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机缘巧合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三章 机缘巧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艾玛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她仰着头,嘴唇轻轻蠕动着,似乎在对天上注视着她的亲人们的亡灵低声祷告。

过了一会,她低下头来,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咬出红艳的鲜血,她才缓慢而坚定的迈开步伐,从酒吧的里屋中走了出去。

一拉开门,一股刺耳的喧嚣便向她扑了过来,一些水手们眼尖,看见她的身影,立刻尖声吹起口哨来。

艾玛在这些水手们各种各样的目光中,浑身微微发抖,如同一只幼小的羔羊,她战抖着犹豫了一会,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间昂起头来,眼角噙着泪光,毅然向这些下流的水手们走去。

“玛丽亚在哪里?”艾玛抬着脑袋,眼中的目光出奇的锐利,她像看着杀父仇人一样看着面前一个胸口满是棕毛的魁梧水手,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在这些男人面前害怕胆怯。

这个棕毛水手愣了一下,他一下子被这个小女孩出奇凌厉的目光给震住了,不自觉的向酒吧的一个角落指了指:“在那……咦,刚才还在!”

玛丽亚和唐杰一直坐着的角落已经空了,只留下两只酒杯。

艾玛目光在酒吧周围快速的一扫,在门口的一条缝隙中看见了玛丽亚才会穿的柔红色长裙。

艾玛抛下了跟前的水手,推开大门,来到了玛丽亚的跟前,大声说道:“你说的对,我下定决心了!”

她声音出奇的大,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可是玛丽亚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两眼目光迷离的望着街道的远方,神色十分复杂,幽幽的出神。

艾玛顺着玛丽亚的目光望去,却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正好消失在街头的阴影之中,那一瞥之下,只觉得身影有些眼熟。

“那是谁?”艾玛心中闪过一丝惊疑,张大了嘴,不自觉的问道。

玛丽亚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艾玛不解。

玛丽亚喟然叹气,这一刹她的眼神让艾玛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沧桑和寂寥:“在这个世界上,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留也留不住的人,除了男人,还能有谁?”

玛丽亚看着唐杰离去的方向,心中百转千回,她发现自己古井不波的心竟然因为这个男人毫不犹豫的离去而泛起了一丝涟漪。

她开始一再的挽留他,想和他共度一个激情四射的夜晚。

平心而论,这是一个让她也春心萌动的男人,她光是想象着他的强壮便能感觉到自己的潮湿与春情。

可这个男人面对自己的挽留却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自己,仿佛她没有丝毫的诱惑力,长得就像路边的野鸡一样,既不上档次又没有身材相貌。

真是个混蛋,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玛丽亚的心中闪过一丝恼怒。

可她转念一想,如果唐杰今晚和她春风一度,说不定她会很快对他失去兴趣,可今夜他果断的离开,反而让玛丽亚对他的兴趣和印象更加深刻了。

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他很懂得把握女人的心啊,这个家伙……

玛丽亚笑了笑。

艾玛在一旁听着玛丽亚的自哀自怜,她似懂非懂,不知怎么,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浑身浴血,凶猛如狮的身影,艾玛浑身一抖,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你刚才说的事情,我已经考虑好了!”

“哦,是吗?”玛丽亚回过头来,目光注视着艾玛,淡淡的说道:“你真的有这种觉悟了?抛弃自尊,抛弃廉耻?”

艾玛身子一颤,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玛丽亚笑了笑:“别弄得自己好像下一秒钟就要被男人施暴一样,不过是让你适应这些好色的男人的骚扰而已,没那么夸张,放松放松一点。你先去和酒吧里面所有的男人打个招呼吧!”

艾玛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凶狠凌厉的向里面走去。

玛丽亚立刻把她叫住了:“喂,你和他们有仇吗?你想把我的客人全部赶跑吗?你这是什么眼神?”

艾玛:“……”

……

格鲁吉尔大街,以肮脏污浊而闻名的西西斯大街。

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

说它肮脏污浊,并不是因为它满地污水垃圾,四处臭气熏天。

相反,这条街道两旁的建筑物很是整齐干净,就连街角都看不见一丁点儿的垃圾,它的干净程度甚至是其他街道的几倍。

格鲁吉尔大街,它的污秽指的是它的贸易:奴隶买卖。

在这条大街上到处都可以看见石条建造而成的露天囚牢。

这些囚牢狭窄而且低矮,关在里面的奴隶只能坐着,不能站着,一个只有两平方米的牢笼中往往关着四到五名奴隶,显得十分拥挤。

只要有战争的地方,就有奴隶贸易。

庞德帝国无数的商人因为奴隶贸易而发家,并且从中摄取了无数染着鲜血的金币。

这些商人在奴隶贩卖中尝到了好处,他们便形成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势力,保证并推动着奴隶买卖这个行业的不断壮大和发展。

出于各种奴隶需求,庞德帝国在近十年间已经发动过十四次对南方大陆的战争,并且俘虏了近五百万的奴隶。

在运载这些奴隶返回东大陆的时候,这些死去的奴隶们,他们的尸骸如果连起来,能够从南大陆一直连到东大陆。

西大陆仇视庞德帝国的人曾经嘲讽的说:庞德帝国近十年来之所以能够从空前的内乱中恢复元气,全靠这些沾满了奴隶鲜血的金币!

