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酝酿 (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酝酿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玛格丽特在信纸上婆娑的手指突然一停,她声音好奇的问道:“她杀了一个人?什么人?”

但她不等卡尔回答,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微微一笑:“我知道了,一定是侍卫吉尔,对吗?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在达姆城带回的这个叫艾玛的女孩,她家破人亡,现在又身处在一个陌生之地,高度紧张和高度仇恨的情绪下,她做出一点极端的事情来,也是很正常的。更何况我把她带回来之后,就因为关注阿托斯宝藏的事情没有对她进行安排,把她一直丢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每天为她送饭的就是侍卫吉尔吧?他一定以为这是一个女犯人,又或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孩,所以,吉尔贪图艾玛的美色,想施暴于这个可怜的女孩儿。可没想到,反过来被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女孩给杀了……嘿!”玛格丽特悠悠的说着,仿佛这一切都亲眼所见。

卡尔见玛格丽特一猜全中,眼中闪过一丝崇拜之色,他笑了笑:“夫人睿智,全部让您说中了!”

玛格丽特淡淡的笑了笑:“话说回来,这个叫艾玛的女孩有点意思,手无缚鸡之力却竟然能够杀死一个二级的剑斗士,这倒是可以好好培养培养,你去把她带来,我亲口问她几句话。”

卡尔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

过了一会,他领着瘦弱的艾玛走了回来。

艾玛一头棕黑色的长发凌乱,身上的衣服几天没洗,显得十分邋遢,但女孩天生丽质的容颜却不因为这身潦倒的模样而有半分的衰减,反而为她平添了几分惹人怜爱与同情的姿色。

玛格丽特翻过身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艾玛

女孩身上这件衣服的纽扣和开口处全部用针线紧紧的缝合了起来,不让人能轻易的撕开或者脱下,她一进屋,虽然低着头,步伐缓慢,但是从她紧紧抿着的红唇中能够看出,这具瘦弱的身躯中深藏着一股沉默而坚强的力量。

这是一个外表上看起来十分柔弱,但是内在极其刚烈的女孩!

玛格丽特在心中为艾玛初步下了一个判断,她笑了笑,并不追究艾玛杀死侍卫的罪责,反而问道:“你怎么杀死他的?他可是一个二级魔剑士!”

艾玛没有料到这个看起来高高在上的伯爵夫人第一句话竟然问的是这个,她心中暗自一惊,抬起头来,一双充满警惕和敌意的眼睛看了一眼玛格丽特,她开口说道:“再厉害的男人,在脱了衣服以后都是一样的,没有强弱高下之分。”

玛格丽特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如此充满智慧和嘲讽的一句话竟然出自面前这个年幼是少女之口,她愣了一下,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有意思,真有意思!这句话谁教你的?”

艾玛低着头,双手握拳捏紧,微微颤抖着:“我的母亲……”

玛格丽特用一种欣赏的目光打量着艾玛:“你在我这里,想得到些什么?”

在玛格丽特看来,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利用的,各自在对方身上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主仆之间也是如此。

艾玛听见这话,她浑身颤抖了一下,眼神突然迷茫了起来。

我想要什么?

我的父亲、母亲、妹妹、我的家,都已经没有了!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想要什么?

这个问题真把艾玛问住了!

这些天她一直沉浸在痛苦和不安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思考这样的问题。

那一夜家门口如同小河一样流淌的血河在艾玛的眼前不断的飘荡着,像一条紧紧缚住了她灵魂的锁链,缠绕着她,令她窒息!

一幕幕噩梦一般的画面在艾玛的眼前闪过,向她施暴的卫兵、母亲嘶喊的表情,妹妹惊恐的眼神,这一切交织在一起,最后定格成一个画面。

一个满头黑发的男人,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浑身斗气金光闪闪,他挥舞着长刀,大声咆哮着,他魁梧如山,浑身浴血,如同一头凛然不可侵犯的兽王!

艾玛的眼神中闪过迷茫,闪过悲伤,闪过痛苦,闪过眷恋,最后当她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这个黑发男人身上的时候,她所有的犹豫和迷茫都消失了。

艾玛跪了下来,重重的在玛格丽特跟前磕了几个头,一字一顿的说道:“请教我杀人的技巧,什么都行,我要报仇!”

