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成名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成名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玛丽亚,西西斯绿色森林酒吧的女主人,玛塔公国上流社会的交际花,以风流美艳而著称的女人,她的这些身份,人所皆知。

但是她真正的身份却是凯尔斯曼家族的顶级密探,不仅负责搜集网罗各种消息,而且还负责培养训练凯尔斯曼家族的“海燕”。

“海燕”,凯尔斯曼家族的王牌间谍,由伯爵夫人玛格丽特精心挑选出来的女孩。这些女孩无一不是父母双亡,家庭破碎的孤儿,她们貌美动人,聪明机敏,全部都是一代绝色。

在经过玛格丽特的挑选之后,这些女孩被送往各个“燕巢”进行极为严格的培训,在“燕巢”,这些年轻貌美的孤儿被培训成为一种不知痛苦、不知羞耻、不知疲惫的人形间谍机器。

她们不仅精通天文地理、音乐诗歌、政治军事、民生经济,还精通男女房事,尤其擅长把握男人的心态喜好,利用自己的美色与魅力来牢牢的控制住一个男人的心,从而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西西斯的玛丽亚,“海燕”中的魁首人物,她有一句话震动了整个间谍世界。

“男人,这个天生暴戾,充满了占有欲和征服欲望的动物,他们用毫无止境的欲望与精力征服了这个世界,就连广袤的天空,浩瀚的大海都被他们掌握在手掌之中。毫无疑问,男人征服世界,而我们,征服男人!”

玛丽亚穿着一身流苏溢彩的深蓝色长裙,V字型的领口露出一片洁白细腻的酥胸,她举着一个装盛着琥珀颜色的高脚杯,斜倚在酒吧的柜台上,一双细长的眉目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注视着这个酒吧的每一个人。

在这里,几乎每一个水手都在兴奋的说着同一个人的名字,都在无比热烈的讨论着同一件事。

唐杰!

西西斯海战!

一个在这间酒吧曾经和他们一同喝过酒的海盗船长,一个长着一头黑发,像彗星一样崛起的男人。

一场以二敌十,以寡击众,反败为胜的惊人海战。

“哈哈哈,我就知道西西斯那帮软脚蟹们没有一个好货,一碰就烂!怎么样,这次被打得够惨吧?十艘,整整十艘三桅级战舰全部**掉了,第三海防卫队被取消了建制和番号!西西斯海军的老爷们,现在是在家里面哭呢,还是抱着国王陛下的大腿磕头呢?”

这些在海上混饭吃的水手们,一个个胆子大得吓人,从来不怕任何事情,就算是刚才这样惹是生非的话,也没见到有哪个水手脸上流露出半分畏惧担忧的神色,反而一个个拍桌子,哄堂大笑了起来。

“是啊,这些官老爷们没啥本事,没事开开船吓唬欺负下海里面的鱼虾还成,想出海打海盗?哈,我看他们纯粹是去丢人现眼的!他们的本事也就仅限于在床上,在娘们的肚皮上撒撒威风罢了!”

“别说,上次和唐杰船长喝酒的时候,我也就觉得他看起来动手厉害,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海战战法也这么厉害,竟然能用两艘战舰全歼整个第三海防卫队!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没错!以二敌十,这样的战绩,我航海十七年从来就没听说过!”

“不对,你忘了大名鼎鼎的霍尔霍恩克战役吗?”

“你说的是诺亚大陆无敌舰队的舰队长麦克海尔?那不能比啊,霍尔霍恩克战役中,麦克海尔以十二敌四十,比例不到一比四,而且他麾下十二艘战舰大多是五桅君王级战舰,足以形成毁灭性攻击的弹幕,攻击火力凶猛,挨上一轮弹幕攻击,就算是黑龙王也得躺下!”

“而唐杰船长他麾下也不过是一艘三桅狮鹫级战舰和一艘双桅飞鱼级战舰,根本形成不了毁灭性的弹幕攻击,他的对敌比例是一比五!在海上,对敌比例超过一比三,这就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了,根本不存在翻盘的可能性!可是,唐杰船长却创造了海战一比五的战斗奇迹!这是双方海战兵力对比的最大差距记录!这种难度,远超麦克海尔的霍尔霍恩克大海战!”

“我同意!真不知道这场海战是怎么打的,多想亲身体验一下,哪怕只是亲眼看一下也是好的啊!”

