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阿加莎 (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阿加莎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晨的微风拂过海面,海鸥在空中盘旋着,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清澈响亮的鸣叫声。

繁华的西西斯港口,船只整齐有序的排列在港口的各个停泊位中,从远远的高空看去,船帆如林,水手如蚁,一派热闹景象。

在一艘三桅秃鹫级商船上,一名头戴船长三角帽的老男人站在舰桥上大声呼喊着:“路易斯,如果你不想我过来踢你P股的话,就快点和波特他们去把船锚升起来,别在那傻站着,我们马上要开船啦!”

这名叫路易斯的水手站在船板上回过头大声喊道:“贝克船长,克伦贝尔商会的阿加莎小姐还没有上船哪!”

“混蛋!让一船人都等她一个人!”贝克船长一拳砸在身前的栏杆上,鼻子里面重重的哼了一声“架子真是大得很!”

一旁的大副无可奈何的劝道:“可是船长大人,克伦贝尔商会可是出了大价钱的。”

这句话不用说,贝克船长心里面也很清楚,只是作为一名并不发达的穷船长,他很反感这种贵族做派。

贝克转过头,低声骂了两句,却看见船尾围着一群水手。

他大怒之下,一声大喝:“你们这群废物,都挤在那里干什么那?”

一名水手听见他的话,转过身来,满脸震惊的指着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船长,这,这个人,太,太可怕了!”

贝克怒道:“你在说什么,混蛋?”

水手咽了口口水,眼睛里面透着不可置信的神色,大声说道:“船长,这,这个人居然一个人把船锚给拉起来了!!”

贝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你这个白痴,再说一遍?昨天晚上在娘们肚皮上浪费的精力太多,以至于你白天都会脑子不够用吗?竟然说出这种蠢话?一个人怎么可能独自拉起船锚?”

贝克话刚说完,便见一个男人吐气开声,一声大喝,震得四周空气都仿佛一抖,然后船尾突然往水下一沉,船上的人身形猛的一歪!

船尾的人群传来一阵整齐的惊叹,纷纷像水浪一样两边分开,中间露出一个身材颇高的男人。他单手托着巨大的船锚,船锚上连着的手腕粗的铁链像一条被他驯服的巨蟒,乖巧的趴在甲板上。

这个男人哈哈笑着,张扬不羁,头上扎着一条红色头巾,将他的头发全部遮盖了起来,身上穿着一件很寻常的深蓝色短衫,衣领的扣子没有系上,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膛,如同一尊铁塔,让人一眼看去便不可小觑。

这个人正是唐杰。

由于不能开走自己的船,唐杰在达利尤斯的安排下,隐姓埋名,化作一名商会的商人,乘坐贝克的“海螺号”从西西斯前往莫三比克。

在这个世界,各个城市之间是没有固定游船的,只有一些陆地上的商会商人会雇佣一些专门跑固定航线的海船,从一个港口前往另外一个港口。

在给予了三十枚金币之后,唐杰就成了贝克船长需要运载的一名客人,当然,随行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名叫“林克”的毛头小子。

林克身上穿着一件简洁朴素的水手衣服,他睁大了眼睛,像看着天神一样看着面前的唐杰,他做梦都像追随的海盗船长。

这个身材瘦小的男孩激动得满脸通红,拳头握得紧紧的,微微发颤,他大声喊道:“唐……汤里亚克,你真是太棒了!!”

他一激动,险些把唐杰的真名都泄露了出来。

唐杰眼睛睨了他一眼,脸上笑容不改,一只手托着船锚,另一只手在周围目瞪口呆的水手们面前一摊:“怎么样,愿赌服输!掏钱吧,伙计们!”

在一艘海船上,生面孔是最容易受到欺负的,唐杰刚才在船尾欣赏风景,却遭到了几名水手的挑衅,他也不想把这些水手揍得到时候开不了船,反而耽误自己的事情。

正好在这个时候,船长贝克吩咐他们拉起船锚,准备开船,唐杰便笑着和他们打了一个赌,赌他能不能一个人拉起船锚。

水手们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个船锚重达几百斤,一个人怎么可能拉得起来?

于是,这些水手们一个个输得面色如土,眼神恐惧的看着唐杰,纷纷把怀中的钱币掏了出来,扔在了唐杰的手掌心中。

唐杰自从找到了阿托斯的宝藏之后,就一直很有点暴发户的风采,哪里会把这些钱看在眼里?

他哈哈一笑,托着船锚对贝克船长大喊道:“尊敬的船长大人,船锚已经拉起来了,需要我帮您松开岸上的固定绳索吗?”

