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劫船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八章 劫船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金发女人似乎对他这个问题早有准备,大声说道:“我们被海盗抢去了商船之后,流落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岛上,在那里自己动手造了一个木筏子,这才逃了出来。尊敬的船长大人,我们在岛上还找到了一些财宝,如果您愿意将我们从苦海中拯救出来,我们愿意奉上我们找到的财宝!”

希尔拉尼眼前一亮,又有向美人表示绅士风范的机会,又能发上一笔横财,这种好事上哪找去?

他几乎立刻就要让水手们把他们拉上来了,但他看见这两个金发女人身后的三个身形藏在阴影之中的男人,便又多问了一句:“他们是什么人?”

女人声音里面带着哭腔,指着身后一名瞎了眼睛的胖子,大声喊了起来:“他们是我们商会的伙伴,负了重伤,尊敬的船长大人,如果你不救他们,他们就要回归海神提拉的怀抱了!”

希尔拉尼疑心尽去,回过头,挥了挥手:“把他们救上来!”

大副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船长,他们会不会欺诈我们?”

希尔拉尼毫不介意的摆了摆手:“三个受伤的男人,两个女人,能有什么诈?我这里武装水手六十七人,难道还怕这几个人吗?”

大副想了想,觉得船长说的倒也没错,便放下心来,吩咐水手放下绳索,将这几个人救了起来。

也合该希尔拉尼倒这天大的血霉,他哪里料得到这两个女人一个是阿塔克海域大名鼎鼎的金发女海盗妮娅,二级的剑斗士;而另外一个则更是了不得,是一名来自魔法之都莫三比克,魔法女王菲欧娜的学生,五级的火系魔法师!

光是这两个人就足够让希尔拉尼喝一壶了,更何况在他们的身后还隐藏了一个最近声名鹊起,以勇猛凶悍而闻名的黑发海盗唐杰?

希尔拉尼身子站得笔直,两只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又掏出一块白手绢擦了擦自己已经本来就明亮如镜的高筒皮靴,生怕自己的衣着有半分凌乱,影响了自己的绅士风度。

首先被救上来的是在木筏上一直回话的女人。

这个女人容貌俊美,眉眼中透着一股女人少有的英气,她身上穿着一身简陋略带点血渍的男士军装,虽然看起来十分潦倒凌乱,但是她起伏的身段却透着一股无法遮掩的性感,金黄色的头发在黑夜中依旧刺眼,晃得希尔拉尼心头一阵热烈的乱跳。

希尔拉尼看着这个女人有些口干舌燥,刚想上去殷情的安慰一声,做个自我介绍,但第二个女人很快也被水手们救了上来。

与其说这是一个女人,不如说这是一个女孩。

希尔拉尼一眼看去,这个女孩身材娇小,与旁边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同样都是金发,但是女孩的金发却是可爱的小波浪卷,她长相甜美,惹人喜爱,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里面透着一股好奇的神色,修长的睫毛时不时的上下一碰,像是一个可爱的精灵。

希尔拉尼心都有些颤抖了。

海神提拉在上,在这漫长而又枯燥的海上旅途中,您竟然为我送来了这样两个美貌的可人儿!

希尔拉尼上前走了两步,摘下自己的帽子,放在胸口,恭恭敬敬的弯腰一礼,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就算是最严苛的宫廷礼仪师都无法从他的动作中挑出半分毛病。

“贝托商会第一商队远航号船长,特洛伊.希尔拉尼船长,问候两位美貌的女士,请接受我最诚挚的祝福!”

落难美人,英雄相救,嘿嘿,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希尔拉尼一边YY着,一边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直起身子,目光向两位女士望去。

可他却看见身材高挑的金发女子正目光锐利的扫视着这条船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水手,那眉眼之间透出一股男人才有的精悍之气。而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她则好奇新鲜的打量着四周,看她的眼神似乎没有一点点落难被救之后的欣喜与感激,反而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和同情!

这两个女人的眼神怎么这么古怪?

希尔拉尼航海多年,可谓是阅人无数,他一时间愣住了,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不自觉的问了一句:“请问两位尊敬的女士,你们是被什么海盗洗劫了,能否告知?”

个头高挑的金发女人眉毛一扬,正要说话,却听见一阵哈哈大笑传来,一个男人一只手抓着绳索,用力一拉,身子像雄鹰一样,飞上了商船,轰的一声落在甲板上,震得船猛的一抖!

这个男人黑发狂乱,目光锐利如刀,个头高大,身材魁梧,赤着胸膛,像一头凛然生威的雄狮,他笑吟吟的站在众人跟前,接话道:“我!”

这一高一矮的两个女人看见了这个男人,顿时目光便不自觉的向他看去,眼神充满了迷恋和**裸的崇拜。

男人脸上挂着笑,虽然赤手空拳,但是他并没有将这一船手持长剑弯刀的水手们放在眼里,只是目光在两个女人身上打了个转儿,然后对个头高挑的金发女子竖了竖大拇指,似乎在夸奖她演技过人。

商船上的其他水手们察觉到不对劲了,纷纷抽出武器大声吆喝了起来。

大副连忙扭头去看他的船长,询问他的命令,可他却看见希尔拉尼脸色发白,眼角抽搐,两腿发抖,牙床得得得的打着颤!

希尔拉尼一眼看见这个男人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第一反应眼睛几乎直了,像看见了鬼一样,第二反应便是浑身开始瑟瑟发抖,牙齿不停的打架。

他当然记得,在一个多月前达姆城的港口,有一个黑头发的海盗在海潮一般的围捕中冲上了他的船,他像一团炽烈燃烧的烈火,如同天神下凡一样扛起了他船首几百斤重的船首炮,然后以匪夷所思的方式逃离了追捕,回到了他的船上。

这个黑头发的海盗虽然没有像希尔拉尼猜想的那样打劫他的海船,但是他却将他的商船轰出了个大窟窿。

希尔拉尼每一个夜晚想到这个黑发海盗挥舞着双刀向他扑来时的样子,他便会从睡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

他是魔鬼,他一定是一个魔鬼!

