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卡德拉海盗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 卡德拉海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林克被唐杰一脚踢在P股上,他满脸苦涩的表情,捂着P股委屈的说道:“可是唐杰船长,他们可是卡德拉海域的血旗海盗啊!这些海盗可是整个尼尔西亚海最凶悍的海盗,手底下从来不留活口的啊!”

“嗯?”唐杰嗤笑道“比我们还厉害吗?”

林克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唐杰,眼神里面似乎对唐杰的无知而有些鄙视:“唐杰船长,七大海有各自的海盗之王。他们各自称霸一方大海,实力强横得就算是正规海军也不敢招惹。像巴尔船长这样在阿塔克海域称王称霸的海盗,放在了卡德拉海盗的面前,就像海里面的小鱼比之鳌鲨,根本不入流啊……”

唐杰气得笑了出来,一把将林克拎了起来:“混账小子,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居然敢骂我不入流?”

我继承的是巴尔的财富,骂他不入流,岂不是骂我不入流吗?

可出乎唐杰意料的是,林克根本没有讨饶,而是用一种很肯定的目光看着他:“唐杰船长,我知道你很强。可你知道吗,卡德拉海域的海盗王托尼.亚克,他可是一名八级的剑斗士啊!”

八级剑斗士?

唐杰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谢尔盖是四级的疾风剑斗士就已经那么难缠了,八级的剑斗士呢?

剑斗士之间相差一级就已经是天壤之别,级数直接翻了一倍,那是什么概念?

唐杰想得出神,体内的鲜血却不由自主的沸腾了起来,越是强劲的对手,有时候反而越是能激发他的战意。

尤其是他的左手变成了斗气不损,魔法不伤的铁拳之后,他就越来越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他现在也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极限在什么地方,能够战胜多少级的强敌!

“你认为我打不赢这个托尼.亚克?”唐杰盯着林克。

林克毫不犹豫的说道:“唐杰船长,你现在肯定打不赢他,但是将来他一定不是你的对手!”

唐杰将他放下,笑骂道:“滑头!”

林克一本正经的说道:“不,唐杰船长,我听妮娅大副说,你学习斗气的时间还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可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四级的剑斗士。要知道,就算是剑圣安东尼、剑斗士之王卡尔.波特,他们达到四级的剑斗士水平用了也最少两年的时间!我想如果你要有两年的时间,想必早就超越托尼.亚克了吧?”

唐杰一脚踢在林克P股上:“看来海神提拉不仅教会了你航海,还教会你拍马屁了啊?走吧,我们去见识一下卡德拉海域的海盗。”

林克笑嘻嘻的说道:“我的航海术是妮娅大副教我的,我刚才说的可是实话,不是在拍马屁。”

唐杰微微一笑,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整艘船已经沸腾起来了,几乎所有的水手都在大声叫喊着,飞快的穿着自己的衣服,找到自己最拿手的兵器。

船舱四处都是咚咚的脚步声,惊慌的呐喊声,就连阿加莎的女侍从都脸色苍白的客舱的门口,眼神惊恐的看着水手们,在这个时候,她们再也不敢看不起这些肮脏卑微的水手了,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些不拘小节,不讲卫生的男人才能救她们的性命。

唐杰顺着惊叫的人群来到甲板上,便看见贝克船长手握着一把满是锯齿的短斧,大声呵斥着:“路易斯,把船首炮调整好,杰克,去把船舱里面的火药桶推出来!伙计们,把你们手中的武器擦亮,都打起精神来,让这些该死的海盗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贝克船长看见唐杰走了上来,眼睛一亮,大步走上来,低声说道:“尊敬的汤里亚克先生,如果一会您能给予我们援手,我将代表所有的船员向您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唐杰也不着急回答他的话,只是目光在船上扫了一眼,在他看来这些水手虽然手中都握有各种各样的武器,但是他们战力明显参差不齐,有年纪还不到十六岁满脸煞白的少年,也有满脸花白胡子的五十岁老人。

最主要的是,他们的眼中透着一股浓重的畏惧之色,未战先惧,这已经输了三分。

指望这些水手和卡德拉海域最凶悍的海盗正面交手?

别开玩笑了!

唐杰笑着对贝克说道:“亲爱的贝克船长,你怎么不考虑一下给这些海盗一定的金币,让他们放你们过去呢?”

贝克满脸苦笑:“你是在开玩笑吗?卡德拉的海盗什么时候手下留过活口了?真是该死,我们怎么会碰上他们!”

