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目标,莫三比克(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 目标,莫三比克(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深夜,穆特男爵宅邸。

穆特.基尔,玛塔公国的老牌贵族之一,年轻时候的他容貌英俊,才干不凡,曾经在其父的安排下为国王牵过马,其风度容貌深为以貌取人的国王赞赏,从此受到重用。

在几十年宦海官场的沉浮跌宕之后,六十五岁的穆特向国王陛下告老还乡,在得到了国王陛下的荣誉勋章与世袭男爵封号之后,荣归故里。

这位深谙为政、为官与为人之要的老者,依靠他在西西斯的家族势力和多年累积下来的广博人脉,逐渐掌握了西西斯的地下世界,他对付敌人的手腕铁血而残忍,手下掌握的势力十分可怕,就连总督阿拉姆谢也敬他三分,不敢轻易招惹。

穆特在西西斯说的一句话,有时候比总督还要管用,这位外表看起来精神矍铄,无时无刻不面带微笑的老者,是整个西西斯谈之色变的地头蛇。

政客们依靠他控制治安与时局,商人们依靠他控制市场与货源。

也正因为这样,老穆特的宅邸经常召开舞会宴请西西斯的各界名流,商人们、政客们以及西西斯各色著名的交际花无不云集于此。

穆特男爵的宅邸位于西西斯的东郊,占地面积极大,光是周围花卉盛开的玫瑰花园就占地四亩。

在穆特宅邸的玄关前,各式各样的马车停成了一条长龙,打扮的光鲜亮丽的西西斯各界名流纷纷昂首挺胸的递上烫得发亮的金箔请帖,然后在毕恭毕敬的侍者引导下,穿过长长的花卉前庭,走进舞会大厅。

玛丽亚今天穿着一身鹅黄色的低领连身长裙,贴身的紧身小衣将她本来就十分丰满的胸部挤得如同两枚剥开了蛋壳的鸡蛋,中间一条深邃的沟壑,迷人性感,足以埋葬任何男人的雄心壮志。

她掀开马车的车帘,在车外侍者的扶持下,动作缓慢而又优雅的走下马车。

玛丽亚手上戴着一双白色蕾丝边的丝质手套,一只手轻轻攒着一块香气迷人的手帕,另一只手向侍者递上一张请帖,动作曼妙万方,就连一旁的侍者都忍不住一呆。

玛丽亚咯咯一笑,眼神轻轻扫了他一眼,这一瞥,险些没把这位侍者的魂给撩拨出窍。

他呆呆的看着玛丽亚,连她的名字都忘记通报,便让她进去了。

今夜赴宴的女客极多,无一不是西西斯的名流,美貌自不用多说,无数男人在大厅中围着自己中意的女人殷勤献欢。

偌大的大厅之中,男人们低声谈笑的声音、女人们撩人而又清脆的笑声,以及乐队动人悠扬的演奏声混杂在一起,显得十分热闹。

可玛丽亚一出现,一位绅士惊讶的喊了一声:“玛丽亚?你来了?”

顿时,周围的男士们不顾身边女伴的反应,齐齐的转头,向门口看去,女人们失去了炫耀的对象,也不得不纷纷将目光向玛丽亚投去,嫉妒而怨恨。

玛丽亚就像一个一出场四周一片黑暗,唯独她头顶打了一道顶光的女主角,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在西西斯的绿色森林酒吧,玛丽亚虽然极其妖艳,但是身上总有一股堕落靡靡的风尘之气,可一旦她来到这种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娆优雅之气。

在这众目睽睽,各色各样的目光之下,玛丽亚面不改色,笑容矜持而又充满了妖冶的气息,她站在门口,也不着急进门,只是一双极美的眼睛在房间中一扫,秋波流转间,已经有了一股黯然销魂的妩媚弥漫于大厅之中。

这个西西斯的交际花、凯尔斯曼家族的王牌海燕似乎在无声的向世人证明着:这里才是属于她的舞台,只要她一登场,天底下所有的人都要变得暗淡无光,唯有她一个人是鲜明的,饱满的,动人的!

“哈哈哈,玛丽亚,上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记得好像还是两年前吧?”老穆特穿着一身笔挺深蓝色外套,里面衬着一身白色衬衣,胸口插着一支金色的郁金香,气质高贵而又优雅,他端着一个酒杯,站在大厅的正中间,满脸笑容的对她说着。

玛丽亚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轻移莲步,婀娜多姿的走到老穆特的跟前,微微一蹲,行了一个贵族妇人礼,然后向老穆特伸出柔若无骨的手。

老穆特接住玛丽亚的手,轻轻在手背上一吻,然后对四周肃静注视着他们的宾客们和乐队的演奏家们笑道:“都愣着干什么?是想看我和玛丽亚演戏给你们看吗?”

周围哄堂大笑,男人们和女人们都纷纷转过头,重新开始交谈起来。

穆特对乐队打了个手势,示意让他们继续演奏,自己转过头,对玛丽亚笑道:“今天怎么有空赏光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玛丽亚微微一笑:“来向你贺喜啊,尊敬的穆特男爵。”

穆特微笑道:“我有什么喜可贺?”

玛丽亚喊住身旁的一名侍者,从他托着的酒盘上端起一杯红酒,抿了抿,低笑道:“男爵大人是在考我吗?”