走在这条奴隶贸易大街上,举目到处都是露天的囚牢,仿佛森林一般林立着,这些坐在囚牢中的奴隶们有的是浑身黝黑皮肤,拖家带口的南大陆人,有的是孔武有力,面露獠牙的兽人,还有的是身材矮小,满脸大胡子的矮人,甚至在一些建造得比较上档次的牢笼中,还能看见精灵奴隶。

妮娅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衣衫和直筒长裤,她最喜爱穿的高筒皮靴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踩得得得直响,显示出一股刚硬的英武之气,让人心中凛然。

她走在大街上,目光锐利的在这些奴隶身上来回扫视着,看见合适的,她便点一点,一旁的达利尤斯便飞快的记下来。

在妮娅的眼中,几乎看不到她对于这些奴隶的同情,同样在达利尤斯的眼中也看不到。

弱肉强食,这是这个世界生存的不二法则。

只要自己弱小,就有可能沦为像他们这样任由买卖的奴隶,这是妮娅深深领悟的生存之道。

在这里,同情没有市场!

他们这一天下来,精心挑选的奴隶已经远远超过了五百之数,达到了七百多人数,大大的超过了达利尤斯的预料。

更让他们惊喜的是,他们在奴隶市场竟然看到了两个矮人!

达利尤斯每个花了一千枚金币将这两个矮人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这些矮人,他们每个人都精通建造术、石工术、铸造术以及炼金术,虽然这两个矮人已经被折磨得有些奄奄一息,但是达利尤斯相信把他们买回去,好好的养几天,以矮人强悍的身体素质,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重新生龙活虎的。

唯一需要考虑的是:等他们重新恢复了体力,怎么管得住他们?

要知道矮人是一个勇武强壮,桀骜不驯的种族。

达利尤斯说出自己心中疑虑的时候,妮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唐杰船长会驯服他们的!”

达利尤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他相信这个黑头发的船长有这个能力。

这一路来,两人收获非常丰富,达利尤斯本来还想买几个兽人和精灵,却被妮娅给阻止了。

妮娅冷笑道:“你想看见一场种族混战吗?我可不希望把不安定的因子带上我们的船上!”

达利尤斯恍然:漫长的时间长河并没有洗去遥远的神战中各大种族之间互相结下的仇怨。

精灵和矮人互相仇视,矮人和兽人则互相蔑视,兽人和精灵就更不用说了,兽人屠杀的精灵最多,而精灵杀死的兽人也多如牛毛,两边都是见面一句话不说就互相死掐的主儿!

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之后,两个人掉过头,准备离开。

他们这一路上,身边挤满了伸手乞讨的小孩和年老的乞丐,以及各种推销的人贩子,这些小孩、乞丐以及人贩子见他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顿时越发的闹腾了起来。

“老爷,小姐,您行行好吧,多少给一点!”

“漂亮的小姐,您给一点吧,求求您了!”

“天啊,尊敬的老爷,您看看我这模样,还不凄惨吗?您就不能发发慈悲吗?”

“老爷老爷,您要买奴隶吗?要买什么样的?是要结实健壮的南蛮子,还是要凶猛彪悍的兽人?又或者,老爷您想买几个漂亮的女奴回去尝尝鲜?”

“美丽如天仙的小姐,您不需要几个健壮的男奴吗?您看看他们身体多么的健壮,还有他们那话儿,多么粗大,一定能满足……哎哟,您打我干嘛?哎,哎,您别走啊,这些看不上,我还有货色更好的啊!”

妮娅怒气冲冲拨开人群,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身后追来的乞丐、小孩以及人贩子们,将腰间的长刀铮的拔出一截,凶光毕露的威胁道:“再跟过来,吃我一刀!”

这黑压压的一群人顿时悚然色变,齐齐的一声尖叫,转头就跑,如作鸟兽散。

达利尤斯满脸苦笑,拿着手中的丝绸制的绢帕擦着额头上的汗:“这些家伙,看见我们这样大手笔的买人,都知道遇见了大羊牯,不在我们身上卡点油下来,那是怎么不会走的。好在你这快刀斩乱麻真是痛快,我都快被他们烦死了!”

妮娅看着逃散的人群,冷笑了一下:“一群没用的家伙!”

达利尤斯心中暗自好笑:他们要是有用,至于在这里乞讨鬼混?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像你的船长那样神勇过人吗?