贝克船长一边说着,一边偷偷观察着唐杰的表情。

他发现唐杰脸上挂着笑容,丝毫没有将卡德拉海盗放在心上,再加上之前已经见识过唐杰的实力,心中便越发的有底气。

他笑了笑:“汤里亚克先生,只要您答应援手,这趟路费钱我一个子儿不少的全部退还给你,你看可以吗?”

唐杰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向“海螺号”的前方看去,远远看见一艘四桅海船挂着鲜红的海盗旗,向他们飞快驶来。

“昨天晚上你提到的交易,还有效吗?”不等唐杰开口说话,旁边突然响起一个轻柔的声音。

唐杰转过头,便看见阿加莎手举着一把精致的小伞,微笑着看着他。

“什么交易?”贝克在一旁很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

唐杰和阿加莎齐齐的扫了他一眼,贝克讪讪的笑了笑,退到了一旁。

唐杰转过头,笑道:“你刚刚说的什么交易?”

阿加莎柔柔的将耳旁垂落的咖啡色长发拂到脑后,细嫩的皮肤沐浴在黎明的曙光下,显得白里透红,晶莹如玉,她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眼睛看着汹汹而来的卡德拉海盗:“谁也料不到,我们居然在半路上碰到了卡德拉海域的死神。所以,你只要答应保护我平安抵达莫三比克,我就答应你帮你把伯爵夫人从西西斯调回加尔西亚。”

唐杰呵呵笑了笑:“听起来我好像占了大便宜?”

阿加莎抿嘴一笑:“反正你到莫三比克也是顺路,我回加尔西亚将伯爵夫人调回帝都也是顺手,我们两个都顺便帮一下对方,结交一份意外的友谊,不也是好事吗?”

唐杰哈的一笑,对站在船首,手握剑柄,站得笔直的维拉扫了一眼:“他呢?”

阿加莎将目光挪到维拉的身上,淡淡笑了笑:“维拉大人虽然勇武过人,但比起唐杰船长你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你说呢?”

唐杰嘴角含笑,对阿加莎点了点头:“让你的人都进船舱,一会别给我添麻烦。”

阿加莎眼中闪过一丝大喜之色,但是她神情依然平和,只是浅浅一笑,轻柔的伸出洁白的素手,放在唐杰的身前。

唐杰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过来,这是淑女在向绅士示意,让他行吻手礼。

唐杰一只手捉住阿加莎的手,只觉得她的手轻巧细小,柔若无骨,他一只手捧起阿加莎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然后突然嘴唇将她白嫩如葱的一根手指含在了嘴里,舌尖在她的手指上一转儿。

阿加莎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丝羞恼,触电一般飞快的将手收了回去。

唐杰哈哈大笑了起来,对阿加莎挤眉弄眼的说道:“我可不是绅士,亲爱的阿加莎小姐!”

阿加莎脸颊绯红,瞪了他一眼,拎着裙角,飞快的走下了甲板。

一旁的贝克干咳了一声,眼神古怪的走了过来:“我是该称呼你汤里亚克先生呢,还是该称呼您唐杰船长?”

唐杰脸上笑容不变:“随便你好了,尊敬的贝克船长,哪个都行!”

贝克想到刚才自己痛骂海盗,可眼前这个男人正是阿塔克海域和伦琴海域最彪悍的海盗,他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怕他刚才说的话得罪了眼前这个男人,那一定会死得非常难看;喜的却是有这么一个悍勇的海盗在自己船上,只要他和卡德拉海盗不是一伙的,那他将平添一份强大的助力。

“您瞧,尊敬的唐杰船长,我这双眼睛的确是老眼昏花了,竟然没有看出您的真实身份。如果您早告诉我,我哪里会收您的钱?”贝克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对唐杰说着。

唐杰呵呵一笑,对贝克挤了挤眼睛:“我要早说了,你不把我的行踪送报到西西斯海军那里去才怪哪!”

贝克见唐杰没有一丝一毫的架子,一如既往的亲热,他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跟着笑道:“这怎么可能?我虽然痛恨海盗,但我也知道唐杰船长你在海上并无恶迹,和卡德拉海域的海盗是不一样的。而且,你还替我们教训了这些骄傲跋扈,目中无人的西西斯海军,狠狠的踢了他们的P股。”

贝克对维拉打了打眼色,对唐杰悄悄的竖了个大拇指:“好样的!我们早就想踢这些官老爷的P股了!”

唐杰看了一眼维拉,心想:这得平时做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能把西西斯的水手都得罪成这样啊?真不容易!

两个人正交头接耳的说着,突然间一声“轰隆隆”的炮响,前膛曲射炮特有的尖锐炮鸣声划破长空向他们袭来!

