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阿托斯的宝藏(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阿托斯的宝藏(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唐杰笑了笑,叹了一口气:“傻瓜,我早就已经原谅他了,我想如果我是他,换了我在他那个位置,也许我也会和他做一样的事情吧。”

妮娅手突然抓紧了唐杰的胳膊,语气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你不会的!”

唐杰微微一笑,轻轻的搂过妮娅:“别再想了,他已经受到海神提拉的惩罚了,让巴尔船长他的灵魂跟着海神提拉去吧。真正该原谅他,放下他的人,是你啊……”

妮娅失去了她十七年来的精神支柱,信仰图腾,她这个时候感觉四周都是空荡荡的,整个人的肉体像被挖空了,一颗心轻飘飘的,没有着落。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唐杰,贴着这个她现在唯一能依靠的男人,近些,再近一些。

“唐杰……”妮娅梦呓一般的轻声呢喃着,她抬起头来,眼神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小绵羊,说不出的软弱“你会不会怀疑我?”

“嗯?”唐杰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妮娅。

妮娅目光紧紧的盯着唐杰,浑身轻轻颤抖着,缓缓的说道:“你难道没有怀疑过,我有可能和我的父亲是一伙的吗?毕竟,他是我的父亲……我们有可能一起来骗你,毕竟,当初劝你加入我们的,也是我……”

说着,妮娅已经泪流满面,像等待着唐杰的审判一样,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会怎么回答我呢?

是装作若无其事,还是勃然大怒?

妮娅觉得自己心中痛若刀绞。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些话,我知道他能想到这一点,也会刻意的回避这一点。

但是,这句话如果我不挑明,他就一直会有阴影藏在心中,我们之间就一直会有一道缝隙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缝隙会变得越来越大,总有一天它会变成一道天堑鸿沟,变成我和他之间不可弥补的峡谷!

我不要这样,我爱他,我也希望他能百分之百的来爱我,我不要他在心中对我保有一丝一毫的怀疑,我能忍受他的身边有其他女人的存在,但是我无法忍受他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我,我无法忍受这种事情!

唐杰看着妮娅,看着这个倔强而骄傲的大副,他的反应既不像妮娅想象的那样若无其事或者勃然大怒,他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如同春风化细雨,轻柔的用手刮了刮妮娅笔挺的鼻梁:“傻瓜,真是个大傻瓜!”

这种宠溺之极的语气和动作就像一团热流,在妮娅的胸膛间回荡着,他的眼神,他的语气,他的动作已经给了她最好的答案。

但是妮娅仍不甘心,她像着了魔一样紧紧抓着唐杰的胳膊,追问道:“你回答我,你正面回答我!”

唐杰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道:“妮娅,我问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一天我有危险,你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吗?”

妮娅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你有危险,我就会尽我的一切可能来救你,哪怕要付出我自己的生命,我也不会后退一步!”

听着妮娅的话,唐杰心中感动得无以复加,都说女人是听觉的动物,她们的耳根子最软,最容易被男人的花言巧语所诱惑。

可男人又何尝不是呢?

像妮娅这样一个宁折勿弯的女人说着这样的话,唐杰又怎能不感动?

他搂紧了妮娅的腰,用额头轻轻贴着她的额头:“傻瓜,我也一样!这就是我的回答!”

妮娅破颜一笑,但是她的泪水却越来越多了。

唐杰故意板了板脸,对她说道:“还哭!难道你忘记我说过的一句话了吗?”

妮娅愣了一下,泪眼朦胧,满脸迷茫的看着唐杰:“啊?”

唐杰用手捏了捏妮娅的鼻子:“我说过:你哭的时候,可有点难看。你不记得了?”

妮娅一巴掌拍在唐杰的手上:“讨厌,你把我鼻子捏坏了,那才叫真正的难看!”

唐杰看她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突然心中一动,他拉着妮娅走到石洞外的海边,对她说道:“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妮娅站在乱石堆积的海岸边,不解的回头看着唐杰跑进了洞中。

她深深的看着唐杰的背影,这个让她深刻爱恋的背影,她不由自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痴迷的神情。

直到唐杰的身影消失在石窟中,她才转过身来,看着惊涛拍岸的海边。

这是一个最不适合用来做港口的滩头,四周到处都是暗礁乱石,大船根本开不进来。

毕赛留和阿拉姆谢的两艘战船被他们逃跑的时候开走了,而唐杰他们被打的千疮百孔的三桅狮鹫级战舰却像一个身负重伤的士兵,潦倒的搁浅在乱石滩上,歪斜着身子,连船帆都支离破碎。

妮娅看着这艘船,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艘船伤成了这个样子,还能修得好吗?”

