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酝酿 (上)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酝酿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妮娅看着唐杰,她笑了笑:“你觉得恶魔岛好,那就叫恶魔岛吧!我们听你的。”

比尔和威廉一起点了点头,笑道:“这名字听起来是不错,比沉船岛要好,而且你是船长,当然你说的算。”

唐杰见他们都没有异议,便笑了笑,将海盗地形图递还给了比尔,他转过头对威廉说道:“威廉,我们的新船怎么样了?”

威廉摇了摇头:“虽然在沉船……不,恶魔岛上的一番恶战之后,我们有大量的刀械可以用来砍伐木头,制作藤条,但是唐杰船长,要知道光凭我们是无法完成一艘海船的建造的。”

唐杰皱起了眉头:“那你的意思是?”

威廉摊开双手:“我的意思是:我的船长,你可别指望我们能造一艘大船出来!”

唐杰一挥手:“那就造艘小的,哪怕是木筏子也行!”

威廉和妮娅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我们说的就是木筏子,可是船长,你这样威名赫赫的海盗船长,竟然要沦落到驾驶一只小木筏的地步,你不觉得丢脸凄凉吗?”

唐杰哈哈一笑:“命都要保不住了,还讲究这个?”

他豪气干云的摆了摆手:“走,我们去瞧瞧我们的救生木筏!所有的希望都在它上面了!”

妮娅在一旁问了一句:“可我们就算能出海了,我们去哪?”

唐杰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他已经走出去几步了,听见妮娅的话,又回过头来说道:“我们回西西斯!”

妮娅倒抽一口冷气:“你疯了?回西西斯自投罗网吗?”

唐杰胸有成竹的一笑:“不,你听说过灯下黑没有?”

妮娅惊疑不定的摇了摇头。

唐杰笑着对她解释道:“烛台能照亮周围的黑暗,但唯独它的身子底下是照不亮的!现在无论是毕赛留还是阿拉姆谢,他们都绝对想不到,我们敢在这个时候重回西西斯!”

“可是唐杰船长……”比尔忍不住插了一句话“我们回西西斯干什么?”

唐杰用嘴对比尔手中的海岛地形图驽了驽,说道:“当然是回西西斯打造我们的海上要塞!”

唐杰的这一句话让威廉有些转不过弯来,他追问道:“船长,我们的海上要塞怎么会在西西斯打造?西西斯怎么可能会帮我们这些海盗来打造一个海上要塞?”

妮娅苦笑着说道:“除非西西斯心甘情愿的让人在自己的脖子上架上一把剑,无论是西西斯的海军还是西西斯的商人,他们都绝对无法允许被人用手卡住自己的脖子的……”

唐杰啧啧的笑了笑,他用手指摇了摇:“不不不,我可不这么认为!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阿托斯的宝藏会派上用场的,伙伴们,让我们赶紧去看看我们的木筏子吧!真希望它能够让我们平安抵达西西斯!”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向海岛上茂密的丛林走去。

唐杰边说边笑,模样轻松,可他并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场席卷而来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

深夜,西西斯贵族官邸。

这是一栋充满了浓重巴洛克风格,美轮美奂的别墅。在它的周围,是极为宽敞的前庭花园,里面种植着各种各样的珍奇花卉,在花园的中间是一个捧瓶的神女雕像,在青玉瓶口中不断的流淌出清澈的水流,形成一道从上而下的优雅喷泉。

洁白刚硬的汉白玉铺就成一条宽敞的马路,将花园清晰的分割成几个小块,错落有致,偌大的花园中,每一朵傲然绽放的鲜花都充满了高不可攀的贵族威仪。

浓重的夜色中突然传来一阵清晰而急促的马蹄声,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骑士像一道黑色的闪电,骤然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一匹神骏之极的白马奔跑着冲进花园,掠过一道疾风,惊起马路两旁的绿叶红花,发出一阵婆娑声。

马背上的骑士不等马匹完全停止,便极为潇洒的一个翻身,落下马来,从怀中掏出一个漆封的信件,大声说了两个字:“密报!”