人是不能与魔鬼为敌的!

希尔拉尼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身边的人念叨着。

可他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这么快又遇到了这个魔鬼!

怎,怎么是他?!

天神拉斐尔啊,海神提拉啊,我做错了什么!

我怎么把这个魔鬼从海里面救起来了?

这一刹那,希尔拉尼突然有一种想跳海的冲动。

不过,他上次都没有打劫我的船,也许,这一次,他也不会的!

希尔拉尼指着船首又黑又沉的船首炮,结结巴巴的说道:“船,船首炮,在那里,你,随,随便你怎么弄,只,只要你别抢我,我的船……”

“哈,此一时,彼一时!”唐杰笑吟吟的看着这艘三桅狮鹫级海船和船上的每一个人,说道:“现在,这条船是我的了,不同意的请站出来!”

希尔拉尼听见这句话,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摇摇欲坠。

天啊,我被诅咒了吗?

我刚把我的商船重新修补了一遍,现在它又遭受劫难了吗?

船上的水手们手持着武器,一个个紧张的看着这个男人,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是他们能却觉得这个睥睨众人的男人像一头傲立羊群的雄狮,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铁血,刚硬,凶悍!

这是唐杰自穿越以后,不断的厮杀,不断的战斗所淬炼出来的悍勇之气。

船上的水手和大副不自觉的将目光望向他们的船长希尔拉尼,却看见他们的船长面色如土,浑身抖如筛糠。

船长是一条船的魂魄,希尔拉尼尚且如此,难道还指望这些水手们一个个悍勇如狮吗?

希尔拉尼的大副倒是一个有几分胆魄的男人,他见船长还没有打就已经吓破了胆子,他心中明白:如果他也跟着软了骨头,那这船上所有的水手都会跟着一起软蛋,整整一艘船将近七十名水手却被一个男人给吓住了,说出去只怕他们这辈子都不要在海上讨饭吃了。

他心一横,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便向唐杰扑去。

哪怕自己打不赢,能激起水手们的斗志那也是好的,我们这么多人,压也压死他了!

大副打的如意算盘,手中的长刀划破空气,发出一声刺耳尖锐的破空声,重重的向唐杰胸口劈去!

这名大副也不愧是在一名在海上生存多年的老水手,他这一刀力大招沉,角度老辣之极,只要唐杰一让,他刀锋一转,立刻就能向他身后的妮娅和莉莉丝劈去。

他眼光敏锐,察觉到这个男人肯定和身后的两名女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果能抓住其中一个女人,也许能逼走这个狂妄的家伙!

大副脑海中念头飞转,一把刀已经劈到了唐杰的胸口,不足一寸的距离!

大副又惊又喜,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大吼一声,双手猛的再一次用力,只恨不得将这个人一刀劈成两截。

唐杰不动如山,只微微一笑,体内斗气骤然勃发,左手五指张开,朝着锋利的刀刃便捉了过去。

只听见当的一声,大副只觉得自己像劈在了一块坚硬的钢铁之中,手一麻,虎口剧震,手中的长刀便已经被唐杰稳稳的抓在了掌心之中。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能用手接住我的刀?

大副脸色煞白,定睛一看,却见这个人的左手上遍布着火焰一般的黑色纹路,明暗层次极为清晰。这些纹路像扎入土中的树根,在他的手臂上扭曲盘旋着,如同一条黑龙在翻腾咆哮,让人一眼看去便心生寒意。

这正是被莉莉丝用火焰烧死的巴尔巴残壳,由于巴尔巴死后被火焰灼烤,尸体深深的扎进了唐杰的手臂之中,倒像是形成了一层天然的保护壳。

巴尔巴活着的时候不畏魔法,不惧任何物理攻击,死后形成的茧壳不仅柔软,而且在斗气经过的时候,它会突然间变得无比坚硬。

唐杰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左手覆盖了一层巴尔巴的死壳,心里面觉得一阵发毛,几次想把这层黑色外壳剥离下来,可尝试了几次,唐杰发现,除非把自己的左手给砍了,否则是绝对弄不下来的。

看见自己好端端的一只手变成了黑手党,唐杰心中气急,只恨不得把这层茧在坚硬的海岸礁石上砸烂,可他几拳下来,却发现自己的左手简直无坚不摧,尤其是在使用斗气的时候,左手的黑茧便像活过来了一样,手臂上一条条的黑纹如同燃烧的火焰,在缓缓的扭动身子,模样可怖之极。

唐杰诧异之下,猛的反应过来,他意识到自己的左手已经变成了一只可以媲美任何刀剑利器的可怕凶器!

唐杰左手握着大副手中的长刀,他微微笑了一下,手中一用力,硬生生的将这把精钢打造的坚硬长刀扭成了麻花!

大副眼睛顿时直了!

唐杰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他手中的长刀夺下,随手丢在甲板上,发出当的一声脆响。

船上所有全副武装的水手们看得都呆了,眼睛发直,他们听见这一声当的声响,仿佛一把大锤重重的砸在他们心上,吓得心头齐齐的一跳。

唐杰斗气渐收,左手手臂上翻滚扭曲的黑龙纹也渐渐安静平息下来,仿佛进入了深重的睡眠之中,他长身而立,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笑吟吟的说道:“现在我是这条船的船长了,还有谁有意见?”

……

======================================================================================

以后更新固定在每天中午两点和凌晨十二点,风雨无阻。

如果有爆发和一些原因要变动,我会提前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