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阴差阳错 (下)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 阴差阳错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皱着眉头:“那这么说来,阿拉姆谢迟早还会回来?”

玛丽亚笑道:“必然的事情!阿拉姆谢回来的时候,我相信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他在你手里受到的羞辱实在是太厉害了,西西斯海战辉煌的战绩中,他成了最不光彩的陪衬而被载入史册,他回来以后,必定会抽调玛塔公国最精锐的海军来对付你,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会是一种怎样疯狂的报复?”

唐杰心中一紧,可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担忧害怕的表情,他笑了笑,接着问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他们放马过来好了!现在西西斯阿拉姆谢离开了,谁是管事的人?”

玛丽亚见唐杰丝毫没有把阿拉姆谢的威胁放在心上,她也忍不住有些佩服这个男人的胆色:“你是问西西斯能管事的人,还是在问西西斯管事的人?”

“有区别吗?”唐杰反问。

玛丽亚笑道:“当然有区别!所谓能管事的人,指的是现在西西斯的实际控制者;而管事的人,指的是西西斯名义上的控制者。”

唐杰目光炯炯的看着玛丽亚,对她打了一个手势:“你接着说。”

玛丽亚说道:“阿拉姆谢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总督,在他的治下西西斯虽然接受着沉重的苛捐杂税,百姓怨声载道,整个西西斯就像一口架在烈火上的锅,随时都有沸腾的危险,但是阿拉姆谢却能够用他的手腕控制住这个局面,始终让这把火不会把整个西西斯给烧着。可现在他离开了西西斯,西西斯名义上将归由副总督托马斯总管,可事实上,西西斯现在实际操纵在一名叫穆特的老贵族手中。”

“这两个人关系怎么样?”唐杰紧接着追问道。

玛丽亚赞许的对唐杰看了一眼,很显然这个年轻男人一下就抓住了重点:“势如水火!”

“啪”的一声,唐杰兴奋的眼睛里面冒出异色,拳头在手掌心之中猛的一击:“太好了!”

这两个家伙如果关系势同水火,那他们现在一定正在争夺西西斯的控制权,也就是说,现在西西斯其实处于一个无政府状态。而在这种状态下偷鸡摸狗,浑水摸鱼,那正是最好时机!

托马斯没心思也没胆量指挥着海军来攻打他这个凶名赫赫的海盗,穆特这个老奸巨猾的地头蛇更不会傻呼呼的给自己树立一个可怕的敌人。

在阿拉姆谢被调离西西斯的时候,这个看起来最凶险的地方,却成为了最安全的地方!

玛丽亚抿了一口酒,饶有兴趣的看着掩饰不住自己兴奋的唐杰。

刚才唐杰的这个举动暴露了他的实际年龄,他看起来再成熟,再沉稳,也只是一个年仅二十的年轻人,而不是一个老气横秋的中年人。

唐杰的这个举动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直率的孩子气和充满了力量感的朝气,再加上他之前沉稳刚毅的气质与表现,玛丽亚越发的欣赏这个气质复杂的黑发男人了。

玛丽亚看着唐杰,一只素白的手轻轻掩着嘴,笑道:“如果你想干什么浑水摸鱼的事情,要赶紧抓紧时间,等阿拉姆谢回来了,你可就没机会了!而且,动静可别太大,影响到我的生意,那就不好了!”

唐杰笑了笑:“如果影响到你的生意,你可以来找我,我会补偿你的。”

玛丽亚眼珠子一转,眼中秋波流转,媚态横生的说道:“是吗?那你住哪儿啊,不告诉我,我到时候怎么找你?”

唐杰微笑着用手指蘸了点酒,在桌上画了一个暗号,对玛丽亚说道:“以后你想找我,可以在你的酒吧左侧墙角下画一个这个符号,我自然会来的!”

玛丽亚刚才这么问,自然也有试探的意味,但她知道唐杰如果稍微有点点城府,多一点点心思就肯定不会把他落脚的地方告诉她,但她看见唐杰给她留下了联系方式,心里面也忍不住有些意外,目光闪过一丝诧异:他还真是相信我啊!

如果玛丽亚对唐杰有歹心,那她只需要召集几个强手,然后在墙角画下这个符号,就可以等着唐杰来自投罗网。

玛丽亚笑着看了一眼这个符号,然后轻轻抹去:“你还想知道什么事情吗?如果只是这点事情,那我这钱就赚得太轻松了,我今年都可以不用开酒店了!”

