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阿托斯的宝藏(上)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阿托斯的宝藏(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唐杰在这短短一瞬间的双目交流中,他分明看出了老巴尔临死前人性回归的善意祝福。

这个眼神给他的触动太大了,他一下子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和巴尔相处的点点滴滴,想到这位老人不遗余力毫不藏私的教导他,对他倾囊相授。

唐杰顿时动容!

他看着巴尔在他的身边一点一点的落下,手不自觉的伸手去抓他救他,可巴尔的手刻意一躲。

这个阿塔克海域曾经的王者以一种最不体面的方式走下了属于他的舞台,下台前,他输掉了所有的一切。

他的光荣、他的梦想、他的伙伴、他的亲人,当他输得一无所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证在最后死的那一刹那,尽可能的骄傲一点。

虽然这样并不足以让人原谅他对妮娅他们造成的伤害!

唐杰呆呆的看着老巴尔像流星一样坠入深渊,被一团浓重的黑暗所吞噬,渐渐消失。

过了一会,被威廉扔进甬道中昏迷的莉莉丝苏醒了,这个迷茫的丫头浑然不知道这里刚刚上演了一幕怎样的悲喜剧。

她只是飞快的跑到悬崖边,将妮娅拉了上来,妮娅又转身将威廉和比尔拉了上来。

然后他们几个人合伙用衣服绞在一起,将唐杰拉了上来。

唐杰爬上了悬崖之后,他跪坐在悬崖边缘,呆呆的看着深不见底的深渊,眼神无比复杂。

他突然间一声大喊:“巴尔!!”

“巴尔、巴尔、巴尔、巴尔……”

偌大的石洞中回荡着唐杰的呼喊声,从洞顶向深渊传去,一点一点的变弱,像是追随着巴尔远去。

妮娅和威廉他们呆呆的看着唐杰,没有人能够理解唐杰这一声大喊中究竟包容着一种怎样的感情。

是愤怒?是怨恨?是悲伤?是无奈?

唐杰自己也不知道,直到他感觉到一只温柔的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才慢慢的回过身来。

妮娅痴痴的看着唐杰,看着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剩下的可以依靠的男人。

唐杰看着妮娅悲伤欲绝的眼睛,看着她凄婉哀丽的面容,唐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爱怜的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想哭,就哭出来吧。”

唐杰知道,妮娅受到的伤害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大。

他们被巴尔背叛,固然让人愤怒。可现在巴尔身死失败,他们活了下来,反而成为了赢家,除了对巴尔的感情,他们几乎没有损失任何东西。

可是妮娅呢?

她是这里唯一一个得到了一切,又失去了一切的人。

她心中就算再怎样痛恨巴尔的背叛,再怎样怨恨巴尔的抛弃,她始终无法摆脱一点:她毕竟是巴尔的女儿。

妮娅听见唐杰这句话,她刚硬如铁的一颗心顿时脆弱得像一颗玻璃心,哗啦一下全碎了。

她一下扑进了唐杰的怀中,放声痛哭了起来。

莉莉丝站在他们身旁,眨巴着眼睛,她虽然不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能从妮娅这悲伤之极的哭声中听出一股令她心痛鼻酸的感觉。

威廉和比尔,这两个最铁杆的巴尔拥护者,他们呆呆的坐在悬崖边,眼睛看着深渊之中,一言不发,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妮娅哭得累了,在唐杰的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唐杰叹了一口气,将妮娅抱了起来:“走吧,我们出去……”

威廉和莉莉丝、比尔他们站了起来,沿着石洞向外走去。

唐杰的身形即将陷入黑暗时,他转过身,最后看了一眼身后已经变成深渊的石洞,他无比感慨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身形没入到了浓重的墨色黑暗中。

一行人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这个甬道,来到了外面与大海相连的巨大石窟中。

只见大海涛声阵阵,一个又一个的浪花被海浪卷到了岸边,拍在凌乱的乱石堆上,溅成无数的碎花琼玉。在这个海边石窟中,巨大的黑龙王因为刚才沉船岛的剧烈颤抖而挪开了原来的位置,撞翻了它旁边的一些岩石。

比尔常年在海上担任瞭望员,眼神锐利无比,他一眼便瞧见这些翻开的岩石堆中裸露出了一个黄褐色的木箱。

“快看,那是什么?”他一声尖锐的大喊,刺得唐杰和威廉心中一震!

