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海上女妖
章节列表
第八十四章 海上女妖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没有办法分辨这个声音究竟在唱些什么,他觉得这个声音刚开始的时候还带着些女人特有的幽怨与哀伤,像一个寂寞的少女坐在一块礁石上,独自对着大海倾诉着自己的孤独,等待着属于她的心上人的到来。

可渐渐的,这个歌声慢慢的变得欢快缠绵起来,歌声中还带着轻微的呻吟声,让人听了忍不住耳热心跳,口干舌燥,似乎这个少女遇见了自己的情郎,坠入了爱河,两个人共效鱼水之欢。

唐杰一时间听的有些呆了,体内的欲望似乎都被这个歌声撩拨起来了,鲜血沸腾着,奔流着,有一股力量积郁在他的胸口,似乎想要爆发出来。

船头的水手和海盗们动作僵硬而又缓慢的从船头一个接一个的跳进海中,然后朝着船头的方向继续向前面游着,似乎在奔赴着一场盛宴。

阿加莎跟在他们身后,如同行尸走肉,眼见也要跟在这群人后面跳进大海,却被唐杰突然一个窜步上前,拉住了她。

阿加莎被人止住身子,脸上狰狞的表情刚刚冒起来,唐杰抬手就是一掌打在她的脖子后,把她打得晕了过去。

唐杰将阿加莎放在甲板上,自己飞快的将海螺号的其他水手分别打晕。

这些晕过去的人们听不见这妖媚之极的歌声,便不会受到影响。

可让唐杰惊疑不解的是,这个歌声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

唱歌的又是谁?为什么歌声具有如此大的魔力,竟然能够让人神智丧失?

唐杰救下船上最后一名水手之后,卡德拉海盗几乎全部都跳下了大海,一场血战竟然这样结束,实在是让唐杰觉得如坠八百里云雾,摸不着头脑。

他回头一看,两艘偌大的海船,钩索彼此纠缠着,齐头并行,丝毫没有分开的迹象,船桅杆上挂着的风帆在海风中微微鼓胀出一条巨大的弧线,时不时的发出猎猎的震动声。

甲板上除了昏迷的水手之外,就是战死的尸体,鲜血淋漓,武器遍地,四周安静极了,就连一声海鸟的叫声都听不见,只有清晰妖媚的歌声夹杂着海浪声一阵接一阵的传来,勾人夺命!

想想刚才还沸腾厮杀的两艘海船,现在竟然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唐杰就觉得背上凉飕飕,手脚无力!

随着船只的航行,这个歌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妖异, 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弥漫充斥着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唐杰甚至都能用肉眼看见空气中躁动不安的魔力分子。

这股魔力让唐杰觉得周围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他紧紧的握住,让他浑身僵硬,肌肉都无法动弹。

这种变化让唐杰骨头都有些发凉,他猛然间醒悟过来,自己在慢慢的靠近这个歌声传来的发源地。

越是靠近这个歌声,这股魔力就越强大,控制人的力量就越强大!

唐杰觉得自己脑海里面像有一个靡靡动人的女人在轻轻的依傍着他,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喃喃呻吟,唐杰好几次都想不顾一切的冲出船去,跳入海中,可他都凭借着自己常年习武练出来的钢铁意志控制住了,几次在船舷边上硬生生的挪回了自己的脚。

可随着船只的航行,这个声音越来越大,唐杰在这股强大力量的威压下渐渐的崩溃,他脸上涨得紫红,皮下的血管贲张如同一条条滚动扭曲的青蛇,模样十分可怖。

这样不行,我会死的!

唐杰紧守着自己灵台中最后的一丝神智,他拼命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舵手台走去,可当他抬脚的时候,却发现似乎有一股与他相反的力量在控制着他,他向前走一步都要消耗十分巨大的力气。

刚刚从船头走到舵手台,唐杰就觉得自己像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他一阵头晕目眩,浑身肌肉鼓胀得似乎要爆裂开来。

唐杰咬着牙齿,眼角的青筋如同老树的虬扎树根,一条条暴凸而起,他挣扎着伸出双手,握住舵盘,浑身剧烈颤抖着,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刚刚剧烈的战斗都没有让他喘过一口粗气,可刚刚从船头走到舵手台却让他筋疲力尽!

快点掉转船头,离开这个鬼地方!

唐杰脑海中飞快转动的都是这个念头。

可他拼命转动舵盘的时候,海螺号船头一个转向,紧接着海螺号旁边的海盗船突然传来一声吱呀呀的声音。

唐杰扭头一看,浑身顿时如坠冰窖,从头到脚都凉到了极点!

海螺号和海盗船之间有许多钩索互相勾连在了一起,只要海螺号一动,他旁边的海盗船也会跟着动!

可眼下的风力不够,海螺号带着海盗船掉头的速度慢得吓人!

唐杰这下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他惨笑了一下,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拖着如同灌了铅一样的身体,挣扎着来到船舷边,捡起一把锯齿刀,抬手就向这些粗如手腕的钩索上砍去。

他刀刚颤颤巍巍的抬起来,船只却突然间剧烈一震。

船只靠岸搁浅了!