唐杰呵呵一笑:“你知道毕赛留的消息吗?”

玛丽亚笑道:“你说的是约克公国的那只老狐狸?”

唐杰点了点头,眼中冒出一股浓重的仇恨之色:“就是他!”

玛丽亚道:“比起阿拉姆谢来说,毕赛留的麻烦可就大得多了!虽然他也是约克公国国王的亲信,但是他犯下的事情却比阿拉姆谢严重得多!”

唐杰愣了一下:“阿拉姆谢丢了整个第三海防卫队,还丢了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毕赛留可没有给约克公国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啊!”

玛丽亚愣了一下,她奇怪的看着唐杰:“你是在考我吗?阿拉姆谢就算丢了整个西西斯,他所犯下的过错不过是失职而已;可毕赛留,他隐瞒着国王,擅自调动达姆城的海军,鼓动达姆城的海军提督沃尔曼和他一同潜伏出国,这可是叛国大罪!”

唐杰恍然:一个君王,他可以容忍自己的手下无能,但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手下不忠!

唐杰面色古怪:“那照这么说,毕赛留岂不是完了?他的国王陛下会砍他的脑袋吗?”

玛丽亚想了想,说道:“这个说不定。约克公国的国王达尔达科虽然把毕赛留投入了监狱,但并没有进一步下令。而且达尔达科是一个性情古怪,十分难以琢磨的国王,他行事只凭喜好憎恶。如果他心情好,说不定哪天毕赛留抓出来臭骂一顿就算了,可如果他心情不好,毕赛留的脑袋就肯定保不住了!”

唐杰沉吟着,脑海中飞快的思索:毕赛留被他的国王陛下投入了监狱,为什么达尔达科会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呢?

是因为这个国王陛下已经确定:毕赛留知道阿托斯宝藏的消息吗?

如果是这样,毕赛留如果想活命,就肯定会把阿托斯宝藏的消息透露出来,可如果他把这个消息说了出来,很有可能自己也活不成了。

毕赛留会拖多久,约克公国对唐杰的攻击就会拖多久。

唐杰突然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的希望毕赛留多活几天!

自己两个最直接的生死大敌,这个时候竟然都自身难保,这实在是让人始料不及。

在弄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之后,唐杰顿时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这一趟,这没白来!

唐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靠在身后的椅子上。

他看着屋顶,眼神有些空洞,脑海中却在飞快的盘算着今后的打算。

照这么说来,我在西西斯倒是空前安全,这短暂的真空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留给我发展壮大的时间,也不知道会有多长。

虽然知道自己的两个强敌各自身陷麻烦之中,但是唐杰依然有着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和压抑感。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的压力小了很多,可自己却依然没有觉得半点轻松感,他只是潜意识中察觉到一种来自黑暗中的危险与威胁。

他不知道这种危险和危险来自什么地方,但是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种压力的存在。

一个人在生死之间如果挣扎战斗的次数太多,往往会有一种野兽般敏锐的直觉。

玛丽亚看着唐杰的这个样子,她笑了笑:“是不是感觉松了口气?这两个家伙现在各自的麻烦都不小,你有一段好日子可以过!”

唐杰感激的看了一眼玛丽亚,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你的情报对我来说,价值连城,我敬你一杯!”

玛丽亚呵呵一笑:“这些事情,你就算去问周围的水手和侍女,他们都能回答你的。回答你几句路人皆知的话,便平白得了你这些钻石,真是捡了大便宜了,呵呵!”

唐杰本想送给玛丽亚一枚稀有的蓝宝石,但他又怕这样做泄露了阿托斯宝藏的风声,便将这个念头按捺了下来,只是记着等以后自己在海上站住了脚,一定要给这个女人送上一枚最美丽的宝石!

可他并没有料到,玛丽亚早就已经将他所有的底细全部摸得一清二楚,除了不知道他是穿越而来,以及不知道他在恶魔岛上发生的具体事情之外,她知道所有的事情。

而且,唐杰并不知道,在他主动来找玛丽亚的这个夜晚之后,他便正式的进入了凯尔斯曼家族的视线之中。

前狼后虎,一个空前强大的敌人在阴影之中开始沉默的注视着这个年轻的海上新贵。

一台庞大而古老的家族机器开始轰隆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