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冲突 (下)
章节列表
第七十九章 冲突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维拉眼睛死死的盯着唐杰,他能够感觉得到对方是一个可以和他相抗衡的对手,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帮这些低贱的水手出头?

“你是谁?”维拉冷冷的说道。

唐杰看着维拉,他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已经看见了退意,撇了撇嘴:“我是谁很重要吗?”

维拉闷哼一声,他本能感觉到这个彪悍的男人十分不好惹,想见好就收,毕竟他也不是一条疯狗,见人就咬,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两句场面话,身后一阵脚步声响起,维拉立刻就知道,自己下不了台了。

阿加莎来了。

男人在几种情况下很容易被激得做出一些平时自己做不出的事情,一是在众人面前,二是在美人面前。

阿加莎赶到门口,妙目往水手室里面一扫,很快便落在了唐杰的身上。

这个男人如同一头默然不语的雄狮,蛰伏在羊群之中。

阿加莎的目光在唐杰的脸上扫过,落在他裸露的胸口上,如山峦起伏结实的肌肉像有魔力一样吸引了她的目光,让她忍不住为之一呆。

都说女人的身体天生能吸引男人的目光,男人雄性健壮,有棱有角的身体同样也能吸引女人的目光。

就像唐杰当初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看见威廉、比尔他们饮酒狂欢时所感受到的那样,一股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向阿加莎袭来,让她不自觉的便有些口干舌燥。

“维拉大人,我没事,走吧。”阿加莎收回在唐杰身上的目光,强自平抑了一下自己的心,轻轻说道。

可她刚才看见唐杰时那一刹那的出神,维拉又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得到?

维拉铁青着一张脸,像是没有听见阿加莎的话一样,目光死死的盯着唐杰,他一只脚缓缓的抬了起来,向前踏了一步。

“咚”的一声闷响,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脚底下的船像被一枚炮弹击中了,震得他们脚板心一麻,身子一跳。

唐杰自打这个西西斯海军军官上了船之后,他就一直看这个家伙不顺眼,不仅仅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兵与贼,天然的互相敌视,更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目空一切,太过于嚣张,为了在美人跟前逞点小能耐就不惜贬低所有的人。

什么东西?

唐杰的嘴角含着冷冷的笑容,“海螺号”早就离开了玛塔公国和约克公国的势力范围,进入了尼尔西亚海最南面的海域,卡德拉海域。

天高皇帝远,唐杰丝毫不用顾及自己的身份暴露,难不成这个家伙能远隔重洋把西西斯的海军调来围剿他吗?

现在正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唐杰左手覆盖着巴尔巴的拳头握了握,他能感觉到一股充沛而强大的力量在他的手臂中滚动着,孕育着,像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药桶。

唐杰自己很清楚,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战分子,他体内的每一滴流淌的鲜血都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味。

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杀伐中,唐杰不仅越打越强,而且还磨砺出了钢铁一般的身体与意志,他非常渴望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到达了一个怎样的程度,再面对三级魔剑士的时候,会是怎样。

想到这里,唐杰缓缓的站了起来,如同一头雄狮从沉睡中苏醒,他魁梧的身躯像一座小山,身上的斗气开始缓缓的燃烧流动,如同狮王金灿灿的鬃毛,威风凛凛。

维拉还没有动手就感觉到唐杰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如同惊涛骇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向他扑来,压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维拉悚然而惊!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心高气傲的维拉身形往下一沉,身上的斗气像涨潮一样突然猛涨,金色的烈焰嗡的往外一扩张,然后又往里猛的一收缩!

斗气蓄力!

有眼尖的水手发现了维拉的举动,大声尖叫了起来:“快,快打断这个疯子!他想毁了这里所有的人吗?”

在这样封闭狭窄的空间中释放必杀技,这无异于自杀。

一旦唐杰选择躲避,那维拉放出的必杀技将会像一枚炸弹一样将这艘船的船腹轰出一个大窟窿,在大海之中,船肚子被打出一个大窟窿,这样的后果让所有的水手都为之颤抖!

维拉的斗气蓄力完成得很快,只短短的一呼吸之间,他体内的斗气便达到了顶峰,整个人身上的斗气烈焰肉眼可见,从体内往外扩散,直有一寸多长,在气势上完全压住了唐杰。

维拉英俊而略显苍白的面孔在这炽烈的斗气中扭曲着,显得有些狰狞,他一只手扶着腰间的长剑,整个人身形压得极低,似一头低伏的猎豹,眼睛死死的盯着唐杰,蓄势待发。

整个水手室的人都呆若木鸡,就连阿加莎都不敢出一口大气,她很想阻止眼前这该死的一切,可她知道剑斗士蓄力到最顶点的时候,有时候他们自己都不一定能控制得住这股斗气,在他们蓄势待发的时候,谁来招惹他,就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水手们噤若寒蝉,生怕自己一开口就让这个失去了理智的家伙把必杀技释放出来,阿加莎瞪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压在自己的胸口。

海神提拉,让这个家伙赶紧恢复理智吧!

维拉现在骑虎难下,他作势使用出必杀技,只是为了恫吓面前这个看起来无比强悍的男人,如果真的动手,他就算能赢,也会给这艘船造成极大的损伤。

可他没有料到的是,他想要恫吓的男人只是微微一笑,对他做了一个手势。

唐杰手指勾了勾,轻描淡写的说道:“来吧!”

