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投效 (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四章 投效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黎明前的时分是海洋上最黑暗,夜色最浓重的时候。

唐杰静静的站在舰桥的舵手台上,他双手握着舵,如同一尊融入夜色中的雕像,潮湿而冷峭的海风吹打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衣角吹动得凛冽作响。

“快到了。”大副妮娅走了上来,轻轻的说了一句。

唐杰点了点头,心中忽然有许多感慨。

从他们驾着小木筏离开恶魔岛,再到他们海船返回,这中间花费了整整十天的时间。

他们离开的时候,五个人挤在一张小木筏上,差点因为小木筏的分崩离析而丧身大海,可现在,在唐杰脚底下是一艘全新改装过三桅狮鹫级战舰“地狱号”,在船上装载着六十八名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炮舱中的四十八门前膛曲射炮更是让人心潮澎湃。

在地狱号的后面,还跟着五艘中型商船。这五艘中型商船上装载着七百多名奴隶以及大量的木材、石头以及淡水和食物。在这五艘商船之后,紧紧跟着两艘护航的战舰,分别叫“远征号”和“胜利号”,由威廉和比尔分别担任船长。

唐杰离开恶魔岛的时候,身边只有妮娅、莉莉丝、威廉和比尔这四个人,他自己更是孑然一身,但是他回来的时候,不仅带回了一支小型舰队,还带回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批势力。

面对身后商船上装载着的七百多名奴隶,唐杰心中也有些感叹。

没想到自己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倒当了一回奴隶主。

不过如果自己不买他们,他们也会被人买走,或者病死在囚笼之中。

到了自己的手上,还能够得到尽可能好的待遇,最起码自己不会虐待他们,把他们不当人看。

想通了这一点,唐杰心中的罪恶感倒是减轻了许多。

“你还记得进入恶魔岛的路线吧?”唐杰转过头,笑着看着妮娅“别我们进不去了,那就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妮娅笑了笑:“放心吧,阿托斯的藏宝图,我早就已经记在了脑海里面。”

此时四周没有什么人,只有少数的水手在甲板上操帆,唐杰搂住妮娅的腰,轻声说道:“这些天辛苦你了。”

唐杰这句话到一点也没有说错。

在他和达利尤斯达成协议之后,一直就是妮娅陪在达利尤斯身边跑动跑西,从购买海船、到改造成战舰,从购买奴隶到购买大量的木料石材以及各种物资食物,这些工程浩大的事情把这个以前只知道打仗的女人给忙了个脚朝天!

五艘商船装载的奴隶需要管理,新招募的水手需要拉拢照料,威廉和比尔忙得脚不沾地,P股冒烟,两个人叫苦不迭。

就连莉莉丝也要帮着统计需要运送的物资,小丫头几天折腾下来,看见密密麻麻的账本,她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倒是达利尤斯的马夫西蒙帮了他们许多忙,解决了许多妮娅、莉莉丝他们都不知道解决的燃眉之急。

一开始妮娅他们将这七百名奴隶安置在一起,结果这些奴隶差点没造起反来,好在妮娅当机立断,立刻让莉莉丝展露出了她五级魔法师的实力,这才一举镇住这群桀骜的奴隶们。

后来相貌平凡,却精通察颜观色与人事管理的西蒙告诉他们,应该把这些人以家为单位,拆散了管理,让老人看不见小孩,让丈夫看不见妻子,让同族的人互不能相见。

这样就打散了他们之间的凝聚力。

男人想闹事的时候,就会担心女人和老人及小孩的安危。

妮娅听着西蒙的主意,重新做了安排,果然这七百名奴隶安分了许多。

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唐杰,唐杰对西蒙的做法赞赏不已,特地从达利尤斯那里把西蒙借过来当免费劳工使用。

西蒙也意识到自己以后的人生很有可能因为这个机会而发生转变,他很是积极的辅佐着妮娅,帮着她完成了大量的繁琐工作。

如果没有西蒙,妮娅一个人要管着这七百名奴隶的吃喝拉撒睡,行动坐卧走,还要管着大量物资的购买、检查以及装运,这么多繁琐的事情能把她活活累死!

妮娅想着这几天昏天暗地的忙碌,看着唐杰爱怜的目光,顿时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她脸颊晕红,这个在其他人眼中冷峻刚硬得像尖刀一样的女人此时化作了绕指柔,轻轻的靠在唐杰的胸膛上,温柔的说道:“我哪里有辛苦?倒是你,身为船长要顶住的压力比我们要大得多。”

唐杰呵呵笑了笑:“我有什么压力?无非就是在城里面跑动跑西的打探些情报?你们这些天的辛苦和忙碌,我都看在眼里,很好,你们都很好。那个西蒙你看怎么样?”