但是她很快便浅浅的笑了一下:“管它呢,就算在这个岛上,永远离不开,和他过一辈子也好啊……”

这个念头只在妮娅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刹那,便被她自我否定了。

别傻了,海洋才是他的舞台,你应该一直陪伴着他,战斗直至天涯海角,而不是在这里像一个软弱女人一样,无病呻吟。

她正自己一个人想着,不留神间却听见唐杰跑了回来,怀中捧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宝石,对她挤眉弄眼:“快来,快来!”

妮娅呆了一下,她看着唐杰怀中的钻石、猫眼石、玛瑙、翡翠,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的宝石,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妮娅呆呆的看着唐杰将怀中的宝石哗啦一声很随意的摊放在乱石滩上。

这里面每块宝石的最低价钱都不低于五万枚金币,任何一块宝石拿出来,都能让那些爱慕虚荣的贵族女人们大呼小叫,两眼放光。可唐杰竟然把这些宝石和海滩边的乱石放在一起,就像它们也不过是一堆五颜六色的普通石头而已。

妮娅看着唐杰,眼睛瞪得老大,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紧接着,唐杰随手捡起一枚朱红色圆润剔透的玛瑙,放在了妮娅的手中,然后自己随手拣了一块青玉,笑道:“来,看我们谁打水漂打得远!”

妮娅没反应过来,但她看见唐杰一震手臂,竟然将这块没有一丝瑕疵的青玉掷了出去!

这块雕工精致,色泽纯正的极品青玉在海面上啪啪啪的打了四个水漂,然后姿态优雅而潇洒的……落进了海中。

唐杰皱眉叹了一口气:“唉,才四个,太失败了!妮娅,你来试试看,看你扔几个?”

“啊?!”妮娅眼珠子险些从眼眶中瞪出来,结结巴巴,吭吭哧哧,说不出话来。

我见过一些贵族败家子,但没见过海盗败家子啊!!

他费劲千辛万苦,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险死还生的劫难,这才找到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可他竟然拿着这些宝石来打水漂玩儿?!

妮娅像看着天外来客一样看着唐杰,她突然间觉得这个人的脸也好陌生……

唐杰却没心没肺的笑着,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石,他一个劲的怂恿着妮娅:“妮娅,你也扔一个嘛,我不相信你没玩过!比比看谁丢得更远嘛!”

妮娅手指用力攒着玛瑙,手背在身后,使劲摇着脑袋。

我们做海盗的,每一个金币都是拿生命拿鲜血换来的,哪里能这样糟蹋挥霍?

唐杰看着她这个样子,只是自己又捡起了一枚猫眼石,在手中抛了一下,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猫眼石椭圆形的两端,对着天空的光线,悠悠的说道:“妮娅,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猫眼石……”妮娅紧张的看着他手指中的宝石,只要这个败家子准备把它丢出去,妮娅就要会立刻把这枚猫眼石抢过来。

唐杰笑着摇了摇头:“不,你错了,这不是猫眼石。这是一块沾满了鲜血的普通石头而已。”

“啊?”妮娅没反应过来。

唐杰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容:“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财宝,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人费尽心机的来抢,来争,不惜放弃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嘿,值得吗?”

唐杰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又一振臂,将这块猫眼石扔了出去:“见你的鬼去吧!”

说完,这枚猫眼石嗖的一声破空而出,在海面上啪啪啪的打出一连串七个水漂,然后跌进了海中,从此蒙尘于世。

唐杰仰头哈哈一笑,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七个,七个,我打出了七个!”

妮娅咬着嘴唇,她摊开手掌,目光复杂的看着手掌中这可朱艳血红的玛瑙,这晶莹剔透的宝石上深深烙印的似乎真像唐杰所说的那样,是一层层的鲜血……

妮娅正迷茫中,唐杰宽大的手掌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传来一股温暖的感觉。

“妮娅,巴尔船长就是因为它而死的,你就把心中所有的悲伤、愤怒、仇恨和痛苦,都凝聚在手中的宝石之上,然后用上你全部的力量扔出去吧!”唐杰淡淡的说着。

妮娅眼中的眼神不断的变化,迷茫、疑惑、痛苦、悲伤,各种情绪混杂在一团,然后在唐杰的注视下变得慢慢坚定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一挥手,这枚价值最少十万枚金币的玛瑙就这样在海中仅仅打了三个水漂就沉进了海底。

唐杰指着海面上迅速被浪花掩盖的涟漪,大声嘲笑着:“真丢脸,才三个水漂,太差劲啦!亏你还整天自夸在海上长大的人!”