“吱呀”一声,一直潜藏在黑夜中的别墅大门突然打开了一道缝隙,刺眼的光亮从里面钻了出来,照在冰冷的石路上。

一个身穿低胸褶裙,侍女打扮的女孩冷冷的接过信件,看也不看面前这个骑士一眼,转身又进了府邸,黑压压的大门隔断了里面的光线,再一次轰然关上。

这个侍女眉目清秀,容貌俊美,身材窈窕动人,她穿着贵族式的百褶圆裙,衣饰上镶嵌的细碎钻石在通明透亮的烛光中熠熠发亮,与她的容貌交映生辉。

她平端着漆封的信件,双目直视前方,每一步都透着一股矜持而又骄傲,威仪而又皇煌的贵族气质。这是一种几百年沉淀下来的古老贵族风范,任何人任何家族如果没有经过这样长时间的熏陶和沉淀,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气质的。

这样一个女人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气质优雅高贵的丽质佳人,但在这里,她不过是凯尔斯曼家族的一个最普通最平凡的侍女而已。

这个侍女捧着信件,穿过大厅长廊,拎着褶裙走上螺旋形的楼梯,来到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她刚敲了一下,门便打开了。

一个魁梧如山,脸颊刮得一片铁青,五十多岁的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侍女抬了抬目光,从他的身旁向里面望了一眼,只见一个线条优雅窈窕到了极点的女人背对着她,如同一道魅惑之极的剪影,慵懒的斜倚在一张床上。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露背的乳白色长裙,白腻粉脂的肉色似乎隔得老远都能让她眼花缭乱。

容貌秀美的侍女只看了一眼,便被这人世间近乎妖异的性感与窈窕所震慑了,她连忙垂下了眼帘,将手中的信件高高捧起。

她虽然也是一个窈窕佳人,但和名动天下的伯爵夫人比起来,就仿佛路边的野花比之花卉中的蔷薇,天上地下。

这个魁梧的男人正是伯爵夫人的马夫卡尔,他一只手取过信件,对侍女挥了挥手,等侍女关上了门之后,便转身来到伯爵夫人玛格丽特的面前,恭恭敬敬的一弯腰:“夫人,有加急密报!”

玛格丽特斜倚在红色大床的柔软被褥中,玉体横陈,裸露出一双珠圆玉润,白皙如玉的脚,她头也不回,只是轻柔的抬了抬手,对身后的马夫招了招。

卡尔将信件递到玛格丽特的手中,眼睛不自觉的在她身上一扫,只见她身上起伏的线条高低跌宕,柔媚异常,似乎只要光看一眼便会欲 火焚身。

可这个女人如果光只是性感,那她就不是以才貌双全而名震天下的伯爵夫人了。

玛格丽特接过漆封的信件,打开并取出一叠密密麻麻的信纸,一只手撑着自己一侧丰腴的脸颊,蔚蓝色的眼珠在信纸上飞快的扫着。

她看了一会,突然哧的一声,咯咯笑了起来。

卡尔在一旁心中好奇,但却克制着一言不发,低眉垂手的立在一旁。

玛格丽特笑了一会,似乎是在对卡尔说,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毕赛留啊,毕赛留,你也有今天?”

听到毕赛留这个名字,卡尔面容一动,他抬起头来:“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玛格丽特声音淡淡的说道:“毕赛留这只老狐狸,一辈子在海上捕鱼,如今却被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海盗给掀翻了船,他被约克公国的国王下狱了……嘿,还有那个阿拉姆谢,当初也算是一方俊材,怎么和毕赛留一样,到了老年晚节不保?”