这突然间发生的碰撞震得唐杰浑身聚集起来的力气几乎全部消散,他的身体立刻便被这股看不见的魔力控制住了。

唐杰这个时候几乎一点力气也没有,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他头顶上提着线,像操纵着木偶一样操纵着他缓缓从船舷走到船头,然后翻身跳了下去。

脚刚踩在地上,唐杰便看见他脚下与其说是一个海上孤岛,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海上礁石。

由于周围有着浓重的雾气,唐杰一眼看去,这块礁石大得似乎一眼看不到头。

在雾气之中的最深处,歌声幽幽的传来,似乎在呼唤着唐杰向里面走去,坠入到销魂噬骨的温柔乡中,再也不再出来。

唐杰心中思转如电,他知道自己实在是抗拒不了这股力量,索性便不再反抗,任由自己的身体被这股力量控制着,他便集中精力保持着自己灵台深处最后一丝神智,并借着这个机会缓缓的继续着身体中的力量。

随着这股力量控制他的身体让他缓慢的行前行走着,唐杰发现那些跳入海中的海盗和一些水手也在前面缓缓的行走着,身形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显得十分诡异。

他走了一阵,脚下突然传来“喀拉”一声清脆的碎响,唐杰将眼珠子往下一滚,用眼睛的余光一看自己的脚底,顿时背上密密麻麻的出了一背的冷汗!

他脚底下踩着的是一层厚厚的骷髅骨头!!

唐杰觉得自己身体虽然不受控制了,但是他浑身的寒毛仍然倒竖了起来,心中惊惧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到底是TMD什么鬼地方?!

是地狱吗?

地上的骸骨似乎已经经受了很长时间的风吹日晒,有些已经风化了,唐杰一脚踩在上面,顿时便变成了粉末。

越往前走,唐杰越是心寒,只见在地上到处都是跪着的骷髅尸骸,衣着打扮大多都是海上的水手或者海盗,中间也有一些穿着色彩鲜艳的华贵服装,想必是在海上听见了这种歌声,被迷惑到这个小岛上来,死在这里的商人或者贵族。

这些骷髅尸骸全部面朝着一个方向,也是唐杰身体缓慢前进的方向,他们张大了嘴,双手高举着,似乎在呼喊着什么,又像是在朝拜着什么。

又往前走了一阵,这些密密麻麻,四处遍布的骷髅渐渐变少,浓雾也渐渐变得稀薄起来,唐杰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大约三米多高的石台,歌声阵阵的从石台的方向传来,被歌声迷惑的海盗和水手们也纷纷围在石台的周围,纷纷跪下,双手高举,张大嘴巴,喉咙里面发出一阵阵沉闷的低鸣声。

就像一个歌手站在雾气缭绕的舞台上,蛊惑妖冶的歌声背后是整齐而又浑厚的低唱伴奏声,这些被蛊惑了心智的人们成了这个诡异恐怖舞台上最令人心寒的布景!

唐杰顿时明白过来了,他一路上看见的尸骸形状大多和眼前的人相同,想必他们都是反复做这个动作,一直到他们的肉体支持不住,慢慢的走向死亡!

这个岛上究竟居住着一个怎样恐怖的妖魔?

就算唐杰再胆色过人,遇见了眼前这样的情况,他也心中砰砰剧跳!

他几乎想汇聚起全身最后一丝力量,然后发狂的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也不去管自己就算逃到了船上能不能一个人开动海船。

他唯一想的就是:跑,跑得越远越好!这里有一个我绝对无法战胜的魔鬼!!

可唐杰很清楚,只要自己转身逃走,就会用掉他积攒的最后一分力气,他将丧失最后抵抗这蛊惑歌声的力量,等待着他的将是和这些尸骸一样的下场。

唐杰将这个念头强行压下来之后,又往前走了两步,渐渐的他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个大约两米多高的石台,在石台的上面伫立着一块巨大的坚冰。

在这块坚冰之中,一个女人幽幽的身影若隐若现,像是被冰冻在其中。

这个女人**裸的背对着唐杰,看不清楚面目,但是她的上半身背影曲线起伏,光洁白皙的背部柔美异常,如同一块翡翠碧玉,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唐杰突然间觉得这个背影十分眼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刚才诡异惊悚的恐怖场景也因为这个妖冶动人的背影而变得黯然销魂起来,他觉得自己光是看一眼便觉得销魂噬骨,就算是立刻为她死了,也没有任何的怨言!

可唐杰的目光顺着她的身子往下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的下半身竟然是鱼的形状,显然是人首鱼身的一个妖精。

这个妖精被冰封在这块巨大的冰块之中,却好像并没有死,只是被这块坚冰与外面的世界隔离了开来。

唐杰甚至能够清晰的看见她起伏的肩膀和扩张的胸肋,显然这妖媚异常的歌声正是她唱出来的。

在这块巨大坚冰之上有着一种不知道什么涂料绘制而成的古怪图案,这个图案遍布坚冰的每一个角落,上面隐隐约约流淌着肉眼可见的蓝色光芒,就连唐杰这样体内一丝魔力也没有的魔法废柴也能感觉得到其中蕴藏着的巨大魔法能量!

