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阴差阳错 (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 阴差阳错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神秘的客人,是否愿意接受我的好意与祝福,愿我这杯美酒能为你洗去一身的疲惫和风尘,请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注意到你的,除非你想引起他们的注意!”

玛丽亚妖娆动人的端着两杯酒,来到唐杰的跟前,她大大方方的在唐杰的对面坐下,两腿斜并着,裸露出白皙滑嫩的小腿,无比诱人。

“哦?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唐杰低声笑着。

玛丽亚微微偏了偏头,她并不着急去打量这件斗篷下男人的相貌,主动去看一个刻意想隐藏形迹的男人的面目,这无疑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像她这样聪明的女人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这个男人是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而且十分耳熟,玛丽亚一时间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她笑了笑:“看你坐在这里的姿势就能知道,你是那样提防着周围的一切,似乎只要有风吹草动,你就会像一头野兽一样,疯狂暴走。你太疲惫了,从你的声音里面我都能听出浓重的倦意!亲爱的,你不仅需要一杯美酒,还需要一张温暖的床!啊,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

唐杰呵呵笑了笑,将自己的斗篷掀起来了一点,露出自己的脸,却没有露出自己的头发:“玛丽亚,又见面了,我想应该不用我自我介绍了吧?”

“是你?”玛丽亚睁大了眼睛,美艳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个惊诧之极的表情,她一只手掩着自己张大的嘴巴,手中的酒杯不自觉的从指缝中滑落。

唐杰反应极快,他微笑着将这杯滑落的酒杯捏在手中,然后举在手里,对玛丽亚示意了一下,轻轻的抿了一口:“好酒,摔了就可惜了!”

玛丽亚回过神来,眼中爆出惊喜的光芒,她想起那个激情的夜晚,想起她和他之间互相试探的暧昧语言,玛丽亚这个久经红尘的女人也忍不住心中一荡,抿嘴笑道:“这可不是最好的酒,你想喝最好的酒吗?”

玛丽亚的眼神极为撩人,语气与姿态充满了强烈的暗示。

唐杰哈哈一笑,他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一边目光大胆的在玛丽亚性感的身躯上来回巡视着:“当然,好酒怎么能错过?不过,我今天可不是为喝酒来的!”

玛丽亚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面前的男人,从他的头发,到他的五官,每一寸皮肤都不肯放过。

自从那一夜唐杰突然离去之后,玛丽亚还以为自己有可能再也看不见这个男人了,毕竟在她手头的情报中,他的敌人太过于强大,这个浑身充满了阳刚魅力的男人根本不可能有获胜的机会。

可随着事情的进展,随着玛丽亚密切关注的情报一个接一个传来,这个城府极深,阅人无数,智慧过人的女人,她被这个叫做唐杰的海盗给震撼了!

在她的记忆中,没有人能在这样绝对的实力下实现翻盘,没有人能够在一次又一次的绝境中挣扎生还!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

为什么他以前的一切底细全部都是一片空白?

为什么他的出现像天边横空出世的一颗彗星,如此光芒耀眼!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好奇的时候,就会加倍的去关注这个男人,可当她加倍关注这个男人的时候,往往也会被这个男人加倍的吸引住。

玛丽亚现在就是这样,她作为一名经历过无数沧桑风浪的王牌“海燕”,各种男人见过的不知道有多少,各种优秀的男人更是数不胜数,可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唐杰这样的男人。

他像一个谜团,让人忍不住想抛开一切去解开他,去掌握他;他像一个黑洞,飞快的旋转着,吞噬他周围所有靠近他的一切,让人不知不觉便坠入深渊;他更像一团火焰,疯狂炽烈的燃烧着,不仅燃烧着自己,还燃烧着所有靠近他的人!

玛丽亚看着唐杰,心中轻轻的感叹着:短短的二十余天时间不见,他又变得成熟了!

尽管上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看起来就已经像一名合格的船长了,坚定、刚硬、英姿不凡。

可是现在,海神提拉啊,你也该看看,他现在成长成为了一名多么迷人的男人啊!

他长着一张十分讨女人喜爱的面孔,容貌并不算十分英俊,可是他的眼睛像遥远的星空中闪烁的明星,深邃而又明亮,那黑色的眼眸似乎看一眼就能被吸进去,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可又让人看了又会被他的笑容不自觉的吸引。

他的脸庞,那像是在熔炉中铸就出来的,棱角分明,脸颊处削瘦的线条如同钢铁一样坚硬,让人一眼看去就能够产生一种信赖和依靠感。尤其是他的左脸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这道疤痕不仅没有让他的脸变得更加难看,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铁血的男子气概。

这里所有的水手和他比起来,虽然也有比他健壮,比他长相更加阳刚的男人,但是他们没有他身上这种自信与淡定,一种发自骨子里面的张扬与桀骜,这些粗俗的水手们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们脑子里面只有男欢女爱,只有简单的性。

可这个男人不一样,从他看女人的眼神里面就能看出,他是在欣赏,是在品味,在他的眼里,每一个女人都像他手中的酒,都是不一样的,各自有各自的味道。

他喝酒的时候,从容自然,虽然没有经过任何礼仪师的**训练,但是也透着一种率性而为的优雅。

至于那些脸色苍白的贵族们,虽然他们比他看起来更加高雅,但是他们人前太过于拘礼,人后却又放荡形骸,和他比起来,他们更像是一群豢养在牧场上趾高气昂的名马。

而这个男人,他像是一头苍原上傲然而立的雄狮兽王!

