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 永不沉没的地狱号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六 永不沉没的地狱号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离沉船岛三十海里的海域。

月色下的大海波光粼粼,海风轻拂着海面,唐杰屹立在船头,面对着清冷的海风中,如同一尊铁塔,目光远眺,身形伟岸。

他左脸脸颊上有一道又长又深的疤痕,让他英俊的面孔看起来平增了几分彪悍气息,裸露的胸膛上伤痕密布,他的左手小臂覆盖着一层坚硬的黑茧,如同戴了一只黑色条纹的手套,一眼看去,他透露出的彪悍气息,已经比任何一名海盗都像海盗了。

“到底叫什么名字呢?”唐杰眉头紧锁,同样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他的三桅狮鹫级战舰在西西斯海战中一直在战斗,直到搁浅都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

今天上午唐杰带着妮娅、莉莉丝、威廉和比尔这几个人从恶魔岛离开的时候,妮娅就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

“这艘新船,该叫什么名字呢?”唐杰使劲挠了挠头发,他取了几个名字,妮娅和莉莉丝觉得不够响亮,都给毙了,妮娅和莉莉丝取了几个名字,唐杰又觉得不够威武,他又给毙了。

威廉和比尔在一旁好心的取了几个名字,唐杰和妮娅、莉莉丝又觉得太俗气,一起给毙了。

几个人驾驶着他们自己建造的小木筏,白天出海一直到落日,吵吵嚷嚷,竟然一直没有吵出个结果!

唐杰回头一看,只见自己脚下的小木筏孤零零的飘荡在海面上,满是破洞的风帆像老人的胡子,有气无力的耷拉着,四周茫茫的大海荡漾着波浪,发出一阵阵哗哗的涛声,这个小木筏在这片大海之中渺小得就像一粒尘埃。

唐杰想起自己曾经驾驶过的三桅狮鹫级战舰,想起那时的威风,再看看现在这几个人同时挤在一只小木筏上的凄凉景象,他就忍不住心中哀叹。

太惨了,越混越回去了!

我好歹也曾经是一艘三桅狮鹫级战舰的船长啊!

再不济,我也驾驶过双桅飞鱼级的地狱号啊!

想到地狱号,唐杰突然心中一动,眼中的眼神变幻不定,他沉思了一会,转过身,对着妮娅他们缓缓说道:“我想好了……”

妮娅他们正坐成一圈,闭目养神,听见唐杰突然间发出的声音,纷纷张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唐杰说道:“我终于想好,我们的船到底叫什么名字!”

“什么?”妮娅他们好奇的问道。

“就叫地狱号吧……”唐杰缓缓的说道。

“啊?”妮娅、威廉和比尔宛如被点中了穴位一样,一个个满脸呆滞的看着唐杰,吃吃的说道“地狱号不是巴,巴尔的船吗?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名字?”

妮娅被唐杰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勾起了心中惨痛的回忆,她别过了头,目光痛苦而又悲伤的注视着海面上的月光,神情哀婉。

唐杰走过去,一只手轻轻的按在她的肩膀上,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巴尔的确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伙伴们,他现在已经死了,而我们还活着。虽然他背叛了我们,利用了我们,可是……这种刻骨铭心的仇恨随着他的死亡而消散之后,我仍然很感激他曾经教授给我的一切海上技能,我很怀念当初在地狱号上的日子。”

听着唐杰的话,威廉和比尔沉默着,一言不发。

“伙伴们,我们不能生活在过去的回忆里!”唐杰拍了拍威廉和比尔的肩膀“我们是在地狱号上认识的,理所当然我们应该继续在地狱号上一起开拓,一起征服!”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威廉说道:“唐杰船长,你说的对……”

比尔也附和道:“其实我对地狱号还是很有感情的,毕竟在船上那么多年了。”

两个人想着当年自己在地狱号上的岁月,忍不住相对唏嘘感叹,神情萧瑟。

“你呢,妮娅?”唐杰转过头,看着妮娅“你愿意继续接任地狱号的大副职位吗?只不过,这一次,地狱号的船长是我!”

妮娅目不转睛的看着唐杰,心中万千感慨。

她知道,唐杰怕她心中仍然隐藏着芥蒂与阴影,所以这才用地狱号这个名字来向她暗示:我完全没有追究巴尔船长背叛的意思,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甚至能接受自己座下的战舰叫老巴尔曾经的战舰名字!

看着面前对她微笑的男人,妮娅感动得眼眶都有些湿润,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当然,我的船长!”

唐杰和妮娅的目光一碰,各自流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一种彼此扶持,相互信任,相互眷恋的笑容。

莉莉丝在一旁可完全不懂唐杰和妮娅之间的这种心灵相通,她只是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突然间插了一句嘴:“你们说的是我们现在脚下的这艘船吗?如果,它也能称作是一条船的话……”

唐杰看了一眼这还不足四个平方米的破烂小木筏,又看了一眼抿嘴笑着的莉莉丝,他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船再破,它也是船!没听过一句话吗?船大招风浪,船小不易沉!”