玛格丽特说着,声音喃喃:“唐……杰?嘿,这个名字真是奇怪。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伯爵夫人用她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抚着纸面,她的指尖来回在唐杰这两个字上面婆娑着,似乎要将这个突然间在海洋上窜起的海盗彻底摸清楚底细。

作为庞德大陆第一家族的凯尔斯曼家族,它之所以能在几百年中屹立不倒,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这个家族比其他任何一个家族和国家都要看重情报的搜集与分析,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到处都有凯尔斯曼家族的密探。

这个庞大家族在这片大陆撒下的情报网,隐蔽而又密集,即便是在庞德大陆另一端发生的事情,在一日夜之间就能传到凯尔斯曼家族的首府。

每天发生在庞德大陆的各种事情被凯尔斯曼家族的情报网像流水一样收集并送到首府,经由数十名精心挑选并培训出来的情报人员审阅分析之后,挑选出其中最重要的,能够影响到凯尔斯曼家族极其庞德帝国的情报,然后转送给这个家族的中枢精英----伯爵夫人玛格丽特,让她来对这些情报做出进一步的分析并制定家族的应对策略。

发生在西西斯的一场惨烈海战,整个西西斯第三海防卫队竟然全军覆没,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瞒得住凯尔斯曼家族的密探。

尤其是毕赛留这一个多月来诡异出奇的行为踪迹,已经引起了玛格丽特的高度注意,这个头脑惊人的女人仅仅只是从毕赛留的离奇行为便抽丝剥茧的分析出,他一定和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有关!

在她的密切关注下,事情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找到答案的玛格丽特惊喜交集的情况下,立刻抛下了手头上的一切,一路尾随着毕赛留的行踪,一直从达姆追到了西西斯。

这个女人像是藏在黑暗中的阴影,一直注视着毕赛留、巴尔、阿拉姆谢,以及横空出世的唐杰。

一路不断的情报收集和分析下来,玛格丽特一直没有将这个黑头发的海盗放在心上,她甚至没有将毕赛留和阿拉姆谢的联手放在心上。

在凯尔斯曼家族面前,就算整个玛塔公国和约克公国联合起来,也不过是一个手舞大刀的孩童而已,根本不能和凯尔斯曼家族这个庞然巨物相比。

在玛格丽特看来,海盗巴尔虽然是阿塔克海域的一方雄主,但这也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而已,在毕赛留和阿拉姆谢的联手下,他根本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可如今的情报却颠覆了玛格丽特的判断,这是她自参与管理这个家族以来,第一次预测失误!

两艘海船对整整十一艘战舰,双方人数对比已经超过了二十比一,毕赛留一方更是有五级魔法师、四级剑斗士和三级魔剑士相助,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任何诡计都没有施展的空间和余地,他们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玛格丽特一双极美的眼眸中闪烁着一阵异色,她突然笑了一下,对卡尔说道:“传令!”

卡尔脚跟一并,昂首道:“等候您的吩咐,伯爵夫人!”

“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不惜一切人手代价,把这个唐杰的底细摸清楚!他的父母是谁,家住在哪里,什么时候出生,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的父母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上上下下三代所有的情报都要给我搜集清楚!”玛格丽特语速不急不缓,却透着一股上位者不容置疑的威严。

卡尔抬手捶了捶胸口:“是!”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他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却见一名侍女正抬起手要敲门,两个人突然见面,各自都有些讶然。

卡尔道:“什么事?”

这名侍女脸上显得有些惊慌,她看了一眼房间里面的伯爵夫人,然后靠近卡尔的身旁,轻声说了几句话。

玛格丽特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她听见身后的动静,便懒洋洋的问道:“什么事啊,卡尔?”

卡尔将玛格丽特吩咐的命令传递给了侍女,自己走回到她的跟前,低声道:“夫人,您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她……”

“带回来的女孩?”玛格丽特愣了一下,随即便想起她在达姆城收留的那个女孩,她依旧懒洋洋的,手指婆娑着信纸,似乎什么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力“她怎么了?跑了,还是死了?”

“都不是,她……杀了一个人。”卡尔的脸上浮现起一丝怪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