妮娅安静的依偎在唐杰胸膛前,她想了想,说道:“这个家伙似乎想跟着我们,但又怕落一个弃主求荣的名声,到头来两头被嫌弃。”

唐杰笑道:“他不知道我们是海盗吗?为什么还想跟着我们,不怕掉脑袋?”

妮娅嗔笑着打了唐杰一下:“海盗怎么了?海盗就很丢人吗?我们就算做过什么坏事,比起那些作威作福的官老爷们,我们简直善良得就像孩子一样!”

唐杰捉住妮娅的手,板着脸说道:“是是是,我们是善良的海盗!”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这个说法很荒谬,呵呵笑了起来。

妮娅将身子向唐杰怀里面挤了挤,舒服的感受着唐杰温暖的体温,她柔柔的说道:“其实,在其他人看来,海盗并不可怕,像我们这样并不乱杀无辜的海盗就更不可怕了。”

唐杰奇道:“哦?还有不怕海盗的说法?这是为什么?”

妮娅叹了一口气,说道:“西西斯的官税太重了,不仅要承受玛塔公国的沉重税收,还要承受庞德帝国的公税,再加上西西斯当地的地方官员们层层盘剥,那里的百姓早就怨声载道了。现在玛塔公国就像一个火药桶,内部积弊难返,官员们腐败堕落,只要有一根导火线,玛塔公国就会爆炸,而西西斯很有可能就会是这根导火线!”

“你想想看,在这样朝不保夕的日子里,西西斯的水手们怎么可能会不心生异心?他们经常过着半民半盗的生活,有时候他们上了岸,回到各自在西西斯的家中,便是平民,有时候聚在一起,干上一两票,他们就是海盗!”妮娅笑了笑“他们熟识这片海域,就是当地的西西斯海军都拿他们没办法!”

唐杰点了点头:“既然肯跟着我干,那自然最好,我就怕哪天他们突然一甩手了,跟我撩担子,想回去当平民了,那我就傻眼了。”

妮娅想了想,也皱起了眉毛,当船长的在还没有培养出绝对威信之前,的确很怕这样的事情,尤其是自己招收的新水手们大多都是来自一个地方,能够互相抱成团的水手。

“尊敬的唐杰船长,我有几个办法,也许能帮上您的忙。”西蒙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他们头顶上的瞭望台上。

妮娅吓了一跳,连忙从唐杰的怀中跳了起来,目光不善的抬着头,盯着西蒙:“你怎么在这里?”

西蒙笑了笑:“我在这里有一阵了,从妮娅大副您和唐杰船长开始说话起,我就在了。”

妮娅想到自己和唐杰亲热时的样子,和说的话都被这个人看了去,听了去,她怒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妮娅瞪着眼睛,凶态毕露,大有得到的答复不满意,我就让你好看的样子。

西蒙很无辜的指了指唐杰:“我在负责瞭望工作,这是唐杰船长让我做的!”

妮娅转过头,却看见唐杰一直绷着脸在忍着笑,她挥舞着拳头向唐杰打去,羞怒道:“你刚才就知道的是不是?你这个坏蛋,竟然让我当众出丑!”

唐杰哈哈一笑,手捉住妮娅的拳头,抱着她笑道:“怕什么,谁爱看就让谁看好了!我们这光明正大的,有什么事情不能让人看?”

妮娅满脸通红,使劲挣扎着:“你还说,你还说!”

唐杰像钢条一样的胳膊又怎么是妮娅能挣脱开的?

他呵呵笑着,偏了偏脑袋,对西蒙说道:“西蒙,说说你的办法!”

西蒙微笑着说道:“我有上中下,三个办法,不知道唐杰船长您想听哪个?”

唐杰一愣,他和妮娅为这事发愁,一个办法也想不出来,这个家伙顷刻之间就有三个上中下三个办法?

唐杰大喜,连忙追问:“你先说说上!”

西蒙竖起一根手指,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手势,声音低沉而透着一股狰狞:“杀!”

唐杰一惊:“杀?”

西蒙点了点头:“对,把这些有家室的水手找出来,然后派人偷偷杀光他们的家人,让他们变成无家可归的水手,他们没有了念想,自然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您干,到时候只要事情不败露,他们就会使您最忠实的部下。当然,如果您怕有心人看出来,也不妨多做一点其他的屠杀,这样也可以遮掩一下……”

唐杰听的心里面直冒寒气,背上一阵毛骨悚然!

这个家伙太心狠手辣了!!

为了让这两百多名水手归心,就干出灭人家门这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这样的人,我怎么敢用?

唐杰看着西蒙的眼光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股凌厉的杀意:“这就是你最好的办法?说说你中等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