“炮击!!”站在船首的维拉突然一声大吼,身子飞快的伏了下来。

唐杰站在甲板上岿然不动,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对周围纷纷趴下或四处寻找掩体的水手们笑道:“不要怕,打不中的!”

他话音刚落,只见这枚炮弹轰的一声轰在“海螺号”的船前十米左右的海面上,激起一条两米多高的水柱。

“海螺号”的水手们惊魂未定,纷纷从甲板上爬起身来,敬畏的看着唐杰,心里面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这一炮打不中他们。

“你怎么知道这一炮打不中?”阿加莎的声音再一次在唐杰的身后响起。

唐杰回头一看,阿加莎拎着裙子从船舱中走了出来,他奇道:“你怎么又出来了?快回去!”

阿加莎浅浅一笑:“唐杰船长你如果能击退这些海盗,我在不在这里又有多重要?相反,如果我躲在船舱里面,又怎么能见得到唐杰船长你镇定英勇的身姿呢?”

阿加莎刚刚躲进船舱之后,前后思量之下觉得唐杰如果不能击退海盗,那她就算躲到哪里都是没有用的,可唐杰如果能击退海盗,那她站在甲板上,就算声援一下,等战斗结束之后,两个人之间的交情便会由交易关系变成战友关系。

在鲜血与战斗中淬炼出来的交情和在交易中结交出来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

阿加莎显然深谙这一点,所以她干脆心一横,重新又爬上了甲板,盈盈的来到了唐杰的身边。

唐杰颇为诧异的看着阿加莎,他没有想到这个贵族千金竟然有如此魄力:“你不害怕?”

阿加莎对唐杰微笑着说道:“害怕除了能让敌人看扁你以外,还能有什么作用?”

唐杰哈哈大笑,他知道这是昨晚他在船尾对她说过的话,现在倒让她回敬回来了,虽然唐杰知道她在刻意的讨好他,可是这种颇为高明的手段让他很是受用。

阿加莎笑道:“唐杰船长,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他们打不中我们?”

唐杰微微一笑:“亲爱的阿加莎小姐,我猜你一定没有经历过海战,对吗?”

阿加莎一呆,破颜一笑:“不怕唐杰船长见笑,我这还是第一次出海呢!”

唐杰转过头,看着贝克船长:“贝克船长,您呢?”

贝克苦笑道:“伦琴海域又不像阿塔克海域那样海盗横行,西西斯平静了近百年,我也只是经历过几次与海盗的肉搏战而已,没有经历过炮战。”

唐杰呵呵一笑,转过身对爬起身的维拉大声道:“维拉大人,我猜你也没有经历过海战,对吗?”

他话音刚落,甲板上的水手们便低声笑了起来。

质问一个军人有没有经历过战争,这是对他们最恶毒最刻薄的羞辱。

维拉一直自以为傲的军人荣誉在唐杰的这一问之下,荡然无存,他脸色铁青,极为难看,眼神阴毒的看了一眼唐杰,转过身去,没有说一句话。

自从昨天晚上他头脑发热却被唐杰羞辱了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在阿加莎心中的形象一定一落千丈。

所以,从遇袭到现在,他也没有凑到阿加莎的跟前自讨没趣,心里面只是憋了一股气,想撒在这些海盗的身上。

可他没有想到,他没有经历过海战的底子只是因为他条件反射的一声大喊便被唐杰看穿了。

庞德帝国的西海岸和平了将近一百年,他从军入伍不过五年,也就参加过几次演习而已,又哪里经历过真刀真枪的海战?

像前一阵子第三海防卫队与唐杰之间展开的西西斯海战,这已经是近百年来庞德帝国西海岸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了。

所以这里的人大多航海年龄都比唐杰长,可只有唐杰一个人经历过铁血炮火。

唐杰将维拉的眼神看在眼里,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个人让他想起了威尔斯,但无疑他比威尔斯更加懂得什么时候该隐忍。

他转过头,对阿加莎笑道:“只要你经历过一次炮战,并且幸存下来,我想你一定能分得清,哪些炮弹是会落在你的船上的,哪些炮弹则不会。”

阿加莎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面前的男人虽然说得简单,但是她却能从他的字里行间中感觉出弥漫的硝烟与震天的炮声,仿佛那一场在西西斯已经家喻户晓的大海战就在她的眼前爆发。

阿加莎看着唐杰刚硬的面孔,一时间有些出神。

贝克船长说道:“唐杰船长,请恕我冒昧!您是否愿意暂时代替我指挥我的孩子们,击退这些海盗呢?”