“嗡”的一下,维拉觉得自己脑海中一直紧绷的一根线,破裂了,他两眼瞬间变得血红,扶在剑柄上的手猛的一用力,长剑脱鞘而出,一道刚猛锐利之极的斗气像镰刀一样从他的长剑中爆发而出!

完了!

船舱里面的水手和阿加莎脑海中不自觉的闪过这个绝望的念头,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道撕裂空气的斗气像一头野兽一样,咆哮着朝唐杰扑去!

在他们看来,没有人能正面接下这种必杀技。

但是唐杰可以,因为他有一条天下无双的胳膊,包裹着魔兽巴尔巴硬茧,不畏斗气,不怕魔法的恐怖凶器!

只要他的对手所释放的必杀技,杀伤力不超过他肉体所能承载的极限,他就可以用这条胳膊接下所有的斗气与魔法攻击。

也就是说,只要他的对手实力不超过他太多,他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唐杰嘴角一笑,吐气开声,左手紧握成拳,像一个大铁锤一样,硬生生的朝着维拉的必杀技砸去!

“轰”的一声巨响,“海螺号”像被一个巨人踩了一脚,猛的往下一压,船身左右一晃,险些翻船!维拉的必杀技竟然被唐杰一拳轰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必杀技怎么可能用肉体接下来?

维拉眼珠子险些从眼眶里面蹦出来,阿加莎双手掩着嘴巴,眼睛死死的瞪得唐杰,像在看一个怪物,水手们一个个骇然色变的看着这个刚才还和他们一同亲热喝酒的男人。

太,可怕了……

由于刚才唐杰一拳将这道斗气轰散,四周强烈的气流扩散开来,唐杰一直包裹着头发的头巾受到这股气流一掀,露出一截黑得发亮的头发。

阿加莎观察力极其敏锐,她看在眼里,突然间想起前些日子在西西斯盛传的黑发海盗。

难不成,这个人就是海盗唐杰?

阿加莎眼神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维拉呆在原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他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噩梦,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徒手接下他的必杀技,按照正常理解,他的等级至少高他三级!

高一级就已经没法打了,高三级那是什么概念?

维拉只觉得自己握着长剑的手在微微发抖,他几乎丧失了再向唐杰挥剑的勇气!

唐杰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自信而淡定的扫视了周围所有人一眼,他看着面前呆若木鸡看着他的水手们,突然笑道:“愣着干什么?我们接着喝酒啊!”

水手们突然反应过来,哄的一声大笑,纷纷高举酒杯:“向您致敬,汤里亚克先生!”

只一会,水手室便重新又恢复了热闹喧嚣的气氛,粗豪的水手们用肩膀互相碰撞着,勾肩搭背,大声欢笑,手中的朗姆酒与啤酒一杯接一杯的喝下肚皮。

没有一个人再多看门口的维拉一眼,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维拉浑身发抖,牙齿咬的嘎嘣直响。

你们这些贱民,等回到了西西斯,我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他正咬牙切齿的诅咒着这里的所有人,突然间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扭头一看,却见阿加莎对他微笑着说道:“维拉大人,这些天有劳你一直为我站岗放哨,一定很辛苦了吧?回去休息下,好吗?”

阿加莎的声音很轻柔,笑容如同微风拂面,她的一番话顿时给了维拉一个台阶。

维拉脸色铁青的看了一眼唐杰:“哼,如果不是这些天实在太累,我的必杀技怎么可能让他一只手接下来?”

阿加莎笑吟吟的点了点头,也不去戳破他的场面话,只是微微颔首,极为优雅的退后了一步,给维拉让开一条离开的过道。

维拉眼神怨恨的扫了一眼水手室里面所有的人,最后落在唐杰身上,英俊的面容变得扭曲狰狞。

唐杰看着维拉的离去,他心里面暗自发笑:果然能让男人之间结缘的,不是金钱就是女人啊……

阿加莎目送着维拉离开之后,她微笑着向唐杰走去,轻声说道:“请问,您现在是否有空闲时间,我们到船尾一谈,好吗?”

唐杰目光在阿加莎的身上一扫,这个女人仰着头看着自己,目光含笑,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和力,让他无法拒绝这个女人的请求。

唐杰点了点头,他也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唐杰转过身,在林克的脑袋上揉了一把,低声叮嘱道:“你在这里看着,别惹事,有什么动静立刻告诉我,我在船尾。”

林克看了一眼阿加莎,满脸崇拜的说道:“唐……汤里亚克大人,这个女人好漂亮,比妮娅船长也丝毫不逊色呢!”

混蛋,又管不住嘴巴!

唐杰瞪了一眼林克,心中后悔自己为什么把这个大嘴巴小子给带了出来。

阿加莎在一旁听见妮娅这个名字,心里面越发的有底,她一只手轻掩着嘴,呵呵轻笑了一下,自己先款款的走了出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回眸一笑:“我在船尾等您,我想像您这样的绅士,一定不会让淑女久等的,对吗?”

淑女?

唐杰看着阿加莎婀娜多姿的身材消失在船舱的转角,方才那回眸一笑,百媚横生的别样滋味让他心中微微荡漾。

他想起阿加莎自上船之后的一举一动,暗自点了点头:她倒的确是一个淑女。

唐杰笑了笑,跟着阿加莎的身影,向船舱外走去。

唐杰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走到了船尾。

在船上挂着的防风灯微弱的光芒,一个窈窕身影在黑夜中勾勒得无比动人。

阿加莎双手扶着船舷,她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笑道:“我是该称呼您汤里亚克先生呢?还是该称呼您唐杰船长?”

=================================================================================

更8000字,算不算一个小爆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