莉莉丝眨巴了下眼睛,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点着小脑袋。

妮娅在一旁不解的轻声问道:“这句话没道理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唐杰低声回答道:“我瞎编的!”

妮娅:“……”

唐杰见这小木筏“地狱号”上的几人都垂着头,似乎各自有各自心思,四周一派沉寂压抑的气氛,他有心鼓舞下士气,便叉腰大声道:“伙伴们,都垂头丧气的干什么?是觉得我们现在落魄潦倒吗?尤其是你,喂,说你哪,莉莉丝,你这个小丫头,刚才是在嫌弃这个木筏子太简陋吗?”

“我可告诉你,一旦我们能抵达西西斯,我们将拥有买下整个西西斯的财力!当然,前提是我们能到得了,以及西西斯人肯把西西斯这个港口卖给我们!”唐杰自以为幽默的笑着。

威廉和比尔嘟囔了两句:“当初如果不是你们丢掉那么多宝石,买三个西西斯都足够了!”

唐杰假装没听见这句话,自顾自的说道:“虽然我们现在看起来一无所有,可我们毕竟还拥有一艘能够在海上漂浮的船,虽然它更像一个木筏子……但,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还活着!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有希望,我们就有一切!”

“想想我们被毕赛留追杀的时候,那时候的情况比现在艰苦多了吧?”

威廉和比尔一起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当初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幸亏海神提拉唐杰船长你赐给了我们!”

唐杰笑着摆了摆手:“不,我们之所以能活下来,就在于我们有着相同的信念,坚定不移的决心!”

看着木筏上的伙伴们精神头明显提高,唐杰进一步的开始洒着狗血。

“伙伴们,打起精神来,我们将来可是要征服大海的人!地狱号,永不沉没!”乐天派唐杰站在小木筏的船首,意气昂扬的大喊了一声“前进!”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莉莉丝突然间一声惊呼,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哎呀,这里断了一根布条,木筏松了,完了完了,漏水了!”

唐杰在一旁耍帅耍宝,连造型都还没有做完,他眼角一抽搐:你还真他娘的配合我!

“怎么回事?”唐杰一回头,恼怒道。

威廉和妮娅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扑到了散开的布带跟前,两个人双手紧紧的拉扯着布条,满头大汗的为木筏绑紧。

如果木筏松了,那大伙儿就准备一人抱着一根木头,在海上玩漂流吧!

漂到哪是哪,也别指望去西西斯了!

唐杰身为一名船长,凡事已经不需要亲力亲为,他在一旁看着威廉和妮娅手忙脚乱的绑着绳索,威廉仗着自己力气大,将这两根紧挨着的圆木紧紧抓紧,然后妮娅则拉扯着布条用力打着结。

这根布条断了以后很难再重新系在一起,妮娅艰难的拉扯着布条,努力让这根布条再多抽出一截。

唐杰在一旁看着,伸手接过妮娅手中的布条说道:“让我来!”

妮娅松开手,坐到了一旁。

这种布条是从恶魔岛上战死的士兵身上剥下来的衣服撕成的长条,本来就不够用,长度又偏短,妮娅根本不敢用大力,怕扯断了,她刚才拉扯了一阵,已经把她折腾得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

唐杰虽然知道这种布条易断,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力气早就不是以前的水平了,这几番激战下来,无论是他体内的斗气还是他的力气都增长了数倍。

唐杰两只手抓着两边布条,也没太在意,他看着紧张的莉莉丝笑着说道:“别紧张,小事,不会有事的!”

他话音刚落,手上不自觉的一用力,突然“啪”的一声,布条断了!

顿时,这艘小木筏上的所有人都石化了……

所有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到了唐杰手中断成了两节的捆绑布料上面。

唐杰呆若木鸡,一只手拿着手中的断布,嘴角抽搐了几下,发出一阵干涩的笑声:“这,这,这也太,太容易断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眼神怪异,彼此对视着,沉默了一会,他们都能感觉到脚底下这个小木筏开始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显然是解体前的预兆。

突然间唐杰、妮娅、威廉、比尔甚至莉莉丝都同时惊叫了起来,闪电般扑了过去。

“快,快抓紧这两根相邻的圆木!”

“别松手,我想办法找点能捆绑的东西!”

“万能的海神提拉啊,你发发慈悲吧,我们的船,不,我们可怜的地狱号要散架啦!”

“别他妈的求神拜佛了,快点来帮忙!”

唐杰满头大汗:妈的,这筏子才走多远就要散架了?

我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