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一百年的等待 (下)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 一百年的等待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鼓奥克塔薇尔是一个他在妓院遇到的女人,那唐杰此时会毫不犹豫的抱着她,和她交合欢好,哪怕奥克塔薇尔呼喊的是其他男人的名字,唐杰也不会放着送上门的绝世佳肴而不顾。

可奥克塔薇尔喊的名字是:阿托斯。

一百多年前叱咤七海,掀起满天狂澜的海盗王!

她是一百多年前那个传奇海盗王的女人……

她这样一个妖异的妖精,一百多年过去了,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可她深爱的男人早就丧身了大海,而她却懵然无知,依旧苦苦的等候着他的归来。

奥克塔薇尔真的像疯了一样,她拼命的吻着唐杰,双手在他健壮的身体上抚摸着,掠过他发达的胸肌,结实的腹肌,然后向他的小腹滑去。

唐杰要害被一只柔若无骨的手轻轻一碰,他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双手用力将奥克塔薇尔一把推开!

他突然间有一种愤怒耻辱的感觉!

唐杰一下子想到刚遇到老巴尔和妮娅他们那时的情景,他们都梦想着成为海盗王,成为阿托斯的替代者。

就连他自己也不例外!

唐杰发现自己一直是在追寻着这个传奇海盗王的脚步,像是在复制他的传奇故事,但是这样他是可以容忍的。

传奇般的前辈就是用来追寻然后超越的。

可唐杰不能容忍的是,这样一个让他口干舌燥的女人,这样一个追着他想和他交欢的女人,只是为了要验证他是不是阿托斯……

混账!

我就是我!!

我是唐杰,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我是独一无二的!!!

唐杰看着满脸惊诧的奥克塔薇尔,怒气冲冲的吼道:“我再说一次,我不是那个什么该死的阿托斯!别把我当成他的替代品,混蛋!”

奥克塔薇尔被唐杰突然爆发出来的雷霆大怒给吓住了,她浑身瑟瑟发抖,几乎缩成了一团,更让她绝望的是唐杰说的那些话。

他真的不是阿托斯吗?

难道我真的认错人了吗?

难道就连杰拉特.里德也会有弄错的时候吗?

奥克塔薇尔脸上的神情近乎崩溃,她像一个神经错乱的疯子一样,喃喃自语着,她无法承受这种经历了一百多年的等待,然后一切成空的结果:“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杰拉特.里德是不会错的!对,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唐杰看着她哀伤、痛苦,悲怆、绝望等等情绪混杂在一起的表情,他自己也似乎感同身受。

像奥克塔薇尔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哀伤绝望,无声哭泣的时候,就算是铁人也无法抵挡她所传递出来的悲伤。

唐杰刚刚冒起的怒火减消,他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说的杰拉特.里德是谁?他为什么又绝对不会错?”

奥克塔薇尔抬起头来,眼睛依旧紧闭着,修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杰拉特是阿托斯最得力的手下,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之一,同样也是一名精通预言术的神术师。他预言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错的!”

唐杰看着奥克塔薇尔精美绝伦的面孔,轻轻叹了一口气:“听着,奥克塔薇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人封印囚禁在这个地方,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唱歌引诱无数海上的行人丧身在你这里。我只想告诉你一句:阿托斯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奥克塔薇尔突然间双眉倒竖,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浑身刹那间释放出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这股力量震得唐杰脚底下的礁石海岛都在瑟瑟发抖,天空似乎瞬间阴霾不见一丝阳光!

刚才还在绝望哭泣的女人不见了,现在只有一个因为愤怒与绝望而疯狂的女人!

空气在颤抖着,奥克塔薇尔的金色长发无风自动,她身上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威压让她此时看起来像一尊不可战胜的神祇!

“阿托斯是不可战胜的,他怎么可能会死!!”

奥克塔薇尔的声音震动天空,撕碎云彩,就连大海都为之激荡,翻滚出一阵阵激烈的波浪,冲击着这个小岛!

唐杰瞬间被这股力量压倒了!

这是神的力量吗?

人的力量是不可以与神的力量相比的!

他的双膝一软,身子差一点便软软的跪倒在这压倒性的力量面前。

可他没有,他是一个宁折勿弯的男人!