妮娅脸一红,不甘心的瞪了他一眼:“刚才不算,你那是块圆宝石!”说完,她蹲下身来,拣了一块又扁又尖的尖晶石,然后用力一扔。

啪啪啪几声响,这尖晶石竟然一连打出九个水漂!

妮娅哈哈一笑,得意的回头看了唐杰一眼,眼神极其挑衅。

唐杰脸色一变,立刻捡起一枚拇指大的粉色钻石,嗖的一下扔了出去,啪啪啪几声响,不多不少,恰好打了十个水漂。

“哈哈哈哈……”唐杰猖狂得意的笑声让人恨不得想拿块石头砸在他的脸上。

妮娅在这种令人发指的奢侈和浪费中感受到一股极度的刺激,这种刺激让她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悲伤,她感觉到自己积郁的悲愤之气都随着每一次的投掷而一点一点的发泄出去。

但是她知道,这是唐杰刻意在疏导着她的悲伤痛苦,刻意用这种最极端的方法来医疗着她心中的创伤。

谢谢你,唐杰,我深爱的男人。

妮娅回头看了唐杰一眼,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了咬嘴唇,天空的柔光照在她的脸颊上,让她这一下的回眸看起来其美嫣然。

在石窟中的威廉和比尔仿佛入定石化一样看着岸边这两个像小孩子一样,不断狂扔宝石。

这真是一掷千金啊!!

船长,泡妞不是这样泡的啊!!!

威廉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用胳膊肘捅了捅比尔:“比尔,他们在干什么?”

比尔的嘴角抽抽了一下,他声音干涩之极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们刚刚扔的好像是一块猫眼石?”

“现在是一块钻石……”威廉的声音听起来凄惨极了,让不明白状况的人听见了,还以为他被抢了。

比尔嘴角咧了咧,脸上挤出一个无比古怪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在笑还是在哭:“万能的海神提拉啊,惩罚这两个人吧!你快瞧瞧他们在干什么啊!!”

威廉哀嚎着:“虽然我没能在这个木箱里面找到朗姆酒,这十分遗憾。但是这些财宝也不能被这样挥霍浪费啊!等我们上了岸,这些宝石是可以换成朗姆酒的啊!天啊,他们刚刚又丢掉了一块玛瑙,那最少值一百桶三十年的顶级朗姆酒啊!!”

比尔捶胸顿足:“他们刚刚最少扔掉了五十万枚金币了!!不行,我要制止他们,我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话音刚落,刚才一直沉浸在兴奋中不停研究“敬畏之蓝”的莉莉丝突然蹦到他们面前,双手背在身后,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好奇的问道:“你们哭什么啊?”

比尔泪眼滂沱,五指如钩,大声控诉着唐杰和妮娅这种遭天谴的奢侈浪费行为,威廉在一旁不停的点头,咬牙切齿。

莉莉丝歪着头看着唐杰用宝石打水漂的时候,这些宝石在空中翻滚着,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然后在海上跳跃翻滚着,像一个彩色的精灵,在海面上翩翩起舞,跳跃出几道优美的弧线之后,便没入到了海中。

由于唐杰和妮娅两个人力气本来就不小,扔出宝石的时候力量极大,这些五彩的宝石在空中飞舞的时候,还会带出一道彩色的残影,如同一道彩虹架在海面上,很是好看。

莉莉丝看得呆了,她突然间咯咯一笑,拍掌道:“好漂亮,我也要玩!”

比尔正大声对莉莉丝数落着唐杰和妮娅的“罪行”,突然间听见莉莉丝这么一句话冒出来,他翻了个白眼,险些被噎得闭过气去。

魔法师是这个世界金字塔中最顶尖的生物,他们从来不关心任何的财宝与财富的问题,只要他们愿意,会有成千上万的贵族将财宝堆到他们的面前,任由他们选取。

像莉莉丝这样实力强横的火系魔法师,更是如此,又何况她从小在魔法师塔中长大,各种能储蓄魔力的宝石见过不知道多少。

在她看来,这才宝石虽然数量众多,十分诱人,但是都不是具有魔力储备效果的魔力宝石,它们加在一起,价值连“敬畏之蓝”的万分之一也比不上,小丫头在唐杰那里得了这么一个极品神器,又哪里会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

她笑嘻嘻的从宝箱中抓起一把宝石,叫嚷着向唐杰他们跑去:“唐,唐。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威廉和比尔看着她的身影和唐杰妮娅他们搅合在一块儿,真是欲哭无泪,宛如石化。

不知道海盗王阿托斯如果看见他毕生搜集的财宝被人如此浪费挥霍,他会作何感想?

=======================================================================

今天更了8000字,应该还对得起诸位了吧?

我会逐渐提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