贝克船长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使劲咽了口唾沫,他航海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力气这么大的男人,他又敬又畏的说道:“快,快扔回海里面去,我们现在还不能开船!”

唐杰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一丝警惕的神色,将船锚往身后一扔,只听见哗啦一声水响,船身一晃,他仰着头问道:“不是说好了就这个时间开船的吗?”

贝克船长叹了口气,大声道:“我们在等克伦贝尔商会的阿加莎小姐,她不来,我们不能开船!”

唐杰心中不悦:“她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快点开船!”

贝克船长使劲摇了摇头:“不行,身为海神提拉的孩子,答应过的事情怎么可以反悔?

唐杰皱了皱眉头,他也不好强行逼迫这个船长开船,只好低下头来,用手拨拉了一下掌心中赢来的钱币,他忽然一笑,双手合在一起,将这些钱币用力一揉,一边走,一边手上的斗气暗自发劲。

只走出了四步路,唐杰忽然一笑,将手中的钱币往身后一丢:“算啦,你们攒点钱不容易,还给你们啦!”

水手们听见他这话,心中刚刚高兴了一下,却听见咚的一声闷响,这些钱币被唐杰揉成了一团,砸在地上,如同一个铁球。

一名水手弯下腰,捡起来定睛一看,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这些铜币、银币以及金币被人硬生生的揉得粘合在了一起,无论他们使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将这些钱币分开!

“海神提拉啊,这个家伙他还是人吗?”

水手们骇然色变的看着唐杰的背影,心中再也没有找他任何麻烦的念头了。

林克一脸崇拜的仰着头,拉扯着唐杰的袖子,眼巴巴的说道:“唐杰船长,刚刚那是什么招数,能教我吗?”

唐杰眉头一拧,弯下腰来,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脸上笑吟吟的挂着微笑,嘴里却恶狠狠的低声说道:“听着,我不知道你这个家伙是怎么得到妮娅宠信的,如果不是她硬要把你塞到我身边来,我现在就会把你踢下海去,像你这样的年龄就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而且,我再重复三点,如果有任何一条你做不到,我立刻把你扔到海里面喂鱼!”

“第一,你如果再喊我的名字,泄露了我的身份,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第二,如果你在路上敢给我惹事,拖我后腿,我也会把你的脑袋拧下来!第三,一旦有战斗,你要尽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别想着帮忙,就你这点本事,只会成为我的负担!明白了吗?”唐杰使劲揉着林克的头发,声音凶狠的说道。

林克能和唐杰一同离开恶魔岛,一同旅行,已经是天大之喜,哪里能说一个不字?小男孩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使劲点着头。

唐杰看着他这胆怯的样子,脸上破颜一笑,笑骂道:“精神着点,就算丢我的脸,也别丢妮娅的脸!”

林克跟唐杰从恶魔岛离开之后,就没看到过唐杰一个好脸色,眼下被他这一拍一揉,顿时像一个面团一样,满脸通红,激动得大声说道:“是!唐……汤里亚克大人!”

大你个头啦,混账小子!

唐杰见他又说走了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林克吓得往后一缩。

唐杰看见四周不少水手正在看着他,也不好再教训这个毛头小子,只是眼神凌厉如刀的瞪了他一眼,便不再说什么。

“哎呀,那不是克伦贝尔商会的马车吗?感谢海神提拉,他们总算来了!”瞭望台上的一名水手指着码头不远处的方向,大声喊着。

唐杰走到船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三辆马车穿过码头,带起一阵烟尘,来到了“海螺号”的跟前。

“阿加莎小姐,我们到了!”为首的马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深蓝色西西斯海军军服,胸口挂着一排明晃晃的勋章,金黄色的穗子随着他的动作而骄傲矜持的晃动着。

很明显,这是一名西西斯海军军官。

唐杰站在船舷上远远看去,只见这名军官手上戴着一尘不染的白色手套,脚上穿着锃亮的高筒军靴,浑身都充满了一种难以亲近的高傲之气。

在西西斯看见海军,唐杰不自觉的便想起被他全歼的第三海防卫队,心里面又是警惕又是暗自嘲笑。

打扮得这么光鲜亮丽,是去参加舞会吗?

这名军官走到后面一辆马车前,恭敬的弯下腰,为马车掀开车帘。

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穿柔红色低胸长裙,头戴粉色蕾丝边遮阳帽的女人,一眼看去,虽看不见相貌,但她身材修长,体态婀娜,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姿态优雅而优美,如同西方油画上的窈窕淑女。

这便是整个“海螺号”都在等待的阿加莎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