玛丽亚仔细的打量着唐杰,一时间忘记了说话,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看见面前的男人正在饶有兴趣的直视着他的眼睛。

“看够了没有?”唐杰微笑着,丝毫不介意玛丽亚这样大胆的目光。

玛丽亚呵呵一笑,两条柳叶眉完成了两道弧月,透出一股狐媚之气:“真抱歉,我失礼了,如果冒犯了你,你可以看回来。”说完,她掩嘴而笑。

唐杰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她仅仅只是用言语和肢体语言便已经将他的欲望给挑逗了起来,如果是刚到西西斯时的他,说不定现在已经和玛丽亚携手共赴巫山云雨去了。

可他经历了巴尔的背叛之后,心智比之前不知道成熟了多少,而且他现在肩头的担子和压力,比刚到西西斯那时,沉重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个时候的他,还显得有些青涩,可现在,他已经成熟了,变得圆滑有城府了。

唐杰微微笑了笑,顺着她的话说道:“能被你这种女人冒犯,也是一种荣幸,不是吗?”

玛丽亚被唐杰的这一句话恭维得笑容越发的灿烂,她道:“好吧,我们也别互相恭维了,你找我有事?”

唐杰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我的确找你有事!”

玛丽亚笑道:“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效劳的?”

唐杰身子向前倾了倾,沉声道:“我想向你打听一点事情。”

玛丽亚端着高脚杯的手指下意识的微微用了点力,不动声色的问道:“哦?为什么找我打听?”

西西斯的情报搜集是玛丽亚亲自负责的,而唐杰的情报更是她情报中的重中之重,送递到玛格丽特手中的情报全部是她一手搜集整理,如果说除了唐杰身边的海盗,还有谁更了解他的话,那就是玛丽亚莫属了。

玛丽亚当然知道唐杰绝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的这一番话让她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可唐杰穿越到这个世界,前后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他连凯尔斯曼家族的了解也仅限于巴尔船长曾经告诉他的那些内容,更不用提这个家族庞大的地下情报网了。

面对玛丽亚略显生冷的反问,唐杰笑容不改,他摊了摊手,叹了一口气:“我在西西斯,也就认识你了,你又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这里人多嘴杂,往来的水手那么多,想必知道的事情也比其他人多一些。我去其他酒吧找其他人问吧,又怕他们欺骗我,所以,我没有办法,只好来找你。”

玛丽亚一听,她放下心来,脸上虽然不见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她看向唐杰的目光却变得柔和了许多。

他能来找我,说明他心中还是有我的,当然,也许他只是想起了我的利用价值……

玛丽亚这样想着,她问道:“你就不怕我骗你吗?”

唐杰笑道:“你有什么要骗我的理由吗?”

玛丽亚深深的看了唐杰一眼,心中说道:骗人并不需要任何理由,有时候骗人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的伪装和一种习惯而已。

她心里面虽然这样想着,可她眼角媚眼如丝,秋波荡漾的看着唐杰:“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唐杰点了点头,问道:“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些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了,对吧?”

玛丽亚抿了口酒,点了点头:“略知一二。”

唐杰说道:“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我想知道现在西西斯的情况。”

玛丽亚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西西斯的情况?你想知道西西斯什么情况?”

唐杰目光紧紧的盯着玛丽亚的眼睛,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威压,他从怀中掏出两枚碎钻石,轻轻的放在桌上:“这是给你的,我想知道现在西西斯的一切情况!”

玛丽亚扫了一眼,这种小钻石发出的璀璨光芒让她心中一震:他出手竟然这么阔绰?看来他得到了阿托斯宝藏的消息,竟然是真的了?

玛丽亚城府深邃如海,她微微笑了一下,也不客气,伸手将这几枚宝石轻轻的收了起来,装出一副把玩的样子:“说吧,想先知道什么,总要有个头吧?如果光是西西斯所有的情况,那我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

唐杰低声道:“我想知道阿拉姆谢现在怎么样了!”

玛丽亚笑道:“阿拉姆谢?已经被国王派来的亲卫队给带回国都了。”

唐杰追问:“什么时候带走的?”

“走了四五天了吧?”

“四天还是五天?”

玛丽亚身为一名老牌谍报分子,怎么可能会记不清时间?

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五天,对,我确定是五天,记得那天城里面还戒严了!”

“西西斯新任的城防官和提督还没有上任吗?”唐杰沉声问道,这一点对他而言非常重要,能不能争取到尽可能多的时间,就看新旧城防官接任的时间差有多大。

“新任的城防官和提督?你说的是总督吗?”玛丽亚哈的一笑“阿拉姆谢只是被押送回国王的跟前,他的职位又没有被剥夺,哪来的总督?更何况,整个玛塔公国,又有几个贵族官员够资格来接替阿拉姆谢的位置?”

玛丽亚说着,自己站了起来,走到吧台拿了一瓶朗姆酒过来,自己给自己倒上了酒,又给唐杰倒上了,接着说道:“你可别小巧阿拉姆谢,也别小巧西西斯!西西斯作为黄金航线上,链接东西大陆和南北大洋最重要的一个港口,它具有极其重要的经济和军事意义。控制了西西斯,就等于控制了东西大陆之间最近的一条航线,也等于扼住了南北大洋的交通咽喉。能在这个地方当上总督,必定是国王陛下最亲信的能臣干将。”

“阿拉姆谢是玛塔公国国王比克孜尔的舅舅,极得国王宠信。虽然这次阿拉姆谢在你的手上丢掉了整个西西斯第三海防卫队,又在自己的辖地让摩尔大街变成了一片废墟,但是这并不足以让他丢官丢命。国王陛下只不过是碍于阿拉姆谢的政敌攻击,将他调进皇宫痛斥一番,以平息汹涌攻击阿拉姆谢的朝局而已。”玛丽亚微笑着说着,她说的这些事情,其实聪明机灵一点的人都知道,她如果瞒着不说,日后唐杰在其他人那里打听到,反而要对她起疑心,所以她索性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