唐杰强忍着这股巨大的威压,如剑戟一样的眉毛一挑,毫不示弱的冷冷说道:“阿托斯都死了一百多年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什么?”

奥克塔薇尔如同被一道雷霆劈在身上,浑身剧烈一震,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惨白:“你在撒谎,你在撒谎!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敢面对海神提拉和天神拉斐尔发誓吗?”

唐杰冷笑着说道:“我发不发誓都不能让阿托斯活过来,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去问这里的任何人!”

说着,唐杰指了指岛上被奥克塔薇尔的歌声引诱来的水手和海盗们,他们在唐杰击碎尼拉迪尔斯魔法阵的时候,被这个魔法阵爆发出来的巨大力量给震得昏迷了过去。

奥克塔薇尔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浑身的威势消散得干干净净,她惨笑了一下:“阿托斯,他……他真的死了?他怎么死的?”

唐杰沉声说道:“他死于全世界的围剿之中,他死于所有部下的背叛之中。可就算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依然勇猛无畏的迎着满天炮火,继续前进。是的,奥克塔薇尔,我很替你难过,他的确死了,死了一百多年了。”

奥克塔薇尔笑了笑,凄美绝伦:“我在这里一等就等了一百多年?”

唐杰沉默着,没有说话。

一百个春夏秋冬,在这个小岛上一个人翘首看着大海,这是一种怎样的孤独与寂寞?

唐杰的心中有许许多多的疑问想问奥克塔薇尔,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和阿托斯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分开的?

她为什么要在这里等阿托斯?

她究竟是什么人,又或者说她究竟是什么种族?为什么能从人鱼的模样变成现在这样一个倾城倾国的绝代美人?

可唐杰心里面清楚,现在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候,这样太唐突佳人了。

唐杰点了点头:“是的,是一百多年。”

“他离开我的时候,曾经对我说,他最喜欢听我唱歌。所以我就在这里一直唱歌,等着他。我知道他如果在海上听见我的歌声,一定会来找我的……” 奥克塔薇尔幽幽的说着,声音轻柔哀婉“可我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一百多年。”

将一腔的柔情都化作一百多年的等待,这漫长的岁月中,她甚至都感觉不到时间长河的流淌。

这是一种怎样惊世骇俗的痴情?

唐杰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奥克塔薇尔,他的眼中依然是这张绝美的脸庞,依然是这具一丝不挂的诱人胴体,可他此时的目光中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情欲,有的只有感叹和同情。

“以后别再唱了……阿托斯就算再喜欢听,也听不到了。”唐杰声音停顿了一下,他看着周围嶙峋森森堆积着的白骨,喟然一声长叹:“你的痴情杀死了多少无辜的海上行人啊!”

奥克塔薇尔像是没有听见唐杰的这句话,她默默不语,像是有些出神。

在她看来,就算全世界的人加在一起,也不及阿托斯一人珍贵。

现在阿托斯死了,我该怎么办?

奥克塔薇尔突然间心里面开始恨这个男人对她说了实话。

如果他骗她,那她就可以把他当成阿托斯,她不会绝望,不会悲伤,不会痛苦,一切的酸楚都会远离她,她会像盛开的玫瑰一样灿烂的对他微笑,她会像一个妻子一样无微不至的服侍他。

可他没有……

于是,她陷入了深渊,在痛苦的地狱中挣扎着。

奥克塔薇尔不由自主的想着:他要是刚才欺骗我,那该有多好啊……

这个念头刚刚冒起,奥克塔薇尔却突然间想到:他刚才会不会真的是在骗我?

他长得明明和阿托斯一样,气息声音也一样,而且杰拉特也说只有阿托斯才能将我救出来!

这一连串吻合的迹象不可能全部都错的!

这里面一定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我不相信阿托斯死了,我更愿意相信他就是阿托斯,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奥克塔薇尔突然间抬起头来,脸上悲戚哀伤的神色渐渐的消失了,她对唐杰说道:“你会离开这里吗?”

唐杰苦笑道:“不离开这里,难道变成白骨化石,准备坐化升天吗?”

奥克塔薇尔显然不懂唐杰的这种幽默,她脸上表情一点没变,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接着问道:“你会去哪里?”

唐杰看着奥克塔薇尔:“我去魔法之都,莫三比克。”

奥克塔薇尔缓缓的问道:“我能和你一起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