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冲突 (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九章 冲突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已经是深夜,封闭的船舱中充斥着一股闷热的气息,即便从窗户中吹进的湿腥海风也吹不散这种充斥着浓重男人体味的空气。

阿加莎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攒着一张洒满了香水的手绢,掩着自己的鼻子,蛾眉微蹙。

船舱里面的这种气味让她辗转反侧,一路上船只在大海中起伏颠簸,更是让她吐了不知道多少次,本来脸颊看起来挺丰腴的一个美人儿也被折磨得瘦了一圈。

“哈哈哈……”隔了几个房间,水手们的大笑声依然清晰的传了过来,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显得刺耳嘈杂。

阿加莎眉头拧在了一块儿,身子从床沿伸了出去,在床边放着的一个木桶跟前,手按着丰满雪白的胸膛干呕了两声,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

这群浑身充满了腥臭味的野人们,难道就没有一丁点时间会安静一下吗?

阿加莎忍不住了,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鞋,准备去看看这些野人究竟在干些什么。这十天来她一直忍着恪守贵族礼仪,进了房门便足不出户。

可今天,她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

阿加莎刚一拉开门,却看见维拉正站在她的房门口,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塑,倒吓了她一跳。

“啊,维拉大人?”阿加莎掩着嘴,睁大了眼睛看着维拉“你怎么会在这里?”

维拉“啪”的一下敬了一个礼:“作为阿加莎小姐的保护人,我当然应该在这里尽忠职守!”

阿加莎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这个站得像杆标枪一样的男人,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这些天一直在这?”

维拉眼角飞快的瞥了她一眼,似乎要观察她的表情:“是的,阿加莎小姐,这艘船上满是低贱肮脏的水手,保护您不受他们的骚扰,这是我的职责!”

阿加莎点了点头,作为一名商会会长的千金小姐,她当然见到过各种各样向她示好的方式,可像这样连着十天守在她门口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阿加莎对维拉笑了笑,神情里面流露出一丝感激与感动的神色。

维拉看在眼里,顿时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舒服无比,整个人轻飘飘的,这些天守在阿加莎门口的苦总算是没有白吃。

维拉笑道:“阿加莎小姐,请问您这是要去哪里?”

阿加莎笑了笑,扫了一眼维拉,见他很有点寸步不离的样子,本来想去让找船长让那些水手们安静一点,可现在看维拉这个架势,阿加莎很怕他跟着去了以后会闹起来。

如果换了平时,她又怕过谁?

可眼下非比寻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据她家族内部传来的密报消息说,庞德帝国的内部暗流汹涌,克里扎十六世再次病倒,储君柯克与三皇子、八皇子的矛盾已经到了极限,皇位争夺战一触即发。全世界的目光都盯着这个庞大的帝国,所有的势力几乎都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帝都加尔西亚。

尤其是两个月后,储君柯克将在帝都迎娶诺亚大陆的第一美人,法尔科帝国的公主安吉尔,传言克里扎十六世将在这一天让位给储君柯克。

柯克与三皇子、八皇子自幼不合,他登基后必定会对他的两位兄弟下手。

而手握重兵和实权的三皇子里曼、达达尼尔却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一场政变苗头已经清晰可见。

自古以来,在权力漩涡的周围,越是混乱,越是代表着有利可图。

庞德大陆土地上的各个家族一边紧张的注意着在庞德帝国这片古老而庞大的土壤上正在进行的可怕角力,一边在飞快的盘算着双方的胜负,然后决定自己究竟下注在哪一方。

在这个局面下,各个家族商会的族长或者会长们如果明目张胆的涌进帝都,很容易遭到暗算,被人一网打尽。

所以,派遣家族或者商会中长期受到各种训练的继承人前往帝都,便成了最好的一种选择。

阿加莎作为克伦贝尔商会会长的千金,代表着她的家族秘密前往庞德帝国的帝都,自然不希望半路上出现什么问题,她将目光从维拉的脸上收了回来,想了想便说道:“没什么,很闷,我四处走走……”

阿加莎说着,脚下开始顺着狭窄的船舱走道往外走去,由于船只在海上行走,风浪又颇大,阿加莎高一脚低一脚的从船舱中走过,身形跌跌撞撞,她自幼在陆地上长大,从来没有出过海,更没有吃过这种苦头,此时只走了两步便觉得自己浑身如在云端,两腿发软,苦不堪言。

维拉在一旁仔细看着她发白的脸色:“阿加莎小姐,我们回去吧?”

阿加莎虽然外表看起来随和恬美,但是内心却是一个极为坚定好强的女人,她咬了咬牙,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不用,我到甲板上去透个气就好。”

维拉见她倔强坚持,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之色,便不再说什么,只是手轻轻的扶在阿加莎的胳膊上,温声道:“那我扶您一把?”

阿加莎如羊脂皓玉一般的胳膊刚刚被人一碰,身旁不远处的水手室突然间发出一阵爆炸似的笑闹声,轰的一下从里面传了出来。

阿加莎觉得自己说不清是被维拉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紧张,还是被身旁水手室里面发出的爆笑声给吓的,她浑身一抖,脚下一软,险些摔了一跤。

维拉赶紧用力扶住她,转头看着水手室,怒目而视:“这群低贱的水手们,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吓着阿加莎小姐!”

他看见阿加莎本来就很苍白的脸颊上越发的没有一丝血色,心中有心讨好一下这位佳人,又有心想在她面前露一下脸,维拉有些杀气腾腾的笑了笑:“阿加莎小姐,我去替您教训一下他们!”