这很像是一种陌生的魔法阵,也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魔法阵将这个妖精束缚在了其中。

这个歌声越来越大,从刚开始唐杰听到的时候,如同山涧的小溪,哀婉轻柔的流淌而下,这些小溪流到山脚,渐渐的汇聚在一起,变成一条细水淙淙的小河,在大地的怀抱中欢腾跳跃着,辗转缠绵,直到这些小河再一次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江河川!

可总有一天,这条河流走到了尽头,它离开了山川,离开了大地,再也没有百转千回的缠绵,再没有雄壮有力的怀抱,她最后依依不舍的看着山川大地,看着她的恋人,呼啸沧桑的声音透着一股令人心碎的悲怆,似乎一个深闺幽怨的女人在放声呼唤着她的情人。

她等了他多久?

她在这块坚冰中被困了多久?

多少个风雨沧桑的夜晚,她的歌声徜徉在茫茫的大海之上,又有几个人能听见她的悲戚与痛苦?

唐杰呆呆的看着这块巨大坚冰中放声歌唱的人鱼,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被她的歌声唱碎了!

这种声音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像一个巨大的泥潭,让唐杰一点一点的深陷在其中,不可自拔!

唐杰缓缓在这个让他沉沦的声音之中再也制成不住了,他像其他人一样,缓缓的跪了下来,双手高举着,嘴巴一点一点的缓慢张开。

唐杰知道,一旦自己的嘴巴彻底张开之后,他心里面所有的抵抗意志就会彻底消散,他会和这里所有的人一样,变成这个妖精的人性玩偶,然后和她一起被困在这个礁石海岛上,变成死人,变成骷髅。

见鬼,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妮娅她还在等着我呢!

唐杰脑海中闪过妮娅、威廉、比尔以及莉莉丝等人的面孔和身影,他猛的一咬自己的舌头,一股剧痛刺激得他脑海中一阵清醒,身子一个机灵!

浑身一股力量从他的丹田中直冲而起!

唐杰一直蓄积着的力量与斗气像火山喷发一样爆发了出来,他脚下猛的一蹬,身子像利箭一样脱弦而出,他飞扑到高台的坚冰上,深吸了一口气,健壮如同磐石一样的胸膛高高是隆起,像是蓄积着自己所有的力量!

唐杰的喉咙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将这悲怆哀伤的歌声震得顿时消散,他左手斗气如同烈焰一样燃烧着,巴尔巴扭曲沸腾如同九天翱翔的黑龙!

他高高举起了拳头,两眼瞪着面前纹满了魔法图案的巨大坚冰,一声喷薄怒吼:“就算要死,我也要让你记住我!我怎么能成为你的傀儡!!”

唐杰体内所有的斗气和力量如同滚雪球一样从他的丹田送到体内的每一块肌肉,然后汇聚在一起,越滚越大,最后变成一场声势浩大的恐怖雪崩!

唐杰左手紧握成拳,高高举起,在空中举到最高点的时候,突然间停了一下,然后像炮弹一样朝他面前这块巨大坚冰轰去!

这一拳是唐杰打出过的力量最大的一拳,声势之猛,落拳的时候空气都被拉扯得变了形,往下凹陷了下去。

“破!!!”

拳头重重的轰在巨大坚冰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这个礁石小岛猛的一震,一个巨大的空气波环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海面激荡如同海啸!

紧接着,嗡的一声响,唐杰和这块巨大坚冰的周围这个坚冰上面的魔法阵突然一亮,光芒刺眼,几乎把唐杰的眼睛一刹那照瞎!

唐杰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坚冰之中反馈回来,如同山洪暴发一样,瞬间将他埋葬,他身子像被奔驰的高速列车撞中了一样,哼也不哼便横飞了出去,撞在一块乱石上,哇的一声狂吐了一口鲜血!

这股力量恐怖极了,如果不是唐杰的左手有巴尔巴覆盖着,又对魔法力量免疫,他在刚才那一瞬间就会被这股魔法力量轰杀成渣,变成彻头彻尾的粉末尘埃,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踪迹!

唐杰瘫软的坐倒在一块岩石上,一根小指头都无法动弹,他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被撕裂了,这股力量虽然没有杀死他,但是仍然让他的肉体承受度达到了极限。

他眼前越来越黑,天空的云彩,太阳都在不停的摇晃,渐渐变得越来越黯淡,他耳中的声音渐渐变得犹如回声,嗡嗡作响。

唐杰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身体中的热量在飞快的流失着,他的身子越来越冷,意识越来越淡薄,他像跌入了一个无底的黑色旋涡,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我会死在这里吗?

唐杰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模模糊糊的看着一个人缓缓的向他走来,一双冰冷的手轻轻的拂上了他的脸颊。

“阿托斯,是你吗?”

这个动人销魂的声音刚刚轻轻说完,唐杰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

五千字长章节,今天就一更了,明日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