威廉和比尔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狂热的目光,飞奔了过去。

他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手脚并用,将这个长约一米,高约半米,宽约半米的木箱子挖了出来。

“好沉……”比尔龇牙咧嘴的叫嚷着。

威廉虽然瞎了一只眼睛,但是他另外一只眼睛里面却透着一股对财富的向往与狂热。

他喘着粗气,看着比尔:“你说,这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比尔咧嘴一笑:“肯定会是一箱子金币!”

威廉和比尔一起向唐杰走去,他抬着箱子,累得气喘吁吁,弯着腰说道:“要我说,是一箱朗姆酒。”

比尔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你有病啊?你以为阿托斯像你一样,是个鼠目寸光,嗜酒如命的白痴?”

威廉翻了他一个白眼,吭哧喘着粗气,将箱子往唐杰面前一放:“唐杰,你来做个公证人,看我和比尔谁猜得对!对了,你猜这里面是什么?”

“啊?”唐杰这个时候还沉浸在巴尔之死的万千感慨中,他愣了一下,目光落在面前这个镶着锈迹斑斑的铁边,颜色有些发暗的木箱子上面。

这,这难道就是海盗王阿托斯的宝藏?

这就是让全世界所有人都为之发狂的宝藏?

这里面究竟会有什么呢?

就算唐杰再不爱财,他也忍不住心中升起了无穷尽的好奇心。

他淡淡的笑了笑对威廉和比尔说道:“好,我给你们做个见证人!要我猜的话,我猜里面会是宝石!”

威廉和比尔大喜,各自在手掌中啐了口唾沫,然后抓着木箱的盖子用力一掀!

顿时,一股五光十色的光芒从箱子中射了出来,晃得唐杰一阵眼花,透不过气来!

这个箱子分左中右三格。

左边一格中装着各种各样各种颜色的宝石,蜜蜡、翡翠、玛瑙、猫眼石、尖晶石、蓝宝石、青玉,五花八门,光线照射在这些宝石上,折射出一道又一道七彩的光芒,让人一眼看去顿时眼花缭乱!

这些宝石任取出任何一块,就足以买下一艘唐杰他在西西斯买的改装过的三桅狮鹫级战舰,如果取出这里所有的宝石,完全可以在一夜之间打造出一支顶级的舰队!

中间一格中却空荡荡的,只有箱子底部盛放着一只浅白色近于透明的手套。

而右边一格则更空荡了,里面只放着一块卷边的毛毡布料。

威廉和比尔只扫了一眼空荡荡的中间和右边的格子,便自动无视了这两个地方,只是呆呆的看着箱子中无比诱人的宝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杰看着他们的模样,暗自好笑。

他还以为他们被这些数量惊人的宝石给震惊了,或者被他精准的猜测给惊呆了。

如果不是巴尔和我一起去买船的时候,用的猫眼石付账,我又怎么猜得出这里面都是宝石?

唐杰笑了笑,正要说话,却见比尔和威廉同时一声惨叫。

比尔抱着头,尖叫道:“金币呢?我的金币在哪里?”

威廉抱着头,惨叫道:“朗姆酒呢,我的朗姆酒在哪里?”

唐杰眼角一阵抽搐。

这两个无可救药的白痴!!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的一颗宝石能换多少金币,能买多少朗姆酒吗?”唐杰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

比尔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可是唐杰船长,这些宝石可不是流通货币,在有些时候还不如金币好用哪!”

唐杰心中顿时一震!

是啊,这些宝石如果只用一两颗的话,那还没问题,可如果大批量用,一来会引起人注意,二来会给宝石市场造成严重的冲击。

物以稀为贵,如果这些宝石流通出去一半,很快市面上的宝石价格将以跳楼价狂跌不止!

只怕到时候这些剩下的宝石要变成有价无市的垃圾,反而得不偿失!

唐杰喃喃道:“你说的有道理,比尔,我小瞧你了!”

比尔顿时大感得意,摇头晃脑的说道:“那是!想我两年前曾经弄到过一颗蓝宝石,在窑子里面嫖女人付账的时候,那个不长眼的臭女人硬说我的宝石是假的,害得我把裤子都抵当在那里!从那以后啊,我就知道,宝石这种东西,远没有金币好用!”

唐杰:“……”