唐杰看着贝克,刚要说话,突然又是一声炮响,炮弹划破长空,发出尖锐的炮声,朝着船尾的方向轰去,又砸出一个高高的水柱。

“他们是在向我们示威?”阿加莎问道。

唐杰点了点头:“这两炮告诉我们,从船头到船尾都是他们的攻击范围,如果我们想逃跑,他们会用大炮把我们打成筛子!”

贝克船长扭头对一旁呆立着的水手们大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把船首炮调整好!准备战斗!”

唐杰立刻阻止了他:“不不不,贝克船长,你这可不是战舰,就算是战舰,三桅秃鹫级战舰也是打不赢四桅战舰的……”

唐杰说着,转过头,仔细观察了一下越来越近的海盗船,这艘战舰的规模很像一艘四桅雄狮级战舰,他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艘四桅雄狮级战舰,满载水手数是两百七十六名,也就是说,我们很有可能即将面对两百七十多名凶悍的海盗。”

“贝克船长,你的船上有多少水手?”唐杰看着贝克“我是说,能战斗的?”

贝克苦笑道:“尊敬的唐杰船长,请问你说的能战斗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见血不害怕的。”唐杰说。

贝克想了想:“大概二十三名水手吧……”

阿加莎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十比一的比例吗,太疯狂了!”

唐杰淡淡的说道:“十比一的比例不可怕,曾经有一位老船长也是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带着我们冲了上去,将敌人一举击败。”

唐杰想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在惊涛骇浪中一鸣惊人的夜晚,他看着飞速驶来的海盗船,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说的是,巴尔船长吗?”阿加莎问道。

唐杰点了点头,眼神不自觉的有些沉重:“我现在只希望托尼.亚克不在船上,要不然的话……。”

唐杰的话没有说完,要不然,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一场屠杀!

唐杰虽然实力大涨,但是让他跨越四级,面对一名八级剑斗士,那是他所无法想象的事情!

阿加莎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托尼.亚克听说已经很少出海劫掠了。现在四处出海劫掠的都是他的手下。”

唐杰点了点头:“希望如此!”

他对贝克说道:“贝克船长,一会你站在我背后,让你的水手们站在你的背后,阵型一定要紧密,把武器都藏在身后,要藏好,千万不要让他们靠近的时候发现!一会我们要先降帆,然后假装投降,和他们近身肉搏!”

贝克脸色虽然沉凝,但是眼神却透露出他心中的紧张,他走到自己的水手之中,沉声将唐杰的指示吩咐下去,这些水手们听见唐杰将站在最前面和他们一起迎击海盗,一个个将目光向唐杰射来,仿佛有了主心骨,面容也镇定了许多。

唐杰转过头,对阿加莎说道:“一会你站在船舱门口,别冲出来,如果他们有海盗冲到我们的船上,你就赶紧回去,带着你的仆人守住船舱的滑梯。你们的位置险要,只要不怕这些海盗,他们一时半会是拿你们没办法的!”

阿加莎点了点头,心里面不知怎么听着唐杰的话有些温暖的感觉。

唐杰说完以后,目光越过阿加莎正好看见林克在船舱伸头探脑,他大声道:“林克!”

林克听见唐杰喊他,顿时一激灵,飞快的跑到唐杰跟前,敬了一个平民对贵族才会敬的礼:“到!汤里亚克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唐杰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喊我唐杰船长!”

林克眼中爆出一丝兴奋和惊喜,他飞快的又敬了一个水手对船长的礼,脚跟一碰,胸膛挺得高高的,大声道:“遵命,唐杰船长,请问您有什么命令?”

唐杰指了指阿加莎:“现在你已经是男子汉了,你要负责保护这位淑女的安全,怎么样,有信心吗?”

林克没有想到唐杰竟然把阿加莎的人身安全都交给了他,他激动得浑身发抖,大声说道:“是的,唐杰船长!我会用我的性命来保护她的安全!”

唐杰笑着说道:“别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我命令你一定要保护好阿加莎小姐,同时一定要活下来!你还要跟着我去征服大海呢,可别给我死在这里,臭小子!”

林克感动得眼眶发红,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用拳头重重的敲了敲自己单薄的胸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胸中的激荡之情。

阿加莎看着唐杰向船头走去,他镇定的身影和无畏的神情仿佛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让她丝毫也感觉不到大战即将来临的紧张与恐惧,她喃喃的说道:“真是一个狮子一样的男人啊,他难道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与恐惧吗?”

林克听见她的话,神情骄傲之极的说道:“当然,我们的船长是海神提拉的宠儿,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男人!

===============================================================================

六千五百字长章节,不拆了,就当我今天两更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