水手们端着酒杯,连酒都忘记喝了,各自仰着头,眼神向往,唏嘘不已。

玛塔公国是庞德帝国的下属公国,西西斯的平民百姓们将接受庞德帝国和玛塔公国双重重税的盘盘剥削,虽然西西斯繁华富裕,但钱往往流进了商人的腰包,然后从商人那里流向贵族、军官、政客和国王。

老百姓们依旧贫穷,日子过得十分艰苦,尤其是码头的工人水手们,他们每天累死累活得到的工钱在经过双重盘剥之下,能剩下来的金钱十分可怜。

所以这里的水手一个个都对玛塔公国充满了怨气,在听到西西斯海军被一个海盗揍得颜面尽失的消息后,他们不仅不觉得丢脸,反而一个个幸灾乐祸了起来。

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性格豪爽直快,大多崇拜英雄,对于唐杰这个全歼了西西斯第三海防卫队的神秘外来海盗,他们不仅不畏惧,不反感,反而像崇拜英雄一样开始狂热的对这个黑头发的海盗进行追捧。

能狠揍这些腐败贪婪的官军的家伙,一定是好样的!

这几乎是西西斯所有水手们的共识!

玛丽亚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脸上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阿拉姆谢带着他的战舰狼狈逃回西西斯之后,虽然他一度百般遮掩一切事情的真相,但是整个第三海防舰队从此消失,一千多名海军官兵葬身大海,西西斯最繁华的摩尔大街变成了一片废墟,一个海军提督怎么可能将这样一连串的惊天事件隐瞒下来呢?

在阿拉姆谢逃回西西斯的第二天,玛丽亚从各方面搜集来的情报了解到了事情的一切经过,她甚至了解到了这场惨烈的西西斯海战的每一个细节和转折点。

在堆积如山的情报中,玛丽亚被这个差点和她春风一度的男人给震撼了。

虽然她知道西西斯第三海防卫队在一开始便轻敌大意,为他们的灭亡埋下了种子,虽然她知道唐杰在这个惊人战役中一直拥有着令人惊叹的运气。

在一场激烈的海战中,旗舰的桅杆一直没有被击断,船身重要部位一直没有受到重创,这种运气,只怕连海神提拉的宠儿阿托斯也会眼红吧?

尽管有着种种巧合运气,但以二敌十,并且将西西斯整个第三海防卫队全部歼灭,这种战绩可不是光靠运气和巧合能够解释的!

一般的人,光是面对一比五的悬殊比例,早就已经丧失了战斗的信心与勇气,选择了投降。

可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他却选择了毅然迎击,以最坚定狂热的战斗姿态,带领着他的战舰,带领着他的水手,向数倍于他的敌人扑去!

这是一个勇猛无畏的男人,一个最纯粹的男人!

我果然没有看错他啊……

玛丽亚的嘴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一丝笑容,一双柔媚的眼睛越发的明亮迷人。

他现在在哪儿呢?

在干什么呢?

他有没有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凯尔斯曼家族这个庞然大物的注意,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古老而可怕的家族。

以他现在的实力,凯尔斯曼家族想要杀死他,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面对不可抵挡的强大敌人,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他会有什么反应呢?他是屈服在凯尔斯曼家族强大的威压下,还是奋起抗争,咆哮着战斗到死?

玛丽亚轻轻抿了一口酒,缓缓的吐出一口温软的气息,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让人期待啊……”

“玛丽亚……”一名酒吧女突然走过来,打破了玛丽亚一个人的世界“刚刚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指名点姓要在里屋见你。”

玛丽亚看着她,问道:“他说了他叫什么名字吗?”

酒吧女摇了摇头。

“那他长什么模样?”

酒吧女想了想,说道:“灰白色短发,平头,方脸高鼻,灰色眼睛,眼神锐利得像刀子,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像他这样男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尖刀一样,站在他面前被他看一眼,我差点尿裤子……”

玛丽亚仔细听着,她端着高脚杯,轻轻摇晃了一下,看着里面琥珀色液体挂在酒杯上的酒色,微微有些出神。

“玛丽亚,需要我喊人把他赶出去吗?”酒吧女看着她,问道。

玛丽亚转念间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她笑了笑:“别开玩笑了,这个世界上能赶走他的人,绝对不超过十个……你去忙你的吧,我这就去见他!”

酒吧女转过身,走了几步,又好奇的转过头问道:“他是谁?很强吗?”

玛丽亚微笑着,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对她打了一个手势,让她去干活,她自己转身向里屋走去。

在走到转弯处,即将推开里屋房门的时候,玛丽亚听见酒吧中传来一阵热烈的哄闹声,几名水手哈哈大笑着说道:“有什么不敢?他要是再来西西斯招水手,你看我敢不敢上他的船!当海盗有什么了?”

“就你,你上了船除了能消耗粮食,还能干什么?”

“呸,敢瞧不起我?我要和你决斗!”

“嗨,你们两个无聊的家伙,别闹了!他会不会回来是另外一回事,能不能收下你们又是另外一回事,但现在我觉得很好奇的是,他的战舰到底叫什么名字,怎么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玛丽亚看了一眼起哄的水手们,她知道他们争论的目标是谁,她笑了笑,水手们的问题同样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唐杰驾驭的海船似乎还真不知道名字,他会为自己的战舰取个什么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