斯这样强横的实力,自然不用顾忌那么多,可问题是,他现在没有这个实力,不仅不能保护这个女人,而且自保都成问题。

尤其是他见识过卡德拉海盗骁勇彪悍的实力,见识过奥克塔薇尔那恐怖近神的力量之后,他突然间明白过来,这个世界之大,强者之强,实在不是他能想象得到的!

像奥克塔薇尔,她强得就是在是不像话,就唐杰自己估计,一百个他送到奥克塔薇尔面前也是送死!

他要去的莫三比克,可是号称是魔法之都的地方,它的历史渊源、城市规模,繁华热闹以及强者云集的程度,远远不是西西斯所能比拟的。

唐杰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旅途中有什么样的挑战在等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会碰到多强的强者,更不知道自己可能会招惹上什么样的敌人。

他不希望自己招惹上像奥克塔薇尔这样程度的敌人,那绝对是一场噩梦!

他更不希望自己遇到了无法战胜的强敌,最后靠奥克塔薇尔的帮助才取胜,那更是一种耻辱!

奥克塔薇尔听见唐杰的话,她微微想了想,缓缓点了点头:“好!”

说完,她红唇微张,贝齿轻碰,低声吟诵着细微得无法分辨的咒语。

奥克塔薇尔伸出手,柔荑若兰,对着天空轻轻一招,像是在天空扯下了一块云彩,这朵云彩在她的手指间缭绕着变成淡淡的萤色柔光,这道柔光像有生命一样,慢慢的缠绕在她的身上,最后渐渐变成一层薄薄的轻纱。

这种摘云为衣的魔法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唐杰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那五光十色的魔法效果看起来极其震撼,就算他前世看多了好莱坞大片也被震得目瞪口呆!

尤其是奥克塔薇尔身上披的这层薄纱,不仅单薄而且透明,尤其是奥克塔薇尔胸前两点殷红和那双峰诱人的轮廓,若隐若现,实在是比她不穿衣服还要惹火几分!

唐杰只觉得一阵热血直冲头顶,险些流出鼻血,他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使劲摆着手,眼睛看也不敢看她一眼:“不行不行,你这还不如不穿呢!”

奥克塔薇尔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平静得像深渊大海,丝毫没有因为此时的窘况而有半点的波澜,她又轻声念诵了一句咒语。

她半遮半露的身子渐渐的开始浮现层层淡淡轻烟,如同海上薄雾,一眼看去,她周围烟波荡漾,朦胧如同水中花蕊,身上的绫罗薄纱,层峦叠嶂,如同天边的云彩。

奥克塔薇尔绝美的容颜在这层薄纱一样的雾气中变得模糊不清,身段也变得朦胧无比,捉摸不定。

唐杰傻眼了,奥克塔薇尔刚才诱惑人的地方看是看不见了,可她这样的身段,这样的容貌,再来点朦胧的雾化效果,那对男人的猎色与猎奇心理,真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唐杰只觉得刚才的奥克塔薇尔像一个坠入凡世间的妖精,浑身上下都透着令人发狂沉沦的魅力,她现在虽然不再那么惹火,可这种朦朦胧胧的距离感却像一只无形的手,一把抓住了男人的眼睛和他们的心。

越是看不清楚,反而越是勾引起男人的欲望,究竟这薄雾之中,这个女人长得什么样子,她的玲珑婀娜的身子又会是一种怎样的销魂噬骨?

唐杰叹了一口气,极其无奈的看着奥克塔薇尔:“你就不能把自己打扮得难看一点吗?”

奥克塔薇尔愣了一愣:“难看?什么是难看?”

唐杰很是无语,他只能转移了一个话题:“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奥克塔薇尔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道:“喊我奥克塔薇尔吧,就像你一百年前曾经那样呼喊我一样……”说到最后的时候,奥克塔薇尔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唐杰看着她,心里面无数个疑团不断的浮起:“那,奥克塔薇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奥克塔薇尔很明显的呆住了,她被唐杰这个简单之极的问题给问住了!

“我……我就依稀记得阿托斯对我说,要我在这里等他,等他回来接我。” 奥克塔薇尔轻声呢喃着“于是,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他,一边唱歌一边等他。其他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等了一百年?!”唐杰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奥克塔薇尔。

这个傻女人!

……

“你是说,她就是让我们转败为胜的海上女妖?就是她的歌声迷惑了海盗?”阿加莎张大了嘴巴,满脸呆滞。

“海螺号”的水手室中烛光摇曳,木质地板上仍然透着一抹浓重的暗红血色,空气中的血腥味一直久不消散。

一场大战突如其来的开始,又戏剧化的结束。

被唐杰就醒之后的阿加莎在听他说过了事情的前后经过的时候,她忍不住失声问道。

奥克塔薇尔在上船之后就被唐杰找苏醒的贝克船长商量,特地给她安排了干净而整洁的房间,她进房前与阿加莎倒是打了一个照面。

只一眼,阿加莎就被奥克塔薇尔给震住了,即便是女人也不得不叹服这种绝世的美貌,虽然奥克塔薇尔按照唐杰的吩咐,几乎是像僧侣一样包裹着自己,可她身上透出来的绝代佳人的气质却是任何服饰也无法阻挡的。

唐杰咕咚一口灌了一大杯朗姆酒,很是感慨的说道:“是啊,虽然说她的歌声差点连我们都一起杀死,但不管怎么样,如果没有她,可能现在你们都死光了。到头来,剩下我一个人开这艘大船,十有**也会死在海上的!”

林克在一旁睁着眼睛,好奇的问道:“唐杰船长,奥克塔薇尔真的是海盗王阿托斯的挚爱吗?”

在激烈的苦战中,林克幸运的活了下来,他之前并没有死在海盗的刀下,而是被他们一脚踢晕了过去,也十分幸运的躲过了奥克塔薇尔的夺命歌声。

唐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纠正一下,是阿托斯是奥克塔薇尔的挚爱!”

林克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现在这个年龄并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倒是阿加莎托着腮帮子,两眼迷茫,似乎在遥想着奥克塔薇尔与阿托斯之间的惊世爱情,她幽幽而叹:“一百年啊……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一个人苦苦守候一百年?”

唐杰也不禁有些出神,他嘿的一笑:“就为了等候她的情人,奥克塔薇尔在海上的歌声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水手啊……”

阿加莎正沉浸于奥克塔薇尔与阿托斯之间的美好幻想之中,听见唐杰这一番十分煞风景的话,她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刚要开口说话,脑海里面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她眼睛一亮,轻呼道:“啊,我想起来了!”

“什么?”唐杰放下酒杯,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我想起我在一本海上日志的典籍中好像看到过奥克塔薇尔的一些零碎事迹!”阿加莎用洁白如玉的手轻轻掩着自己的嘴,眼睛睁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