“哎……”阿加莎见维拉松开他,狞笑着向水手室走去,她刚喊了一声,便见维拉抬腿就是一脚,将水手室的门踢了个稀烂,再阻止已经晚了。

阿加莎看着维拉的背影,峨眉微蹙:塔雷拉斯叔叔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人来护送我去加尔西亚?

出身贫寒却又极度鄙视轻蔑和他一样出身的穷人,在我面前貌似矜持较贵却又极度自卑,生怕我把他和平民混为一谈。

最可怕的是,这个人光看眼睛就知道他野心勃勃,对我如此殷勤,图谋的什么,就算是一个瞎子也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如果我没有我身后的地位、身份,他还会对我如此殷情吗?

阿加莎叹了一口气,这个维拉,刚开始看见他的时候,还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可十几天相处下来却让她心寒无比。

可即便阿加莎看穿了这个男人,她依然要笑脸相对,因为她去帝都还需要这个男人的保护。

想到这里,阿加莎不知怎么突然想到自己在船上看见的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那双锐利明亮的眼睛,那健壮魁梧的彪悍身影,如同一道闪电,在她的眼前飞快掠过。

这又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

那平静的外表下包裹着一个怎样燃烧并且桀骜的灵魂呢?

阿加莎突然一下有些出神,可她很快便反应过来。

呀,他们不会打起来吧?

可千万别误大事啊!

想到这里,阿加莎脚下一急,赶了几步。

……

唐杰这些天在“海螺号”上和这些水手们同吃同住,深得水手们的喜爱,就连船长贝克都有些嫉妒,他的日子过得十分惬意开心。

几乎每天晚上唐杰都会带着林克和这些水手们斗酒取乐,在水手们的轮番轰炸下,刚开始唐杰和林克每天都被灌得不省人事,可随着海船航行的日子渐渐增多,唐杰的酒量也突飞猛进,渐渐的竟然能在众人的轮番攻击下有了还手的余地,轮到他开始灌别人了。

刚才那一阵大笑声正是唐杰把第十名车**战的水手灌得趴倒在了地上,水手们发出的巨大笑闹声。

如果老巴尔还活着,他看见现在的唐杰,一定会感叹的说道:这是一个杰出的领袖,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众人的目光永远就只有一个焦点,他强势而又锐利的目光能够让人轻易的低下头来,不敢与他对视。

唐杰手中举着一个巨大的木酒杯,看着倒在地上身材健壮如熊的水手,口吐白沫,他仰着头,哈哈大笑着:“倒了,倒了!下一个是谁?”

一旁的林克仰着头,满脸通红的看着他的船长,眼神崇拜到了极点,在他的眼里,唐杰是不可战胜的,谁也无法击败他,哪怕喝酒也是这样。

四周的水手们哄笑着,他们早就把这个男人看成了自己的一员,以前的畏惧早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与尊敬。

一名水手喝倒了,立刻又有一名水手挽着袖子,拍着胸口毛茸茸的胸毛说道:“我来!”

旁边的水手们纷纷起哄:“你行吗?一会可别丢我们的脸啊!”

唐杰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他不自觉的想起了妮娅、威廉和比尔他们,水手室里面热闹得像一锅沸粥。

突然,嘭的一声响,水手室虚掩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整扇门像飞出去的石块一样将靠近的水手砸倒在地。

偌大的水手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不自觉的向门口看去。

维拉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满脸冷笑。

四周安静极了,就连灯花和海浪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刚才还在大声喧笑的水手们一个个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的神情渐渐凝固,又渐渐变得愤怒起来。

一名水手走了上去,一把抱起被木门砸伤晕迷的水手,怒视着他,说道:“维拉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维拉冷冷一笑:“干什么?”他一抬腿,又将这名水手踢得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水手们一阵大哗。

“我还想问你们刚才在干什么?”维拉冷笑道“你们这些三等贱民,难道不知道船上有贵客吗?刚才这样喧哗,你们是想干什么?吵到了阿加莎大人,你们负得起责吗?”

平民与贵族之间的差距,自古以来便如同一道看不见的鸿沟,将人从一出生就划分开来。

像阿加莎这样的贵族,在这些水手们眼里自然是高高在上,贵不可言,平时给他们一千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冒犯,而维拉更是西西斯的海军军官,想整治起他们这些水手来,那真和捏死几只臭虫没什么区别。

可就算是泥巴捏成的土人也有火性,更何况这些平日里在海上经受风浪搏击,生死考验的水手们?

这些水手们一个个怒视着维拉,一起围了上来。

维拉没料到这些水手居然敢和他顶着干,他有些诧异,嗤笑道:“你们想干什么?几十只羊也想杀死一头老虎吗?

说完,他目光不屑的在房间里面扫视了一圈,浑身斗气与魔气同时爆发了出来,身上流动着金灿灿的斗气和蓝色如同波浪一般的魔力,他英俊的面孔在这金蓝双色的气浪中看起来威武骇人。

水手们顿时吓得倒退了几步,愤怒而冲动的脑袋一下冷静了下来:这是一个实力强横的三级魔剑士,他一个人一只手就可以摆平他们这里所有的水手。

在维拉傲然的注视下,没有人敢再上前一步。

维拉撇了撇嘴角,他的目光锋利得像一把利剑,向谁看去,谁就会忍不住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可当他的目光征服了这里所有水手,来到一个男人身上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这群绵羊中竟然有一个敢和他正面对视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只脚踩在一张木板凳上,一只胳膊撑在自己的这条腿上,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目光毫不退让的盯着他。

这是一种充满了鄙视与嘲讽的目光,让维拉一下就感觉到自己像是在被长官严厉训斥。

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挑衅,绝大多数的男人往往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迎上去,战!

这是一种雄性动物特有的好战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