“走吧,走吧!这些奴隶主过会会把奴隶给我们送到码头来的!我们得赶紧先回去看看货船以及要运送的货物!”达利尤斯擦着汗,喘了一口粗气,说道。

妮娅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的任务实在是繁重,也没有心思在这里穷耽搁。

两个人正准备离开,却听见身后一声弱弱的声音响起:“尊敬的老爷,漂亮的小姐,你们……”

妮娅顿时大怒,她不等身后这个人说完,手飞快的在腰间一抹,长刀铮的一声,脱鞘而出,她一个转身,闪电一般向身后劈去!

说话的这个人吓得呆了,他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头顶上一凉,一把尖刀就已经停在了他的鼻尖上,森寒逼人的刀刃之气激得他浑身发抖!

一旁的达利尤斯都忍不住吓了一跳,他能想得出这个女人一定很厉害,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厉害!

连看都不看,就能这么精准的控制自己的刀势,劈断身后人的头发,却不伤他分毫!这是多么厉害的刀法!

她尚且如此厉害,那她的船长又会厉害成什么样子?

达利尤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发现自己和这个黑发海盗的合作显然是明智的。

妮娅看见身后这个烦人的家伙只是一个个头大约只有一米三不到一米四的小男孩,这个男孩长着一头蓬松凌乱的棕红色头发,一双眼睛瞪得又大又圆,蔚蓝色的眼珠子盯着自己鼻尖的尖刀,变成了一副对子眼。

妮娅收回刀,冷冷的说道:“滚!”

小男孩一个机灵,浑身一抖,飞快的说道:“老爷,小姐,收下我吧,我能干活,我能干很多活儿!船上的所有活儿我都能做,就算您让我扛包这样的力气活我也能做!我饭量小,只要吃一点点饭就能为您做很多的活儿!请您千万不要因为我的个头小就小瞧我,我力量可一点也不小,您瞧我的肌肉!”

说完,小男孩曲了曲胳膊,露出贫瘠得吓人的大臂,毫不知羞耻的说道:“我胳膊里面都是劲,不信您瞧,我能单手拿大顶!”

小男孩往手掌心里面啐了口唾沫,就要表演单手拿大顶。

妮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快点消失!我没功夫和你啰嗦!”

说完,她转身便走。

小男孩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妮娅和达利尤斯他们离去,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了一声:“让我出海吧,求求你们了!!”

妮娅浑身一震,在这一刹那,她觉得自己像是突然间听见了自己年幼时的呐喊。

她飞快的转过身子,眼神出奇的锐利,目光无比复杂的盯着身后的小男孩:“你为什么要出海?”

小男孩大声道:“曾经有一个老人对我说:真正的男人就应该去征服大海!我今年十四岁了,早就到了征服大海的年龄了!求求你们让我出海吧,我什么苦都能吃!”

妮娅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巴尔船长。

曾几何时,这个大胡子不就是抱着自己,指着大海说过相同的话吗?

妮娅看着这个小男孩,看着他眼中那蔚蓝色的野望,她缓缓的点了点头:“好,不怕苦,不怕死就跟着来吧!不过我话先和你说在前面,上了我们的船,就别想再下去,你哪怕老也要老死在上面,除非你哪天死了,我们把你海葬在大海之中,你才能离开它!这样你也愿意吗?”

小男孩没有料到这个英朗的女人竟然真的答应他了,他狂喜之下拼命的点头:“放心吧,我很勇敢的,一定不会怕死的!”

达利尤斯在一旁嘿的笑了一下:“这个小鬼倒有点意思。”

妮娅看着小男孩,问道:“我叫妮娅,以后你可以称呼我妮娅大副,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像是被授予了某种神圣使命一样,脸上绽放出异样的神采,他脚跟一并,挺着胸膛,恭恭敬敬的学着西西斯海军的军礼,敬了一礼,大声道:“加西亚.林克,您可以叫我林克,尊敬的妮娅大副!”

妮娅冷峻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她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走吧!”

妮娅这个时候并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小男孩曾经被唐杰无情的拒绝过,如果唐杰曾经和她提过林克的话,想必她也不会收留这个小男孩。

而将来,唐杰的手下也会少一名凶猛彪悍,足智多谋的海盗。

加西亚.林克,这个瘦弱的小男孩因为突然间一声发自肺腑的大喊打动了妮娅,他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改变。

这个小男孩走上了唐杰的海盗船,并在他的**下,不断成长成为一名优秀的舰队指挥官。

日后,他与“撕裂者摩根”被人敬畏的并称为“恶魔岛双雄”。

而此时正躲在一个角落中呼呼大睡的唐杰,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离开绿色森林酒吧的时候,一个深深仇恨着他的女孩恰好出现在玛丽亚的跟前。

他们两个人恰好错开,不曾见面。

如果唐杰在酒吧门口看见艾玛,他会怎样?艾玛会怎样?

他们之后又会怎样?

如果林克没有登上唐杰的海船,他以后会怎样?

谁也不知道答案。

有时候,阴差阳错的命运,就是这样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