穆特微笑不语。

玛丽亚眼珠一转,笑道:“在阿拉姆谢大人离开的这段时间,西西斯乱得像蚂蚁窝一样,什么都在涨价,粮食、肉类、木材、石料,甚至是药材的价格都在飞涨,再这样下去,西西斯会发生什么动荡,还说不定哪!”

穆特笑道:“你这是在祝贺我吗?为什么我听着像是在指责我?”

玛丽亚掩嘴咯咯一笑:“您真是幽默!我怎么敢指责您呢?以前总有人怀疑您在西西斯的地位,在背后说您各种各样的坏话。现在好了,眼前的西西斯,不正是您一展身手的好机会吗?要知道,能在乱局中决定乾坤的人,才能显示他真正的力量!只要您出手把西西斯的局面一稳定下来,那个副总督托马斯就会明白谁才是西西斯真正的主人!”

玛丽亚笑着对穆特举了举酒杯:“到时候,尊敬的穆特大人,您就是西西斯的无冕之王了!”

穆特仰头哈哈一笑,玛丽亚的这句话真说到他的心窝里面去了。

这个控制着西西斯地下世界的地头蛇,他对于近来西西斯市场的变化了如指掌,达利尤斯这个肥胖商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穆特之所以没有插手,一来也是有些忌惮唐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强横海盗,所谓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是这个道理;二来他也是有意想要搅乱一下西西斯,让一直和他为敌的副总督托马斯难堪。。

毕竟在名义上,副总督托马斯是这里的管事者,而托马斯偏偏又是一个强项令,最痛恨的就是像穆特这样的地方豪强,一门心思就想和他作对。

穆特何等老奸巨猾?

他在前期根本不和托马斯过招,放任托马斯上下折腾,而他在一旁静观其变。

一直到唐杰的出现,彻底搅乱了暗流汹涌的西西斯,穆特这才出手。

他一边对达利尤斯疯狂购买各种物资的举动放任自流,另外一边拼命在他控制的货物渠道端购买低价物资,然后高价卖给“饥不择食”的达利尤斯,从中赚取差价。

也多亏了他暗中顺水推舟,否则以达利尤斯在西西斯的能量和影响力,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备到这么多的物资,谈何容易?

穆特笑了一阵,他举了举酒杯,与玛丽亚轻轻一碰,说道:“你还是那么会说话!”

玛丽亚饮了一小口,然后用轻握在手心中的手绢一角擦了擦嘴角,笑道:“我一直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把西西斯的市场扰乱成这样?他又为什么扰乱西西斯的市场呢?是想趁着阿拉姆谢大人不在,投机倒把,浑水摸鱼吗?”

穆特笑了笑:“这个没什么,只是几只小跳蚤而已,掀不了什么风浪!”

玛丽亚心中一笑:以一己之力,颠覆战局的海盗也是小跳蚤吗?

她心中虽不以为然,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依然不变:“穆特大人,您要想立威,可就要加紧动作了。我可是听说,阿拉姆谢大人不日就要回到西西斯了,可千万不要为人做嫁衣啊!”

穆特笑了笑,却没有表态,他对玛丽亚彬彬有礼的一弯腰:“我能否请漂亮的小姐跳一支舞呢?”

玛丽亚微微一笑,将手轻放在穆特的手掌心之中,两个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起来。

虽然一边跳着舞,但是玛丽亚的脑海中却飞快的转动着。

她今夜参加这个晚宴,一来是打探西西斯的各种消息,特别是有关达利尤斯大肆购买各种物资的事情。这样极其罕见的筹备战略物资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凯尔斯曼家族的高度注意,他们急切的希望知道这样庞大的一批战略物资,究竟被运到了哪个地方。

再一个,西西斯目前局面太过于混乱,副总督托马斯虽然一身正气,但他实在不是干实事的料,根本没有稳定西西斯局面的能力和实力。对于凯尔斯曼家族来说,他们希望看见西西斯稳定,越稳定对他们就越有利,对唐杰就越不利。

所以,玛丽亚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目前穆特对于西西斯现状的态度,如果这个地头蛇肯出手,那事情将简单许多。

穆特只需要卡住达利尤斯的进货端,就能直接把他们卡死!

西西斯的混乱风波将立刻停息!

这只老狐狸,警惕心真高,刚才几次试探都没有试探出他的真实态度。

玛丽亚心中暗骂,脸上却笑容不断。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在舞会中,玛丽亚无疑是最受男人追捧的人物,她巧笑倩兮,长袖善舞,在男人群中翩翩起舞,如同一个坠入凡间的妖精,迷惑众生。

舞会结束之后,玛丽亚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闭着眼睛静静的捋着手头上的各种资料,渐渐的,她得出一个结论,面对西西斯这样的混乱局面,凯尔斯曼家族不会再坐视不理下去,一直在默默注视着西西斯局面的伯爵夫人很快就要出手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黑头发的海盗将要面临一个空前困难的选择题:是在阿拉姆谢回来之前承受凯尔斯曼家族的第一轮试探性打击?还是在阿拉姆谢回来之后,承受这位总督大人的滔天怒火?

玛丽亚的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笑容,手指轻轻的在马车的车窗上婆娑着:“唐杰,你这个神秘的男人,你会怎么应付这个局面呢?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