玛格丽特淡淡笑着,目光在艾玛的身上打量着:“你要报仇?你找谁报仇?杀死你家人的那些达姆城卫兵吗?那你可要失望了,这些卫兵在达姆城劫狱事件之后,全部被国王问罪砍头了,你想报仇也找不到人了。”

艾玛一张清秀之极的面孔中透着一股冰冷刺骨的仇恨,在她看来,这一切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一个人造成的。

她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我要找的不是他们。”

“哦?那,难道是……”玛格丽特眼中奇异的神色越发的明亮。

艾玛一字一顿的说道:“是的,就是他!唐……杰!”

玛格丽特沉默了一会,她笑了笑:“真有意思。可你想过,你要怎么报仇没有?”

艾玛紧握的拳头颤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小女孩的印象中这个黑头发的男人实在是太深刻,太难忘了,他仿佛一尊战神,即便面对着无数的敌人,在茫茫的人海中也永远不会被击倒!

玛格丽特笑了笑,声音中隐隐透出一股居高临下的上位者语气:“想学杀人的技巧?你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杀死一个二级的剑斗士了,等你专门学了杀人的技巧,又会怎么样?”

“呵,我倒是有点期待!你的愿望很容易达成,不过你要明白的是,作为回报,你将成为我凯尔斯曼家族的奴仆。从此以后,你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头都将烙上凯尔斯曼家族的私有印记,你不再是你自己,你将成为凯尔斯曼家族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之一。作为你的主人,作为你的支配者,你将不再拥有自由,尊严,你的生命属于凯尔斯曼家族,你的一切都将为凯尔斯曼家族服务!我让你生,你便生,我让你死,你便死,你明白了吗?”

艾玛浑身颤抖着,她犹豫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玛格丽特咯咯笑着,像看着无价瑰宝一样最后看了一眼艾玛,重新翻过身,背对着艾玛和卡尔,懒洋洋的摆了摆手:“卡尔,把她送到玛丽亚那里去,她会知道怎么做的!”

卡尔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走到艾玛的跟前,沉声道:“走吧!”

艾玛站了起来,跟着卡尔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过身,大声问道:“你难道不追究我杀死卫兵的罪责吗?”

一旁的卡尔大声呵斥道:“无礼!要用敬语,称呼伯爵夫人或者夫人!”

玛格丽特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她略带嘲讽的声音从宽敞奢华的房间中清晰传来:“那种不顾家法,管不住自己老二的废物,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追究的?你就算没杀他,我也要杀他的!去吧,艾玛,跟着玛丽亚,她会教你以后该做什么的。”

艾玛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玛格丽特撩人性感的背影,跟着卡尔走下了楼梯。

两个人出了门,外面月明星稀,海港吹来的冰凉海风让艾玛心中倍感心中凄凉,月色下,她单薄瘦弱的身影茕茕孑立,那柔弱萧瑟的身影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哀婉。

卡尔驾过来一辆马车,对艾玛偏了偏头:“上车吧……”

艾玛上了车,一个人坐在豪华的马车中,她却没有心情去观赏这辆奢华到了极点的马车,她低着头,眼神变幻,像是心绪万千,又像是在为自己的未来而忧心不安。

马车行驶了一阵,渐渐的海风中夹杂的腥味越来越浓,显然已经接近海港,四周热闹喧哗声也阵阵传入到了马车之中。

“吁……”马夫卡尔一拉缰绳,让马车停在了一家酒吧旁边,他回过头,对车厢喊了一声:“下来!”

艾玛像一只警惕而又紧张的小鹿,从马车上爬了下来,她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大街上满是酒醉喧哗的水手和放荡大笑的女人们,在她的面前,一间装饰颇具特色的酒吧传来一阵刺耳的喧嚣声,如同一个堕落而狂乱的欢场。

卡尔也不看艾玛,自己径自走了进去。

艾玛在跟着他走进去之前,眼睛在酒吧的门口一扫。

这间酒吧的门口立着两尊铜铸的雕像,风吹日晒,已经透出红黑之色,这两个铜像是水手模样的男人,他们喜笑颜开的抬着一个酒桶,容貌形态栩栩如生,在酒桶的正中间烙着几个字。

绿色森林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